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之若素 - 倾城之恋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安之若素
2016-06-14 12:31:50 作者:甘棠蔽世 】 浏览:3837次 评论:0
编者按:一篇武侠小说,主人公是一对武林师徒。人物刻画细腻,情感丰富,温馨含蓄,拜读分享。问好作者,祝创作快乐,谢谢投稿。

【灵感来源】

此灵感来源于剑三剧情歌《眉间雪》,作为一个剑三死忠粉这首歌我是必须写成小说的。

此歌被誉为剑三十大虐心歌,的确是挺虐的啊!所以情不自禁的就写下了安之若素。


【正文】


【有个小子要拜师】

渐渐地安若素也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了,她只知道自己等过了春夏秋冬几个回合也不见那人来,若时光回转到了从前,她会不会选择继续跟着。

烟柳峰中景色十分的美,四季都有不同的景色,美轮美奂,屋内的她有时会看看外面冬季绽放的红梅,然后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那一年的红梅初开,白白的雪洒下来为人间又多添了几分俏丽,好像,也是在那个时候自己收了这么一个徒儿。

“俯首作揖谢师恩,喏喝了这杯茶我就是你师父了啊,以后江湖险恶,咱们师徒一心同去同归!”

安若素看了看这个非要拜她为师的男孩无可奈何的摇摇头,算了要怪就怪自己吧,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武功展现出来啊,为什么自己要见义勇为的救下这个孩子啊,算了,认命吧。

“恩。”那个小男孩抬起头来看向这个女子,这个女子这么美而且武功又这么好,认她做自己的师父,自己还真是赚翻了啊。

安若素听到这么软软的声音心底也软了一下,于是她抚了抚孩子的发角,温柔的说:“你先在这里等着,师父去给你买包包和糖葫芦。”

是正当安若素转身欲走的时候那小男孩拉住了安若素的衣角,安若素回过头去,心底也把答案猜到了七七八八,于是她温柔的说:“怎么?害怕了?”

“才……才没有。”男孩别过头去,虽然害怕,但却仍倔强的说不怕。

安若素抱起了小男孩笑着说:“别怕,师父跟着你。”

小男孩怯怯的看了看安若素,半晌后点了点头,于是安若素抱着那小男孩去买东西了。

遛了半天后正当安若素买的起劲时,那小破孩就然睡着了,没办法了,只好抱着这小子回烟柳峰了。

安若素看着那已经睡着了的小男孩,半天后轻轻的说:“徒儿,别这么快长大好不好,长大有什么好,还不是与自己最爱的人分别?算了无心不伤,‘望峰息心’以后就叫你峰息吧。”


【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

安若素整天看着那小子,形影不离,就这样时光在指尖飞逝,一转眼便到了峰息13岁。

13岁大的他小脸还未张开,却已经有了些许刚毅之气,可是就在安若素看到这小子的脸时,心底不但不高兴反而还一阵阵的失落。

于是安若素每天都跟着他,生怕他在某一个瞬间就长大了,就离开了,就这样从初春跟到了冬末。

也是在冬末,安若素看着峰息身上那已经破旧的棉袄便琢磨这要不要给他做个新的,就这样除了跟着他之外,她还干起了绣活。

“你怎么老跟着我啊,你烦不烦啊你。”峰息看向身后的女子,只觉她十分的惹人厌烦,没了当初的那份气质。

安若素没有说话,也懒得理他,他现在的脾气老大了,与他说话岂不是自讨苦吃?干脆不说话了,还是绣袄子吧。

峰息看着安若素这么安静反而有些别扭,于是她问道:“你怎么不说话啊。”

“你不是嫌我吵吗?”安若素白了峰息一眼又开始绣着袄子。

当针落到了最后一个点上安若素一阵欢喜,天知道她没日没夜的绣了多久,她满怀欣喜的将袄子递给他说:“天冷了,我给你做了新袄子,你试试?”

可是他却毫不领情的将衣服撂在了地上,伴随着衣服一起撂在地上的是一根糖葫芦。

峰息有些诧异的看着那糖葫芦,可最终年轻气盛有些狂傲于是别过头去说:“你做的衣服太丑,将来穿上这么丑的衣服我还怎么名扬天下啊,还有我不喜欢吃糖葫芦!”

安若素什么都没说,只是眸中划过一丝抽痛。信抽搐了一下,捡起衣服和糖葫芦走了,峰息看了看安若素的背影第一次感觉没人跟着是多么可怕于是便驾着轻功三两下的到了安若素跟前,大摇大摆的走了。

安若素此时也是哭笑不得啊,这孩子啊。

到了他们住的那间笑茅屋安若素习惯性的看向远方,峰息也没再过问,因为每一次安若素都会叹气,然后一整天就这么沉默着。

“喂,你在等谁?”峰息最终还是没忍住问了。

“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她这么回答,继而又耷拉着脸,“徒儿别这么快长大好不好?”

她明明没有醉,却像醉了一样呢喃着。

峰息没有理她,转身去练剑了,而安若素却想着很久很久以前的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他安若素也有一个师父,也是这么形影不离的跟着她生怕她长大了,一个不留神就跑了,她当时也是年轻气盛,嫌弃自己的师父怎么这么的烦,可是后来安若素后悔了,后悔自己没有好好的陪伴师父。

那一年她狂傲,驾着马儿一个人去闯荡江湖,师父在她临走时无奈的摇摇头并给她取名安若素,这是安若素第一次看见自家师父叹气,但是她也没有管什么驾着马儿飞驰而去。

可是就在第二年,她满载功名的回到师父身边,却发觉师父早已辞世,当时满心的悔恨在心中徘徊着,也是如此安若素再也没有去过外面,而是守着自己与师父住过的那间小茅屋。

现在她也有了徒儿,她也在重蹈师父的覆辙,生怕峰息一个不留神就长大了,就离开了,于是她也这么跟着。

“师父,你在想什么呢?”峰息打断了安若素的回忆。

安若素嘴角绽开一丝苦笑说:“我怕我一转身,连你也不见了。”

继而漫天大雪下了,像极了当年她拜师时的场景。

“看,下雪了。”安若素笑着,却又这么

凄凉。

峰息有些心疼的拂过她眉间的雪花,而她却依旧这么笑着。


【过眼云烟】

日子又过了五年,五年过去了他18了,成年了,也应该出师了。

安若素小心的给峰息手中的佩剑挂上新流苏,却没有听到他的心愿。

他的心愿是报效祖国,去闯出一番功名来,可是安若素却不这么想她只想永远的把峰息捆到自己的身边,却俨然没有注意到这个小子已经长大了。

“师父,能否跟徒弟过过招?”这是他第一次向自己的师父发起挑战。

“好啊。”安若素爽快地答应了。

她脚尖轻点向他袭去,可他却狡猾一笑闪开了从她的背后将她一举拿下。

“师父,这下您不用跟着我担心我被人欺负了吧。”他如沐春风的笑着。

“知道了知道了徒弟。”

你终究还是长大了……

安若素抚了抚他的小马驹,扫过了他身上的装束道:“衣服不错,倒是有几分名扬天下的样子。”

“师父,你的亲友呢?”

他问出了自己这十几年来最想问的问题。

“呃,这是你的小马驹吧,毛色不错,你要记得每天刷洗,这样它长大了毛色才会……”
她逃避着他的问题,因为她已经知道了当年的那个混头小子已经长大了,自己不能再捆着他了。

“我知道。”他见安若素没有回答于是打断了安若素的话。

“我这有些上好的马草。”

“我都有。”

于是,就这么

尴尬的寒暄了这么几句,安若素就直接说他可以出师了。

于是,安若素就这么目送着他远走,马蹄踏起滚滚烟尘。

安若素笑了一下,自己这个徒弟呀,就是这样,于是她转身不吭不嗯的回到了住处,望着昔日充满着争执而今日又这么冷清的院子她笑了。

“峰息,你不属于任何人,你只属于江湖。”

她的声音很小,小到她自己都听不见,渐渐地她的声音被雪声埋没了。


【安之若素】

从那之后,安若素也就逍遥了,她常常到峰下的酒馆坐坐,弄几壶酒喝喝,可是今日再去,她却是失望之极。

“你听说了吗?最近啊江湖上出现了一个峰息大侠,专门劫富济贫,匡扶正义!”

“就是啊,这峰息大侠武功非凡,真不知道是谁教的啊。”

“依我看啊,人家是自学成才呢!”

听着峰息的名字安若素心底抽搐了一下,不知不觉间一壶酒全部都洒了。

于是她渐渐地也不去酒馆了,就这么在烟柳峰的茅屋里待着。

安若素等啊等,终日等着那人的归来,她从初春等到了冬末,可惜,当她每一次去当初他走的那条路等时只能看见滚滚黄沙。

终于啊,安若素合上了眼,安静的走到为自己早已挖好的坟坑中,闭上了眼。

也许就是这么个结局吧;也许此生再也见不到了。

她安静的睡着,渐渐地没了鼻息。

雪,又落在了她的眉心上,却无人再去为她轻拂开来。

当峰息知道安若素去世这个消息时已经是很久之后了,若不是他回到烟柳峰中,恐怕到现在还不知道呢。

他望着那小小的坟墓,一股懊恼涌出来。

如果当初自己不离开是不是又是一番景象呢?

如果……

可惜没有如果。

许久后,他也收了一个徒弟,这个徒弟跟年少时的他一样的轻狂。

有一年冬末了,他满脑子都是以前跟安若素拌嘴吵架的事,同时也在懊悔着当初。

他的徒弟见他发呆便问道:“师父,你在等谁?”

他微微一震,继而想起,某一个冬末早晨,当雪下时他也这么问过安若素。

“喂,你在等谁?”

“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

“我怕我一转身连你也不见了。”

他笑着,鼻尖一酸,说起了她的话:“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

徒弟笑了笑,说:“看,下雪了!”

他的耳边又拂过安若素的话。

“看,下雪了。”

眉间落下了雪,他没有去拂。

此生,谁也不会为他准备冬衣和糖葫芦,谁也不会再跟着他,谁也不会去包容他,谁也不值当他再去为谁拂过眉间的雪,谁也不会再唤他一声“徒儿。”

许久后峰息也收了一个徒弟,这个徒弟一如他年少时一样的轻狂。

他看着徒儿与他吵架时他会想起安若素,可是他知道安若素不会回来了,那一年冬天,当他去接安若素时,只看见一个小小的坟茔,霎时间,他懊悔不已。

有时候他会想,如果当初自己不那么执拗会不会又是一番景象?

可惜啊,没有如果。

他的徒儿看见他发呆于是便跑过去问道:“师父,你在等谁?”

他愣了一下,忽然想起了安若素的答案,于是脱口而出道:“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

忽然间下起了雪,雪花纷纷扬扬,落在了他的眉心上,他又想起了许多关于安若素的回忆,包括他第一次为安若素轻拂掉她眉心上的雪。

“看,下雪了。”

他的徒儿笑着说。

一瞬间他将安若素的声音于徒儿的声音相叠,仿佛又回到了从前。

“我怕我一转身,连你也不见了。”

“看,下雪了。”

雪,静静地落在了峰息的眉心,他却不敢再去拂开。

这辈子,再也没有人会给他准备冬衣,准备糖葫芦;再也没有人会跟着他;再也没有人会包容他;再也没有人值当他轻拂开眉间的雪;再也没有人唤他一声——“徒儿”

26
     
书签:安之若素 编辑:若愚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1/7/7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香屑烟沉 下一篇有一美人,清扬婉兮【(宛心)古..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肖星] [甘棠蔽世] [半城寺]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灵宝经
  你须自信。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什么的,当然是唯物主义历史的辩证的唯物的唯物主..
坑爹经
  竟关于衣食么,则父母其实你需知道某一个词语衣食父母,则衣食,父母你需要知道他..
那厮娑厮
  男孩子,你映照清水发现是美丽的爱上自己科学解释你X+Y我希望你看见了X+Y西方将承..
天狗
  这凶猛的动物。一辈辈老人曾谆谆教诲一代代儿童时代有时吞了太阳,有时吞了月亮渐..
见龙若渊
  必已经对所有的玉质失望,对所有的雕工失望当然上好的玉质雕工必还是存在的,都天..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