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飞走了,这茫茫的雪地无限的空白 - 谈诗论道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乌鸦飞走了,这茫茫的雪地无限的空白
编者按:

  乌鸦飞走了,这茫茫的雪地无限的空白

  ——读羊白老师的《乌鸦*白雪》

  

  《乌鸦*白雪》

  

  快看:这苍茫的雪地多白!

  白的,只有一个污点

  

  多少年了,还记得你的白的确良

  你脖颈右后侧刚好能看见的那颗,痣

  

  当真实的乌鸦

  从雪地消失......

  我喜欢这首小诗,是因为这首小诗非常简单,简单得只有两组意象:雪地和乌鸦,白的确良衬衫和脖颈右后侧的黑痣。这两组简单的意象,其是只能算作一组:雪地和乌鸦。后面的白的确良衬衫和脖颈右后侧的黑痣,则是根据前面的一组意象延伸延展过来的。可是,我们读起来却很是耐品,能够品出人生的各种况味来。

  诗人起笔就没有做任何铺垫和渲染,直接以一组截图铺呈在我们面前:一望无际的雪原里,一只乌鸦跳跃着,“呱呱”地叫着,在雪地里觅食。诗人为了给我们带来视觉上的冲击,直接写道:“快看:这苍茫的雪地多白!”。让我们立马跃进了诗中,进入到他所描绘的那组截图里,感受画面里的动与静,黑与白。诗人很哲理地写道:这个雪地是多么的白,白的只有一个污点了。是呀,我们之所以能够看到乌鸦,只是因为雪地的白。我们之所以能听到乌鸦的叫声,只是因为雪原的静。换一句话来说:雪原是多么的白,白得连乌鸦也成了白色,白得让乌鸦也白成了雪地上的一个污点。

  这一节诗人以哲学和美学的角度入诗,但没有深入渗透下去,却是笔锋一转,进入到了生活中,并从记忆里掘取了两个碎片:“多少年了,还记得你的白的确良/你脖颈右后侧刚好能看见的那颗,痣”。很普通的两句诗,留给我们的却不简单。白色的确良衬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到八十年代最普通最流行的上衣,我们都穿过。而脖颈右后侧的黑痣,却不是每个人都有,是特指的。这两句联系在一起,带给我们的是一个时代的记忆,在那个特殊的,不是黑就是白,不是好人就是坏人的年代里,是不可能有其他色彩的。那个时候的白,只是我们穿在身上,可以脱掉可以清洗的一件衬衣。那个时候的黑或者污点,只是我们脖颈后面的一颗黑痣。至于其中发生的那些故事,诗人却没有兴趣继续下去了,而是戛然而止。让我们每个人根据自己的经历去想象,去复原那些故事和情节。

  诗人在最后写道:“当真实的乌鸦/从雪地消失......”诗人写得很隐晦,一句话只说了前面的一半,就以标点符号代替了。只是特意突出了“真实的乌鸦”,难道前面写的都不是真实的乌鸦?嗯,第一节里的乌鸦是从审美角度出现的乌鸦,带有美学和哲学的双重含义。第二节里的乌鸦,带有象征的色彩,既是记忆,也是一些故事的碎片,更是特定历史时期政治的排泄物。在第三节里,诗人向生活在现实中的我们(也可以说:生活中的我们这些真实的乌鸦们)展开了一幅画面,但是,他自己什么都没说,只是让我们自己去回味,去玩味,去品味:当我们站在一望无际的雪地里,那些乌鸦们一个扑棱棱飞起,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我们是融入这雪地的白?还是成为一只乌鸦,化作雪地里的一个小小的污点?

  其实,无论我们是成为消失了的乌鸦还是融入雪地,我们此生都将成为一些随风而去的碎片,或者渐渐变淡,乃至完全消失的黑白记忆。我们留下的,都只有这茫茫的雪原,以及雪原消失后这无限的空白。


1
     
书签: 编辑:素颜鸽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快餐时代的爱情 下一篇她的诗中藏有一只发情的豹子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古月执忆]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现诗(首发) 现代诗歌
谈诗论道

最新文章

英勇叛将,为了自由
   在宫巷林聪彝故居和刘齐衔故居之间,还有一个大宅子。它外观上与其他大宅不同,..
古月执忆
  母亲的身影(同题小说) “妈!我要买块球拍,”三儿放学回到家中就亟不可..
公鼐祖梦·探视
   公鼐祖梦·探视东岳雨石·公丕刚公鼐诗集《问次斋稿·子训》一文记载:“宣和改..
梧桐树
  梧桐树这世界是美丽的当我在城市街道思考觉自己应该这么说时正看见一棵憔悴树他仍..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