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已成伤 - 倾城之恋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爱已成伤
2018-01-23 20:28:13 作者:章妍 】 浏览:342次 评论:0
编者按:一个悲情的故事,让人看了很心酸,但是现实中这样的故事太多了。对于家暴,对于婚外情,女人总是弱者,然而很多的女人面对这样的现实,都不懂拿起法律的武器去捍卫自己的尊严,而现实的法律对于家暴对于婚外情又不能起到真正的威慑作用,于是家暴照旧,婚外情也照旧,也才在真实生活中演义了一幕幕的悲惨剧情。本文故事情节虽然与很多作品雷同,但前后照应却有新意,还是值得一读。文中稍有修改,错别字没给你改动,标点符号上的错误较多,以前说过引号后边不能有其他标点符号,你仍旧没注意。在一个问题写小说,对话必须分行,这也说过,希望下次一定改正。你可以把你的原文和修改过的文章对照一下,问题出在哪些地方,就一目了然。谢谢,冬安!

    何慧敏疯了,被从监狱里放出来。她衣衫褴褛,披散着的头发上粘满了柴草的碎沫,深陷的失魂落魄的眼睛,痴呆地,笨着地似乎在找寻着什么。一辆大卡车急驰而过,她冲上去,跟在后面跑,边跑边喊“回来,回来……”,几个小孩子跟着她跑,用小石子掷她,“疯子,疯子”地叫着。

    何慧敏被自己的鞋带绊倒了,她坐在地上,挽起裤管,膝盖上的血直往外流。她用脏手压住膝盖,紧咬着牙,以减轻疼痛,血从手指缝里往外渗,粘粘的。她张开手掌,左手上满是血,鲜红的血从指尖往下滴,膝盖上的血分几行一直流到脚踝。“啊……”她大叫一声,十几年前在她家炕上的那一幕,开始在她脑海里旋转、流动……

    何慧敏是一名乡村赤脚医生。聪慧、贤淑,还长得漂亮。她父亲是位老中医,受父亲潜移默化的熏陶,她也爱上了中医,虽说没上过正规的专业学校,就靠父亲的指点和她自己的钻研,她的医术渐长,最后村里人来看病,不找她父亲,专让她看。

    后来,她和邻村的高大壮结婚了。她把小药铺也搬了过来。整天都呆在药铺里看病抓药,忙得昏天黑地。高大壮,和他的名字一样,又高又壮,略黑的脸庞棱角分明,五官精致。他们是同学,上学时,何慧敏就对蓝球场上呼风唤雨的高大壮心有所动,她喜欢他的帅气潇洒,喜欢他目无一切的狂放,喜欢他额前那缕调皮的头发,喜欢他高大挺拔的背影。但她从没有说出来,甚至是对最好的闺蜜也没有,他就是她压在心底的一个梦。

    那天李婶来她家窜门,和她母亲闲谈中说起的她远房的侄儿高大壮还没对象,慧敏听见了,故意问:“是樱桃湾的高大壮吗?”李婶点头说是,“他是我同学”慧敏有点羞涩地说。知女莫若母,母亲等慧敏出去后,对李婶说:“我们慧敏也给介绍了好几个,她都看不上,你那侄儿人怎么样?”李婶拍着膝盖笑道“他们倒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呢,我怎么忘了,我这就去说,一准行。”说着拿起活计就走了。

    何慧敏如愿以偿地走进了婚姻。还没等新婚的喜悦冲昏头脑,她就发现高大壮不是她想的那样。整日头发梳地油光发亮,无所事事,家里的活从不干一把,地里更是从来不去,就混在女人堆里说酸话,引得众人哈哈大笑。一天晚上,慧敏心里不快,说他几句“你整日闲着,也不来店里帮帮忙。”“就你那破事还想要我帮忙。”他把手里的打火机重重地摔在桌上,转身出去了。

    眼泪涌出了眼眶,慧敏心想,这就是***思夜想的高大壮吗?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醒了一夜,那晚,高大壮没有回家。

    第二天,满脸憔悴的慧敏继续去让店里坐诊。她想高大壮昨晚可能是去他娘那边去了,也就把这事忘了。

在慧敏的忍让下,日子还算平静地过了几年。

    慧敏生下了女儿小琴,小琴三岁时又生下了儿子小军,现在小军也四岁了。高大壮依旧头发油光发亮,西服笔挺,也开始承包一些修补的小工程,也算小有收入。慧敏却苍老了许多,脸色蜡黄,眼角爬满了皱纹。她既要坐诊,还要干地里农活,往往是刚放下锄头,就有人叫去看病,没有时间打扮自己,更不要说注意形象。

    一天隔壁的王妈在她跟前说“你又是挣钱又是干地里活,也不好好打扮打扮自己,你看人家爱香……”

    王妈停住了,不自然地瞅了一下慧敏,

   “爱香怎么了?”慧敏接了句。

  “没怎么,就是爱打扮,”王妈忙用话岔开了。

   王妈的表情让慧敏心里掠过一丝疑云,爱香和她是同一个村的,大她两岁,比她早两年嫁过来。细眉细眼,皮肤白,小小的个子,爱说爱笑。

    最近高大壮经常不回家。有时喝地大醉,回家摔盘子摔碗,动不动对孩子喝声喊四,对慧敏拳脚相加。慧敏也不敢问,不敢多说一句话,她怕又激怒他,怕家里不得安宁,她想给孩子一个温馨的家庭环境,她不希望孩子总是在电闪雷鸣的叫骂声里长大,她竭力维持着这个家,在心底她依然爱着这个已经变得象凶猛的野兽一样的男人。尽管她隐隐知道他的心已经不在自己身上了,这个可怜的女人隐忍着,鄙微地、小心翼翼地活着。

    这天,下着雨。下午店里病人不多,慧敏早早地关了店门回家。“咣铛”一声,她推开紧关的大门往里走,上房的门推不开,外面又没挂锁,显然是从里边锁了,这个时间怎么可能锁门呢?

   “小琴、小军……”她拍着门板叫着。

    里面没人答应,却有轻微的穿衣服的声音,一种不详的预感,慧敏用拳头打破了窗格上的白纸,她看见了,高大壮和惊慌失措的爱香在她的炕上……

    她疯狂地拍打着门板,“出来,出来,不要脸的。”

    任凭她怎样地拍打,叫喊,门始终没有开,她喊累了,没了气力,浑身酸困,仿佛一瞬时她整个人垮了,像气球被针扎了一下。

    她流着眼泪,出了院门,往塬上去了。她去看她的母亲了,在母亲的坟头嚎啕大哭了一场,她把她这些年的劳累、隐忍,把她心里的痛全说了出来,她已经浑身湿透了,坐在泥地里也没感觉到冷,渐渐地她没了知觉,沉沉地昏死过去。

    直到女儿找到她,把她领回家。那晚她发起高烧,身体象火盆一样烫,女儿给她吃了退烧药,她们都睡了。半夜,慧敏醒了。她们家是大炕,一家人睡在一个炕上。她睡在墙根,女儿小琴挨着她,小军挨着姐姐,再过去是高大壮。现在他正在酣睡,鼾声如雷,似乎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而慧敏被愤怒的火燃烧着,她恨眼前的这个男人,她把她自己美好的青春年华和最珍贵的爱情全给了她,一心一意地爱着他,爱着这个家,而他竟然……,    

    想到这里今天下午的那一幕又清晰地在她面前展开……她感觉自己呼吸急促,心跳加速,她起身下炕,她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什么东西绊了她一下,仔细一看是锄头斜倒是地上,在拾起锄头的那一瞬间,一个可怕的想法在她脑子里出现了,她摸到火柴,点亮了油灯,高大壮正侧身面朝墙睡着,她抡起锄头,对准高大壮的脑袋,狠狠地砸了下去,只听到高大壮“啊”了一声,顿时脑浆迸裂,再也了没声音,枕头上、墙上全是血。

    结束了,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寂静的夜里,雨打在树叶上的声音更清晰了。昏黄的灯光里,她静静地坐在炕沿上,他已经死了,她杀人了,但她并不害怕,她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死对她是最好的解脱。看着那滩鲜血和面目狰狞的高大壮,她心里掠过一丝快感,忽而又变成了不舍,她曾经,不现在她还深爱着他,现在她却亲手杀死了他。

    她从箱子里取出一块前几天新买的白毛巾,盖在高大壮的脑袋上,象一朵白连花。又找了块抹布,把溅在墙上的血擦干净,做完这一切,她找到了笔和本子,把她家里借别人钱的数字和名字写在纸上,也把别人借他家的钱写在纸上。她吹灭了灯,坐在黑暗里,等待天明。

    天终于亮了,雨也停了。女儿小琴醒了,一转头看见爸爸头上盖着白毛巾,妈妈失魂落地座在炕沿上。

   “妈妈,怎么了?”小琴起身。

   “你爸爸被我打死了,”何慧敏眼皮也没抬一下,

    没等女儿发问她继续说“小琴,你别怕,这是你爸应得的,这个本子上记着咱家的帐,你把欠咱家的钱要回来,把我们借别人的钱还上,照顾好你自己和小军,我去派出所报案。”看着母亲没精打彩地走了,小琴哭着叫醒了弟弟,小军被眼前的一切吓坏了,俩孩子哭成一片。

   “真是残忍,怎么下得去手?”

   “高大壮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守着这么好的媳妇还在外面花,活该有这下场”

   “高大壮没结婚就和爱香好了,现在终于露出马脚了。”

   “可怜这俩孩子,以后怎么生活啊……

    左邻右舍都来了,两个人或三四个人在一起,人们都在窃窃私语。

    何慧敏获罪入狱。在被警察带走的那一刻,她后悔了。她向亲戚邻居借棺木安葬高大壮,没有一个人愿意借给她,面对痛苦流涕的两个孩子,她想要是没有碰到锄头多好,当她抡起锄头的那一刻,停下来或者打偏多好,要是没有看到高大壮和爱香在一起多好,这一切都晚了,大错已经酿成,没有更改的余地了。为了爱高大壮她搭上了她自己和俩个孩子的幸福。

    在监狱里何慧敏整夜整夜地不能入睡,眼前总是高大壮迸裂的脑浆,溅满鲜血的墙,还有炕上惊慌失措的爱香,还有自己和高大壮在一起的恩爱……眼睛一闭就听见高大壮叫她,睁开眼睛看到满屋子的高大壮,或怒目圆睁或笑脸盈盈,笔挺地站立或仰面而卧,背着手来回踱度或静静地站在窗前……所有的高大壮在屋子里穿梭、跳跃、旋转……

    两年后,她开始撕扯自己的衣服,用手拔自己的头发,把头发拿在手里满屋子乱扔,打别人,对着人傻笑,嘴里总是一个人在说话,大声吆喝着“回来,回来”,经诊断,何慧敏疯了。


3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一朵离花,说来不及爱你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章妍] [火苗] [古月执忆]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夏枯草
  世界越来越喧嚣夏枯草在夏天死去牠本来世界的一部分然后渐渐凉风吹了关于很多树很..
英勇叛将,为了自由
   在宫巷林聪彝故居和刘齐衔故居之间,还有一个大宅子。它外观上与其他大宅不同,..
古月执忆
  母亲的身影(同题小说) “妈!我要买块球拍,”三儿放学回到家中就亟不可..
公鼐祖梦·探视
   公鼐祖梦·探视东岳雨石·公丕刚公鼐诗集《问次斋稿·子训》一文记载:“宣和改..
梧桐树
  梧桐树这世界是美丽的当我在城市街道思考觉自己应该这么说时正看见一棵憔悴树他仍..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