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年来,这些流浪在外的狗 - 谈诗论道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这些年来,这些流浪在外的狗
编者按:


  ——读姚瑶老师的《一条知道回家的狗》

  

  <>一条知道回家的狗

  

  那条走失的狗,父亲担心了好长的时间

  生怕饿死路边,或者被***杀了吃狗肉

  这条狗,走得一点信息都没有

  像我不辞而别的兄弟,是不是在广东打工

  不回家也该来个信息

  

  我离开老家的时候,那条狗还送我到村口

  耷拉着脑袋,舔着我的裤脚,恋恋不舍

  仿佛我一去就不回了。可它却把自己丢失了

  我一直在城市寻找它的身影,很多年

  真不知道它的音信,它是不是迷失了回家的路

  

  春节回到老家去,一条老狗迎接了我

  我们像走散多年的兄弟,热泪盈眶

  ***它没有告诉我,这些年去了哪里

  受到什么委屈,它选择沉默

  最终,还是一声不吭回到了家

  

  先说两个真实的故事,一个是我发小的故事。这个发小和我邻居,小我半岁。小时候,我们基本上是形影不离,一同上山砍柴放羊,一同下河摸鱼捉虾,一起上学读书。读完初中之后,他就辍学了,回家务农。后来,被县劳务输出公司组织起来,去河北打工。从此音讯不通,家人不知道他是死是活。再后来,同去的一个邻村小伙子逃了回来,家人才知道他们误进了黑砖窑厂。于是,委托镇上的省人大陈代表去河北救人。陈代表在河北呆了20多天,经过多方努力,才把我们县里的23个民工给带了回来。至于黑砖窑厂里的其他被禁锢的民工,陈代表鞭长莫及,无能为力。去年年底,我回家。才知道他的老婆病死了,老爹也因为肺癌去世了。我去看他,我们面对面坐着,中间的桌子上搁着一杯热茶。四十岁的他如老狗一样,一直沉默着,对所有的事情都闭口不言。

  另外一个故事来自于某官方媒体的新闻。一个年轻人跟着嫁到本村的云南媳妇去云南某村寨相亲。在火车站下车后,一不留神,被几个大汉掳上了一辆无牌的面包车,直接拉到了黑砖窑厂。十多年过去了,他因为身患重病,被老板当做死尸拉倒了外面,挖了坑准备掩埋时,发现还有微弱的呼吸,于是,良心大发现,把他丢弃在荒郊野外。苏醒过来后,他爬行着到处乞食。被好心人送到救助站,再被工作人员送回老家。亲友们去看望他的时候,他已经不会说话,不会流泪,只是长时间的沉默着。只是一旦发现有不认识的人,便立马像一条老狗一样,趴在地上磕头,嘴里咕哝道:别打我,我搬砖,我干活,别打我!

  说完故事,我们再来读诗。姚老师的这首诗用口语所写,通俗易懂。整首诗共三小节,第一节写他家的狗走失了,音讯全无,一家老小很是担心。就像是担心去广东打工,音讯全无的兄弟一样。(在这里,他把走失了的狗,和去广东打工的兄弟写在了一起,让我们把狗和打工仔联系在一起。为后面诗歌的联想和延展做了很好的铺垫。)第二节他详尽地写了他和狗分别的情景,以及后来,他到处找人打听、寻找狗的情形。由于第一节的铺垫,我们在这里品出的,好像不是他和狗的事情,而是他和他兄弟的事情。在第三节里,很久没有回家了的他,这次回家居然发现狗又回来了,这让人激动不已。回家了就好,尽管离家的时候是一条年轻帅气的狗,现在回来的是一条年迈不堪的老狗。只要我们还能够找到回家的路,就足够了。即使曾经吃了再多的苦,受再多的累也都值了。

  读到这里,我们都品味出来了,这写的哪里是狗?分明写的是命贱如狗,因为疾病,体力或者其他各种原因被淘汰下来,驱离城市,只能叶落归根的第一代打工者。比如被机器绞去了右臂,我的高中同学松哥。因为常年累月做油漆工,没有生育能力,妻子跟人私奔了的春哥。以及更多丧失了劳动力,带着不同的职业病回到村里的中老年人。

  在我国,尽管几千年前,就有人提出了众生平等。其实,更多的时候,大家都还是相信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这从不断曝光的官员和富人提出的什么穷人家的孩子不宜读大学,接受高等教育,应当早早就出来打工挣钱就可以看得出来。所以,在这个现实势利的社会里。阳光照耀到的地方往往干净明媚,阳光照不到的地方龌龊肮脏。而作为桥梁的媒体基本上都是选择性失明。除非这些人选择什么激进的方式,吸引大家的眼球,才能偶尔被阳光照耀到。我想说的是,真正最底层的劳动人们很多都命贱如狗,如狗一样没有尊严地生存着,这是无可回避的事实。如果有更多的诗人们能够把关注的目光投射过来,我想,这个社会就会有更多的暖色调。而这样的诗人,写一首这样触动我们内心的诗歌,比写一百首惊天地泣鬼神的诗歌更让人尊重。在这里,向姚瑶老师致敬。


3
     
书签: 编辑:素颜鸽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历史的缩影,时代的变迁和轮回 下一篇流年记,美丽忧伤的叹息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素颜鸽]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现诗(首发) 现代诗歌
谈诗论道

最新文章

梧桐树
  梧桐树这世界是美丽的当我在城市街道思考觉自己应该这么说时正看见一棵憔悴树他仍..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第二春
  第二春深秋,分明竟第二个春天枯黄下看多少新的绿出现冬麦油菜雪里红都不说吧老农..
宫巷海军刘,工程师
  刘齐衔故居的对面,也有一座大宅,但它的整个门脸与其他大宅不同。临街是一座二层..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