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论集合20:关于诗的最后阐述 - 谈诗论道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闲论集合20:关于诗的最后阐述
2016-10-04 10:48:09 作者:出龙峡 】 浏览:3603次 评论:0
编者按:关于表现手法的问题,我觉得凡事皆有其阶段。比如汉语新诗,就处在成长期之中,其中还有较大变数,很多关节的生长通道还是敞开的。而古诗词作为一种较为成熟的文体,其成长性是近乎闭合的。要从中衍生出新的可能,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或者反过来说,想要有所创作,就需要引动古诗词的第二春,发掘其在当下这个时代能够具有的新意义和新可能。 而所谓城市诗词,其实想想古人,也有不少描绘皇都盛景的作品,这其实就是那个时代的城市诗词。但问题就在于,诗词诞生于那个时代,所以能够描绘当时代的产物。而当下的城市,基本都是与古汉语语境不相容的产物。不能相容而要强行相容,这并不科学。所以从这里看来,所谓的城市诗词就有了“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滋味了。有句格言很有启发性:接受你不能改变的,改变你不能接受的。说的是尊重客观规律的重要性。要把尊重客观规律放在前面,只有先接受并尊重规律,你才能有的放矢。 关于长调,不要说更多,单单就是《钦定词谱》上的那些例词,每每都给人一种完成度不是很高的感觉。一来就是这些文字的词汇已经与现今的通用词汇相疏离。二来就是好多文字的旨归都无法脱离伤春悲秋的格调,且写得也并不出味。三来就是现代汉语的朗诵节奏相较于古汉语是更为流利的,更注重歌吟般的顺畅而不是戏曲般的抑扬顿挫。所以我们也可以说,要让长调显得贴合时代,就要把唱戏变成唱歌,开拓题材和视野,用更主流以及兼容的词汇进行表述。 关于平仄。首先,要和文字旨意相对应、相适应。这样,声调的变化便成为了内容情感的放大器。其次,反常规的目的就是让人从错愕中感到惊喜,但是本身又需要符合更基本的规则。最后,开放式的开头配常规式的结尾,能够显现出一种奇正相容的感觉。反之,就会显得不可收拾了。 韵脚只是韵律的一个部分,而韵律无处不在。用更为时尚的说法,就是我们在考虑韵律的时候,要给出的,是一个整体解决方案。是一个各个组件之间,能够彼此推导、合理自洽的系统。 关于意象的问题,我其实向来不觉得意象是造作的。其实从创作的角度来看,你用一个什么具体的事物,更多的时候是出于一种文字的直觉。你就觉得这个东西能表达我内心的感受与心情,也没有什么为什么,就是直觉的觉得它能。而如果读者也能从中感觉到你的感觉,那这就是共情。而且意象是无法独自表意的,就好像一节车厢是无法行驶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任何意象都只是一个入口,你需要与之链接的是其词汇背后所喻指的世界。而越是好的作品,这个世界就越是浑然一体的。 讲道理我们要深入浅出,而讲故事则是要引人入胜。而诗词在很大程度上,是在讲故事的基础上讲道理。那么既然其基本面是讲故事,就还是要以引人入胜为先,而将人引入胜景之后,在境界中,道理你不用讲,只消体悟。 其实写长诗本身就是一种机缘。往往都是出于一时的冲动,将一个揣摩已久的构思进行热情持久的表述的过程。换言之,你心里要首先有那么一个故事的框架,或者说你的内心有足够多的素材,当一个主题深入开去的时候,原本那些零碎与散落的资料与知识能够纷纷响应,恰恰成为故事的细节。同时,你的热情还不能衰减,或者稍有衰减的苗头就能及时续航,并在其彻底衰退之前能够完成作品的创作。 关于直白。直白是一个贬义词。所以无论怎样,直白都是不好的。当你想到了直白,要表达直白的时候,就已经落于下乘了,更别说把直白故作高深。直白的褒义说法叫做极简主义。所谓大音希声,大象无形,大道至简。请注意,这时候的意味就全变了。极简主义只是意味着表面的元素少,它既不意味着直接,也不意味着无味。那么我们再进一步,我们可以直接,但绝不能无味。这是文学的底线。 其实所谓四大优势,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真正你学会一件东西到达最高的境界,就是卖油翁说的“唯手熟尔”,到那个时候,身随意动,脑子里有的是一个混沌而鲜活的意念,而不是任何具体的技术动作。当一个诗人将这些优势结合的起来的时候,应该是一个什么感觉呢?我在创作状态时,常感觉自己身处在一个幽暗的世界,远处有一点微光,四周一片空寂,你可以向任意的方向驰骋,而世界是一片未知。而当你集中念力,想象你眼前的世界,一些相关的元素就会被唤醒,眼前的这一片世界就会变得具形,然后由此延展开来,周围的一整片世界就都具形了,而有了它鲜活的形状。而这个具形的世界将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再次幻化,你所要做的,就是在它幻灭之前尽可能鲜活的将其描述出来,而你的描述,就是一首诗。 兴诗意、通语脉、用变化。听上去很高大上,但终归都是技法。和上述道理一样,真正写诗的时候,“唯手熟尔”其实也是不够的。因为这也仅仅是技法的极致。从根本上来说,写诗写到最后,写的是一个从心所欲。一件作品,都是因为作者的某种表达欲望而生成的。越是真实的记述并描摹下这种冲动,就越能达成文字的天然。当然这仅仅只是天然而已,如果这种表达欲望,也就是灵感,它的成色不足,那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而灵感不能通过常规的方法进行锻炼,它需要修炼。为了让产生的灵感有质量,你就需要接触那些能够触发高质量灵感的事物以及境界。而为了能够理解这些事物和境界,你要知理重情。而到了这个时候,你产生的灵感往往会变得十分复合杂糅,这就需要你有相应的语言能力,或是能够将其一一抽丝剥茧、理清头绪,或是能够将其整合成一片画面与意境,通过直观与身临其境的方式让人产生领悟。当你能够产生高质量的灵感,并有足够的语言能力进行表达的时候,所有的技法会自然而有机地被统摄在一起。 关于所谓诗派,文以写心,我只是我自己,划分派别本身就是一种牵强。况且,真正用心写诗的人,理应不在这六派的任何一派之内。而且,在书法上,有书法名人和名人书法的区别。诗也是一样。从这个角度来看,所谓的这些派别,写的大多根本是不能称之为诗人的诗。只有把诗人的诗先区别出来,再从中说其流派,才会更有意义和价值一些。


作为现代人,不能一来一去的都还是古人的那些表现手法,必须开拓几种新的表现手法,来符合现代派艺术审美。但这些手法不能流于俗气。


现在网上所称的城市诗词基本都是假的,甚至有很多仍在描写所谓城市里的花草树木。不脱农耕文化的传统表现法是一些作手声称城市诗词难写的原因。


增加长调的语言:像“葡萄美酒夜光杯”这样的语言古今读来都流畅,小令的语言大致也还可以,但是长调的语言却不尽人意,只有东坡之类的较通今,吴文英之类的已经不适合今天的语言氛围,少作尚可,多作已经没什么意义,可以引入现今歌词的语言类别,增加一种贴近时代的语言。

其实绝大多数长调的语言节奏也是不适合现今的,如要再突破就只能自己重新安排词句的节奏。


崔灏黄鹤楼的律法: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仄平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仄平。平仄仄仄仄仄仄,仄平平仄平平平。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平平仄仄仄平仄,平仄平平平仄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平仄仄平平。

这首诗是上半放开下半收合的手法,律也是如此配合的。不要把上半看作古风,语言上前后都是统一的,只是手法不同,若是古风律诗合并反而不伦不类。

上半部分的开要求能不合常用律就不合常用律,非能合就合,要有常用律约束不住的行云流水般气度。绝不能拗口。

由于收法归于常用律的次序,特别是颈联的法度,这里也是写得好,没有因为一收束就见拙的问题出现,归于律诗自也是顺理成章的事。若是前半守律而后半放开,则难以归于律诗。


诗以言旁,韵以音旁,无韵不成诗的韵是指韵律,包括语句的节奏、声调的变化、字音的承接以及韵脚的使用,非专指韵脚。所以诗要力争上口。


意象虽是象,但在诗词中是表意的,所以意象的出新是在于意,不在于象。有人反对意象辞藻的复古,其实是部分意象已经老死了没有感染力,所以新意象也要注重感染力。


摘表象以成篇的没有穿透力,浅浅地抽象而言最是容易作成,所以泛滥。


超长的诗,须有奇句佳句开路,然后喷泻而出,并以手段保持势能,最忌平铺淡写。


对于直白,该直白的必须直白,有些人害怕直白到了无可复加的地步,别人一眼看穿的东西还要作所谓的委婉,结果只是扭扭捏捏。


诗人应该拥有的四大优势:思路视角与众人不同,超强想像推理,语言敏感性,情感喷泉。


关于诗的最后阐述:

在抛弃所有末节的叙述和基础的解释后,只剩下三件事,兴诗意、通语脉、用变化。

诗意的兴起,李白做的最明显,诗意往往高起高举,奇句连连,一气呵成。这一气呵成既是通语脉的结果,也是因为诗意兴起后引领的好。诗意的兴起是极注重氛围的,现在绝大多数人不会诗意的兴起,也不会塑造氛围,结果就是句句板实。须知没有诗意的起兴,即使有再多高深的含义也是死句。

语脉不通则全篇疙瘩不连贯,甚至完全分裂。

有时会看到一首小绝诗意兴起的很好,语脉也很流畅,就有了喜欢,但要给精华时却又觉得此类诗做的太容易,若给则精华容易泛滥。这种诗就是变化不足的,所以有容易的感觉。

变化有虚实深浅高低、和视觉转移换位等等,意思直白的诗词要在艺术手段上出奇出新来弥补也是求变化的一种。

对于诗,语脉产生的是语言的肌体活性,变化产生的是文章质量,诗意的兴起则给予灵性。



六大诗派


小资诗派

很闲的,好的可以看看,毕竟人人都有对闲的需求。

劳工诗派

即使不喜欢也该了解下,不知苦难可为一忧。

市民诗派

丰富而杂乱,写的好需要功夫。

农乡诗派

农耕文化的传承,看多古诗会觉得不够新鲜,还有功力之忧。

学徒诗派

学院派既然在学院,便是没有毕业,归入学徒派,尚处拟古阶段,辞藻极仿古却又极呆板。工退派也是闲的,几乎没有功底,很难看。

前进诗派

小资劳工市民三派之中有能力且求上进的,不满足现状而发展出的各种新派别。

一般评价:

学徒派不够格;农乡派原本就是守旧派,无聊;劳工派功底一般不够深,但有情感撑着,所以可读;小资派好高骛远,常作高深貌,但其实很单纯;市民派太复杂,良莠不齐很难说清,但却是出真正高手的一派;前进派也很难讲清楚,谁也吃不准他们会前进到什么地方,但其中一定会出现有前途的诗派。


77
     
书签:集合 关于 最后 阐述 编辑:塞宾的左手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泊路无碑与诗人烤鱼 下一篇诗情话音·同行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出龙峡] [燕山衡] [殷丙鸿] [胡昌艳]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现诗(首发) 现代诗歌
谈诗论道

最新文章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第二春
  第二春深秋,分明竟第二个春天枯黄下看多少新的绿出现冬麦油菜雪里红都不说吧老农..
宫巷海军刘,工程师
  刘齐衔故居的对面,也有一座大宅,但它的整个门脸与其他大宅不同。临街是一座二层..
名臣沈葆桢,故居的
  民国时期的作家郁达夫上世纪三十年代曾在福州做事,来过宫巷。他在日记中写下了他..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