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我该跟谁走(组诗)赏析
2016-05-18 12:05:03 作者:敏子 】 浏览:3851次 评论:1
编者按:首先赞一下这种具有创造性的文体本身,让人眼前一亮,耳目一新,很有启发性。其实假一种戏剧小说化的情境,来借角色之口表达多维度和视角的观察,一直是我在寻找的一种理想的表达状态。在此篇中,我感觉其中的对话可能部分是真有其人的,作者确实有这样一群活泼善思的学生。但从一种更理想的状态来讲,这样的话即使被许多真实的人说过,当作者将其归结为文章之时,必定是通过诗作原创者的身份和角度,将这些观点都归置过的,将其以一种最典型、最有辨识度的方式呈现。所谓文学的二次加工与创作便是如是。作者通过多个角色的各有侧重,对诗作的每一句都进行了实际上是发自本心的陈述。那么问题来了。文字以多个角度对文字进行了多重的阐释,对作者的侧写不尽相同。而其实这些侧写,不过也是作者假他人之口说出的一些旁人对于自身通常的评价。那么文字的统摄何在?作者对于自身的核心认定又是怎样的?在这里我要提出我的一个理念。就是所谓“文以写心”,这里面写的可以是作者的自身经历,也可以是作者感知体验。文学的妙处就在于它不但可以表达自身的喜乐哀苦,也可以将自己感知到的情绪与道理用一种故事情境承接下来。简单来说,作者说一个第一人称的故事,说的并不一定是他自身的遭遇,也可以是他在观察和看待生活之后,领悟到的一些普世的道理。我想这篇文字即是如此。而说句老实话,这篇诗作本身是难以单独成立的。就像《红楼梦》里的诗词若是脱离了小说的背景设定,也将失色不少。当时这篇诗作发在火种的时候,我给出的评价是极简主义。其中的好处就是简明,但与之伴生的一个问题,就是文字抛舍了许多的背景描写,使得文字显得悬空而通用。所以单独读来,文字就会有无根之木的感觉。也正是因为这点,才引起了众多纷纭的猜测。而这些众多纷纭的猜测,恰构成了文字的背景,成为了诗作的根基或是土壤。所以我才说,诗作本身是不宜单独成立的。这是诗作本身创作上的一个问题。如果在这一点上有所着力,也就不会引起这众说纷纭的猜测了。而这种猜测本身并不是因为作品本身的包罗万象,而恰恰是因为必要部件的缺失。这是我要指明的。而由于背景的缺失,每个读者本身便将自己的背景投射进这些带有普世道理的文字中去,于是最终映射出的,恰是自身。这种逻辑上的妙义,是这篇文章着重阐释的。所以说,这其实是一种“失之桑榆,收之东隅”的结构模式。回到文本的原始问题,我该跟谁走?这其实是一个生命的大命题。而对于这个命题,其实作者是有维度上的局限的。所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混沌的原始,带来对立的两面,对立的两面产生两者之间的折中,这个折中与两极之间又有折中,折中与折中之间有无数个折中的折中。而这篇文字的维度则仅仅停留在两极的层面。就是你有两个选择,要不就是留在当下,要不就是走一条与之完全相反的路径。仅此而已,再无附加。这固然单纯,也因单纯而美好。但如果抛弃绝对的理想化,我愿意和大家分享几句我的听闻:其实绝大多数的时候,极端的选项往往不是最好。如果我们能找到两者之间那个恰好的平衡点,你就能拥有最多。而这种哲学思想,就是中庸。其实世上并没有一定对或是一定错的决定,比如你说开车往左转是对的,还是往右转是对的。没有对不对。只有在某个具体的当下,对错才可能成立。所以我们不应该脱离具体的语境,去谈论一种判断的对错,那样就把人生看浅了。所以,究竟我该跟谁走呢?大多数的情况下,最好的选项就是另辟蹊径。当有人问你是要可口可乐、咖啡还是绿茶的时候,你吼一嗓子橙汁儿,未必就没有。人生也是一样,有时候摆在明面上的选项不是要你真的去选,而只是一种用以找到你真正需求的参照系罢了。

我该跟谁走(组诗
  作者:枪口(田学敏)
  1、生活
  
  我不想属于
  水草丰美的鱼塘
  也不想属于
  人们手中的风筝
  
  雪和雨,我要选择一种
  要不在空中飞翔
  要不在大地沉湎
  
  2、如果
  
  如果错误
  可以用橡皮檫掉
  如果爱情
  可以用糖纸包住
  
  那么橡皮和糖纸
  就可以站在黄金的头上
  微笑
  
  3、花再开
  
  咋泄的春光流淌着
  凝固着燃烧着
  
  在这大好时光里
  心花怒放是一种时尚
  保持缄默是石头的哲学
  
  我游走在石头与时尚之间
  在想我该跟着谁走……
  
  4、爱
  
  如果爱是风该多好
  你可以看到
  也可以听到
  
  你就不用担心
  大胆地让他在外面闯荡
  想他的时候
  你就走出阁楼
  
  随风——
  一起去阳光
  一起去飞翔
  

  随着冲锋的号角响起,本参谋长迈着矫健的步伐走进课堂。教室的左侧墙壁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慈不掌兵!”俺先顾盼雄睨四下一个张望,就嘿嘿一声冷笑,“宝贝们,得恭喜你们了!今天的课堂上将有些与以往不同,有一把枪口将对准你们,你们会怎么办?是选择战还是不战?”学生开始骚动,四下张望,性急的已经喊了起来,“战,当然要战,我们才不要当逃兵呢!可是枪口在哪儿呢?”“在哪在哪?枪口在哪?”老师微微一笑,素手轻轻一点,好心情上个人诗集出现在大屏幕上。诗人枪口正在那里痛苦地揪着自己已经少的可怜的几根毛发,喃喃自语:“放弃是一种幸福,拥抱是一种痛苦。我爱诗,它有时不爱我……”?
  “看见没?这个男人代号枪口,就是我们今天要擒拿歼灭的通缉犯!他把自己隐藏在《我该跟谁走》这组诗歌里,你们的任务就是透过这些文字里的蛛丝马迹,分析出他的特征,把他捉拿归案!现在各小组先分头行动,十分钟后汇报你们搜集到的情报!”
  “末将得令!”
  2
  十分钟后,作战处各行动小组纷纷派出代表就枪口的思想苗头、行动特质以及今后的潜伏趋势上台发言。
  独立大队队长刘琛小姐先冲大家礼貌友善地微微一笑,说道,“我方经过反复核实资料,仔细分析,得出的结论是诗人枪口在现实生活中活的不自由,而他?渴望自由。证据是诗人一开头就说了,“我不想属于,水草丰美的鱼塘:也不想属于,人们手中的风筝。”这两句就说明了问题。他越是不想,越说明他恰好活在水草丰美的鱼塘,生活虽然优裕,却没有自主权,他的生活状态是像风筝一样,被控制在别人的手心里。这对一个男人恰好是一种悲哀!没有人愿意做别人手里的风筝,把自己命运的线操纵在别人的手里。诗人的枪口也许对准的就是这条风筝线,然后一枪打断这条线,脱离他人的掌控,从此像小鸟一样真正自主自由的飞翔。”我微微颔首,“爱卿分析极有道理,但这枪口一旦脱离了控制,我们能沿着哪个线索把他从茫茫人海中揪出来呢?”姚雨欣站起来补充道,“诗人说了,‘雪和雨,我要选择一种,要不在空中飞翔,要不在大地沉湎’,他选择的是雪和雨的方向。如果不能自主飞翔,宁可沉湎大地,也绝不被人操纵。也就是诗人枪口第一次是在做风筝、鱼塘安逸于现状还是做雨雪从此去闯荡之间做选择,而他明确的选择了雨雪,选择了去闯荡、开创一份新气象。他知道他该跟谁走。所以这首诗可以说思路及意向都很浅显清晰,一点都不朦胧不晦涩。而面临这种选择的人通常年龄都不会很大,生活阅历也不会很丰富,属初出茅庐者。我方推测诗人枪口的年龄也就是二十出头。”
  胡闹营营长杨可心跳上台来,灿然一笑,说,“从‘心花怒放是一种时尚,保持缄默是石头的哲学’这句诗中,我营发现诗人很爱思考问题。他的长相特征属于戴眼镜的,能冒充知识分子的那种。老师常跟我们说,雄辩是金,沉默是银,说不定诗人就是在思考自己该雄辩还是该沉默,是该守纪律还是不该守纪律,因为后面紧跟着就是一句“我游走在石头与时尚之间,在想我该跟着谁走……’他在想,我是是跟风筝走好呢,还是跟雨雪走?跟风筝走,就意味着被捆绑,被牵着鼻子,没有自由,不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想上哪就上哪;跟雨雪走,就很自由,想往哪飘就往哪飘,可是风里来雪里去,生活就不安定,说不定挺苦的,诗人有些拿不定主意。”“诗人怕苦吗?”我问,她顺着我的目光望上看了看,说,“从‘我不想属于水草丰美的鱼塘’,诗人应该不怕苦吧……谁知道呢?反正诗人枪口不想受约束是肯定的!他很叛逆!”
  “不!石头和时尚代表的东西决不是你们说的纪律不纪律!诗人不是小孩!”张友厉声打断,“石头和时尚的本质区别是什么?是时间!时间的长短!也就是能不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石头在这里实际上是象征着历史的标杆。也就是说,诗人在思考在现实环境中去追随时尚,做一个实惠主义的人呢?还是把自己放在历史的标杆下,做一个带点悲剧色彩的英雄主义的人呢?”
  林樾向来是杨可心的铁杆死党,一见杨可心被人围攻,此时焉有不站起来随声附和加以声援的道理。只见他推推眼镜,朗声说道,“我坚决同意杨可心的观点,什么历史的标杆之下,我觉得诗人没那么伟大!他就是嫌被人管着,挺苦恼的.他实际上就是不想遵守纪律,但又不能不遵守,他很苦恼,被逼着当好学生好孩子的苦恼。如果爸爸妈妈老师给我们的爱像风该多好。我们就‘不用担心,可以大胆地在外面闯荡了。随风——一起去阳光,一起去飞翔’,诗人渴望的自由自在的生活,想怎么吃喝玩乐就怎么吃喝玩乐,而不是去改变生活!我只能说他是一个很自我的人!”
  “是你们渴望自由,不想受约束吧?”我哈哈大笑,“两个小鬼,你们的解读还是很有道理的,但更多的还是投射出你们两小孩自己的内心需求。要不咋说,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呢!这首诗中,独立营看到的是爱的哲理,胡闹营看到的是自由的梦想.而从你们的表述中,老师懂得了爱一个人,尤其是爱一个孩子,就需要给他自由。Cc组同学,你们看到了什么呢?”
  Cc组代表江航回答,“我们觉得诗人很勇敢,他肯定是个知错就改的人!证据是‘如果错误,可以用橡皮擦掉;如果爱情,可以用糖纸包住,那么橡皮和糖纸,就可以站在黄金的头上微笑。’橡皮和糖纸为什么就可以站在黄金的头上微笑呢?是因为他们是无名英雄!可以用橡皮檫掉错误,可以用糖纸包住爱情,因为爱都是甜甜的,所以包裹甜甜的爱情的东西就一定是糖纸。糖纸和橡皮能帮我们改正缺点,能带给我们真正的爱。其实我们小孩真正需要的不是那种没有原则的溺爱。而是像橡皮擦一样,像糖纸一样真正的爱!……我方给诗人枪口的画像是阳光少年,不穿奇装异服,不梳怪异发型。个性和思想还是比较传统和保守的,属于主流人群中的一员。也就是扔到大马路上,不容易被认出的那种。要特别注意的是他的牙齿,我方认为,枪口很有可能糖吃多了,长着蛀牙或大板牙。”全体将士哈哈大笑,宝音顺手就在黑板上画出了一个龇牙咧嘴的男人,倒也顽皮可爱。
  我嘉许的点点头,“江航同学很了不起,从一首诗歌中找出了一种教育理念,一种做事做人的风格,很不错!从今日起,晋升一级,为少校参谋!”
  特别行动大队队长方威一见江航受到褒奖,眼热心跳,忙站起来发言道,“我们觉得诗人很孤独,他感觉不到爱,或者说他感受不到他真正需要的爱!”我大奇,“爱卿速速说来,与众将听听!”“‘如果爱是风该多好,你可以看到,也可以听到。’请注意这个如果,它是一种假设,反过来我们就可以想到作者实际上是看不到爱,也听不到爱的。当他说‘你就不用担心大胆地让他在外面闯荡’实际上恰好说明他处处被人担心,被人不信任,他没法放开手脚去闯去大干一场!‘想他的时候你就走出阁楼’,那现在呢,还不需要想的时候呢?诗人就被关在这阁楼里,这巴掌大的阁楼就是他所谓的‘水草丰美的鱼塘’。谁关在巴掌大的地方能不急呀,难怪他要说‘不想属于水草丰美的鱼塘’了。问题就是偏偏真实的他就关在鱼塘里坐井观天呢,关在阁楼里闭门造车呢。我该跟谁走?实际上就是在问我该跟我自己的心走,还是该跟那些爱我却禁锢我的人走?说到头就是爱他的人给的是他不想要的爱,这爱,味同鸡肋,食之,无味,弃之,可惜。我是弃还是不弃呢?这又是一个选择!说通俗一些,诗人在思考爱的方式!为什么生活中很多人都感受不到爱呢?因为我们得到的爱是我们不想要的。真正的爱是什么呢?爱他,就给他所需要的!而不是把你认为重要的东西强加给他!当你真正爱一个人的时候,应该首先从你自己的价值参考框架里走出来,进入到他——被爱的一方的价值参考框架里,给他真正需要的物质或精神的支持!这样的爱才是对方能感受到了。诗人想要的爱,是放手,是风的爱,而不是风筝式的爱!”
  我点头,“一首诗歌,你们能从中间看中爱的哲理,爱的自由,爱的方式,发人深思,很不错。还有什么补充吗?”
  魏颉叹道,“我觉得诗人内心底气不足!不仅仅是可以从诗歌中流露出来的思绪的单一能看出,就拿他的名子来说——枪口,貌似狰狞,实则外荏内茬。他的枪对外界杀伤力不大,目前枪口也只能对准自己的胸口,逼着自己去强大,去向内求了。”
  都一帆坏兮兮地笑道,“这诗人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水草丰美的地方不呆,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我脸一沉,骂道,“小贼,你把杜甫给我说成豆腐,我还没惩戒你,你倒越发放肆了,对诗人一点都不尊重,这还了得?左右,与我将这小贼推出午门——”还不待我说出斩首二字,那小贼已见风驶舵,哭天抹泪大声喊冤呢,“老师,我夸他呢!我夸的是枪口啊。他脑子进水,进的是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脑不后悔!你没看他想做雨想做雪,咱就祝他脑子进水,文思泉涌,写出更多好作品,好作品!”
  我哈哈大笑,“小贼你马屁倒是拍的越来越响,也罢,就暂且不惩戒你了,这‘咋泄的春光’还是让你‘流淌着、凝固着、燃烧着’。相信假以时日,诗人会鸟枪换炮,装备更加精良的。”
  班座徐文强拱手禀报:“启禀教主,末将已发出江湖通缉令:红杏山庄天涯明月阁悬重金缉拿在逃犯枪口一名,有缉拿到案者,赏麻辣烫一串,糖葫芦若根!”
  我朗声大笑,“爱卿办事得力,朕心甚慰!时间到了,咱先撤。明儿,咱兵发名酒兑水去者!——”
  众小校齐呼:“得令哪!”
  哈哈哈哈,名酒,小心了!!    


48
     
书签:组诗 赏析 编辑:塞宾的左手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作词偶得 下一篇从共鸣说审美凡性与读者的渐进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火苗] [刘荣发] [敏子] [绿杨天]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