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公益文学开拓者)
诗人推荐

诗人酒馆 | 郭辉:背着春天偷渡,来一场关山度若飞

录入者:琉璃姬 |  发表日期:2019-11-11 19:42:00  |  浏览:641次
导读:郭辉,湖南益阳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一级作家。有诗歌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人民文学》《十月》《北京文学》《湖南文学》《作品》《中国诗歌》《中国诗人》等刊物。著有诗集《错过一生的好时光》《九味泥土》等。现居湖南益阳与加拿大多伦多两地。
 



作者简介  郭辉,湖南益阳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一级作家。有诗歌作品散见于《诗刊》《星星》《人民文学》《十月》《北京文学》《湖南文学》《作品》《中国诗歌》《中国诗人》等刊物。著有诗集《错过一生的好时光》《九味泥土》等。现居湖南益阳与加拿大多伦多两地。

 



背着春天偷渡,来一场关山度若飞 ﹙组诗﹚

                     

 


锯木场,

 

拉锯者一上一下

成骑虎之势。无论圆的,方的

不圆不方的,都必

消受胯下之辱,切割之疼

那么多剖面,皆不见血

却露骨质,露本相,露内心里

深藏的善恶是非

在上为天,在下为地,居中则是

无所不用其极的人寰

锯齿呀,无论有锋芒还是无锋芒

都请手下留情

给木头们

或一条活路,或一个死法

 



 

林泉约

 

你若要来,就背着春天偷渡

来一场关山度若飞

就在我的心里种豆得豆,唱相思谣

且打开向外的窗子,一起

看破红尘。你若不来

我必定放马去追,将万事万物

当作你远大的背景

请使用拖刀计!把我骨子里的三千匹

胆力与执念,杀一个片甲不留

其实来与不来,你我总会

相遇,在山河表里的某一处

品茗或饮酒,大爱一场或大恨一场

无胜也无败。无非都是

方外之人

 

 


青苔谣

 

水中青衣,石头上的锦绣

吸纳了太多的雨雪风霜,暗绿得

像死去了许多回

但它活着。皮肤柔软,富于

弹性,善用腹语,说-----

一生就爱多情水,爱慢时光

爱自己体内,那些

一点一点锈蚀的钟摆

它多么面善。心肠也如菩萨

阳光走拢来时,会显出丝丝妩媚

风吹落叶滑倒了,就轻轻

扶起,送上一程

尤其,当多病的人间需要入药

就把自己晒干,碾成粉

万死不辞

 


 



雪 人

 

一眼望去,地面上的雪

都走了,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唯有雪人待过的地方

却还留着一堆白,一堆真气,久久不去

仿佛垂暮之年

还沒有完全落尽的银发

仿佛一头饿羊,在等青草

仿佛一只趴窝的天鹅,尚未振翮高飞

什么都不成形了

所有的过往,都风流云散了

只有魂还在,不会瘦

还在挣扎,不忍离开

它是多么不舍

这短而又短的一生

 

 


桃花劫

 

暗里藏刀,一出手,利刃无形

却在朗朗乾坤,浩浩虚空

砍杀出火,砍杀出血,横扫千军如卷席

其实夭夭,其实灼灼,俱为佳人笑靥

盛满了美丽的毒

浓可煽情,烈可焚心,清可消魂

叫深爱浅爱重爱轻爱大爱小爱

每一款都百转千回

前世的蛊?来生的约?抑或现实报

一瓣一瓣飘落的时候

粉红的疼,会是谁注定的劫数?

 

 


窗 户         

 

这个清晨宽敞

它从自己明晃晃的身子里,开一扇窗户

朝向我。那里面住着的

神,平视人间

和我内心中起起伏伏的波涛

昨夜的雪光

仍然是新鲜的,仿佛

刚刚从一大堆梦里脱身而来

一只红嘴相思鸟飞过

多么像是一朵睡醒了睡够了的窗花

把一串江南调

粘贴在无边无际的白上

我的眼睛里,为什么

总会有不为人知的纠葛?在把一场大雪

比喻为江山易主时

又想象为一次完美的溃败

或者是众多的朝圣者

诵经后,一同陷入了无妄之忧

 


 



斑竹恨

 

相思是无法医治的

陈放得越久,越疼,越咳血

一次又一次,把皮肤都

挠破了,抠烂了。然后

用泪水中的盐

敷上去,自我修复

结枷之时,会以无声之声

喊住,那些业已流逝

成色可疑的旧光阴------请留步

请在常人目力可及的地方

请在我裸露的骨骼上

为那个爱我,又守不住我的王

为自此之后

所有的爱恨情仇

刺绣下千秋恨,万古愁

 


 

悲欢饮

 

举起杯子,可以

把一场突如其来的风雨放在里面

摇晃起来,动中有諍

有无尽的隐忍。若又一次举起

能将一怀万古愁

尽释其间,化而为水,为火,为笃定的

三千丈得失相当

若再一次举过了高傲的眉头

那里面必会

满满盛着一座江山。碰杯者说:干!

几多刀光剑影,一哄而散

 


 

命 相

 

死亡之后,谁比死亡更累

谁就遗下自责之心

这一株红桦,脱尽血量,脱下真命

气数嘎然而止。回顾前生

每一道年轮,都怅然,戚戚然

于是从最低处,最粗处

一寸一寸,一段一段,向上

剥自己的皮,剥自己一生的命相

直到把干枯的骨肉

裸露于世。然后,以一己之身

孤证天下禅理——

总会有谁,命死了,相犹在

 

 


沧 浪

 

是什么从天而降?仿佛

就站在向北的窗外 

那一双,凡胎肉眼看不见的翅膀

比三月的风年轻,比这个

世界的侧影还要阔大

童话中的仙子,执迷不悟的

殉道者,青花蓝衣人

款款巡行于海角天涯

黑发上的白玉兰

开成一路的霓裳舞,一世的清芬

劫波多么渺小!在众生

之门外,我常常仰望星云和长生殿

那一曲沧浪谣,那一阙

如歌行板,至今

犹在我修行的剑匣中,发出

月光般的暗响

 


 

 

 


赞(6) 赞赏与支持
火种公益文学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素颜鸽] [琉璃姬] [瀚墨盈香] (查看更多)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