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个人资料

设置禁用
称呼:温房酒窖
OICQ:***
邮箱:***
性别:***
[加为好友] [发短消息]

日志分类

设置禁用

浏览日志

发表
宫巷海军刘,工程师世家

刘齐衔故居的对面,也有一座大宅,但它的整个门脸与其他大宅不同。临街是一座二层的砖砌小楼,一种中西合璧的样式。三扇对开的大木门,为木材原色,门板的下半部还用细木条装饰成迷宫一样的图案。大门的两边还各种有一簇青竹,增添了些许自然清新的气息。这里也是一座刘氏故居,木牌上注明是“宫巷刘冠雄故居”。

之所以标为刘冠雄故居,都只因曾经住在里面的一大家人,他官职最高,曾任国民政府的海军总长多年。由于刘冠雄在外多年,北京、天津都有他的故居,也都是豪华大宅。在福州的这座故居,应该是他早期生活和做大官后回乡省亲时的居所,同时还是他哥哥的住所。这里是宫巷11号,大宅始建于清乾隆年间,光绪年及民国时曾有大修,坐南朝北,两座毗连,占地面积近二千平米。由于刘冠雄和他大哥都曾留学,内里也是后来改建的西方建筑样式。

刘冠雄(1858—1927年),字敦诚,又字资颖,号子英,闽县(今福州市区)人。毕业于福建船政后学堂驾驶班。光绪十二年(1886年)被派往英国格林威治海军学院学习。北洋海军成立后,被正式任命为“靖远”舰帮带、大副,甲午海战之后,任“飞鹰”舰管带,后来任“海天”舰管带,因“海天”舰触礁事件被革职查办,袁世凯出手力保才免于一死,从此追随袁世凯。

辛亥革命后,刘冠雄被任命为海军部总长,成了海军的最高领导人。1912年11月,被授予海军上将军衔,成为民国的第一位海军上将。自1912年至1919年,在北京国民政府的前十一届内阁中,先后出任了九届内阁的海军总长,还曾兼代交通总长、兼署教育总长。1923年4月,国民政府复任刘冠雄为闽粤海疆防御使;10月,授将军府熙威大将军;11月,辞职定居天津。

实际上,刘冠雄共兄弟四人,四兄弟个个了得,全都非同小可。根据有关介绍,大哥刘敦禧,中国第一批海军留学生,曾任福州船政局副局长兼工程长,被授海军造舰大监;二哥刘栋臣,也被授海军造舰大监,曾参与制造军舰,后任福州海军艺术学校校长,又参与创办了海军飞潜学校,这是中国第一家培养飞机制造和飞行人员的学校;三哥刘冠南,北洋海军管带,民国海军轮机中将,曾任海军江南造船所所长,任上创造了四项中国第一:开中国为美国政府制造大型货轮先河、启中国为美国海军制造军舰历史、主持研制成功中国第一艘万吨轮、主持研制成功中国第一台与万吨轮配套的蒸汽机。他们都成就非凡,而他们的成就,必然也有他们的小弟刘冠雄官场上的大力支持和积极参与之功。

刘家是海军之家,是中国海军中真正的豪杰。前两年福州地方组织编写了一本书《永远的蔚蓝色:福州“宫巷海军刘”》,一大厚本。我没有读过这本书,仅从各种刘家的简介中便已心中充满敬意了,尤其是刘家兄弟的老三,他的成就在我看来远超普通政府高官。他们在1920年便造出了万吨轮和万吨轮的主机,当年中国的设计制造能力之强可想而知。

那时,江南造船所与美国政府签订了四艘全遮蔽甲板型万吨蒸汽货轮的合同,第一艘是运输舰《官府号》(Mandarin)1920年成功下水,随后有《天朝号》(Celestial) 、《东方号》(Oriental)、《震旦号》(Cathay)相继下水交付使用。美国军舰监造官员报告称:“经美国运输部次第验收,工程既称坚固,配制又极精良,美政府大为满意。”

关于这“第一艘万吨轮”的说法让我恍惚间感到时空错乱了。在少年时代,我们在课堂上听老师非常激动地讲解,我们曾经一穷二白的祖国以前连火柴都必须进口,现在已经取得了伟大的成就,大连造船厂建造的我国第一艘万吨远洋货轮《跃进号》1958年下水了,第一艘自行设计的万吨远洋巨轮《东风号》又于1960年在上海江南造船厂胜利下水了。

许多年之后我们才听说,《跃进号》1963年才正式开始她的处女航。没想到的是,她的处女航却是一条不归路,启航后的第二天便在茫茫大海上触礁沉没了。

重复出现所谓“第一艘万吨轮”,是因为其间经历了大规模的动荡和战争,更有朝代更迭时汹涌浪涛的扫荡。谁都知道,破坏永远比建设容易,再加上新朝代总是努力与前朝切割,仿佛所谓“开国”之前我们的大地上是一片没有建设、没有文化的蛮荒之地。须知,人类文明是依靠不断地累积而向前推进的,技术的进步更是需要在不间断积累的实践经验上创新。切断历史、任意涂抹历史只会自食其果又自取其辱。
我很想知道,过了几十年,新万吨轮与旧时的“官府号”相比,是否有进步?建造民国第一艘万吨轮的工程师们,是否活到新万吨轮建造时期,而新的万吨轮是否起用过那些有经验的民国工程师,是否会有刘家的后代工程师参与其中?估计没人会回答我。以新政权当时只信任“根正苗红”来看,他们就算健在也难起作用,或许只能在远处遥望,暗自唏嘘。

宫巷刘家除了是海军之家外,也可以说是工程师之家。三坊七巷官方网站和福州晚报网站都载有一篇文章,其中说到,刘家第一代出了三位工程师,“刘家第二代工程师出了40多位,多数留学归来”。这个数据很让人吃惊,我不知道是否经过核实,似乎不太合理。文章接着说:“刘家第三代工程师和专家学者出的更多,有人粗粗一算,多达近百位……刘家第五代工程师,分布在美国、北京、天津、台湾等地,据不完全统计也有上百位。”

我相信,工程师的家庭最有可能出工程师,后代通过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必然从前辈工程师那里感受到科学技术的魅力、对人类的伟大贡献以及人们可以从中获得的巨大成就感,因而更乐于选择继承父辈的职业并进一步发扬光大。实际上,政治家的家庭也同样多出政治家,只是像中国这样朝代更替时必然社会动荡且内部斗争激烈、政策多变的官场,想子承父业也要看运气啦。

我有个推论,家族式传承的工程师一定比其他工程师有更深厚坚实的理论和实践基础,有可能做出更多的突出贡献。也许采用类似的推论,家族传承的政治家,更趋向于维持政坛平稳,更多坚持政策的延续性,有利于社会稳定而少动荡,或者也可以说是某种社会固化。我不准备用数据来证明我的这种说法,有考据癖的朋友,可以随意用大量事例来证实或证伪。至少刘家用五代人的时间证明了工程师基因确实具有很强的“遗传”特性。

在我看来,对于成熟的社会,也许需要家族化传承的政治家,维持稳定发展;但我们这个依然落后半封闭的社会,反而需要更多有创新能力、有担待、有进取精神、敢于突破障碍追随世界历史潮流的政治家。此外,任何正常的社会都需要许多的工程师,尤其是像宫巷老刘家这样的基础深厚有传承又能创新的工程师。只有不断在传承中创新,才不会出现类似于“第一艘万吨轮”这样的“黑色幽默”现象。

[上一篇]    [下一篇]
  • 标题:宫巷海军刘,工程师世家
  • 分类:
  • 人气:155
  • 日期:2017-11-20 16:46:37
  •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