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长篇小说 -> 人物传记>>《失信被执行人四十八》内容
悲哀的房子
类别:人物传记 作者:与悲伤同住 发表日期:2018-01-15 17:50:27
本书索引:
本书简介:


    2017年春节刚过, 大年初七,  二哥因为房子的事,把爸爸气得瘫坐在地上,许久才从地上爬起来。这件事是我这次回老家的时候,才知道的。这是件人神共怒的恶劣事件,是可忍孰不可忍!
    早在去年的九月份,父亲因前列腺的病,在济南省立医院住院的时候,曾给我提起过,说,你二哥想把老家的房子卖掉,再凑点钱在县城里买套大的。我就紧张地问父亲,那你和我妈住哪里?父亲说,他不敢撵我,我和你妈没有住处,他能把我撵出来吗?我想也是,二哥一向孝顺心细,怎么可能忤逆父母的意愿呢?就不再担心了。
    我们家在村南头有一座五间瓦房的院子,那是父母在搬进二哥的楼房之前住过的地方。我的父母在村子里曾经盖起三处院子,一处土院子因为紧邻一个池塘,房屋的安全问题得不到保障,后来卖掉了。大哥一处三间屋的瓦房,二哥一处五间屋的瓦房。卖土院子的钱自然就贴补给了大哥。这几年农村搞城镇化建设,号召农民拆了一家一户的小院子,住楼房,政策上给出很多的优惠。于是大哥哥和大多数的村民都住进了社区的楼房里,村子里萧条起来了。两相比较都觉得还是楼房好,冬天没那么冷,夏天没那么热,又整洁又干净。
   没有了左邻右舍的父母,住在村南头的院子里,显得格外凄凉落寞。母亲在深深的夜里常常感到恐惧,狂风暴雨肆虐的时候,有时会把屋顶的瓦一片片的掀起。冬天来临的时候,父母的房间里,脸盆里的水常常会结冰,母亲穿着厚厚的棉衣,瑟缩着用她冰凉的手在冰冷的水里,淘洗着她和父亲的生活所需。虽然昏黄的灯光依然能够照耀母亲历经沧桑的脸,还有父亲憔悴的心。但是过低的电压已经带不起能给他们带来温暖的空调,靠着小小的蜂窝煤炉子,增加不了多少温暖,只是一点心理作用而已。父亲常常表现出无奈的哀叹,他是多么的想能和别人一样住进干净温暖,电压又高,能够带起空调的楼房啊!自己劳苦了一辈子,真的很想在去世前能够住一住一辈子没住过的楼房,日后死也瞑目了。
   这时,村里又有各种谣言,催着没搬进楼房的农户,尽快买房,父亲有一种危机感,觉得自己马上就没房可住了。两个儿子都没有要满足他的愿望的意思。只好自己盘算买房的事。一个得过大病的退休乡村教师,一个七十多岁的古稀老人要自己攒钱买房,这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啊!那时的我,是多么希望自己有能力在老家以自己的名义买一套房子,请父母入住,满足他们饥渴的愿望啊!可是,我哪有那个能力啊?最终二哥决定在老家买一套大的房子,让父母入住,并且两年后这个愿望实现了。父母欢天喜地的入住了二哥三室两厅的房子里。

    三年后的今天,78岁的父亲,再也无法想象再次搬进已经荒芜了很久的老院子,是怎样的一种彻头彻尾的失败和严厉的精神打击,爱面子的父亲又怎能从容地面对村子里街里街坊们异样的目光啊!
     大年初六,我回家看望父母,下午我在去姐姐家的路上遇见从姐姐家返回的二哥。和姐姐闲聊的时候,姐姐说,二哥再次向她提起卖房和买房的事。他想先让父母在县城里租房住,钱由他们出,等他们卖掉老家的房子,新房子交付并入住以后,再让父母住进他们现在的小房子,他们一家去住新房子。他们盘算得很细致很精明。可是唯独没有考虑现实的因素。他觉得老家的房子能卖20万,就真的能卖20万吗?老家的虎叔新买的房子,和我们的房子一样的面积,一样的格局,还多了一个车库,只花了不到14万。他想在县城里为父母租房住,却不知道年迈的老人已无法适应县城里的另类生活。县城里的房东们也不可能对古稀之年的老人出租自己的房子。

    如果搬到县城里去住,就和家里的本家近亲,还有村里的街坊们少了联系,甚至是中断了联系。父母年纪大了,赋闲的时间很多,他们该怎样打发大把的时光呢?他们烦闷的时候又该去哪里搭理蔬菜呢?信耶稣的母亲又该到哪里去完成一周俩次的聚会,并且和她的教友们交流呢?再说了,在县城里租房住,价格不菲,素来节检的老人,怎么可能接受这么大的开销呢?和父母一直不合的二嫂怎么会同意二哥给父母出钱租房住的行为呢?简直是天大的笑话。老家的房子买的时候花了12万,父亲出了2万,只是因为当初二哥说他想买套大房子让父母住。老人入住以后,自己花钱添置的家具家电,也花了不少。
    可是,二哥意志坚决,言语犀利,不听姐姐的一切质疑和问询。我从姐姐家回来,就直接回到了县城自己的家里。二哥因为一时上不了班,继续留在老家。想到二哥在姐姐家犀利的言辞,预感到二哥在这个没有亲戚来往的清净时候留在老家,定然是想和父母再议房子的事,怕他们父子出现不快,想探探二哥的口气,没想到他仍是一副强硬的口气,说什么这件事不能依着咱爸爸,他们去县城住不惯?那就再回去住平房去。我见他不容我说一句话的样子,就放弃了和他的沟通。想到我在大药房里输液的时候,他对我也是很体贴的,帮我付钱,守着我输液,提着吊瓶陪我去卫生间。对于有着养育之恩的父母,肯定也差不到哪里去,就放心的不再想这事。
    接下来就是长达26天的月嫂合同,还是24小时的。期间父亲给我打电话,说自己身体不适,希望我能给他买几个海参回去。我说,我实在是没有时间,就想身体不好应该去医院做检查啊,吃海参管什么用呢?一面给二哥发短信要他去买点海参给父亲,一面给侄女发信息,要她带爷爷去做检查,侄女很快给我回信说,爷爷坚持不去医院,说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没有大碍。因为父母耳背,真的不想在用户家里,和父母讨论他们和二哥之间的纠结,就问姐姐,这件事的结果。姐姐说,不必担心,父亲给了你二哥一点钱,把这事摆平了,父亲的身体看起来也没事了。

    待到我的工作告一段落,立刻飞奔到老家,看望父母。母亲说,二哥没有接受我的建议给父亲买海参,初七那天,二哥差点把父亲气死。他们现在住的是二哥的房子,现在不让住了,要赶我们走。没别的办法,只能慢慢地把人家的房子钱还给人家了。父亲的情绪已经平静了很多,他也说那天,他躺在地上起不来了。你二哥这是在变相的向我要钱,不闹这一出怎么要钱啊?我给了他三万,我让你大哥哥给他三万,支持他买房子。他在县城里买房子,搬出那个地方,熟识的人少了,也许金勇的身世就很少有人再提及了。父亲真是孩子一般的天真,在科技高速发展的今天,地球都变小了,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县城。二哥一向心思细腻,为了房子的事,和父亲吵闹,导致父亲摊倒在地,实在是让我大大的震惊和气愤。
    二哥还给父母举出很多的例子,比如许多年前的那头牛,比如多少年前为大哥哥买的电刨子,比如那个曾经的土院子,比如比如,二哥说了很多他认为能够证明父亲偏爱大哥的事例。父亲就他说的事例一一作出了没有半点偏心的理由,只是觉得二哥近五十岁的人了,还在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和父母计较,很是伤心。所有的多子女家庭,在子女们成人之后,都在心里有着这样那样的不平,都在挑剔着老人的偏心,孩子们对待老人的态度不同,老人对子女的看法自不必一样,神仙也做不到让自己所有的孩子都满意,做子女的也得拍拍自己的胸脯摸摸自己的良心,老人一辈子不容易,当他们从年轻力壮的强者,转变为弱者的时候,不希望你们有多么的孝顺,只希望在你们的工作之余,对老人有所牵挂就很是知足了。当我们从小猫一般大的婴儿,长大成一个自己世界里的国王的时候,还要去欺凌一对给了自己生命,抚育自己成人的老人是多么可笑又可悲的一件事啊!
    我的父亲是退休教师,每个月有三四千的工资,这不菲的工资是多年的辛勤付出慢慢积累所致,父亲说,刚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他只拿三块钱的工资,一家人最基本的生活都不够。多年来,尤其是我们四个相继成家立业之后,本该是回报老人的时候了,可是不管是父母生病住院,还是他们最基本的生活,从未向我们讨要一分钱,不仅如此,我们几个买房,或者在生活上有着这样那样大的付出的时候,父亲总会拿出一部分钱来分给我们,给我们紧张的经济增加一点支持,略表他们的百般牵挂。这样一双只付出不图回报从不索取的父母,怎么就惹得二哥义愤填膺的要找他们理论的结果呢?他们可是一对亲父子啊!
    父亲说,你快五十的人了,媳妇说什么你就听什么,一点自己的是非判断力都没有,二哥蹲在地上大哭说,他有生理缺陷,愧对二嫂,所以想时时处处让着她,不得不委曲求全。父亲反问你知道因为你的生理缺陷,我和你妈在你媳妇面前隐忍了多少吗?你一出生就有生理缺陷,我和你妈没把你扔了吧?你小时候,每到学校里放假的时候,我和你妈带着你到处寻医问药,花了多少钱,住了多少次的医院你还记得吗?如今你人过中年,还要和我清算陈年旧账吗?

     妈在二哥家为二哥看孩子的时候,二嫂暗示母亲为他们买家中一切生活所需,母亲虽有不甘,但是还是那样做了。有一次,母亲为了能在二嫂上班前赶到二哥家,不耽误二嫂上班的时间,大冬天的清早,坐出租车到二哥家的时候,二嫂还在温暖的被窝里眯着。二哥不在家,妈进门后,走到嫂子的卧房,对二嫂说,小美,你还不到上班时间啊!嫂子”嗯“了一声就转过身去,背对着母亲继续睡觉了。可怜,我妈头发上的白霜还未消融。父亲还能举出很多例子,那些二嫂让我的父亲母亲寒心的事例。
   我常常想万事有因必有果,二哥虽有生理的缺陷,但是这不足以使得二嫂失了一个晚辈对长辈最起码的尊重。我们的确是在二哥结婚前对嫂子隐瞒了二哥的病,但是两人结婚后二嫂发现问题以后,还可以选择离婚啊!不离婚就不要穷折腾,就像全世界的人都欠你八百万似的,两口子的收入本都不低,还要绞尽脑汁的要把古稀之年的老人唯一的一点经济收入捏在手心里。二哥说的明白,他家的邻居,是个独子,儿媳妇拿着公爹的工资,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公婆在生活上是花一分要一分,儿媳妇面前是无限的谦卑。二嫂看在眼里,羡慕在心里,恨不能也把我父亲的工资折也拿在手里,以王者的风范号令全家。我不知道为什么一些年轻人的心里整天想的不是怎样合理合法的多挣钱,而是怎样巧取豪夺的把别人的财富变成自己的。这是怎样阴险的一种想法啊?
    二哥和大哥其实是一路货色,都是枕边风软骨头,没有自己的是非判断力,遇事没有自己坚定的信念,应有的主见。大哥对自己亲人的牵挂和百般柔情,也常常淹没在大嫂的百般诉说里。二哥因为自己生理的缺陷对二嫂的迁就超出了做人的底线。我们姐弟四人都是懦弱的,懦弱到别人邪恶的念头常常压制了内心正义的力量。姐姐在她穷困的家庭里做着最苦最累的活,精神上总是屈从于姐夫的强势,委委屈屈的过了三十多年。两个哥哥嫂子都是勤恳节俭的人,但是嫂子们在节俭之余,时刻不忘的却是怎样更把父母亲更多的财富收入自己囊中,这妯娌两个暗地里较量着心智,相互诋毁着对方,摩擦不断,矛盾不断,只是表面上也还过得去。
    我家只有母女二人,我的前夫掏空了我这一辈子和下一辈子所能挣到的所有的钱,我们母女需要努力工作,努力挣钱,才能维持生活的平静。我今年四十三岁,是姐弟四人中最小的一个,但是,我所经历的风波,是我的娘家人,包括我的父亲所不能承受的,然而经历毕竟是一种财富,彻底赶走了我的懦弱,洗清了我浑浊的心灵,人生路上不再迷茫。面对诱惑和威胁,我能够坚定地走在自己实现平凡梦想的路上。

   父亲的教育是失败的,在我们几个成长的路上,他以他的强势和偏执的性格,造就了我们四个没有主见,不敢在异议面前坚持自己想法的懦弱性格,导致他人到老年,子女们依旧不知道感恩父母,各自在卑微的小农意识里,挑剔着别人,美化着自己。然而,父亲又是伟大的。他和母亲在那个物质极度困乏的年代,靠着超乎寻常的坚韧和顽强,挺过残酷的阶级斗争年代,挺过食不果腹的年代,给了我们生命,抚育我们成人,在那个不重视文化教育的困难时期,坚定的把我们先后送进学校,接受教育,在我们深深的心里除了感恩,还应该有什么呢?在我们自己都不能做完人的时候,有什么资格要求我们的父母与时俱进?有什么资格要求父母的行为也无可挑剔呢?
    父亲还说大嫂虽然嘴不饶人,多年来,父亲母亲和大哥大嫂的矛盾也是不断,磕磕碰碰中,两代人一起成熟,一起大彻大悟了。我还记得有很多次父亲和大哥哥闹得天翻地覆的情形。如今的大嫂在很多事情上还是表现出了,对于老人健康的关注,尽了作为一个儿媳应尽的本分,最近几年经常为公婆买衣服,质地和颜色都很适合。直到我的母亲对她喊停的时候,大嫂才不再为老人买衣服了。大哥家的两个孩子,经常惦记关心着爷爷奶奶的身体健康是有目共睹的,侄女建建每次出外旅游都会先给爷爷打个电话,要求爷爷奶奶同行,可是二嫂他们出去旅游多次总是娘俩和娘家人一起出去。并且一年到头很少回家看望公婆。今年春节二嫂一反往常的习惯,不再回老家过春节了。这在父亲母亲看来是多么严重的大不敬啊!春节后,父亲让大嫂给二嫂打电话问二嫂不回家过春节的原因,二嫂第一句话就是,你们家的人可把我坑死了,害得我一辈子没有自己的孩子。母亲回忆说,她在二哥家遇见二嫂的母亲的时候,二嫂的母亲也是一副极度的冷漠,二嫂给她的母亲倒水喝,却不给我的母亲倒水。我的父亲在病中去二哥家的时候,二嫂也是一副极度的冷漠,父亲的心凉了,母亲的心也凉了。但是依然饥渴的期盼着她能够陪伴二哥一生,养子也是儿子啊!也是一个完整的家啊!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我的父母更可怜,二哥却不能在不惑之年之后体会到父母心里的凄苦,可悲又可叹。
    最后,父亲给了他三万元钱,并让大哥借给他三万以解一时之困的同时,逼着二哥写下保证书,保证老家的房子让父母住到寿终。父亲依然对我说二嫂跟了二哥这么多年,也真是委屈她了。这父子二人是怎样从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里,化解到表面上的安然无恙,我无从知道。当父亲摊倒在地,几乎没有了气息的时候,相信二哥也是万分的害怕的。


阅读(910)  分享     收藏     投稿     评论    编辑:素颜鸽
分享给文友:
发表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作者:与悲伤同住   拥有130篇作品
本书共有:【1】个章节|目前第【1】章.并|未完结|授权形式:【完全授权】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