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长篇小说 -> 都市言情>>《爱的主题曲之阿莲》内容
第一章 萌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羽佳一鸣 发表日期:2018-11-02 10:16:20
本书索引:我引用了简介中的“ 于是又有人说,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再发展的感情不是爱情,只是一种交易,所不同的就是筹码!那么很多人翘首期盼,为之倾尽一生的又是什么,是另一种形式的筹码?”这一部分,说实在的这在很多人心中一生都难获释。
本书简介: 曾经认为爱情是一种奢侈品,犹如镜花水月,是只能远看无法碰触的一种东西;印象中的爱情如大多数人说的,只会发生在无法触及的仙境里,又或是唯美的西部故事片里……
直到听说他们的故事,才发现原来爱情距离自己是那么近,那么真切,可是,可是又走的那么急切,都没有让人好好地感受,来不及认真地思考……
于是又有人说,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再发展的感情不是爱情,只是一种交易,所不同的就是筹码!那么很多人翘首期盼,为之倾尽一生的又是什么,是另一种形式的筹码?
不,爱情是有的,千真万确!而且很多,区别在于我们有没有抓住,有没有用心去抓……
别让它从指间溜走,空余一生遗憾!

    阿莲,是个优雅的女孩名字,宛如在某个清幽寂静地荷塘中盛开的莲花,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然而,这并不是他女朋友的名字,甚至他所认识的朋友中也没有一个叫阿莲的。但他喜欢阿莲,她也喜欢,因为这是他们共同喜欢的一首歌,他曾为她唱过无数遍。她就是他心中纯洁高贵的阿莲,那娇柔身形,那浅浅地酒窝,淡淡地笑,那至真至纯的眼神,甜美的声音,都无可替代。她也不止一次表示就是他的阿莲,这一生只为他绽放,只为他娇媚。

  她叫袁欣敏,今年十九岁,是一名在读的政法学院大二学生。她自幼勤奋好学,年年都是班级里的拔尖儿生,她几乎是在老师和父母的赞扬声中长大的。她的志愿是成为一名优秀的女干部,一个像焦裕禄、孔繁森那样脚踏实地,为国为民,受群众爱戴的人民公仆。也正是这个信念支撑她不断刻苦努力,一步步向着自己的梦想迈进。

  他是帅小泽,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建筑工地临时工,整整二十岁。跟着现在的工头也有四个年头了,中间没有回过家,只是逢年过节把积攒的那点微薄工资,托人捎给家乡的妈妈。他每天做着搬搬抬抬的工作,月薪只有三百五十块,虽然挣得不多,过的却很充实,还好工地三顿饭管饱。他能吃也能干,很得工头的赏识,常常鼓励他好好干,将来必然能做个更有出息的“工头”!他总是咧嘴笑笑,他有自己的梦想,那就是做个高级工程师,他要盖自己设计的高楼;还要在老家的村外河滩坡头边盖一栋别致小别墅,房前屋后都栽着玫瑰花,还要在房子不远挖一个大大的池塘,栽满荷藕,每到夏天,带她一起驾着小舟观荷花,采莲蓬,过着其乐融融的生活。他现在有两个乐趣:一个是每晚回到花三十快跟人合租的房子里读书,他在读电大课程,报读的是工民建建设设计工程师专业;另一个是细数着他那四十九个挂号信邮戳,他坚持每个月初寄一封信给她,虽然从没有过回复,虽然每次都是一个人清唱那首没有人听到的阿莲:“阿莲,你是否能够听见,这个寂寞日子,我唱不停的思念……”  袁欣敏和帅小泽的初次相遇,要追溯到那一年……那一天…

  九月一号是新学年开始,是凤城某大学附属学校的新生报到日子。同学们满怀着对未来的憧憬,来到新的学校,他们有一个新的起点,面对新的同学,新的老师,新的学习生活。

  帅小泽是初中一年级一班的新生,浓眉大眼高鼻梁,一副清秀乖巧的面孔,留了个小碎发,加上他略微内向的性格,就像个腼腆小姑娘。他是单亲家庭长大,有个小他三岁的弟弟叫帅小源。他肩上挎着妈妈亲手缝制的“温暖”牌书包,里面还有一包老妈特制奶油味儿炸馍片,那香味儿简直就是一种诱惑。他也揣着满脑子的新奇,不知道会碰到什么样的班主任,什么样的同桌,什么样的上铺兄弟!但他没有感觉到丝毫孤单和无助,因为旁边走着的两个就是他的死党,三个人是一起光着屁股玩大的好兄弟。

  左边个子略高的马子祥,剑眉朗目,高大帅气,像极了他的偶像冯玉祥将军。他是标准的“三高”学生:一,个子高,虽然同为篮球爱好者,他的崇拜者就比帅小泽要多的多,因为他进球率相当高;二情商高,从幼儿园到小学毕业,附带玉照亲笔签名的纪念本就有三十九个,至于私下传过小纸条的无法计算,因为范围太广,无从查证!三,近视度数高,曾有过四次把女厕所门口的裙子标示看成男生穿的大短裤,有阵时间都不敢独自上厕所,有人就怀疑他打篮球时是怎样看清楚球篮的。

  走在右边长得消瘦型似麻杆儿的那位,头发微黄带点自来卷儿的是刘烨刚。他行事沉着干练,思维敏捷反应神速,每次的数学竞赛都名列前茅,和帅小泽两人时常交换着拿冠、亚军。别看他平时病怏怏,也是运动型的,要从比他高大半头的马子祥头顶跳过去,可以说不费吹会之力,真可谓静若处子动如脱兔!

  袁欣敏今天穿了一身粉红色连衣裙,修长黑亮的披肩发扎了个马尾,在脑后钟摆似得晃着。白皙稚嫩的脸颊上透着红润,柳眉杏眼,薄嘴唇,白色的长袜,蹬着一双秋款粉色运动靴。自打一进校门就吸引了很多羡慕的眼光,很多男生都在暗自打听她是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甚至有人一直跟着她到教室门口才悻悻地离开。

  旁边走着的是她同小区、同班、同学兼闺蜜李嘉,这可是个鬼精鬼精的小巧玲珑女孩儿。巧嘴如簧可能就是为她设计的,不用细说,要是拌起嘴来或者嚼个舌根儿,三、五给男生休想占到半点便宜!她能歌善舞,精通书画,还有个最大的优点就是讲义气,谁要是敢招惹到袁欣敏,那可得预备好几天的洗脸水,因为几天内都别想摆脱被气得脸色铁青的厄运!

  “叮铃铃——叮铃铃——”上课铃响了,教室里立刻静了下来。同学们都在临时座位上坐着,屏住呼吸,眼睛一转不转地盯着教室前门,因为即将要进来的人就是掌握他们未来命运的人,大家都希望是自己期盼的样子,甚至有人小声叨咕着:“阿弥陀佛,佛祖保佑!”

  门开了,一个一米六左右的大男孩儿,倒背着双手走上讲台,歪着头通过眼镜看着大家。

  “老师好!”大家纷纷站起来,这问候一点都不整齐,而且没有底气,想必大家都对讲台的新老师失望透顶,有的同学屁股干脆就没离开座位。

  “啊,同学们!”大男孩儿一脸的严肃,“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呢,叫高大铭,高大的高,高大的大,铭刻于心的铭,以后就是大家的新——同学!”说着从背后取出书包,在头顶晃了晃,迅速地顺着过道跑到最后一排。

  同学们一阵骚乱,说什么的都有,甚至有人骂:“狗屁高大铭,你装什么大瓣儿蒜!”“敢冒充老师,什么玩意儿!”

  “同学们!请安静!”讲台上传出一个温暖柔美又带着威严的声音,喧闹的同学们立刻捂住嘴,所有人把目光投向讲台。

  不知何时,讲台上立着一个身材修长面如温玉的年轻女子。看年龄不会超过二十岁,一张瓜子脸,弯弯的柳眉,修长的睫毛清析整齐,双眼皮,明亮的眼眸深不见底,似能洞悉人心。一头乌黑的长发被一个别致的卡子拢在脑后,低垂顺溜的发丝如黑色瀑布;一身雪青色棉质套裙松弛有度地裹在她凹凸有致的身体上,堪称绝配。

  “很开心见到你们这些活泼可爱的孩子!我姓高,叫高育红。”她说着转身在黑板上写出:“高育红”三个字,“也是高兴有机会培育你们这些祖国红花朵的意思,课堂上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兼语文课高老师,下课了你们可以把我当做好朋友,一起交流学习心得,共同进步,今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们将共同度过!”

  帅小泽拉拉旁边的死党,三人站起来,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整齐地说:“高老师好!”

  “高老师好!”其他同学也迅速站了起来,参差不齐地喊。

  “同学们好!”高育红先是一惊,然后微笑地说,她对帅小泽三人不免多看几眼,印象不错。她接着说:“今天第一堂课我们有三个任务,需要大家一起完成它!那就是排座位,相互认识,选课代表班组长!首先排座位,高大铭,组织大家按高低个站队,男女各一排!”

  “高老师!”一个扎着马尾戴眼镜的女生举起右手,高育红示意她起来说话,大家的目光都投向她,她却没有丝毫怯懦,“报告老师,高大铭不适合指挥大家站队!因为他比较浮夸,在同学们眼里没公信度!”

  “哦?这位同学请你自我介绍一下,并说明一下你的看法。”在高育红认为,侄子高大铭几乎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他一直都是个品学兼优的孩子。

  “可以,老师,同学们!我叫王易佳,今年十二岁,以前在康城小学读书。”王易佳端端正正地站着说,“那位高大铭同学从一进教室就拿同学们耍着玩儿,不仅调皮捣蛋,而且不能向大家传递正能量,所以大家都不会信服他!”旁边的同学纷纷点头,还有的开始窃窃私语。

  “哦,是这样啊,王易佳同学,你觉得谁比较合适呢?”高育红觉得这个女孩子有思想有魄力,已经暗暗决定让她当班长了。

  “他!”王易佳回身指着身后不远坐着的帅小泽,一板一眼地说,“他一脸正气,今天能带头问候老师,以后就能带着大家学习好的方面!”

  “那位同学,请起来介绍一下自己!”高育红看着帅小泽,仔细端详着这个孩子,一米五多的个头,面颊微红,眉宇间透着几分英气。

  “尊敬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我叫帅小泽,十二周岁还差两个月,身高155厘米,O型血,来自大河路小学。住在北河社区东村二组,家里有母亲,弟弟,爷爷奶奶,还有一条老狗叫老黄…”帅小泽认真地自我介绍,同学们哄堂大笑,尤其是高大铭,乐的直拍桌子。

  高育红听了也差点忍俊不住笑出声来,向下面摆摆手说:“大家安静!帅小泽同学介绍的很细致,还有谁有想法看法都可以讲。”她环顾了一下全班,同学们都安静下来,“那么,帅小泽同学从今天起就是咱班的副班长,正班长嘛——”她又环顾一下,看有没有人说不同看法,最后边的高大铭把腰板儿拔得倍儿直,期盼姑姑此刻叫自己的名字,“王易佳!现在开始站队,两位班长组织大家站好队!”

  帅小泽和王易佳让男生女生分开,按高低个排成两行,分别站在两个通道,自己也站在队中。

  高育红让队伍最前面的一男一女按男左女右坐在相邻桌子,依次类推坐满第一排;第二排改为女左男右,第三排男左女右,以此类推,大家都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接着是选各科科代表和小组长,同学们逐渐熟识了,发言的人也就多了起来,各科代表和小组长都做了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叫李嘉,十一岁,家住北环路幸福小区,希望大家以后多多照顾!”音乐课代表兼一组长李嘉做了介绍。

  “大家好,我是陈乐凯,十二岁,身高151厘米,体重51公斤,家住黄河小区。”二组长陈乐凯做紧接着也做了介绍。

  “同学们好,我叫袁欣敏,十一岁,家住幸福小区,请大家以后多照顾!”语文课代表袁欣敏也站起来做自我介绍,她柔美的声音吸引了全班的目光,也包括紧挨着她后面座位的帅小泽。

  “大家好,我叫季心怡,十二岁,住在康城小区。”英语课代表季心怡做了介绍。

  接着,体育课代表马子祥、三组长伍欣欣、四组长岳洋、政治课代表兼五组长高大铭、历史课代表兼六组长慕容媛媛、美术课代表刘烨刚、七组长兰晓天陆续做了自我介绍,帅小泽兼了数学课代表。

  下课铃响了,同学们纷纷跑出去玩,大家觉得这个新环境充满新奇。

  帅小泽被马子祥拉着刚要出教室,就看到高大铭晃着脑瓜来到袁欣敏身边,猜想这小子准没安好心眼儿,也就没出去,因为刘烨刚动也不动盯着高大铭。

  “哎,你家在幸福小区几号楼几单元?”高大铭趴在袁欣敏的桌子上盯着她问,“我经常往那里玩,有空一起玩吧?”

  “你是查户口的吗?为什么要告诉你这些?”袁欣敏头都没抬,听声音就知道是高大铭,从他进门就惹得所有人不爽,尤其是看不惯那种摇头晃脑的痞子习气。

  “大家是同班同学,又是郎才女貌的,相互交流学习不是挺好的?”高大铭不紧不慢地说。

  “高大铭,不要骚扰女同学!”王易佳也挺反感高大铭,站队时就留意到他老是瞄着袁欣敏。

  “咦,王易佳,你怎么这么多事呢?”高大铭不耐烦地看着王易佳,“站队时你就在挑我刺儿,是不是想打架?知道我是谁吗?”

  “不管你是谁,都不能欺负班里的同学!”王易佳昂首挺胸,不把他的警告当回事儿。

  “谁管你谁!在班级里都该相互友爱,不能搞特权!更不能欺负女孩子!”刘烨刚走了几步到,站到王易佳旁边,也盯着高大铭。

  “哎呀,瘦竹竿儿!六个指头挠痒,咋就多你这一道,拿着空芯铅笔乱转,找削吧你?知不知道我姑是谁?”高大铭脾气上来了,手都高高举起,女孩子吵吵两句他无所谓,男生哪敢惹他,尤其这个风大点儿都能吹倒的瘦竹竿儿。

  “高大铭,你想干嘛?你姑要真是大人物,也会觉得你这种泼皮无赖丢脸!”帅小泽大声说道,班上还有十几个学生也都闻声过来看。

  “咋?个个都想管闲事,来吧?看来不教训几个是不行了!来,文的还是武的?”高达铭挽着袖子奔向帅小泽。

  “呦,还文的武的!你特长大概就是有力气吧?动脑子行吗?”帅小泽故意拿话激他,可真不愿意到学校第一天就被老师批斗。

  “那好,我给你先出个脑筋急转弯,你猜对了再给我出!”高大铭决定先发制人,“两个爸爸都带着儿子去餐厅吃饭,服务员给他们摆了三副碗筷,他们都说够了,请问他们是什么关系?”

  “你确定问这么幼稚的问题?”帅小泽笑呵呵地看着高大铭。

  “会不会?”高大铭得意地点点头。

  “你家祖孙三代。”帅小泽说着看看旁边的马子祥、刘烨刚眨了眨眼睛,接着说:“现在该我出题,你仔细听着,假如说你舅舅和表叔都喜欢你姑姑。可她要是嫁给你舅舅,你到舅舅家见她就得叫舅妈,要是她嫁给你表叔,你到表叔家就得叫她表婶,这天你姑姑上午去了你舅舅家,下午又去了你表叔家,晚上三个人都回到你家。现在问题是你弟弟该称呼你舅舅和表叔什么?”

  “啊?”高大铭挠着脑袋转几圈,忽然说:“舅舅!”

  “哎,真是个傻孩子!”马子祥故意叹口气说,忍不住偷偷笑。

  “姑父!”高大铭似是恍然大悟,大声喊道。

  “哎呦!难怪马子祥说你傻呢!回座位去吧!”帅小泽笑着说,其他人也开始笑了。

  “是表叔!”高大铭还在挠头皮呢。

  “唉,还是回座位去吧!这孩子是废了!”刘烨刚也没放过这占便宜机会,说完哈哈大笑。

  上课铃响了,大家都回到座位,连袁欣敏、王易佳、李嘉都回到位子上笑了,高大铭才真正觉悟,跑到帅小泽桌子前吵吵:“你们几个敢阴我?占我便宜?我不会——”

  “高老师好!”帅小泽站起来恭恭敬敬地鞠了个躬,吓得高大铭兹溜跑到自己位子才发现又上当,根本没有老师。

  “臭小子,你,你!”高大铭气得脸通红,又站在帅小泽跟前,指着他。

  “老师来了!”帅小泽坐在位子上说,“真的!”

  “我不怕,我就想收拾你!”高大铭伸手要拉帅小泽。

  “老师来了,在你背后!”另外一个同学王玉坤也悄声说。

  “你们少合着蒙我。”高大铭甩都不甩,“我背后就是个屁!”

  “老师好!”全班同学起身行礼。

  “同学们请坐!”一个年约三十岁,带着金丝眼镜的青年男人,站在高大铭后面说话,“这位同学刚才说谁是个屁?”

  “我,我,我。”高大铭脸憋得通红,也没说出一句话,急的转身想回座位。

  “回来!第一天上课就目无尊长?”青年男人满脸写着两个字“不悦”!“门口站着去!真该好好纠正一下你们这些调皮孩子的学习态度!说,为什么上课不在自己位子坐?”

  “老师,我不是故意的,是帅小泽他们算计我!”高大铭噘着嘴说,“有他,有他,他,她都有份!”高大铭分别点指着帅小泽、马子祥、刘烨刚、王易佳,唯独没指出袁欣敏,一个他理亏在先,再者是不忍牵连她受罚。

  “哦?”青年男人看看高大铭,又看看窃窃私语的堂下同学说:“来吧,几位同学,都说说是为啥?咱第一堂课先认识认识!”

  帅小泽几个相互一看,糟糕!低着头站到了讲台侧面。

  “还有我!”袁欣敏也站起来走到讲台旁边,挨着王易佳低头站着。

  “老师,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李嘉举手站起来,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连带高大铭冒充老师都给详细地讲了一遍,听得全班同学都笑了,青年男人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好吧,你们都到班主任那儿去,让高老师处理吧,咱们第一堂课就相互熟悉一下,不讲新课,去吧!”  听完李嘉的讲述,年轻男人收住笑容,然后看着他们一起出去,随手关上门,“咱们继续认识,我是你们的数学老师曾伟,大家可以叫我曾老师,哪位是班长?”

下面一片哗然,没人回答。

  “那位同学是班长?”曾老师边问边环顾整个班级。

  “老师,刚出去的王易佳是班长!”又是李嘉举手发言。

  “哦,数学课代表是谁?起来自我介绍一下。”曾老师说。

  “老师,他也出去了。”李嘉弱弱地说。

  “嘿!副班长不会也去了吧?”曾老师疑惑地说,果然下面的同学纷纷点头,“得了,咱这堂课就讲讲数学家们成长的故事,希望咱在座的同学,还有出去的同学,也有机会成为伟大的数学家!先说咱中国的华罗庚,他年少的时候……”

  初中一年级语文组办公室里有四位老师,高育红在最里面的的位子坐着,一位老师上课,另外两位女老师在旁边坐着看书。高大铭、帅小泽他们六个人在靠墙位置低头站着,高老师听完王易佳和袁欣敏的讲述大致一样,基本明白了怎么回事儿。

  “你们几个还有要补充的吗?”高老师几次想笑却没好意思,其他两位老师都抿着嘴,被这几个孩子逗得忍俊不住,她看着几个孩子觉得挺有意思,“怎么样,有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老师,我知道错了!我们不该讲带有人身攻击的语言,同学之间应该相互帮助,团结友爱。”帅小泽向前一步,说的很诚恳。

  “老师,我也是,以后我们再不占他便宜!”马子祥也赶紧说。

  “好了,你们回去上课吧!”高老师挥挥手说,大家往出走,“高大铭!你继续站着!你的问题严重,在这好好反省!”

  中午放学了,大家都都去食堂吃饭了,帅小泽和刘烨刚边走边聊,很快就到食堂门口

  “哎,小泽等等。”马子祥最后一个出的教室门,所以一路小跑着赶上帅小泽、刘烨刚,压低声音说:“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还是先听好消息吧,我这人比较现实!”刘烨刚说。

  “得了吧,他能得到的消息全学校都差不多传遍了!好的不会有多好,坏的也不见得坏!”帅小泽对马子祥没什么信心,他的消息多是转了几转的旧新闻。

  “六班有个超漂亮女生,跟小龙女似得,就在咱们宿舍楼隔壁,而且也在六楼。”马子祥神秘地说。

  “切,这也叫好消息?你去告诉杨过,说不定还能学两招黯然销魂掌当小费,我可没兴趣!”帅小泽摇摇头说,“坏消息就更别提,免得影响我食欲。”

  “没意思,我也不是尹志平,你的坏消息干脆就别说,我也不听。”刘烨刚说着,也进了食堂。

  “得了,不听拉倒!别怪我不提醒你们!”马子祥嘟囔着也进了食堂。

  “帅小泽,给你,算是谢谢你替我打抱不平!”袁欣敏端着一个大饭盒,里面大部分是鸡腿、红绕肉,旁边是西芹炒豆干、菜花、鸡蛋、米饭,不由分说塞到帅小泽手里。

  “你太客气了吧?咱们都是一个班的,相互帮助是应该的。”帅小泽说着低头看这些菜,还真不错,“要么我再打些饭菜,咱们坐一起吃吧?”

  “就是就是,人多热闹!”刘烨刚对袁欣敏听有好感,拉着帅小泽在一个桌子坐下,把手里的饭卡递给马子祥,眼睛却盯着袁晓敏,“祥子,给,打饭去!”马子祥接过饭卡去选菜了。

  “小敏,你先坐着,我去打饭。”李嘉说着往食堂一排点餐口走过去。

  “你们要喝什么?我过去拿。”袁欣敏柔声说,看着对面坐着的帅小泽,“汽水?豆浆?稀饭好不好?”

  “我,我什么都行,还是我去吧。”帅小泽感觉有些尴尬,他不习惯女的对自己好,除了老妈。

  “你们都坐着,我去拿,常温的哦?”刘烨刚说着走开了。

  帅小泽打开自己带的油炸馍片,放在桌子上,对袁欣敏说:“这是我老妈做的,很好吃,你试试!”

  “你妈妈真厉害!很好吃!”袁欣敏轻轻捏起一片小心翼翼地吃着,味道真的很不错,酥脆可口甜咸适中,“以后我们每天都在一起吃饭好吗?”

  “行,你要喜欢吃,我明天多拿一些专门给你吃!”帅小泽对老妈的手艺颇有信心,小学同班同学大部分都吃过,都说好吃。

  几个人都回来,大家在一起有说有笑地吃着午饭。

  午休时间,袁欣敏侧躺在刚收拾好床铺上闭目养神,脑子里还在想饭堂里低头吃饭的帅小泽,没想到他那么腼腆,给他夹菜时都不敢抬头看自己,红红的脸蛋就像大苹果。跟在教室里那个正义凛然副班长反差好大,那时他是那么勇敢机智,玩笑似得戏耍高大铭,眉宇间的豪气云干让人不由得钦佩。

  “哎呀,小敏快看。”李嘉在窗边惊讶地叫着,惊喜程度不亚于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袁欣敏下床走过去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马子祥在隔壁楼的六楼往这边的六楼探着脑袋看,像是在找什么,“看到了吗?那几个坏蛋,在偷看人家楼上的女生?”

  “那有什么呀?大惊小怪!你不是一样在偷看别人吗?”袁欣敏回到自己的床铺继续躺下。

  “我跟他可不一样,他是一脸的色眯眯偷窥。”李嘉也回到床上躺下,“我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属于正当防卫!”

  “狡辩吧你,我要眯一会儿,下午上课才精神饱满!”袁欣敏干脆用薄毯子盖住脸。

  “小敏,你会不会是喜欢上那个帅小子了?”李嘉的八卦精神上来了,两个人从幼儿园都在一起玩,小学六年就帮她分析了五年零十一个月,那是因为有一年寒假,袁晓敏跟父母回老家过的。

  “不要给人乱起外号,容易得罪人。”袁晓敏解开毯子,坐了起来,她也感觉自己对帅小泽的关心多了点,再一想也没什么,说明我懂事了,她安慰自己,“别瞎说,万一传到老师耳朵里,咱们都得叫家长!”

  “好吧,好吧!你这叫护短,而且护的早了!”李嘉也一把拽过毯子盖在脸上,“不过——别怪我不提醒你,以本侦探敏锐的触觉来分析,班长也对他有意思。”

  “啊!真的吗?”袁欣敏伸长脖子问李嘉,“快说说,从哪看出来的?”

  “唉,我可不敢瞎说,万一传到老师耳朵里。”李嘉学着她方才的口气说,“我要眯一会儿,下午上课才精神饱满!”

  “臭嘉嘉,睡觉,不理你啦。”袁欣敏佯装生气,再次把毯子盖到脸上,心里却开始数着,一,二,三,四……

上一本书:没有了 下一本书:她姓夏三十五
阅读(658)  分享     收藏     投稿     评论    编辑:邓少枫
分享给文友:
发表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作者:羽佳一鸣   拥有7篇作品
本书共有:【7】个章节|目前第【1】章.并|未完结|授权形式:【委托出版】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