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诗情话音·同行
2016-09-28 16:07:07 作者:两广 】 浏览:2406次 评论:0
编者按:首先,我想说,现实中不存在任何的意义,也不存在任何的因果。因果律只是人们脑中的虚构,为的是对自己认知的一切有一个方便的解释。因为很多事情的规律是固定的,比如日升月落,海纳百川。但很多事情都是随机的。比如种种的偶遇。这时候,我们虚构一种叫做“缘分”或是“宿命”的东西对此加以解释。如此,我们才能说服自己,不去为此费心。同样的,这篇文章里有几个这样的假设。假设一:我们要减缓死亡的来临。因为死亡本身不是人们所期望的。假设二:生活在逼迫你。精神和物质的富足是非此即彼的。假设三:爱情有着治疗伤痛的功能。为了抵御生活的压力,我们必须去爱。而这三个假设,是基于作者自身的经历得出的,之所以得出这样的假设,并使这几个假设之间存在因果律,为的是给自己的人生一个方便的解释。如此一来,作者的人生逻辑就通顺了。但,有几个基本的事实需要澄清一下。首先,精神和物质的富足不是非此即彼的。马云很有钱,但他也很睿智。站在他的高度上,他能窥见的未来比我们更为清晰,他与真理的拥抱比我们更为紧实。而马云是一个自主创业的富一代。他的财富帝国之所以能够从无到有,是因为他的精神世界始终富足,他有一个比常人远大的理想以及比常人坚毅的信念。而最重要的一点,是他的理想中,精神世界的富足与物质世界的富足是不矛盾的。文人总是在出世与入世中纠结。大家都羡慕出世的陶渊明,但你知道陶渊明晚年穷困潦倒到什么地步?他几乎是靠乡里乡亲的施舍过完了下半辈子,之所以会死,是因为最后连施舍他的人都找不到了。但陶渊明他认命,他清晰的知道自己的穷困潦倒是追求出世的洒脱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它们是以买一赠一的方式相互绑定的。所以他不抱怨。而入世的人又有什么不好呢?你像唐宋八大家,基本都是大官。不论官场失意还是得意,你都可以寄趣在诗文上面。那么现在你怀抱一个出世的理想去赚钱养家,自然觉得生活充满对理想的煎熬,但是又狠不下心真的去过耕读的生活,于是觉得活得窝囊。而倘若真的辞了工作,专心创作,又受不了世人的白眼,以及无法遏制成功久久不来之后自我的抱怨。这叫进退失据。古代的时候,写一手好文章是仕途的敲门砖。精神追求和物质追求是统一的。现在其实也一样,你能对自己做的工作有一个认真钻研的工匠精神,同样会成为你仕途的敲门砖。这就需要你同时调动感知的能力。感是感受,是感性的;知是体会,是理性的。同样说到马云,当他还是一个初期创业者的时候,他需要用感性天天给员工画大饼,也需要用理性编辑出一条切实可行的成长之路。如果你感觉到物质生活的压力和精神世界的追求相互矛盾,必然是你感性有余,理性缺失了。说说我自己的故事吧。前几个月,我工作合同到期了。单位是自动续约的。我突然总结了一下自己三年的合同期,感觉自己就是上班了,文字水平的长进明显地慢下来了。本来当初去上班的时候想的好好的,说业余空闲时间也能写文章,也能提升技能,结果没过几个礼拜,就懈怠了。所以要辞职,要在家专心努力好好研究,争取在不久的将来,自己写的文章能卖钱。但是回过头来发现其中有几个严重的逻辑漏洞。首先,工作的时候不读书,是因为自己的自控能力不够,所以空余时间都用来玩了。而辞职并不会改善我的自控能力,结果只能是在一开始专心研究几个礼拜,然后整天都用来玩。其次,想要改善自己的自控能力,就要从日常做起,一边上着班,一边养成每天都能实现既定目标和计划的能力。只要养成了这种能力,文学造诣不增长也没关系。因为到时候再辞职专心研究文学,至少比现在靠谱的多。所以同样的,我们再来看作者的另外两个假说,恰恰也都是建立在“感性有余,理性不足”的基础之上的。比如我们该如何对待死亡?我们真的需要一味地延长寿命吗?首先,死亡本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濒死的体验,以及对于这种体验本身的恐惧。其次,寿命不等于创造力。只有一个健康而精力充沛的人,才有能力产生创造力。如果不是如此,至少没病没灾,意识清醒。如果是躺在病榻上,靠一堆仪器来苟延残喘的寿命,不要也罢。那么问题来了,我们到底应该如何面对死亡呢?首先,人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但是,我们对自己的死亡会有个预期。有科学研究表明称,如果你对明年自己会死亡的预期低于1%,就说明你还是个年轻人,如果高于4%,你才是个老年人。同时,我们会知道哪些事情是作死的,比如卧轨。所谓“自作孽,不可活”,这些事情别做。也知道哪些事情是一不小心就会带来生命危险的,比如酒驾。平时就要做好自律。然后知道哪些习惯是能够养生的。但也别全都照着做,挑几个基础的项目就行,否则因内心的拘束感而生成的毒素,就足够你夭寿了。能够做到这些,你基本就能够做到自然死亡。它不早也不晚,只是在它本该到来的时候到来,这就够了。然后,我们该如何面对爱情?爱情是不是就一定要担负着抚慰人心的作用?其实爱情的这个东西就好像是白面馒头。越是在兵荒马乱、饥寒交迫的年代,它的存在越是弥足珍贵。而越是到了丰衣足食、欣欣向荣的年代,它的重要性就无法凸显了。换言之,心里越悲苦的人,越需要爱情的抚慰。心里越富足的人,爱情就是锦上添花的东西,它完全可以由其它同样有价值、同样美好的东西所替代与填补。所以我再强调一遍,世上没有因果,只有现象。因果是对具体和特定的一系列现象,所作出的一种方便的解释。包括作者的解释,和我的解释,就是两种不同的因果律。之所以我们的因果律不同,是因为我们眼里所认知的现象不同。如果在你眼里,精神和物质同时在逼迫你,你自然会希望能够缓释这种逼迫,也希望有一种能量能够抚慰这被逼迫的心灵。而如果在你眼里,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的建设原本就两不相悖,那么面对生死也就变得坦然,面对情爱也就变得淡定。总而言之一句话:怎么看,决定了你怎么想。

  心情有点难言的落寞,一如空旷的秋季旷野,过于辽阔了,天高云淡,心也被空泛了。此时无趣,此时有兴——举杯!喝两杯酒吧。

    酒后,伫立阳台边。晚风习习迎面轻拂,只见一轮弯弯的如秀女高翘的弯眉一样的瘦月从东方悄然升起来了。淡淡的似有还无的华光,泛滥一般消融于秋风扫荡后清明的天际,倾泻于树叶花丛。仿佛上苍的抚爱之手轻轻触摸着自然的生命,让我的心灵深处有一股空灵的活性碰撞着岑寂的思绪……瞬间,我不能自己了,思潮起伏,心中一股情感喷薄欲出——人生的花环,爱情的荣耀,人类赋予生命或生或死的定向意义与范畴等等。于是,我返回房间坐于电脑前,一气呵成,写下了《一切的死亡皆与爱同行》这首诗。

    在这里,河流与生命是可以用等式相连的。人的一生仿佛就是一条河流。人从出生那一刻,犹如群山丛林间诞生的一条小溪,清澈、明净、细声软语,在蜿蜒曲折的道路上,在如生命般奔涌的行程中,小溪变成了江河,时而高昂,时而旖旎;有不可捉摸的漩涡,有跌宕起伏的落差,汇集成生命多姿多彩的绚丽。然而,在这些绚丽多彩的服饰笼罩下,又有多少我们无法窥视的东西呢?“所有一切自然的特征都在缓缓演绎生死。”我们是带着母亲的阵痛来到这个世界上,在我们还不曾踉跄走步的时候,我们就用母血在出生证明书上烙印下了我们人生的第一个脚印,一个注定的“在死亡与拼搏之间,绵延生的渴望”的过程摆在了睿智者与平凡人的面前,我们不能阻止死亡这一特殊的自然规律。但是,我们必须大声疾呼:一切的死亡,请缓行!

    “伫立,在生命长河之湄/观望风起云涌。”面对人生漫漫,视听芸芸众生掀起的风起云涌嘘唏感喟,试问:谁能够淡泊物质与精神双重的相逼?谁能够淡定地处惊不变而沉迷于沼泽地中把荣光炫耀呢?我的生活中就常常被物质与精神双重的矛盾所纠结羁绊,我很想将精神食粮放在我人生最重要的旅途上,可我又不能不为一日三餐而奔波,付出我几乎所有的精力与努力。只有自己心底知道,有一种冲动,那是一种深深埋藏在犹如深渊的爱的冲动,饮不尽红尘这一杯浊酒。人面桃花,几番憔悴,我只能眺望,默不作声。长路漫漫,与爱的人一起面对悲欢离合,生老病死。“我们走吧/任由生命之河流淌岁月或卷或舒的变迁”。慢慢变老的我们,“如果说,爱情也会迷失了路途”,又将是怎样的迷茫凄凉与悲怆?更那堪,那生命轮回的季节里,“还有一个隆冬,等待人去穿越苍白的世界”呀。

    在物质至上的今天,社会高速发展的时代,物质已不足以令人唯求温饱而奔波了,活着已经不能成为生命的意义。我们不需要行尸走肉的躯体,我们需要感情充实的实体,我们需要爱。“爱吧!活着的世人/与辞世的亲人和我们将一切付诸实施的希望/携带我”。为了活着的人,也为了死去的人,更为了未来一个灿烂的明天,让我们与爱同行。人生在世,虽然“没有什么可以打败死亡”,但唯有爱是永恒的,“唯一的爱呀/嘲笑一切死亡,皆与人类同行”。

    爱和死亡像极了一对孪生兄弟,时时刻刻伴随我们转战在这个世上,既赶不走,也抛弃不掉,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面对一切,用积极的态度审视我们的人生,完善我们的生命。尽管“路漫漫修其远兮”,活着,已是注定的艰难曲折,千辛万苦,奔波劳作;然而“吾将上下而求索”,活着,也是注定的跋山涉水,登高望远。若爱是纯色的月光,那么死亡这条“黑色的河流”亦然会被“月光之水所洗濯/光斑四起”。一场极致美艳的召唤,一种静默憧憬的缭绕,由人生心灵的水面荡漾出粼光波影……你可知道?因为邂逅爱情,相遇你人生的另一半,生命从此亮丽。心房跳动的心,永无休止地“呼唤着,呐喊着——死亡与爱,让生命且歌且行吧”!

    诗,是心声,亦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的情感爆发。在这首《一切的死亡皆与爱同行》诗里,我将“死亡与爱”两个主要意念词放在同一起跑线上,喃喃絮语之间,我自己也不知自己是在写死亡,抑或是写爱。有时,死亡恰恰是爱的开始,思念就是从死亡中抽取出来的情感丝线——一头捆绑着过往,一头拉扯着情爱。我们不恐惧死亡,我们渴求与爱同在共行,这样的人生是荣耀的,是快乐幸福的,让生命且歌且行吧!


附:一切的死亡皆与爱同行

       文/两广

河流。生命

所有一切自然的特征都在缓缓演绎生死

列队前行。睿智的举措

在死亡与拼搏之间,绵延生的渴望

大河向东

滚滚的波涛载花随心所欲

一切的死亡,请缓行

 

伫立,在生命长河之湄

观望风起云涌

歇歇吧!有所为的荣光炫耀于沼泽之地

不能自醒的爱沉陷于深渊

举起那杯浊酒畅饮

人世间的花落,一种写意的眺望

 

默不作声。我们走吧

任由生命之河流淌岁月或卷或舒的变迁

没有人会陶醉

如果说,爱情也会迷失了路途

秋风起时风有点儿寒凉

可谁都知晓

还有一个隆冬,等待人去穿越苍白的世界

 

爱吧!活着的世人

与辞世的亲人和我们将一切付诸实施的希望

携带我

没有什么可以打败死亡

唯一的爱呀

嘲笑一切死亡,皆与人类同行

 

黑色的河流

若被纯色的月光之水所洗濯

光斑四起,在森林

在因为爱所要绽放良宵一刻值千金的那瞬间

我心急促跳动

呼唤着,呐喊着——

死亡与爱,让生命且歌且行吧

45
     
书签:诗情 话音 同行 编辑:塞宾的左手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闲论集合20:关于诗的最后阐述 下一篇在贬逐中绽放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古月执忆] [塞宾的左手] [罡风] [两广]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