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亲爱的奶爸奶妈 - 短篇征文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赛】亲爱的奶爸奶妈
2015-08-06 23:00:25 作者:河小鱼 】 浏览:2043次 评论:0
编者按:“亲爱的奶爸奶妈”这是一篇温情暖暖的文字。作者用细腻感性且感恩的笔触,为我们真情倾诉了自己从小与奶爸奶妈一家人不是亲情却胜于亲情的真挚浓情!通过品读文字,看出作者是一个懂得感恩而善良可爱之人。只可惜,一场意外,硫酸竟把作者亲爱的奶妈脸部烧伤,可贵的是善良厚德的奶爸却没有因了奶妈的意外毁容而抛弃她,反而更加疼爱爱惜自己的妻子!一篇充满了正能量爱心浓浓暖暖的文字,很值得推荐共享!祝福问好作者!

    自会说话起,我就管他俩叫爸妈,写成奶爸奶妈仅为区别亲生。

    妈和奶妈很早就认识,爸和奶爸也很熟悉,在同一年里两妈同生了丫头,遗憾的是奶妈的那个,两个月后便夭折了。于是,我便替那丫头吮了奶妈的乳汁。

    据妈说这样做是为了解决缺奶水的问题,还有,就是填补奶妈的感情空白。填空,我坚信;缺奶水,我有疑问。所以,若干年后,也就有了我质问母亲的那一幕:是缺奶水,还是想送人?问得母亲心痛,她坚定地否认了后者。

    奶妈的奶很营养,把我喂得白胖。在吃喝拉撒中,感情惭惭滋长蕴生,以至于他们在有了自己的一对儿女之后,依然没有改变对我千百宠爱集一身的态度。记得那时的文化娱乐很单一,奶爸总是背着我,到很远的地方看露天电影,而那一儿一女却自个儿挨着他一左一右地走着。有时想想,真不知自己哪地方值得奶爸奶妈如此珍惜怜爱。有时,我也很内疚不安,但很快就被奶爸温暖的后背烤得迷糊不已,昏昏地放纵自己,让他们溺爱着。

    在奶爸奶妈的怀抱里徜徉,光阴愈加显得不堪一击。大概六七岁吧,一天,正疯玩,忽听奶妈惊呼:你爸爸来接你了。情急之下,连着鞋子钻进被窝,却忘了屁股还在外面晾风。

    父亲老鹰抓小鸡似的,一把将我夹在腋下说:“回家。”我用尽吃奶的力气挣扎、哭喊。而奶妈就跟在身后,边抹泪,边追赶,边叨念:就让她留下吧,就让她留下吧……

    其实,也并非父亲狠心,只是,已经酿得醇香的情感,不可能说腋下一夹,便可一走了之。

    果然,每餐毕,我便理直气壮地提出:我要回家啦。顾不上理会父母面面相觑的模样,一溜烟窜回奶爸家。

    有几回,父亲恼了,问:难道这不是你的家吗?答:不是。父亲又问:知道你姓什么吗?答:姓林(奶爸姓林)。再问。再答:林。

    见我一副地下党坚贞不屈的模样,父亲也就作罢。尴尬数月,父母便决定让我上学,以分散我对奶爸奶妈的相思苦恋。

    在磕磕绊绊中,总算上完了一年级,正当我为暑假的来临欢呼雀跃时,奶爸奶妈却迁到了另一个县城,但这并不能阻止我背上行囊,踏上那条思念之路。

    奶爸在电影院工作,暑假里,电影院便成了我和弟妹的天堂。

    白天,我们钻进电影院,我把那紫红色的大门帘打成结,坐在上面晃摇篮。弟妹也跟着效仿。这时,奶爸会忽然出现,把门拉开一条缝说:小丽,你又坐门帘了,会弄坏的。我尖叫着跳下,拉起弟妹,飞快地躲在一排排座位底下。估计奶爸的脚步声远去后,我们又猫出身子,再坐到门帘上。

    晚上,等电影一开放,我们便雄赳赳气昂昂地跨过那道门票关,摸三两空位坐下。待到电影放了一小半,便望见几束查票的电筒光,在电影院里不停地闪晃,照到我时,便有人说:看,这就是老林的大女儿哦。这时,我总是又自豪又得意。

    暑假就这般泡在蜜缸里爽爽地度过。

    小学快毕业那年,突然传来消息:奶妈在化工厂做小工时不慎被硫酸烧伤。当我心急火燎地和母亲赶到医院冲进病房时,面对一张张被化学药物扭曲的脸,我竟认不出哪个是奶妈,直到传来那声熟悉的呼唤,循声望去,那已不再是昔日面容清秀的奶妈……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那束任何化学药品都无法毁灭的目光,让我确信那就是她。我扑过去,想握住她一只瘦弱的手,那只手却猛地一缩。是疼痛?还是怕惊吓到我?我听见自己的心一阵撕裂的声音……

    母亲小声问:需要钱吗?“不用”,奶妈摇摇头。她不说话,只流着泪愣愣地看着我。我读懂她泪里的表情:我的到来,就是她的满足和安慰……但为了不耽误我考试,奶妈坚决让我次日便匆匆回校。

    再到奶妈家时,弟妹啃着咸菜告诉我:爸爸带妈妈到上海整容去了。面对家徒四壁,年少的我,无言。那个暑假没有欢乐,经过电影院时,依稀还能听见儿时的嬉闹声,耳边又回荡起奶爸的训斥和奶妈呼唤我的声音,忍不住沿门缝望去:空无一人,唯风,将那块厚重的门帘吹起,发出低哀的呜咽声,如同奶妈躺在手术台上呻吟。

    整了好几次容,并没有显著的效果,奶妈脸上留下的道道疤痕,是刺痛我内心的刀。从此,奶妈足不出户……然而,经济拮据的生活并没能阻止她邀请我去度假。只是我内心没有了往日的欢快,一种隐约的忧虑撞击在胸口,担心这个家庭是否还能坚不可摧。

    若干年过去了,对于他们的生活,远离家乡的我只能在模糊的想象中延续着我的忧虑。

    直到那年,在参加弟弟(奶爸奶妈的儿子)的那场婚礼上,我的忧虑彻底被打消了。

    婚礼上,宾朋满座。

    奶妈衣着得体,身材完美,戴着墨镜,满脸微笑,脚步轻盈地步入婚礼现场。

    她忙着给客人们敬酒。突然,有客人提议,请奶爸抱着奶妈给客人们敬酒。

    顿时迎来雷鸣般的掌声。奶爸一把抱起奶妈,奶妈顿时脸颊绯红,眼角闪着泪花——我看到了那是一种幸福的泪花。

    从亲友们那里得知,奶爸对奶妈很好,两人相敬如宾,这个家并没有因为奶妈美丽容颜被毁而遭到侵蚀。

    给客人们敬完酒后,奶爸奶妈又把我架到客人们面前说:这是我的大女儿,来给大家敬酒啦!

    我举杯泪落。

    是的,这是一杯甜蜜的酒,幸福的酒,感人至深的酒。

    因为我最亲爱的奶爸奶妈,用责任守住了多少人想守都未能守住的心灵归宿,用爱筑造了多少人向往却难以回归的美好家园!

赞(6) 赞赏与支持
最近阅读文友: [] (查看更多)
     
书签:亲爱 奶妈 编辑:诗心如兰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赛】回不去了(小说) 下一篇【赛】一纸流年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诗歌征文 短篇征文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