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是从心灵里发出的声音 - 谈诗论道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诗歌是从心灵里发出的声音
2016-12-23 20:35:43 作者:雪松岩 】 浏览:1367次 评论:0
编者按:为什么现在好多所谓的诗显得庸俗而没有灵魂,道理就是作者说的外部世界与内部世界沟通不畅的关系。最为低级的作品,文字流于浅表,全然和内部世界没有联系。稍微好一点的作品,便是在内外两个世界中裂出一丝罅隙,于是便稍有灵气。而真正经得起时间考验的作品,则是在两个世界间建立起一道宽阔而深邃的渊薮。让人目瞪口呆、心生敬畏,终而无比神往,想要一探究竟。而之所以很多人写不出真正的杰作,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的内在世界本来就是贫瘠而狭隘的。所谓金屋藏娇,你好歹要有个“娇”啊。如果你连个丰富饱满且视野开阔的内心世界也没有,你根本就不会有真正想要表达的东西,也配不起那些高端的格式与结构,如果你一定要用,那便是空有其表。所以我们没必要批评那些先锋和前卫的概念。橘生淮南则为橘,橘生淮北则为枳。刀是好刀,拿在名厨手里就是工具,拿在歹徒手里就是凶器。 所谓宫殿式与草根式的写作,其实根本就是一个伪命题。因为任何优秀的写作都是在自己熟悉的领域,发出最深切的感触。如果你熟悉庙堂之高,且感触深刻,可为佳作。如果你熟悉江湖之远,且感触深刻,可为佳作。如果你熟悉水深火热,且感触深刻,亦可为佳作。所以,以一个人的生存环境来区别划分一个人的写作能力,是毫无意义和根据的。事实上,在任何的环境里都能诞生出类拔萃的写作者,而他们出类拔萃的根本,是观察的细致入微,以及感悟的深切透彻。 而谈到诗歌的作用,其实作者表述的字里行间恰恰显露出诗歌之所以难以振兴的最大掣肘。就像我们谈到中医,它就不仅仅是一门医学,它还被赋予了中华之光,甚至带有魔法与巫术的色彩。所以我们在看待中医疗效的时候,就无法做到有一说一,客观公正。平时不信中医,到了西医实在治不好的时候,又要求中医一定要治好。在这样的一种社会氛围之下,中医怎能不式微?同样的,我从来没见过一个自称诗人的人,客观地看待过诗歌的功效。诗歌被赋予了文学的桂冠,并同时带有醍醐灌顶和疗愈人心的作用,而事实上,它仅仅是一种文学形式。作为一种文学形式,它有自身的特点和优势,但这种特点和优势不应被神化放大。而且,就算一门绝世武功练到登峰造极、炉火纯青可以独步天下,那你至少得先做到登峰造极、炉火纯青吧。而你看,我们的读者对于诗歌又是个什么心态。平时贬低诗歌、看不起诗歌,到了真正内心绝望崩溃、生活处于绝境的时候,又希望诗歌能够给自己重新鼓起勇气的无穷动力,如果不能,他们就会咒骂诗歌。这一切是不是和中医一模一样?那你说,在这样的社会氛围之下,诗歌又怎能不式微?那么,怎么让诗歌重新振兴起来呢?这就和重振中医一样。让中医仅仅是一门医学,让诗歌仅仅是一门文学。不比这更多,也不比这更少。 关于高贵低贱,作者说得很好,无论我们说什么话,都是在进行“有选择性的谈论”。就算我们骂脏话,满口性器官和排泄物,也是经过选择的。是经过反复实践之后,发现唯有这么骂才最爽,才一直沿用至今。所以,我们在进行文学创作的时候,要考量的并不是高尚与低贱,而是我们是不是进行了最优化的选择,用最精准的表达传递出了我们的情绪和思考。如果是,那便是成功的写作。至于高尚和低贱,只是发表这些言论的平台和场合的问题。 其实我一开始就说了,任何的文学创作究其根本,都是一种感触与体会,而这种感触与体会必然从心而发。那么至于什么在文学史上留下一席之地,可能并不是我们要考虑的。这个道理就好比上哈佛、剑桥那种名校。你越是削减了脑袋想要进去,名校反而越不想让你进去;倒是你觉得进不进名校也无所谓,你本身有着更大的谋求,那这样的人,才恰恰是名校想要极力争取的人。这个道理在很多事情上都是一样的。李白和杜甫之所以有今天的成就,你看看他们当时想的是什么?“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这里的名,难道是文学史上的一席之地吗?根本不是。李白想要谋求的,是千古洪流中那独一无二的潇洒背影。这个目标,是不是比在文学史上留下一席之地要大的多的多?“或从十五北防河,便至四十西营田。去时里正与裹头,归来头白还戍边”,杜甫难道是想在文学史上留下一席之地吗?杜甫心里想的,是用自己的一支笔,记录下一个时代的风貌,以及从中映射出自己的人文主义关怀。这个理想,是不是也比在文学史上留下一席之地要大的多的多?所以,他们才真正在文学史上留下了一席之地。

    或许,我应该拿起笔来讨伐诗歌中的那些乱象,鞭策那些在诗歌中艰难前行的人。真诗歌是心灵里放出的声音。什么是真现代诗歌?一,它是抒情的;二,它是分行的;三,它是自由的;四,它的语言是凝练的;五,它是有韵律的。当你认识到了这一点,说明你已从外部粗略的认识深入到了诗歌深层的内部。

    诗歌的咏叹有两个世界。一是外部世界。所谓的外部世界就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真真切切接触的到的事物、事件、事情。这些都是你看到或是感触到的。如果单纯从外部世界汲取意象,只是进行简单或者宏大的排列,没有对语言进行诗化的加工,没有语言技巧性的营造,这样的认识和动机都是“危险”的。相对诗歌而言,诗歌是抒情的,热抒情也好,冷抒情也好,都应该给自己设定的抒情框架指出一个鲜明的方向。当下许多诗歌,动机和取向都来源于生活,可那些所谓先锋和前卫的诗歌,无非是对诗歌概念的一个突破,或者对传统诗歌概念的一个挑战。如今,先锋也好,前卫也好,拿来细看,令人大跌眼镜,单纯地列举一些生活符号,拿诗歌的外表说事,就自诩为先锋诗歌了,一看就知道是炒作,盲目地相互吹棒,企图盗取名声,让人看了真不敢恭维,甚至觉得会贻误后人。这是对诗歌高贵品性的亵渎。好的诗歌,应该摆正外部世界和内部世界的关系,比如,触景生情,寓情于景,这些都是把内部世界和外部世界有机地联系起来的生成物。内部世界指的就是我们内在的精神世界。一部诗歌如果缺少内部世界的渗透或者两者淬火般的锻铸,那也是残缺的。好的诗歌是外部世界和内部世界的有机统一。一部诗歌单纯描述自己的内心世界,没有外部世界的浸入和融合,相对诗歌来说,那也是“危险”的,这无异于我们常言的无病呻吟。无病呻吟是心灵世界的自我扭曲和自我丑化,它会影响诗的整体形象。

    诗歌是有草根和民间的。看惯了宫殿式的写作,忽然对草根性或者民间的诗歌有一些神往。有些诗人认为,草根性的诗歌无非是对阶级底层的同情或歧视。甚至认为,草根性的诗歌是劣根的,烂根的,断根的,无非是市侩中的小调调,农村里的哼哼叫。其实,草根出来的诗人,对现实生活更有发言权,它们活在最低层,工作在最暗黑的地方,他们的认识更接地气。诗歌从不歧视人的出身,它只欣赏诗歌质量本身。有些草根性诗歌,更加注视文本的在场,更加体谅底层的生存呼唤。当你确实注视到这些美妙的因素,这些因素的整合就是一首好的诗歌,就是对底层生活的浸入和分化,甚至是瓦解。它把零碎的东西通过意识流的波动重新连接起来,就形成了诗歌的轮廓,构造出了诗歌的整体形象。而这些碎片就是底层生活中最鲜活的那些人和事。草根性的诗歌,语言简洁,文路清晰明了,思想概括集中,体现了底层生命中的困境和挣扎,还有那些反抗和诉求。草根也好,民间也好,它们都拥有一个共同的属性,而这个属性便是反传统,反惯性意识,反腔调。它们注视的是人民的权利,自由和时下的生活状况,并为人民的需要提供一个可以调控的调控器。听惯了都市里的腔调,忽然对乡下的事物更多的是追忆和怀念。而草根性和民间的诗歌则给我们提供了一个舒适的温床,让你哼着这些接地气的文字,沉沉入睡,进入到一个美妙的梦乡。宫殿式写作也好,民间式写作好,我们应该抱有互利共生的生存意识,换句话说是雅俗并蓄,这样给读者一个全面而周到的阅读享受。

   诗歌可以唤醒庸俗者的意识。当我沉沉地浸入到诗歌的享受之中,它的魅力和思想忽然给我们的心灵带来了炙热的冲击波。慢慢地把我们融化和感化。诗歌思想是文本内部的诉求和控诉,诗歌内容是生活事物,事情跟文字连锁起来的三维画面。除了享受诗歌美妙的文字,我更享受诗歌里面包含的思想内容。唯有诗歌思想可以唤醒那些即将颓废的生命。诗歌是疗伤药,它给你的伤口注入愈合的药剂;诗歌是镇痛药,它给你的心灵创伤带去静痛;诗歌甚至可以刮骨疗伤和救死扶伤。而我更加认可的是,诗歌可以剔除庸俗者的固执,偏执和低俗。在庸俗者吟唱起诗歌,诗歌似乎找到了它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根由,这个根由就是要唤醒一些执迷不悟的生命。当你朗读起诗歌,全心全意去朗读,潜心钻研,你会从一个狭隘的瓶颈喷薄而出,获得你所追求的心灵宿地和自由。诗歌,掷地有声。诗歌,铿锵有力。诗歌,款款动人。诗歌,温文尔雅。正是这些因素,诗歌给一个生活在困境中的抵抗者一个方向标,给他指明一条道路。

    诗歌有无高尚和低贱之分?谈到这里,似乎走进了一个死胡洞,诗歌真有高尚和低贱之分吗?如果有,那应该是从人的意识出发,从人的灵体到心灵的无限深处。正统的诗歌是高尚的,相对一个狭隘的阅读者来说,至少它拥有教诲功能。那么,前卫和先锋的诗歌呢?比如,某某派提倡的“下半身”诗歌是否就是低贱的?其实,高尚和低贱是相对的,高尚的诗歌抵达内心的精神世界,而低贱的诗歌拿“性”说事,性更侧重于肉体的碰撞。稍转一下话题,精神和肉体则是相对的,相对的概念有时也会冲突,冲突过后又回归统一,统一就是互利共生。低贱的眼光是赤裸的,死盯着,带着淫欲,而高尚者的眼光要么正视,要么避开。其实,不论是高尚也好,低贱也好,诗歌都是从人的思想出发,有选择性地谈论自己的“欲望”,然后冲破一切舆论的氛围,在众目睽睽之下求得生存。

    总而言之,诗歌是发自心灵的,只有发自内心的深处的声音,才能久远持久。我相信诗歌能冲出重重藩篱,在一个拥有深邃思想的哲人嘴里发出,也从他的笔下汩汩而出,并在文学史中能拥有一席不朽的位置。诗歌可以做出稍微的改变,这个改变就是它的形式,而诗歌本质属性应该要保持它的原貌,唯有如此,诗歌才是诗歌,否则你所作之作“画虎不成反类犬”。

33
     
书签: 编辑:塞宾的左手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从《杀狗的过程》看人的奴性与惯.. 下一篇诗歌要少用技巧,多用心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雪松岩] [野渡无人舟自横] [风影] [锋啸箭雨]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现代诗(首发) 现代诗歌
谈诗论道

最新文章

名臣沈葆桢,故居的
  民国时期的作家郁达夫上世纪三十年代曾在福州做事,来过宫巷。他在日记中写下了他..
门窗厂的车间工人
  门窗厂的车间工人(其一)门窗厂的车间工人嗒的一声灯光亮起轰轰轰冲床敲起鼓来嗡嗡..
银杏树
   每一颗银杏树是不完美的也许,存在和接受另外颗不大同的银杏树就是完美了。..
侠客行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们其实所想的,也许是侠之小者,为友为邻。但谁大谁小,你..
绾青丝
  必比正确更正确。玄女说九天之下,之上,素女经越女剑本来极好的功夫。更玉女心经..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