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个人资料

设置禁用
称呼:温房酒窖
OICQ:***
邮箱:***
性别:***
[加为好友] [发短消息]

日志分类

设置禁用

浏览日志

发表
三山堂遗址,明朝西来孔子的讲经堂
三山堂遗址,明朝西来孔子的讲经堂


在宫苑里的斜对面有一个建筑的大门,像是一间大商铺,前脸三开间全是木墙、木栅格窗和活动木板门。走到跟前后向上面看牌匾才知道,这是一家幼儿园。牌匾上写的是:“花巷幼儿园”,还有小字注明:“始建于一九一二年”。似乎三坊七巷里无论什么都是有点年头的。 

幼儿园大门紧闭,无法向内张望。当看到在门面旁边的墙上镶嵌着一块一人多高的石碑,我走过去细看了一遍。原来,幼儿园所在的地方是一座叫做“三山堂”的教堂的遗址,而在教堂之前唐朝时期是“紫极宫”的原址。这些才真正是有历史、有故事的所在,而幼儿园不过是近十年左右才从他处迁来此地。

从石碑上文字的简单介绍可以知道,紫极宫早已毁掉,明朝天启五年时,在当时的东阁大学士、首辅叶向高引荐下,意大利人艾儒略来到福州,经过募捐筹款在紫极宫遗址上建起了福州第一座天主教堂。艾儒略就是这座三山堂的创始人。

据当时的人描述,教堂的外表是中国寺庙风格,内部装饰也很中国化,祭坛与香炉雕刻着龙,只有有限的几张圣母玛利亚的绘画和其他图片才有西方的宗教特征。艾儒略以三山堂为起点,不断向周边扩散影响,在福建传教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他最后在福建全省各地建了大大小小的二十几处教堂,受洗教徒达万余人。在艾儒略之后,有多位外国传教士陆续到来,继续着他艰苦的传教事业。

清朝顺治年间,明太祖朱元璋的八世孙、唐王朱聿键在福州建立了史称南明王朝的政权。这位南明的隆武帝支持兴办教会,拨款扩建三山堂,立牌坊于堂前,还御笔亲书“敕建天主堂”于牌坊匾额上,另书“上帝临汝”匾悬于堂上。

清兵入城时,三山堂毁于兵火。社会安定下来后,福建巡抚捐了银两重建。到清康熙六十年,清朝廷以天主教有违中国的传统礼教为由,下令禁教。雍正二年,清廷下达了更加严厉的禁教令,西洋传教士都被集中解往澳门,天主堂全部充公,严禁国人信奉天主教。三山堂也随即被没收、拆毁了。随后,在遗址上盖起了一座关帝庙。清末,关帝庙不慎毁于大火,重新修建后,又多加了一位神灵岳飞,因此改称为“关岳庙”。

上世纪五十年代,残破不堪的庙宇改成一所小学,结束了供奉外来的天主和本土神佛的年代,成为了灌输新的信仰的地方。直到十多年前,宫巷小学搬迁,遂成为了幼儿园,就像是信仰的灌输也要从娃娃抓起似的。

当年那位三山堂的创始人艾儒略,在早期来华传教的人士中,几乎算得上是最好的,得到很高的评价,有“西来孔子”之称,似乎比早他十几二十年的最著名的传教士利玛窦更受欢迎。他不仅在民众中传播天主教,还将当时西方先进的地理学、数学、天文学、医学、绘画及哲学、典章制度广为传播,在当地的士大夫中享有尊崇的声望,被誉为“德最盛、才最全,功最高,化民成务最微妙有方者”。

在我以往的阅读中,西方宗教传教士的敬业精神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们为了宣扬他们的信仰,远离家乡,来到遥远的东方,在贫穷落后的地方,在异教徒中传播他们认为最值得信仰的宗教和哲学思想及理念。他们在传教的同时,也为当地带来了许多先进文明的各方面成果,大大提高了当地的民生发展。比如,他们建立教会学校,推广西方的教育和各种科学知识;建立教会医院,传播西医科学,并为民众解除病痛;建立孤儿院,救助贫苦等等。

三山堂的这位传教士艾儒略,出生于意大利北部布雷西亚城的一个贵族家庭,相继在神学院和另外两所大学学习毕业后,主动要求到东方传教。他通过刻苦学习汉语,可以流利地与国人交流,并熟悉中国传统文化;为了向中国士人阶层和低下阶层传播宗教,他创新地采用儒家和佛教的术语来表达西方的宗教和哲学观念,又将中国城镇村庄民间信仰中的各路神祗描述为上帝的护卫天使,以方便人们理解。他在中国用汉字写作并出版了多本各方面知识的书籍,其中有介绍欧洲地理的《职方外纪》五卷,有《耶稣传》八卷,有介绍西方文学、哲学、医学、民法、教规和神学的《西学凡》,里面首次将亚里斯多德等哲学家介绍到中国来,还与人合作出版的一本世界地图册《万国全图》。这些书籍大大扩展了中国士人阶层人们的视野,使他们了解到西方文明的发展。

我和绝大部分中国人一样是所谓无神论者,对宗教也没太多阅读和研究,但我始终觉得,虽然宗教宣扬现实世界之外的超自然神秘力量——这应该不仅是历史的原因,我们对这个外在世界的了解还不足以消除神秘,除非是个狂妄的家伙——使人产生敬畏和崇拜,但宗教信仰本身也是人类文明的体现,深奥而复杂的教义中包含着许多人生和社会哲理,都是人类文明的成果。我觉得,有位不知真实姓名的网友说的挺好,他自己对宗教做了一番分析之后说:“宗教真正起作用的部分,是它的教条和礼仪。所谓教徒,就是那些遵从这些教条和礼仪的人,这与他们是否知道、理解和接受它的教义,都没有关系。”

他还说:“虽然人们的确从宗教获得世界观,但这不是主要的,人们需要宗教,是为了获得教条!而他们之所以需要教条,是因为教条能简化他们的生活。”对于许许多多普通信徒来说确实就是这么一回事。他们敬畏和信仰他们内心中认可的神,服从相关教义所引申出的各种教条即各种清规戒律,使得他们不必对生活中面临的每件事情进行利益考虑和道德权衡,使得生活变得简单,心灵又有所依托。

无论在各种宗教里渲染了些怎样的神秘玄幻的神迹之类事件或类似的思想,真正重要并影响信徒行为和观念的是其中最基本的思想理念。中国传统的宗教以及官方极力推崇的儒家学说,正是几千年集权等级制度的思想根基,而每个人在上帝面前都是平等的这种西方宗教观念,对中国历朝统治者来说,是对他们的愚民统治的一种威胁和破坏。因此,禁教事件时有发生,理由常常是“有违中国的传统礼教”,所谓传统礼教就是“尊孔”、“祖先崇拜”、“尊卑有别”等等陈腐的东西。

可以想象,那些养尊处优的官员们,也确实不认为人会是平等的。他们走出衙门指着外面的平民就会说,这些又懒又脏又愚钝的穷鬼,凭哪一点能和知书识礼、雄才大略的民族精英、国之栋梁的大人们平等啊?洋教士不是烧坏了脑子,就定是另有图谋。即使是今天的教科书里,基本还是在宣称所谓西方传教士包藏祸心,他们到中国来传教是一种文化侵略,也是帝国主义侵略的工具,还是毒害人的精神鸦片等等。这种种说法几乎就是义和团精神的延续。

传教士们为了宣扬他所信奉的宗教,总是不辞辛劳,常常还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宣扬教义,同时扶危救困,推广文化,他们的精神绝对让人敬服。这让我突然想到,民国时期一些怀有特别政治意图的宣传员在民间低下阶层中宣传鼓动时,也许就是借鉴了这种“传教士精神”,只是他们一个宣扬和平与平等,另一个鼓动暴力和仇恨。说实话,如果今天的公仆们大多数都能有这种真正的“传教士精神”,也许我们的社会会呈现出非常祥和的景象。

我不惜笔墨写下这些枯燥的文字,目的无他,只是想说一句话,也就是为了向所有具有“传教士精神”的民主、平等、和平思想的传播者致以敬意,只因我太佩服他们了。

[上一篇]    [下一篇]
  • 标题:三山堂遗址,明朝西来孔子的讲经堂
  • 分类:
  • 人气:57
  • 日期:2017-05-07 12:25:57
  • 评论

    称  呼:
    验 证 码: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