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恐惧 - 谈诗论道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母亲的恐惧
编者按:能来自于生活的诗,可以说绝大部分的语言是看似平淡的。读起来也感觉不大多么抒情。但是他们往往注入是真情,是我们需要好好领略的。


  ——读秦时月老师的《母亲的恐惧》

  

  <>母亲的恐惧

  我分明感觉到母亲的恐惧

  上月东头的桂花婶走了,八十一

  这月,西头的幼安叔也走了,七十九

  至于那和老家一河之隔的杨家岭,李家院

  走的人也就更多了,隔三差五,前走后续

  母亲的声音有些低沉,还有些不安

  我无语。再过两年,母亲就八十

  母亲说她很喜欢这个数字

  其实,母亲喜欢的数字比这更大

  

  应该说,秦时月老师的诗歌我读得比较多,他的诗平实,都是一些来自于生活的碎片。经过他的提炼和加工后,就像是乡下的大叶子茶,尽管粗糙,但是却能品出生活中的各种本真的风味来。

  他的这首诗,依然是截取自生活中的一个片段。母亲给他打电话,告诉了他,说村里的桂花婶和佑安叔都去世了。还有其他村子里的和母亲年龄相仿的老人,一个个相继走了。这让母亲感到孤独,害怕,不安。诗人写道:

  “再过两年,母亲就八十

  母亲说她很喜欢这个数字

  其实,母亲喜欢的数字比这更大”

  母亲向儿子透露心愿:要是能够再多活两年,能够活到八十岁,就心满意足了。其实,诗人也知道,母亲希望活得更长寿一点。

  读到这里,心中就不由得满是悲怆。我们都有一个勤劳、慈爱的母亲。我的母亲今年也七十岁了,年轻的时候,为了养活我们一家子,一个女人,干的活儿比很多男人都要多得多。在几十年的持续操劳中,头发渐渐白了,皱纹渐渐爬满了脸颊,各种病痛开始缠身。手上,脸上渐渐生出了越来越多的老年斑。她不止一次跟我叹息道:老了,每天吃饭前都要吃上一大把药,要不,多年来积累下来的病痛就会让她坐卧不安。尽管我们这些儿子为了生计,一直在外面流浪,打工,很少能够回家陪陪他们。可是,她不想老,也不想死去,她还想看着我们这三个儿子和四个孙子孙女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幸幸福福,快快乐乐。只是生老病死都是不可抗拒的宿命。尽管不愿意老去,她还是在老家请人做好了棺材,请人缝制好了寿衣,在忐忑中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只是,我每一次接她的电话,在她的絮絮叨叨中,都感觉到了她的孤独、害怕和不安。是呀,如果母亲未老,如果母亲永远也不会离我们而去,多好哇。

  

  我曾经在一篇文字中写道:诗歌是对生活的剥离。我们的诗歌都应该是剥离自生活中的最真实的碎片,最真实的疼痛,最真实的情感。只有真实,我们才能通过生活来感受诗歌,并通过诗歌来还原生活。只有真实的诗歌,才是完全属于我们自己的诗歌,才是最好最美丽的诗歌。譬如秦时月老师的这首诗歌,真实地写出了一个完美的女人最后的归宿和不可抗拒的宿命,文字真实得让我们颤栗,纠结和疼痛。无疑,这就是属于我们普通大众的诗歌,就是我们眼中最好最美丽的诗歌。

  最后,挑一点瑕疵吧。由于秦时月老师为了加强文字的感染力,整首诗都在不动声色,冷静地叙述着。所以,在第七行开头的那句“我无语。”应该去掉。去掉之后,留下来的空间会更大。呵呵,班门弄斧,恕罪恕罪。

1
     
书签: 编辑:素颜鸽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十七岁那年的来信 下一篇黑暗与光明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明月穿行] [与悲伤同住] [素颜鸽] [子在川上曰]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现诗(首发) 现代诗歌
谈诗论道

最新文章

梧桐树
  梧桐树这世界是美丽的当我在城市街道思考觉自己应该这么说时正看见一棵憔悴树他仍..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第二春
  第二春深秋,分明竟第二个春天枯黄下看多少新的绿出现冬麦油菜雪里红都不说吧老农..
宫巷海军刘,工程师
  刘齐衔故居的对面,也有一座大宅,但它的整个门脸与其他大宅不同。临街是一座二层..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