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长篇小说 -> 都市言情>>《边缘(二十)》内容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郑兆全 发表日期:2016-12-31 22:36:00
本书索引:
本书简介:

                                                 二十 大雪无痕

 

      大雪清晰的脚印终于被阳光藏匿。

      路上车辆和行人渐渐增多,大雪怎么还不回转?那个人派人跟踪大雪,乘机叫她发生意外,叫我养活她瘫痪的母亲,用心何其歹毒!我连自己都不爱惜,为素不相识的人献爱心,那个人岂不要我的命?

      接下大雪的重担,我想自杀也是千难万难了。同住屋檐下,我难道眼睁睁看这瘫痪女人饥渴而死?她是不是小雪的母亲,我都得给小雪一个交代。

      小雪,你为什么不给我一个交代?

      病是实的,药也不假,又发了几阵臭汗,身体轻松不少。心病加重,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生死两难。小雪弃我而去,大雪弃我而去,守一个活祖宗,我还不能弃她而去,我生不如死!

      思想踏一条抛物线,或上或下。我想起文学,想起艺术,便选一根草棒,画饼充饥。

 

                                                    大辩论

 

      门“吱呀”一声,寒风逆袭,我以为大雪满载而归,或者空手而归。我不愿半途而废,画完大饼,打算加几粒芝麻增色添香。

      “不写剧本学作画,做神笔马良啊?蚂蚁啃大饼,好创意!”标准的男中音,标准的胡说八道,芝麻变蚂蚁,那个人想象力更丰富!

      那个人幽灵般潜入小屋,顺手把门带上。好久不见,他干瘦,猥琐,苍老,历尽风霜的脸叫人心酸,差点叫我为之掬一捧同情之泪。就这么个不起眼的家伙操纵我的命运,改变明星的命运,叫明星为他卖命,叫无辜者为他死!热衷表象,心太软还是泯灭良知?列举他的罪状,让全世界声讨!

      “你看问题太肤浅,片面,你觉得我十恶不赦,其实是他们欲壑难填,自取灭亡!”

      任何情绪波动他都感知,我却无法洞悉他的企图。他瞬息万变,忽东忽西,扯虎皮拉大旗,一次又一次欺骗我,一次又一次叫我风向不定。

      他占上风,又知我太深,我对他却无法捉摸!

      “你控制不了我。”我拍拍自己的脑袋,像拍散积聚的浑浊的毒雾,“给人洗脑算不算大恶? 诱人堕落算不算大恶?欺男霸女算不算大恶?借刀杀人算不算大恶?你哪里十恶不赦,应该百恶不赦,千恶不赦!”

      “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今天跟你开诚布公地谈一谈。欠你的我加倍偿还,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你在鬼城消费巨大,但毫无作为,这个开支……”

      理直气壮,义愤填膺,那个人一提钱我立刻蔫了。他富可敌国,给你星星也能给你月亮, 我标准无产者,偿还他一分钱都得借,都得偷,都得抢。当初视金钱为粪土,悔之晚矣!

      金钱丧失人的尊严,我犹如粪土,不如粪土!

      “谁欠谁姑且不论,先说洗脑这个问题。别人的思想,你可以接受,也可以拒绝,不存在人为支配。洗脑一词通常被愚昧之人曲解,你意志坚定,纵然烈火烧心千锤百炼,邪魔外道又奈你何?通俗一点,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蛋壳破了,蛋黄臭了,苍蝇闻臭而至,怨谁?”

      那个人强词夺理,我为什么不可以做苍蝇,寻他裂缝,下几个蛆?

      “以你所言,苍蝇无辜,老虎吃人是不是有理?你大肆鼓吹老虎苍蝇一齐打是不是自欺欺人?苍蝇越打越多,老虎打成保护动物,你难道不脸红?”

      “说得好!苍蝇老虎都有生存的权利,这是一个生物链问题,也是约定俗成的自然法则。严格讲,人最贪婪、最凶残、最自私,鸡鸭鹅马牛羊猪狗兔,生猛海鲜,珍禽异兽,每一种生灵都被人类无辜宰杀,人类是不是应该滚出地球?探讨类似问题毫无意义,顺其自然方可构建和谐社会。看问题首先看角度,你还有什么疑问?”

      那个人无理争三分,我有理说不清,也许我真的不在人数。不过,苍蝇可能落网,老虎可能打盹,我可以放心大胆睡觉;不过,有人吃荤,有人吃素,有人不吃不喝等死。

      大辩论胜负已分,我口服心不服。

      “我们切入正题,你曾发誓为回眸一笑报仇,也就是为梅子,这个帐你如何清算?”

      “你死,或者我死!”

      那个人好汉做事好汉当,我这个臭鸡蛋今天就要撞一次石头,撞不死他,臭死他!

      他浑身布满罡气,我无机可乘,无功而返。想起东亚病夫这个词,气恼加气馁,那个人的保护层厚不可测,我哪有资格跟他拼命?拼命只能臭自己,不如作罢!

      “你可以保持沉默,但我必须提醒你,梅子死亡,你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你勇敢面对她,坦然接受她,她绝不会羞愧自杀;如果你甘于寂寞,不去明星俱乐部寻花问柳,回眸一笑绝不会为你挡子弹。当然,回眸一笑跟梅子同一个人,无论哪个她都因你而死,为你而死!另外,你们村成立小区,提高生活质量有错吗?如果你做一个合格村民,收敛勃勃野心脚踏实地坚守村子,建设小区你就会昼夜监督,严把质量关,不要说轻微地震,十级地震也不过蜻蜓撼岳。小区固若金汤,村民业主自然避免无谓的牺牲了。最后说明的是,你屡屡犯险,生死关头却屡屡化险为夷,你以为自己幸运?现实中能有那么多巧合?合理吗?我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暗中保护你,每时每刻关注你,你都对我干了些什么?你牢骚满腹,怨声载道,想入非非,不切实际,不近人情……”

      那个人居然说我不近人情,他要我气怒攻心,血管破裂,一死以谢天下!

      “我试图构建一个自由平等和谐的社会,可某些人冥顽不化,只能任其死亡。你一意孤行,我只好忍痛割爱……”

      那个人目光凌厉,咄咄逼人,令我狼狈不堪。

      不甘心坐以待毙,垂死挣扎暴露了我动物的本性。谴责他不同情弱者,这最后的武器,最有力,最有效。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个人目光转移,悲天悯人地望着大雪的母亲,“这位病人算不算弱者?你同情过她吗?你献过什么爱心?你没能力,可你有气力,你可以照顾她一辈子。大雪才十二岁,已经照顾了她三年,难道你比不上一个孩子?”

      那个人一语中的,刚才还为大雪迟迟未归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真伺候这么个瘫痪女人,别说三年,三天我都受不了,我宁愿自杀,像大雪的父亲,割喉,再跳井。

      “她可以安度晚年,我的救助站、残疾人公寓专为弱者而设。今天,请你观看现场直播,眼见为实嘛!请睁大眼睛——”

      那个人说了声芝麻开门,大雪、小雪、皮笑肉不笑的出租车司机,停在路旁的红色轿车,我真地睁大了眼睛,好像走进童话,这个冬天一下子不冷。

 

                                                   大比拼

 

      小雪依然那么纯情,娇而不俗,媚而不妖。她目不斜视,我却像打翻五味瓶,主要原因在于她叫我木哥哥。如果再这么叫,我只有永远从她面前消失,或者她永远从我面前消失。

      大雪的变化更令我惊讶,她长发飘逸,衣着华贵,服装、相貌、气质与小雪完全相同,分不清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三块砖头摆在那里,灰烬散在那里,我无缘王子,那个人才是国王,他拥有一切,改变一切。

      一切的一切因为钱。

      所以小雪对我不理不睬,大雪甜甜地叫他干爹,并问干爹要不要赶我走。

      那个人居然是大雪的干爹,那个人居然扮演乞丐诱奸大雪!

      “乖女儿,他不能走,我们走。你可以去我的高级音乐学院深造,你姐姐可以去我最大的文化传媒公司签约,你母亲可以去我的残疾人公寓居住,你们一家人苦尽甘来,祝贺你们!但是,我必须考验你们,你们姐妹,喜欢我这又老又丑的干爹就不要喜欢这位曾与大明星平起平坐的年轻人,两者只选其一,现在可以开始了。”那个人打手势,出租车司机立刻取出一沓百元钞票,恭恭敬敬双手奉上。

      做那个人存钱的机器,不知滋味如何?

      “你们姐妹,谁先过来,五千块就是谁的。”

      那个人为彻底打垮我刻意炫富,我学他打手势,却招来出租车司机的冷嘲和熱讽。没别的意思,我只要他还我那五十块零三毛,我想送给小雪。血汗钱比泰山还重!

      大雪像一朵美丽的雪花,小雪与母亲抱头痛哭,我说不出一句话,场面有些滑稽。那个人一脸严肃,好像今天发生的事情关乎国计民生,他究竟挑战什么?我有什么值得他挑战?

      “哈,干爹那么有钱啊?跟着干爹,又想干哥哥怎么办?”大雪稚气未退,蹦蹦跳跳,在我和那个人中间走了无数个来回。

      “干爹不惩罚那些吃里爬外的叛徒已经网开一面了,难道继续供她们包养奸夫情夫?干爹身边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干女儿。今天,你们要以实际行动证明,谁才是最伟大的人,谁才是最可爱的人,谁才是你们最离不开的人!”那个人傲然一笑,“你们的男神——木明星、木董事长在此做客,你们认为这个年轻的百亿富翁最可爱,可以到他身边,共筑爱巢,共享爱情。”

      “干爹一屋子钱,干爹最可爱!”大雪撒着娇夺那五千块,对那个人巧笑盼兮,百忙中瞪我一眼,再次视我为粪土。

      孩子的心灵最容易被金钱腐蚀,大雪经历了太多苦难,对金钱的理解比我深刻。我不怪她,只怪自己没本事挣钱,没机会捞钱,不能满足她的虚荣心,还空着肚子想文学,想励志故事,想鬼狐神怪,想茅山术士……

      恍惚中,小雪停止哭泣,令人心碎地叫了一声叔。

      够了,足够了!

      百亿算什么,世界算什么,小雪无价!

      “小雪对不起叔。”小雪低着头,眼泪“扑簌扑簌”往下掉,“以前太天真,以为叔一辈子爱我、保护我,可我流落街头的时候叔在哪里?几个流氓对我动手动脚的时候叔在哪里?几个花花公子灌醉我的时候叔在哪里?是他——”小雪一指那个人,“他救了我,培养我,造就我,又查访我的身世,叫我们一家人团聚。我感激他,跟随他,为奴为仆报答他,故意叫你木哥哥,就是要永远忘记你,也要你永远忘记我……”

      小雪每一句话都像导弹,连番轰炸,我阵地失守。

      绝不做悲伤的逃兵,我与阵地共存亡!

      大雪忽然高声问那个人,现在,五千块是不是她的?她是不是爱怎么花就怎么花?

      “当然,当然,你一张一张撕着玩儿都行,高兴就好,高兴就好!”那个人一会儿摸大雪的头,一会儿拍小雪的肩,“干爹不差钱,干女儿当然可以任性,谁管得了?哈哈!哈哈!”

      “跟着干爹不愁吃穿,这些钱我想打发叫花子!”大雪真就把钱丢到我的脚下,与小雪一左一右搀扶那个人,那个人真就牵大雪小雪的手,出租车司机真就去推轮椅。

      一行人鱼贯而行,阳光大道等着他们,美好生活等着他们。

      祝福他们,祝福一家人,祝福全世界!

      用生命写一曲绝恋,地老天荒。

      当生命终结,当黑暗唱响黎明的歌儿。

 

                                                   大转变

 

      没血,也没泪。

      这个世界混沌不清。

      我似乎没有了形体和重量,那个人叫我持续贬值。

      不知有意无意,大雪的母亲回了一下头。她嘴不歪,眼也不斜,幸福抚平了她心灵的创伤,也抹去了中风后遗症。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叫我瞠目结舌,大雪的母亲竟然离开轮椅,手扶红色轿车,摆一个姿势,像极了挂历上的车模。

      小眼,塌鼻,阔嘴,与堂兄同居的女人,差点冻死的女人,所谓的“堂姐”,长时间坐轮椅居然毫无破绽!大雪是不是演戏?,我呢?小雪呢?

      小雪一定不是小雪,我喜极而泣,想起大雪,又不胜伤感。

      红色轿车转眼即逝,我翘首凝望,呆想,等。

 

                                                    蚂蚁

 

      等一场雪,我的雪,不做演员的雪,长不大的雪。

      我会等到什么?我能等到什么?我有什么?

      我有一张画饼,还有钱,大雪留给我的钱,这些钱散落在画饼上。

      点缀的芝麻被那个人变成蚂蚁,钱砸碎画饼,蚂蚁四处奔逃,在冬季,游走白天与黑夜。

      一只蚂蚁跟我说,因为那张画饼,列强联手,国家被侵略,我们深挖洞,广积粮,备战备荒,时刻准备战斗,时刻准备为国捐躯。然而,金钱的威力太强大,大于生死,可以叫世界毁灭,所以,我们不怕死,怕钱。

      画饼是我的,钱也是我的,我的世界为什么爆发战争?

      我怎么变蚂蚁了?我真是一只怕钱不怕死的蚂蚁?

 

                                                   蚂蚁国

 

      蚂蚁缘槐夸大国其实是人类对蚂蚁的一种偏见。蚂蚁国是一个勤劳勇敢求真务实的国家,这个国家疆域辽阔,但从不狂妄自大。蚂蚁国的地下宫殿宽敞明亮坚固耐用,不像人类某些建筑,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就像堂兄盖大楼,层层扒皮,明知故犯,不思悔改,沾沾自喜,自我陶醉,自我感觉良好,最后自食其果,落得个体无完肤,死无全尸(专家探寻不到生命迹象才动用挖掘机,挖掘机一爪下去,堂兄的头和身子分了家)。

      在蚂蚁国,我学到了很多,也得到了很多。最大的收获,所有蚂蚁都拿我当人,都以为我了不起,都崇拜我这只周游列国的癞蛤蟆,都羡慕我有一个气吹的肚子。

 

                                                  蚂蚁之战

 

      “你好,我的朋友,欢迎你来我们蚂蚁国访问。很不巧,另一个国家无辜挑衅,这里即将成为烽火连天尸骨遍地的屠场。我们全民皆兵,誓死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与敌人血战到底!朋友请用餐,敌人的铁蹄开始践踏我们的土地,希望朋友跟我们并肩作战,打退来犯之敌,共建美好家园。”即将分娩的女王对我满脸期盼,“朋友是一个坚持真理维护正义的人,敌人闯入我的领地,夺我粮食,伤我子民,久闻人类主宰地球,朋友作为人类之一,相信不会袖手旁观,相信在朋友的支持下,蚂蚁国永享太平,千秋永固!”

      “可是,我现在和你们一样啊!”握紧拳头,却看不到拳头,只有两颗牙,像一把锯齿剪刀,大开大合,绞破幻影,绞断尘缘,绞碎我人生。

      现在,蚂蚁国就是我的国家,国难当头,我愿为自己的国家贡献一切!

      夹一粒草籽,两颗牙有了用武之地。

      还未吞咽,探子来报,敌军气势汹汹,兵临城下,请女王定夺。话音刚落,又有探子报告最新战况,巡逻兵正退守城门,但寡不敌众,请女王移居后宫以备不虞。

      女王毫不退缩,火速集结部队,以逸待劳,准备给敌人迎头痛击,杀他个措手不及。不幸的是,敌人潮水般涌来,后续部队源源不断,宫殿晃动,脚步震天响。

      城门洞开,我的蚂蚁国岌岌可危!

      以前做人,小指轻弹,蚂蚁千军万马望风披靡抱头鼠窜。恨只恨做蚂蚁,恨只恨做蚂蚁也不安宁,恨只恨异类相残,同类也相煎!

      紧随一只蚂蚁冲锋陷阵,战争叫我疯狂。

      敌军攻占后门,前门的障碍物也清理殆尽,他们前后夹击,旗子猎猎飞扬。

      死死咬住一名将领,无数敌人死死咬住我,我的战友死死咬住敌人,双方激战,聚成一个黑色的雪球。

      雪!

      小雪!

      你睁大眼睛看吧,我不是百无一用的懦弱书生,我的牙齿咬断了敌人的咽喉,我也被敌人咬断了双腿,我快要死了。

      为我献一束鲜花吧,我的坟墓矗立一块墓碑,墓碑刻着你的名字。

      我没有名字。

      我不想有名字。


上一本书:她姓夏二十三 下一本书:边缘(十九)
阅读(2010)  分享     收藏     投稿     评论    编辑:邓少枫
分享给文友:
发表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作者:郑兆全   拥有70篇作品
本书共有:【1】个章节|目前第【1】章.并|已完结|授权形式:【完全授权】评论:0
  • 青衣阁
    【青衣阁】青衣阁是一个摆渡红尘的地方阁主聂青衣是一个活了千年的人她不属于任何.....
  • 边缘(七)
    第七章童话故事喂,城市有好吃的吗?呱!呱!青蛙们围住癞蛤蟆,听说他去过城市,.....
  • 千古绝唱真爱一世情
    【第一卷:真爱开端(简介:人的命运出生天定,投身这样家庭注定悲剧。)】这个故.....
  • 大释西游
    2:孙悟空是个女的花果山天地产育了一个石卵,石卵化为一只石猴,石猴和猿猴,猕猴.....
  • 烽火燕赵
    可谓精品之作,如此细腻而淳厚,得人喜爱的红色作品,在火种文学中代表中国抗战的.....
  • 青衣阁
    【青衣阁】青衣阁是一个摆渡红尘的地方阁主聂青衣是一个活了千年的人她不属于任何.....
  • 大释西游
    2:孙悟空是个女的花果山天地产育了一个石卵,石卵化为一只石猴,石猴和猿猴,猕猴.....
  • 麦收
    小说去年五月刚刚定稿不久,便有幸听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新闻纵横》录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