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谈谈诗歌创作
编者按:文章言之成理,但是有两个问题。第一,作者说得都对,但是这些我们都懂。第二,文字通篇正面论证,但是缺乏对于反面教材的举例。上世纪60年代,美国有一部电影被指为淫秽作品,最后闹到了最高法院进行裁决,最高法院法官的裁决很有意思,他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定义淫秽,但“我要是看到了我能看出来”。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你定再多标准是没有用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洞见,在看见一件事物的时候能够调动一种认知系统来对此进行识别。劣诗的劣根,没有定法;好诗的标准,不一而足。但我只要看到了,我就能知道它好还是不好。有句话说得好,在不谈剂量的前提下,说一件东西有没有毒,是没有意义的。换句话说,世上没有难以下咽的食材,只有功夫不到家的厨子。用朦胧和玄奥的笔触,不是不能出好作品,只是用这样的笔触写作,想要出彩,比通常的写法更考验功底和眼界。而且,对于某些作品的理解,需要读者首先进行认知升级。因为通常的作品是建立在确定性上去谈不确定性,而有些作品是建立在不确定性上去谈不确定性。这就好像一个人站在陆地上行走,和站在颠簸的甲板上行走,是两种不同的模式。此一时彼一时,老方法抓不住新机会。而这种情况像极了风水、气功、养生等学问在当下的处境,你说这都是些装神弄鬼的迷信吗?不是。这都是些高深的学问。但这些学问被太多滥竽充数、急功近利的人变成了沽名钓誉和坑蒙拐骗的手段。人们只能报以一种“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的模糊态度。但我一开始就说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洞见。只要你的认知水平足够,当你看到了,你自然就能辨别。如果你看不透,那就赶紧进行认知升级吧。

立意:

    写这篇文章,目的是引起争论,引起文友们谈自己对现代诗的看法。当今的诗界对现代诗有各种各样的看法,那么我们这些爱写诗的人又怎样看待诗呢?

    最近在火种平台上看过不少的诗,说说自己的印象:好诗不少,这是主流,一般的作品更多,但也有很大一部分的诗,让人看不懂,让人去猜测。这样的诗说是朦胧也好,故作深奥也好,我个人觉得是不值得提倡。

    我们要说任何题材的作品,不管是小说、散文、杂文、还是诗歌。既然要写,要发表,首些我们要面对就是读者。读者怎么看才是最重要的。当然如果只为自己玩赏,只为自我陶醉,那又另当别论。聂鲁达说:“一个诗人如果他不是现实主义者,就会毁灭;可是一个诗人仅仅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也会毁灭。如果诗人完全是非理性主义者,诗只有他自己懂的话,是相当可悲的。但是一个诗人,如果只是一个理性主义者,就连驴子也懂得他的诗,那更糟。”聂鲁达这段话提出两个问题:现实主义和非现实主义,也就是说作为一个诗人首先必须是现实主义者,但在写作中又不能完全用现实主义的方法去写作。翻译成中国诗界的说法就该是:做为一个诗人必须懂得写实和写虚在诗创作中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而对于那种非理性主义者,聂鲁达的观点则是完全否认的:“如果诗人完全是非理性主义者,诗只有他自己懂的话,是相当可悲的。”话回到前题:写诗到底是为什么?这个题目有点大,但是终点。当然在我们的平台中,很多人喜欢写诗,其主要原因是自己喜欢,是自己对文学的一种爱好,但这还不够。仅仅是因为喜欢,仅仅是爱好,那么你将永远维持在一个不高的水平上,永远得不到提高。因为你只想自我陶醉,只想自欺欺人。莎士比亚说:“疯子,情人和诗人,都是满脑子结结实实的现象,疯子看见的魔鬼,比广大的地狱里所能容纳的还多,情人和疯子一样癫狂,他从一个埃及人的脸上会看到海伦的美。诗人转动着眼睛,眼睛里带着精妙的疯狂,从天上看到地下,地下看到天上。他的想象为从来没人知道的东西构成,他笔下又描出他们的状貌,使虚无飘渺的东西有了确切的寄寓和名目。”这里莎士比亚很具体的说明了诗是什么,是:“他笔下又描出他们的状貌,使虚无缥缈的东西有了确切的寄寓和名目。”为什么要这样做,很明显就是为了人们能看到,还能看得懂。所以我主张所有题材的作品,不管你是哪一类,首些要做到就是让人要看的懂。  

    其二,中国的诗词从来主张虚实结合的写作手法,写实和写虚是诗歌创作的主要手段,如杜牧的《清明诗》:“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去,牧童遥指杏花村。”这首诗为什么这样广为流传,那就是大家都看得懂,好读好记,朗朗上口。致细拆解这首诗,我们可以看到,第一句:“清明时节雨纷纷”这是明显的写实景,清明节公历四月四号或五号,农历则是三月上旬,这个时节正是春雨润无声的时节,虽说按四季而分,按公历算已经是春末的时节,但实际上在农历上看则正是春寒料峭的时节。清明指出时间,雨纷纷这是实景,所以说这句诗是写实。第二句:“路上行人欲断魂”,这里的断魂不是死亡,而是行人心情的描写,可能是一人行路的寂寞孤独,也可能是春寒让人受不了。可是这里杜牧没写实,却是用“断魂”来表现行人的心理动态,既做到了平仄的压音,又让读者去发挥充分的想象,使这诗更加的丰满,更加的立体感。后面两句都是写实就不多说了。

    其三,写诗和写其他题材的作品,都必须要有一个前题,那就是灵感,没有灵感没有激情,写不出好文章。特斯若斯说:“诗歌可能是这样或那样的,它不应该是这样或那样的不可,但是,它永远都应该充满激情,永远都应该有先见之明。”无病呻吟,死板硬套,挤牙膏,不是写作的最佳状态。只有在有灵感有激情的状态下才能写出好的作品,写诗也亦然。

    其四,写任何作品都必须有一个主题,诗歌也一样。这里我就拿我们火种公益文学网站上发表过的一首诗来加以说明。这个作者叫陆青石,作品是《致朋友》

看不见您的身影

听不见您的声音

您像断线的风筝

随风飘去了天空

 

杯觥交错间

酒杯里装下的是美酒

装不下的

是我对您的无尽牵挂

 

思念

像潮水般起落

每冲刷一次

沙滩的记忆就被抺平一遍

 

思念

像秋雨般冰凉

每播洒一次

就是一度深寒

 

归来吧!您

我们的朋友

您被千斤般生活重压迷惘

像只迷途的羔羊

混沌在传说中遍地都是金银的牧场

 

您在徘徊?

您会惆怅!

面对艰难的生存

您甚至于绝望

您,您总要找到回家的方向

 

秋天

我们采摘大蜀山森林公园的树种

为您铺设一条孕育春天的回家路

 

春天

我们折枝古巢湖堤岸翠绿的柳条

为您编织一条盛满丰收的回家路

 

夏天

我们祈求淮河里波涛汹涌的浪潮

为您让出一条保你平安的回家路

 

冬天

我们铺绿庐州城内外道路的泥泞

为您建造一条坚实温暖的回家路

 

您,听到我的呼唤声吗?

您,收到我的祝福声吗?

在万马奔腾的回家路上

我听到了您迈出的外八字脚步声

 

今天的午夜零点时分

您的呼吸声

似乎已经在我的耳旁

 

    这首诗满篇充满对友人的无限牵挂、感怀、期盼,这就是主题。写作必须有主题,没有主题的文章必定没有生命力。所以我坚决的反对无病呻吟,反对死拼硬凑。当然作为广大的初学者要做到这,必定有一个过程。多写是一条路,可以锻炼自己驾驭文字的能力。通过多写培养自己的文字的通畅;通过多写,培养自己的逻辑性。然而要使自己拥有丰富的语汇,拥有驾驭语汇的能力,多看就是必不可少的。古人有:“行万里路,看万卷书”的感叹,可见它的重要性。行万里路是开阔眼界,到生活中去挖掘素材。看万卷书则是学习别人怎样去选择主题,怎样表现主题,还有就是去学会别人怎样取舍素材,怎样去组织词汇。一句话多写不可少,多看多学就更重要。

    最后我要说的是,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纯文学能得到很好发展的时代。习主席在文代会和作代会的讲话为我们坚持纯文学的发展,给足了机遇,怎样提高自己,怎样让我们的初心能在以后的日子里得到实现,这要靠我们努力学习,善于学习。让我们在这个伟大的时代里为自己的初心共同努力吧!

20
     
书签: 编辑:塞宾的左手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诗歌的核在诗歌之外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塞宾的左手] [相思] [古月执忆] [我是阿色]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