关闭

个人资料

设置禁用
称呼:温房酒窖
OICQ:***
邮箱:***
性别:***
[加为好友] [发短消息]

日志分类

设置禁用

浏览日志

发表
英勇叛将,为了自由民主的伟大事业

在宫巷林聪彝故居和刘齐衔故居之间,还有一个大宅子。它外观上与其他大宅不同,大门修成拱形,而且整体装饰一新,门前还有两只石狮围着红绸子,显得很喜庆,雪白的高墙上还嵌着鲜红的大招牌:“聚春园驿馆”。

我们随意走了进去,只见里面用了大量木质材料装修得古色古香又富丽堂皇。我随手拿起几份广告资料和价格表,看了一眼价格之后,双脚下意识地就要向门外走。一家民宿客栈,单间的价格在一千多到三千,真不便宜。不过我还是站住了,没有马上走,因为我知道,这里面还是有些特别的地方,内里也许比较豪华,可以有舒适享受,但更重要的是,还会有别的收获。要想与名人为邻,与特殊的人物跨时代同居,与一段惊心动魄的历史一同渡过一个夜晚,是要破费多些的了。

这个宅子占地面积近千五平米,现在的门牌是宫巷22号,原先的建筑始建于清乾隆年间,道光和同治年间的住宅主人是杨庆琛。他是一位藏书家,晚年离开官场后,在此闲居,自号绛雪老人,这间宅子就叫“绛雪山房”。他在此著有《绛雪山房诗抄》及《续抄》等诗作多卷。
民国时期,这宅子由福建省府中人买下,改建成中西结合的砖木混构住宅。1948年冬,一位国军中将住进了这间“绛雪山房”,成为这间大宅的临时住户,为它增添了一抹神秘的色彩,使它成为了一个有历史故事的地方。

住进来的高级军官名叫吴石,他当时的身份是福州绥靖公署副主任,在国内战争的紧要关头来到这里,一定是身负着重要的使命,并将完成重大部署。

吴石,原名萃文,字虞薰,号湛然,福州人。辛亥革命爆发后,整个中国进入了大变革的时代,所有的热血青年都积极投身到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中,吴石也不会例外。根据他的简历介绍:1911年参加为响应武昌起义而组织的北伐学生军;1916年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1924年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师处长,后任北伐军总参谋部作战科科长;1929年赴日本留学,回国任参谋本部第二厅处长;1936年授少将军衔;抗战中任第四战区参谋长、军政部主任参谋兼部长;1942年,授中将军衔;1945年,任中央军事机构改组委员会秘书组组长;翌年,任国防部史料局局长;1948年底调任福州绥靖公署副主任;1949年6月去台湾,后任国防部参谋次长;1950年初被捕,1950年6月被处决。

一位国民党高级将领突然被保密局逮捕,不久,报刊便披露出他竟然是共产党的间谍,在当时确实是一件令世人震惊的新闻。原来,吴石将军是在1947年左右,受同乡及保定军校同学、担任国防部监察局中将首席监察官吴仲禧和至交、时任立法院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何遂的策反而转变阵营,成为为共产党做情报工作的高级别卧底。

此后,他接受任务,提供过大量军事情报,又成功地做了海军方面的策反工作;在随国军撤往台湾前夕,他到福州将他负责转运的近三百箱军事绝密档案找借口留了下来;到台湾后,他升任国防部参谋次长(副参谋总长),继续将台军装备和兵力部署等绝密军事情报传递到华东局……此时,他的谍报代号是“密使一号”。

从他的简历看,他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与蒋介石等党国大佬也算是校友,与白崇禧、张治中等大员是同届毕业的同学,叶挺、傅作义等还只能算是他的学弟。在抗战期间,他一定是因表现突出被授予中将军衔,成为国军中的高级将领。从撤台时和到台湾后都被委以重任可知,他始终是国民党内被认为可以信赖的人。然而,这时他已是叛将了。

在国内战争期间,许多国军将领改换阵营,其中有一个很根本的原因:国共双方原本就是战友、朋友。我们都知道,抗战之后的内战源于国共纷争,两党既有意识形态的对立,也与许多的历史恩怨相关,国共双方之间有太多的历史纠葛了,当然,最根本的还是执政权之争。
在民国初期,世界上主要民主国家都承认了北京的国民政府,孙中山为北伐夺取权力只能向苏联求援,并实行联俄容共的政策。由此,在获得苏联提供的大量武器和财政援助之余,两个革命党的人员也都学习了来自苏联的政治理论和斗争经验,在思想上和组织上两党都复制于几乎完全相同的一个模板——苏共及其领导下的军队。最终激烈的政治斗争使两党关系破裂,但两党中的许多人依然存在着师生、同学、同乡、挚友等等剪不断的关系。他们操着同样的语言,使用几乎完全相同的革命术语,有相同背景的知识体系,甚至有着近似的思维逻辑,却只因为所依赖和代表的利益阶层有所不同,更是为了执政权的归属而不断拼死争斗。

但在经过多年共同抗战之后,他们之间的联系变得更加广泛深入了,此外,经过艰苦的抗战,许多军人都有厌战情绪,尤其厌恶内战。正是由于这份历史渊源,在国民党的内部,尤其是政府的高官和军队的高级将领中,始终潜藏着中共的同情者,只要配合形势和舆论再由挚友、同窗或同乡加以诱导,都有可能从同情者转变为同路人,甚至成为意志坚定的同志。

从吴石将军的资历来看,与同学相比,他的晋升似乎还是略显缓慢,这是否也是转变的原因之一呢?我倒是觉得,个人得失的考虑未必是最主要的,国家民族的前途和自己的前途也许才是最根本的原因。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网上流传着一篇叫做“世界上最激动人心的承诺”的文章,将上世纪四十年代很长一段时间里,《新华日报》等报纸的许多社论和文章汇集在了一起。在这些文章中有对民主自由最热切的期盼和最强烈的呼唤,有对美国的民主政治的无限仰慕,有对一党专政的专制制度无情鞭挞。我相信,这些都是真的。我还相信,当时各个媒体、各民主党派人士、各界群众也都一致地在呼吁民主、自由、平等,气氛极为热烈,凡对国家民族前途关心的人都会受到鼓舞,而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军队似乎就是反对专制、追求民主自由平等的最有力的支持者。

虽然蒋介石政权,在民众的持续呼吁下,在美国政府的一再敦促中,也就民主改革方面也做了许多的努力,进行过民主选举,但步骤缓慢,没能迅速达到人们的期望。在这种情形下,作为热爱祖国和民族的热血军人,吴石将军似乎别无选择。

他怀着为祖国的自由民主而奋斗的信念,毅然随军来到台湾,为台湾与大陆一同进入一个民主进步新纪元作准备。但很不幸,他被不够谨慎的联络员和其他的疏漏所连累,暴露身份而被捕。由于最高领导人省工委书记蔡孝乾被捕后背叛,整个台湾地下党组织被破获,有多达一千八百人被捕。在半年之后,吴石将军与另外三名主要人员首先被公审后处决。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被台湾当局公审并施行处决的有一千一百余人。

也许只是巧合,就在这起事件发生之后,大陆也紧接着就发起了大规模的“镇反运动”,共有几十万甚至高达百万人因各种罪名被杀,其中有一大批国民党起义投诚人员被打成了反革命、间谍特务等,他们中有许多是建立新政权的有功人员,有些则早已解甲归田,但都不经任何审理,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也不讲证据,只由地方干部一句话就被滥捕滥杀了。

这真是非常血腥惨痛的一幕。人类文明已经发展了几千年,在此两事件之前,世界战场上多有两军对垒,但战争俘虏在战后大都可以回到家园继续生活;在此后,也有通过俘虏交换回归故里或去往他国的;在冷战时期,美苏双方随后也开启了间谍互换。这些就是文明进步,是人道,是对生命本身的尊重。然而,文明没能惠及他们。想到这里让人不禁为包括吴石将军在内的许多冤魂唏嘘叹息。

由于吴石将军当时的地位,他手中掌握了许多极为重要的情报,对于争夺台湾这个孤悬海外的岛屿极其重要,因而被大陆最高层寄予了厚望。他的身份暴露,可谓是极为惨重的损失。我甚至有些怀疑,“镇反运动”最终会如此血腥,是否也与此有关呢?在历史上,一个人的命运,有时竟会对另外许多几乎不相关的人的命运产生极大的影响,当真是十分诡异。当年,吴石将军完全可以留在福州不走,许多人的命运是否又会完全不同了呢?估计,他本人可能还是会成为一个悲情人物,只是故事有所不同了。

我们现在就站在宫巷22号的门厅里,由于已经彻底翻新重修,难以想象当年将军最后一次走出这里时的情形了。我缓缓走出大门,在门外又再回望了一眼。前一段时间,这个大宅的门外曾经有“吴石故居”的木匾,现在已经不见踪影了。据另外的网友撰文说,吴石将军老家福州仓山区螺洲镇吴厝村1号的故居,也在几年前摘去了“吴石故居”的牌子。

三坊七巷是涉台文物较集中的地方,大量进行文物修复并对外开放本身就有统战意义。但宫巷中的吴石故居却有所不同,没有成为展览馆而是变身为驿馆,也许纯粹属于商业原因,或者也是有意淡化对抗,如果是这样,倒是一个有特殊意义的信号。

前年,在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里,建成了一座大型的无名英雄纪念广场。这个广场就是为台湾的那次事件中涉及的人员所建。吴石将军和另外三位壮士的塑像便站立在广场中央。显然,北京的无名英雄纪念广场是为了纪念和表彰,三坊七巷中故居牌子的摘除是为了统战,两者并不矛盾。

与吴石将军相关联的整个故事太过悲情,我可不准备在此过夜。在离开时,我突然想起,吴石将军在临刑前曾写下一首绝命诗,网上查询一番后,找到了:

天意茫茫未可窥,悠悠世事更难知。
平生殚力唯忠善,如此收场亦太悲。
五十七年一梦中,声名志业总成空。
凭将一掬丹心在,泉下嗟堪对我翁。

从这首诗中,我似乎读到了吴石将军那一刻极为复杂的内心情感,其中有对无法逃避的命运的无奈嗟叹,有对即将到来的悲惨结局的无尽哀伤,也有因愿望难以达成而抑制不住的叹息感伤,同时这一切都是源于那一掬向往民族未来自由民主的丹心,因而又感到了些许安慰。所有这些,让人也不禁为之心有伤感,同时也真心地希望他的最高理想最终能够实现。

我突然想到现今台湾海峡两岸的现状和政治制度的区别,几十年来两岸都发生过许许多多的事,也有不少的变化。吴石将军如果在天之灵看到这些事件,了解到这些变化,不知会作何想?是会感到懊恼还是感到宽慰呢?无论如何,我们谁都不可能知道他的想法和感触,不过是随便假想一下而已。想到这里,我又自作主张替他长叹一声。
 
个人文集·福州游记《此去、苍烟巷陌青榕》之20
[上一篇]    [下一篇]
  • 标题:英勇叛将,为了自由民主的伟大事业
  • 分类:
  • 人气:138
  • 日期:2017-12-29 04:27:56
  •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