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杀狗的过程》看人的奴性与惯性 - 谈诗论道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从《杀狗的过程》看人的奴性与惯性
编者按:看到这篇文章,我首先想到的就是鲁迅的名篇《狂人日记》,以及在鲁迅身上尤为明显的一个现象——过度解读。《狂人日记》作为中国文学史上第一篇白话小说,充满了种种糙粝,可谓抛砖引玉的典型。但是人们却对这样一篇“试运行”的文字进行了种种过度的解读,将鲁迅夸大为一个神乎其神的文豪。并将解读的重点都放在文字深深的题旨,以及对于题旨的探讨之中,以至于很大程度上他们所谈论的这些东西,已经偏离文字的本质。其实《狂人日记》只是偶有影射“吃人的礼教”的旧社会,其最大的亮眼之处还在于活灵活现地表现出了一个精神失常者的外在状态与内在动态。而这一点,和《杀狗的过程》何其相似。《狂人日记》让没有深入了解过精神病患者的读者对精神病患的形象有了一个生动的认识,同样,这篇《杀狗的过程》则是用一种让人身临其境、感同身受的方式,让人揪心回避后又鼓起勇气重新审视。这有助于锻炼我们的胆气与文心。就好像晕血的人不能当医生,不单不能晕血,你还不能畏惧尸体,唯有如此,才能够治病救人。而《杀狗的过程》也具有同样的练胆效果,你只有做到摒弃内心的胆怯和恐惧,来直视残忍,才能懂得牺牲的意义和价值,在需要作出抉择的时候,不会只是站在道义的角度说一些冠冕堂皇的话,而是真正的作出决定并担负责任。 诚然,在一个高度文明的社会里,动物也具有不被虐待的权利,但是一头生下来就以食用为目的而饲养的牲畜是没有不被屠宰的权利的。所谓过犹不及。同情心不足叫做冷漠,而同情心泛滥就是矫情。有些权利,唯有人才有。对于一些合理合法却有悖人情的东西投射太多的社会思考,无异于空中楼阁。前提都不成立,之后的结论再怎么契合现实,也都是伪命题。如果这样的推断成立,反过来我们也可以说,杀狗的人,明知自己的行为残忍背德,却以一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方式选择成为这个刽子手,来满足切实存在的市场需求,这不就是我之前所说的那种“真正作出决定并承担责任”的人吗?这不就是在我们的改革历程中那些背负污名、“工于谋国,拙于谋身”的改革家和先行者吗?那这样的人,虽然褒贬不一,但比起那些只懂口诛笔伐却毫无提出建设性意见能力的人,岂不强出万倍有余!其实,很早就有人提出,我们要把一个人的历史功绩和对一个人的道德批判分别对待。就像拿破仑和罗伯斯庇尔,他们就是道德上的矮子,但是却实实在在地推动了历史进程。你说他们恰巧就是那头幸运的在风口中起飞的猪也对,但历史已经写就,那头猪不是别人,就是他们。即使那些功绩都是利欲熏心的附加效果,你也不能因为他们的道德缺陷,而否定这些历史进步存在的事实。具备这样一种历史观念,有助于我们厘清很多原本“剪不断,理还乱”的纷争。 反过来我们再说杀狗的事情。作者开篇就说“这应该是杀狗的唯一方式”,但其实完全可以有一种更好的方法。前些天有个奇葩的新闻,说澳大利亚一个食客投诉厨师残杀一只龙虾,结果法院还真的判罚厨师有罪。原因就是,澳洲法律规定,对于动物的屠宰必须在其没有知觉和痛苦的前提下执行。正规的流程是,先把龙虾完全电晕,再进行屠宰。你看,这个就很人性。但这样高度文明的法律规定肯定不是一夕而成的。然后事情就进入到了另外一个层面,这个层面也是改革开放几十年以来中国政府始终在面对的一种局面。就是在法律法规还不健全、市场条件还不成熟,但市场需求异常强烈的前提下,我们是把一切市场经营全部叫停、集中整治,直到条件完全成熟,符合道德也符合利益,才付诸实施,而不去考虑市场因素瞬息万变,计划赶不上变化,而且在很多时候,先机本身就是最大的优势;还是摸着石头过河,不进行过度的批判和谴责,而是选择随时发现问题并进行纠正,在保证市场持续运行的前提下,不断自我迭代与更新,用具有针对性的新功能的不断推出,来完善经过市场测试而涌现出来的问题。所以《杀狗的过程》是一个典型的“半杯水”悖论。作品描写的是一种事物在某个时间节点的暂时状态。从中,你可以看到问题,发表“水只剩半杯”的感慨。但也同样可以用更具透析的眼光,看到“水还有一半”的事实。眼光决定心态,心态决定行为。

  雷平阳的诗我读得不多,总共就看过大概十多首吧。他的诗很冷很沉,每次读完一首,我都要停顿下来,沉默良久,平复好自己的心情后才能够去读下一首。而这些诗歌中,最让我震撼的,莫过于这首《杀狗的过程》了。

   “这应该是杀狗的

   惟一方式。今天早上10点25分

   在金鼎山农贸市场3单元

   靠南的最后一个铺面前的空地上

   一条狗依偎在主人的脚边,它抬着头

   望着繁忙的交易区,偶尔,伸出

   长长的舌头,舔一下主人的裤管

   主人也用手抚摸着它的头

   仿佛在为远行的孩子理顺衣领”

   很多时候,当丑陋和丑恶没有现出原形,通常都是美丽和美好的。在这首诗歌的前面,寥寥几句,也给我们描绘了一幅和谐温暖的画面。狗对人的信任,人对狗的道貌岸然。其实,作为一条生活在下层的人,或者狗来说,他也许永远也不会明白,很多时候,所谓的道德和良善都只是为了掩饰欺骗和罪恶,所谓的和谐温情都是罪恶的开端。

   “可是,这温暖的场景并没有持续多久

   主人将它的头揽进怀里

   一张长长的刀叶就送进了

   它的脖子。它叫着,脖子上

   像系上了一条红领巾,迅速地

   窜到了店铺旁的柴堆里……

   主人向它招了招手,它又爬了回来

   继续依偎在主人的脚边,身体

   有些抖。主人又摸了摸它的头

   仿佛为受伤的孩子,清洗疤痕

   但是,这也是一瞬而逝的温情

   主人的刀,再一次戳进了它的脖子

   力道和位置,与前次毫无区别

   它叫着,脖子上像插上了

   一杆红颜色的小旗子,力不从心地

   窜到了店铺旁的柴堆里

   主人向他招了招手,它又爬了回来”

   作为狗来说,他对于主人的信任是盲目的,也是惯性的。他一旦认定了某个主人后,就会对他死心塌地,毫无二心。他不会自己思考,不会自己明辨是非,只是一味的不分时间场合,对主人摇尾乞怜,去讨好主人。尽管主人只是因为心情不好,就对他大打出手。甚至将他的子女或者配偶杀掉,烹食。但是,只要在吃肉喝汤的过程中,给他丢下一两块骨头,他就会依然对主人忠心不二。就如诗中所写一样,即使是那条被主人所出卖,所伤害的狗,他首先是条件反射般的逃离主人,然后,在主人的示意下,还是惯性般的爬向了主人,等待着下一次的被伤害和被出卖。

   其实,雷老师所描绘的这种场景,我小时候也见过。那时,村里的牛老了,或者病了,都是屠户杨麻子宰杀的。杨麻子在杀牛的时候,总是把长长的刀藏在背后,皮笑肉不笑地慢慢靠了过去。用一只手轻轻地去挠牛的下巴。牛被挠得舒服了,就会惬意地闭上眼睛。这时候,杨麻子脸色一冷,用背后的那把长刀迅疾地插进了牛的脖子。刚开始,我以为是杨麻子成功地欺骗到了牛。后来,我才发现,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那一次围观,我站得比较靠前。我清楚地看到,杨麻子在给那头大黄牛挠痒痒,大黄牛大大的眼眶里竟然滚出了一大串一大串的泪水。我这才知道,牛其实很聪明的,他早就知道了主人请来杨麻子是为了杀他。只是因为几十年来,他已经习惯了对主人的无条件服从,哪怕是主人要取掉他的性命,他也麻木得不想反抗罢了。就如鲁迅先生笔下,被押赴刑场的阿Q一样。

   “——如此重复了五次,它才死在

   爬向主人的路上。它的血迹

   让它体味到了消亡的魔力

   11点20分,主人开始叫卖

   因为等待,许多围观的人

   还在谈论着它一次比一次减少

   的抖,和它那痉挛的脊背

   说它像一个回家奔丧的游子”

   满清人刚入关的时候,中原人是看不起这些凶残的野蛮人的,反抗很激烈。但是,当这些经历了几千年文明的熏陶,饱读诗书的文明人被野蛮的满清人屠杀得胆寒了之后,文明人骨子里的自尊和傲气就丧失殆尽了,剩下的就只有奴性了。最让人诧异的是,在中原人被满清统治的三百多年间,竟然很少有人反抗。当一个民族给另一个民族做了三百多年的狗之后,这个民族就习惯了以狗的角度来考虑所有的问题,他的灵魂里,就不再有高傲的人性,只剩下奴性。另外,他的骨子里也增加了一种对奴性渴望的惯性。其实,现在红极一时,漫天飞的清宫剧就是高高在上的主子们对那个时代的一种怀念,以及奴才们对奴性的一种惯性的渴望。主子们希望能够继续主宰奴才们的命运,奴才们希望能够投靠一个好主子,以便在主子升天的时候,自己也能大大地潇洒一把。譬如现在反腐风暴中,那些给上级当奴才的官员,为了替主子顶罪抗责,以抑郁症的名义自杀的事例,层出不穷。

   中国几千年来,每个换代的朝廷,都以暴力来夺取天下。然后,以儒家来治理国家,宣扬远离暴力,诗礼传家,和谐共处,共建和谐文明社会。这是每一个政权得以建立,并延续下去的通用法则。但是,整个社会尽管表面和谐,但是,那种一代代延续下来的等级阶层特权,所造成的暴力和伤害却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对于围观者来说,所有的恶或者罪,早已麻木。只是给围观者贫瘠的生活增添一些谈资罢了。何况,每次屠杀,每一次暴力,都伴随着一次利益的再分配。如雷老师在诗中所写的那样,所有渴望能够买到狗肉,或者排着队,等待着购买狗肉的人,他们会在乎这些光明正大,历史悠久的欺骗和罪恶吗?所有能够得到几块骨头施舍的狗们,他们会在乎自己的亲人们被屠宰,会在乎自己只是一条低贱,没有自由和尊严的狗吗?

28
     
书签: 编辑:塞宾的左手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铜镜?魔镜? 下一篇诗歌是从心灵里发出的声音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蓝天暖阳] [塞宾的左手] [刘荣发] [明夏]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