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金山和他的《吸引》 - 谈诗论道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马金山和他的《吸引》
编者按:马金山配得起“诗人”这个头衔。他有作品,有好作品。故而能够使人言之有物,言之凿凿。但同时,这些短小的诗篇作为纯干货,却也需要消耗大量的智识来浸润还原,才能真正窥其堂奥,明其深意。作者前面的解读不错,充分做到了注解与引申。但《活着》、《我的一生》、《生命》这三篇,一来是作者陷入了解读的疲倦,二来是这几篇文字包含的深意远超前面几篇,所以文字解读没有将其真正的大义诠释出来。 《活着》这篇文字,通过一系列的定语,惟妙惟肖地还原了“拘禁”这种生活状态。你可以从中体会到什么叫“生活的牢笼”,也可以感受到,之所以“甘愿被囚禁”,是因为生活拿你最珍视的人对你要挟。其实仔细想想,谁不想要自由?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自由的范围日益萎缩。之所以不敢放肆,都是因为投鼠忌器。而文字更大的深意在于,生活能用你珍视的人来要挟你,同样也可以用你来要挟珍视你的人。正是人际关系的纽带,使每个人都互为捆绑地安分于各自的牢笼。你可以觉得这很讽刺,但同时也应承认这很高明。 《我的一生》其实是一道完形填空题。挖坑只是上半句,它的下半句是筑垒。任何白手起家的人,都是出生在一片平地上的。想要高瞻远瞩,就需要垒起高坡,所以你要挖坑,否则何来材料?如果你同时看到了事物的两面,你就可以知道,挖坑只是提高眼界的必要代价。同样,填坑也只是上半句,它的下半句是消业,就是消除业障的意思。一个人没有思想高度的时候不要紧,一旦有了思想高度,就会发现之前做的一些事情,都成了业障。这些业障不被填满,境界就不能得到稳固。所以,有趣的问题来了,这一来一回,一挖一填,人生是不是就白忙了一场呢?如果你这样想,就说明你还是被一叶障目了。虽然挖坑又填坑,但是这过程中,你垒起了高坡,提高了境界,又因为把坑填平,境界得到了稳固。虽然看上去还是一片平地,但你内心提升的境界,却是实实在在,牢不可破的。此时的你,能够明辨善恶,故而能够从善如流;能够从善如流,就不会横冲直撞。这就是岁月给你最大的财富。 《生命》这篇其实写的是三种心态:执着,迁怒,释然。首先,照镜子这种行为本身的深层心理动机,便是自恋。很少有人是带着自己是不是很难看的心理暗示去照镜子的,基本都是与之相反,带着一种昂然的自信去欣赏自己。而当现实与想象不符,人的第一反应是再度确认,接着是再三确认。这就是第一阶段,执着。就好像现在人们喜欢用“三观正”这个词语来形容别人,但实际上这个词的意思是“你的三观刚好和我的一样正”。当别人和你不一样,你会下意识的认为是别人的三观不正。而当你发现真的是自己长得丑的时候,你会迁怒。虽然这不是镜子的意思,但是你仍旧有一千种方法可以怪罪到镜子身上。究其原因还是我一开始说的,你自恋,所以你认为错肯定不在自己身上,所以你需要找到一个迁怒的对象。这其实就解释了很多老人摔倒以后为什么会讹上好心扶她起来的人。就是因为他不能接受自己主动摔倒这件事情,所以他就要找到一个迁怒的对象,以推诿自身的尴尬。而如果你始终在执着与迁怒之中,你便始终在自我消耗。这个时候,你需要认清现实。而认清现实最好的办法,就是转身离去。因为唯有拉开距离,局外观史,才能从一个局外人的角度客观公正的对事情复盘。这个过程叫做自我认知,而这认知和理解的对象,就是生命。


  ——读马金山兄弟和他的诗集《吸引》


  那天下午,五点半诗社的润生、开兵和爬藤过来找我喝酒。瞎聊的时候,润生说:“宝川哥,送你一本诗集。”我接过来一看,是诗人马金山的诗集《吸引》。马金山和我都在深圳,闻名已久。本来有几次可以见面的,却是因为一些琐事,没有能够见到。打开诗集,我随便看了几页,都是一些精短的小诗。而这些小诗,是需要静下心来细品的。于是,又合上了。但是,还是被爬藤用他的单反,拍下了好几张读诗的照片,贴在了他的空间里。

  又一个月,接到了开兵的电话,邀请我参加他和诗人小小的婚礼,我去了。在餐馆楼下看到了马金山,很自信、儒雅的一个汉子。开兵介绍说:“这是诗人马金山,我的老板。”我们握手,一同上楼。那天,一共有三桌客人:新娘小小的亲朋一桌,教会的兄弟姐妹们一桌,剩下的一桌就全是诗人了。我们笑侃了一阵开兵刚剃掉了的胡须后,开始喝酒。金山兄弟说他开了车过来,不能喝酒。我说:”兄弟,这就是你不对了。既然过来参加兄弟的婚礼,怎么能够不喝酒呢?你看,我都特意带了一个代驾的小弟。“金山兄弟便掏出手机打电话。由于那天是星期天,他打了十多个电话,一个代驾都没找到。就只陪了三杯,然后许诺说下次专门去福永找我喝酒。


  金山兄弟的诗歌都写得很精短,但是耐品耐读。他说:“精简,再精简,就是一首短诗的宿命。”又说:“诗歌是一种修行,与生活一样。”

  打开诗集的第一首诗就是《山歌》:“已过黄昏/山风盖过汽车的响动/我擦亮一根火柴/光亮划破了一块黑布/我再也不愿缝补它们。”在这首诗里,他界定了诗歌的审美范畴,那就是如一根擦亮了的火柴,点亮我们的眼睛,灵敏我们的触觉。尽管诗歌给我们的只是很短暂的一霎那的火花,但是,也可以祛除我们体内和这个社会,以及历史的黑,最终,让我们破茧而出。

  他的《寻找》只有两行:“扒上一列火车到远方去/到远方去寻找另一个我。”我们终其一生,都在流浪。我们不停地走呀走,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我们得到了什么?我们流浪漂泊的意义在哪里?这是每一个诗人都要追寻追问的。金山兄弟说,我们只是寻找另一个自我,一个真实的自我,一个自尊的自我,一个超脱了自己的自我,但是,我们终究还是要回来,尘归尘,土归土。

  他在《山花》中写道:“一朵/一朵接一朵地开了/他们在微风中交头接耳/我走到它们中间/俯下身子/闭上眼睛/听见了/它们开放的声音。”所有的生与死,所有的绽放与凋谢,所有的丑陋和美丽,甚至生命、宿命和过程,都是需要我们静下心来,才能够感受到的。当你真正静下心来,一切的一切,都是一种美丽的绽放。

  《花开》依然只有三行:“我站在阳光下数葵花/葵花,就一朵接一朵/一朵,接一朵地开了。”是的,有时候,一些生命,一些美丽或者美好,就在这样的一些经意或者不经意间,悄然绽放了,就如我们的诗歌和爱情。

  他的《雨夜》就是一句:“雨下着/邻居家的孩子哭了一夜。”但他的这场雨却有多重的意义。其一,淅淅沥沥的雨,就像邻家孩子时断时续的哭泣。或者邻家孩子时断时续的哭泣,就像是这场淅淅沥沥的雨。其二,这场雨暗示着邻家孩子生命中的某些情节,或者是这场雨贯穿了邻家孩子的生命和生活。其三,我们的一生中要经历多少个这样的雨夜,这些雨,我们的生命或者宿命,无法回避,也无法逃避。

  《小雨》算是这本诗集里面比较长的诗歌了。“没有风/小雨就这样下着/就这样/我一个人/悄悄地注视着它们/滴落在房顶上/滴落在梧桐树上/滴落在青草上/不一会儿/似乎因我的不断注视/它不好意思停了下来/阳光出来了/我定晴一看/青草又长高了一大截。”其实,生活中,很多时候都是这样。邻家那个羸弱的小女孩一不留意,就出落成了一个楚楚动人的大姑娘了。那个成天拖着鼻涕的小男孩,好像在一眨眼间,就变成了一个温文尔雅的帅气男子。时光如阳光在我们的生活中流淌,一切,美丽也温馨。

  《听雨》:“我躺在床上/一个人,静静地发呆/确实太过无聊了/我就闭上了双眼/静静地听/听一滴雨滴/从屋檐/滴入内心的声音。”你是否有过,让一场雨进入你的身体,浑身湿透?你是否有过,让一滴雨,进入你的内心,生命在体内萌芽,拔节的美妙?特别是在浮躁的时候,我们更需要静下心来,感受我们身边的一切,感受生活中,所有的美妙和美好。

  《种子》也只有两行:“一朵花,一堆火/一堆燃烧的漩涡。”老实说,这是我看到的最简洁,最形象的对生命的描述和诠释了。我们一生下来,无论是花朵般的绽放,还是火焰般的燃烧,都只是一些飞速旋转的漩涡。我们除了尽情地绽放,毫无保留地燃烧,我们还在高速着旋转着,把我们周围的一切,全部卷进我们的生活里面,不知疲倦,从不停留,直到花朵般的凋谢,直到燃烧成灰烬,直到漩涡消失,一切重归于平静。就如他在另一首《夕阳》中写的那样:“一朵花/它静静地燃烧/静静地燃烧/直到/它把自己燃为灰烬。”

  《活着》写出了大部分人的生活状态。“我活着/我健康地活着/我安分守己地活着/我安然自得地活着/我安然无恙地活着/我不能想不开/我不能有事/我不能生病/我可以不顾及自己/但我不可以不顾及/我身边爱我的人/以及我爱的人。”活着并不沉重,为了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活着才沉重。活着并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为了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活着,才幸福。所以,我们得小心翼翼,体体面面,健康快乐地活着。

  《我的一生》写的是一种生命的体验。“我前半生的时光都在挖坑/挖坑。而后/再用后半生的心血/不断地填坑/填坑。”我们前半生不断记忆,后半生不断地遗忘。前半生学习,后半生丢弃。我们前半生积蓄,后半生透支。我们走了很远很远,最终都会回到原点。我们爬得越高,只是为了埋得更深。这是我们无法抗拒的宿命,和悲哀。无论是挖坑,还是填坑,都是我们生命的整个过程。而过程,就是我们此生最大的意义之所在。

  《生命》写的是一种对生命和生活的态度。“镜子里照出你的样子/你看着不满意/那不是镜子的意思/美或者不美/那只在于你/转身的距离。”我就不喜欢我家的镜子,因为我怎么看镜中的自己,看到的都是猥琐和丑陋,一点也不高富帅。当然,我肯定知道不是镜子的意思,要不,我宁肯冒着被我家美女罚跪的风险,也得把镜子砸了。美或者不美,并不在于生活和生命本身,而在于我们对待他们的态度。而这种态度,决定了我们把它放在一个什么距离什么位置上。

  《看着你》多了一种对命运和生活的反省和抗争。“一个小小的失误/神让你趴下/你就得趴下/那么/好吧/黑夜/我就呆在原地/看着你/看着你怎样/一点点地让我消失。”在时间和命运面前,我们是弱小和无力的,我们终究会死亡,会消失,这是一种宿命的无助和悲哀。关键是诗人的不妥协,让我们的此生多了一种悲剧般的诗意。

  《黄昏》则是一幅生命和生活最后的写意,一幅涂满大片色彩的悲壮的油墨画。“一幅油墨画挂在山坡上/画中有大红花/画中有千里马/画中有滚滚长江/画中还有一对/白发苍苍的老人/正踮着小步/向山下走去/他们的背影/渐渐涂满了黑色。”我们终会老去,我们的身后也终将会涂满黑色。如果能够让我们更美好,诗意地老去,才是诗歌和诗人的意义所在。


  无论是读诗还是写诗,都是很个人化的事情。无论是读诗还是写诗,都需要先让自己的心静下来,这样才能仔细品味诗歌。金山兄弟说:“心灵没有彻底沉静下来:我不写,建议你别读。”“对文字的敬畏,我写得纯净,我建议你也以纯净之心来读。”是呀,每一首诗,都是一颗水晶,都有多个侧面和层次。你通过不同的侧面和层次来读,就会读出不同的东西来。就如他的《吸引》中所写的一样:“阳光照在雪山上/阳光照在青草上/阳光照在羊群上/阳光照在河流上/阳光照在磁铁上/它们将我深深地吸引。”

  嗯嗯嗯,这就是金山兄弟的诗歌魅力之所在。也是金山兄弟的魅力之所在。我就是因为他的诗歌的吸引,才写了这些罗嗦的文字。最后,我也用金山兄弟的诗歌《祝福》来为这篇文字结尾吧:“推开房门/院子里的小鸟一哄而散/有的跳上了墙头/有的跃上了一棵芒果树/有的飞上了电线/它们上下打量着我/我怀着悲悯之心/想对它们说/兄弟,无论/你们飞多高多远/我都愿你们/翅羽干净,心灵放松/将美梦也飞出原形。”

  嗯,洁净的羽毛,放松的心灵,原形的美梦比诗歌更重要。这些,才是我们生命中最重要最圣洁的诗歌!祝福马金山兄弟,以及所有写诗和爱诗的兄弟姐妹们。


30
     
书签: 编辑:塞宾的左手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这些生活的镜子 下一篇一路流浪的女诗人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明夏] [岁月风] [古月执忆] [陈松山]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现代诗(首发) 现代诗歌
谈诗论道

最新文章

深山古寺
  书生如果古寺里狐狸妖该出现了一切必不违和的道士剑仙二选一
蛋蛋
  蛋蛋南方有鸟,喜欢玩火越大火,越玩到春光荡漾表面,像返老还童吃春药。年轻的感..
银杏树
   每一颗银杏树是不完美的也许,存在和接受另外颗不大同的银杏树就是完美了。..
侠客行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们其实所想的,也许是侠之小者,为友为邻。但谁大谁小,你..
绾青丝
  必比正确更正确。玄女说九天之下,之上,素女经越女剑本来极好的功夫。更玉女心经..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