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年节 - 短篇征文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忆年节
2017-02-09 13:23:44 作者:玄微子 】 浏览:2792次 评论:1
编者按:一篇乡情亲情很浓的文字记述了儿时年味的欢乐。时间荏苒,时代的变迁,年味虽然没过去那样浓,亲情则是割不断的。这是文明的传承,也是中国人独有的家庭传承。上下五千年,中国人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靠的是什么,就是靠的我们的五千年的文明历史,靠的是我们这五千年历史中厚重的中华文化。如今中国的复兴靠什么,也仍是中国五千年的传承。本文描写细致,整篇童趣怏然,让人联想多多,虽场景多多,则秩序有加,无纷杂之感,对主题的烘托有极好的作用。才女笔力不凡,需继续努力,多读点历史,文章必慢慢会审后起来,加油!

  如今鞭炮声声又近年节,虽然节日氛围不像从前那样浓烈了,渐淡在丰富多彩、快节奏的生活浪潮之中,但人们还是遵循着老规矩,出门在外的求学的孩子,务工的夫妻都拖家带口的归来团圆。

  忆儿时,还未到腊月底,过年的气息已经很浓了,清扫、采买、置办,就算再拮据的人家,此刻也是面露喜色的,旧年的结尾,新年的启始,总有美好的祈望和盼头。

  作为孩童的我们,自然十分盼望过年,那时候虽然不是三餐不济,但也是清贫的,一年四季难得添一件新衣,父亲是家中独子,没有兄弟姐妹帮衬,上要赡养老人,下要抚育我们兄妹,担子重。父母起早贪黑的劳作,看在眼里很心疼,所以我再羡慕别家的小妮儿能穿上花褂子,也不会开口讨要,更多时候是穿哥哥改小的,也不会在吃食上挑嘴。过年就不一样了,母亲会扯好看的花布做新衣裳、新布棉鞋,父亲还会骑自行车载我去赶集,坐在二八车的大梁上,耳边上呼啦啦的风声闪过,冻得小脸通红,紧抓车把的手都麻了,满眼都是新奇,那感觉跟坐在高头大马上驰骋一样!可惜当年那位骑士早已化为一怀黄土,我的童年记忆也定格在那里。

  大人们除了采买平时待客才能吃到的肉类、蔬菜、香烛、供品水果、挂鞭雷子、春联、各色的糖块瓜子之外,还不忘买几束小呲花,几盒擦炮那是给孩子的小礼物。这些通常要几个集才能买齐全,也不会显得太匆忙。

  现在生活富足了,物资丰裕,各家都荷包鼓胀,腰板挺直,出手阔绰,很多人家都在城里安家职业,买了楼房,购置了小汽车,去哪里都很方便,办年货选大商场,一次就全好了,甚至时髦的都网购了,便宜又省时省事儿。人们不再局限于一个乡村,而是有更广阔的世界观,格局改变了,形式上的回老家过年也算是一种传承民俗,老辈的延续,这个不能断裂。

  说到过年,自然是食为天,从前日常吃的都是自家摊的粗粮煎饼,园地里的菜蔬,很少荤腥,解馋也就是节气或者家里来了客人,能吃上肉馅的饺子,硬菜,还能杀只土公鸡。母亲偶尔也会割些便宜的肥猪肉,熬炼成油渣,炒菜时放上一小勺板油,或几块油猴,吃的也是美滋滋的。年是最重要的日子,缴完粮款,还上赊欠的借债,略有富余的话,父亲就会买些乡邻自养的杀猪肉回来,有时好心的邻里会额外送些剃干净的大骨头、猪下水之类的。那些骨缝里残余的肉屑和骨髓,都是我们的美味佳肴。也掺杂着乡亲的温暖。

  除了吃,还有就是年节的一个过程最回味。除夕早上天还蒙蒙亮,就开始烧香,请人写“有帖”贴在家具、农具、门墙、自家门前的树上,寓意越来越富有的意思。中午开始挂灯笼,贴春联,一般有三年丧期的不能贴,或贴黄颜色的,那会儿贴春联用的不是双面胶,也不是透明胶,而是用面粉搅和的浆糊,粘稠又有股子麦香,都忍不住伸舌头舔舔。然后族里的男长辈就会带着一伙子男族人端着酒水祭品上林请先人回家过年,各家的老人自己请回去,老祖宗的牌位和族谱都要供在长房长子家里,父亲在世时我们家就承担着这样的责任。

  吃过团圆饭以后,天就黑了,

  晚上家家户户开门亮灯,全村都灯火通明,一个大家的男人们聚在一起喝酒划拳,打牌、看春晚。女人们包水饺,要好的孩子们聚在一处,玩擦炮、呲花,串门子玩。热热闹闹的熬夜守岁。

  说起包饺子,记得早年的时候,逢母亲包饺子,我就帮忙擀皮,用康瓷盆子和面,饧着,到墙脚扒拉一棵胖嘟嘟的大白菜,掰开一掐出水的菜帮子、黄嫩的菜心儿,洗净沥干剁碎了,放上花生油,锁住水分。(老法子是拿盐杀水,但营养也就没了,母亲也算创新了),接着剁肉沫,加调料拌   匀,然后切小面团擀面皮,就能包饺子了!

  门外柴火灶上端放着大铁锅,火苗轻舔着锅底,里面盛着从井里打来的清水,此刻开始冒出蟹眼一样的泡泡,烟雾渐渐氤氲,母亲娴熟的操作着,她黑亮的长头发束在脑后,挽成发髻,温和的脸上,漾着笑意,额头上透亮的汗珠儿缓缓滑下来,我踮起脚尖,用袖子给她擦掉!

  另一个垒起的小灶旁,父亲一边抽着旱烟,一边挥舞着勺子,几碟子小菜整齐的码在八仙桌上,铁酒壶座在灶眼上,咕嘟咕嘟的响声伴着袅袅娉娉的酒香,哥哥正和邻里几个半大小子疯玩,一身的棉衣,摔得又是水又是泥,脸上花里胡哨的,手里挥舞着树条子,冲锋陷阵。爷爷端着茶缸子在房檐下晒太阳,听收音机。大门外的晒场上,一群土鸡在花生秧、地瓜藤上翻找吃食,大黑狗正撵着长犄角的羝羊上蹿下跳。

  光阴似箭,岁月荏苒,物是人非,家在人离散了,连回忆都变得支离破碎。连过年都聚不齐了,还是希望回到从前。

  那时候大年初一,天还未亮男人们就把全家人喊起来,穿上新衣服,祭老天、门神、放鞭炮发马子,吃饺子,据说谁家起的早放鞭炮,新年就会更好!所以一家更比一家早,震耳欲聋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喜悦和幸福弥漫着,连烟雾都鼓荡着浓浓的滋味,这些年雾霾严重污染,还是不建议鞭炮齐鸣了,一家人聚齐吃个团圆饭就是最好的。

  饭后父亲往往会留在家里接待拜年的人,其他人则会出门拜年,给长辈磕头。

  近门近族的约着去祭拜族谱,然后坐下抽根烟,喝喝茶,聊聊家常。千万记住有供牌位的家里,正位太师椅是不能坐的,那是老祖宗的椅子。孩子们就是疯玩串门领红包,得些糖果之类的零食。

  还有就是初二外甥要到姥娘家拜年,初三到姑姑家,初四我们那里不兴出门,谐音不太吉利,初五、初六到老丈人家,特别是初六很重要,新姑爷一般初六上门等等,年节就在走亲串友、接待客人中过着,还有逛庙会听戏,真是不亦乐乎!

  虽然初三送走了‘老爷奶奶’就算过年了,但直到过完正月十五才是真正的过完年了,学生上学,工作的也开始离家。正月十五花灯节也是特别重要的,要拿面粉蒸灯,灯要捏褶子从一月到十二月,蒸好后先看哪个里面存了水,就预示着那个月有雨水,很灵验。然后灯碗里添上花生油,用茅草梗缠上棉花,等晚上给过世的老人送到坟上。我还学会了用地窨里的萝卜剜成灯的样子,很有趣。


赞(28) 公益犒赏

最近阅读文友: [] [窦礼胜] [章妍] [玄微子] [古月执忆] (查看更多)
     
书签:年节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大伯 下一篇我在原地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短篇征文 诗歌征文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