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长篇小说 -> 人物传记>>《失信被执行人三十一》内容
李英
类别:人物传记 作者:与悲伤同住 发表日期:2017-11-23 08:10:42
本书索引:
本书简介:

  那天下午,我和院子里的两个职工家属在传达室里正闲聊着。李英手里拿着一把链子锁急匆匆的推门进来了,很生气的样子,一进门就靠在窗前的桌子边站在那里,就对我们诉说:“真是气死我了,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也塞牙。中午的时候,我在后面那条胡同里遇见红新。我跟他说我想在这里盖个车库。红新说:‘这得请示领导,才行。院子里的住户这么多,谁想干么,就干么不就乱套了。’下午我去问老赵家,想问问她,他们在那边盖房子问得那个领导。她还支支吾吾的不愿意告诉我。这种事有什么好隐瞒的。我才不管他们愿意不愿意呢?我先盖起来再说,许老赵盖也得让我盖才行。要不然就是欺负人。我先把房子盖起来,看看单位领导们会不会给我强行拆了。”
    我一听,她是一定要堵气在我家屋后盖间房子的。赶忙对她说:“嫂子,你盖车库可不要堵住我家窗户啊?”南屋本就阴暗,再在我家窗外盖间高高的房子,屋里岂不是黑洞洞的了。没想到这一句话,像是一下子引爆了炸药一样,她怒不可遏的对我吼道:“那里呢,你家的房子?那是你家的房子吗?啊?我盖来吗,就挡住你的窗户了。我怎么又挡住你的窗户了。别人欺负我,你也欺负我。我怎么得罪你了,你就欺负我。啊?你今天不给我说个明白,我就跟你没完。”这一顿没来由的抢白和质问,着实让我脑火。但是我又能说什么呢?面对她的质问我又有不能一言不发,可是这话又引来李英的疯狂叫嚣,她用她那肮脏的手指指着我:“什么?你的房子?你凭什么说是你的房子。啊?后面那个胡同我占了多年了,我还说是我的胡同呢?李红新说了,都是公家的。都是单位的。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的。你今天借口你的房子欺负我就不行。不给我个合理的交待,你今天就别想过去。”我觉得我这懦弱的性子,笨拙的口齿断然不是这泼妇的对手,冷冷的哼了一声摔门而去。我想躲开她,躲开这个不讲理的泼妇,不和疯狗一样的畜牲一般见识。

     回到自己家里,那一排的南屋里,嫂子还没有去出摊卖小菜。她见我一脸怒容的进来。就问我:“怎么了?”我说:“她们不讲理,欺负人。”嫂子问:“怎么回事?”正想给她说个明白?李英又进来了,肮脏的手指还在指着我:“你这个小媳妇,平日里看着你挺好的,我没招你没惹你,你就这样欺负我就不行。你不给我说个明白我就和你没完。”我一看她又来了,就又抽身往传达室走,我在前面走,她在后面紧跟,一定要我说个明白。她就像甩不掉的尾巴一样紧紧的跟着,更象一块狗皮膏药,一团嚼得没味的口香糖一旦沾上,想甩掉,真的是难上加难。我想去那臭哄哄的厕所里蹲一会儿,我去那里的话她就不会跟着我没完没了的质问我了吧?可是就算是我朝厕所的方向走,她也紧紧的跟着恶狠狠的质问着。我只好再次回到传达室直面这凶恶的嘴脸。

    我气呼呼的说:“就算是我说错了行了吧!谁说话会想这么周全。”她依然是不依不饶:“你说错了也不行,你欺负人不能白欺负,就得给我说个明白,为什么欺负人?”我受不了她这雷鸣般的轰炸了。打电话叫军回来给我解围吧!我顫抖的手好久才把电话拨出去。她见我拿手机打电话,就说:“好!你不是叫你老头来吗?你叫他来吧!他不回来还不行呢,我让他给我说说,我哪一件哪一条对不起你们了,你这样欺负我。”电话通了,他在电话的那一端显然是被这一头的紧张气氛给骇住了。他知道,我正在受人欺负。他说:“好!我马上就回来。”她一直这样逼问我直到军回来。

     军回来的时候,她还在点指我叫嚣着,这严重的不公深深刺痛了我的军,他指着李英吼道:“你到家里来干什呢?”李英说:我来揍你呢!我今天非揍死你两口子不可。”军更是怒不可遏;“我今天非揍死你不可!反了你了,你光天化日之下,跑到我家里来欺负人。”说完就要找东西砸那个泼妇,想搬椅子砸她,被同来的红新,和后来进来的陈嫂子拦住,军又拿起一根狼牙棒砸她最终没有砸到她,她想和军厮打,但是没有机会,就来抓我的头发。最后军被人拉出去了,我也气呼呼坐在传达室的外屋的小凳子上了,怎么也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她为什么一定要找我麻烦。

    那泼妇和红新,坐在里屋我的床上。红喜是办公室主任,他有责任处理单位职工之间的纠纷,我坚持一定要在一边,听听他们之间的对话,一定要弄个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李英给红喜说:她老公在单位上买断工龄是不公平的,又说老赵能盖房子,她也能盖,那个小胡同她占用了多年了,不让她盖不公平。红喜说:“嫂子,我知道你这些年不容易,咱现在到你家里坐坐,姐弟两个拉拉知心话,晚上我弄几个小菜,我和侯哥喝两杯怎样?”李英反应得倒挺快,并且接着变了脸呜咽着说:“我在家属院里住了这么多年,没人欺负我。就是他们两口子欺负我,不给我说个明白,我今天就不走了,赖在这里,她能在传达室上班,我也能。都是单位职工,你们的一碗水端平了。”红新说:“那你达到怎样的要求才能满足呢?”她说。我一定要把车库盖起来,再就是你们不能让他媳妇干这活啦。再就是把军也辞了”

       我看她没完没了了,就想早点了解此事,一再的说;“嫂子我知道我说错话了,这么着吧,你今天先回去,改天我们叫上你一家,我一家还有红新还有咱们行里的领导,请你们吃饭,在酒桌上我让他给你们赔个不是行吧?咱以后的日子长着呢。”她冲我吼道:“闭嘴!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女人。这里没你的事。”见这个泼妇油盐不进,就是不听劝,就是赖上我了,我真的没招了。后来红新给她谈了很多,也是无果而终。只好悻悻地走了。

    晚饭后,院子里的人开始出来纳凉了,年长的男子们都想通过自己的劝说,解决这尴尬的局面,但是,都以失败而告终。大家在院子里,三个一伙,两个一团,怯怯的议论着这事。都没有可行的解决办法。11点多了我和女儿回家睡觉了,女儿熟睡后,我来再看时,发现传达室里只剩下军一个人了,他说最后一个说客是陈大哥,他言辞犀利依然不奏效的时候,发现李英的脸色不对,就打120救护车把她送进了县医院。陈大哥还给她垫付了300元钱的医药费,就这样解了围。那泼妇在医院里,本想赖着不走,坑我们一回。可是300元花尽的时候,他想让陈大哥再给他付钱时,得到是一顿严厉的抢白。她更舍不得自己掏钱,就悻悻的办理了出院回来了。

       一天早上,我刚刚起床,听到传达室里又吵起来了。原来是李英在和还没有起床的军在争吵。我进去一听原来是在争论那天的事谁对谁错,我毫不犹豫的拨打了110.那天的事我就责怪军为什么不让民警解决此事,但是我拧不过军。民警来了问明了情况让我们去派出所说明情况解决此事。 最终王红英320元的住院费,我们各自承担一半。

    我觉得很冤,很不公平。“我在那里住着,那就是我的家,我的房子。”我心里想,几年来,我们虽然没有房子的所有权,但是只是这样无偿的居住着,闲聊的时候,跟邻居们说这是我的房子我的家,又能怎样呢?谁会挑剔我言语的错误呢?领导们也从来没有因此而生气或者指责过我们。我这样说又有什么错呢?


阅读(594)  分享     收藏     投稿     评论    编辑:素颜鸽
分享给文友:
发表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作者:与悲伤同住   拥有130篇作品
本书共有:【1】个章节|目前第【1】章.并|未完结|授权形式:【完全授权】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