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抄【异闻录】 - 倾城之恋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锦鲤抄【异闻录】
2016-04-28 21:07:29 作者:甘棠蔽世 】 浏览:3002次 评论:0
编者按:作者根据《异闻录》——扶桑画师浅溪的古文记载,演绎创作了一篇关于其人的爱情故事。小说的艺术要素提炼精准完美,文意凝练,主题宗旨积极向上,抑恶扬善,弘扬了人性的正能量,好人自有好报。作者的文字功夫厚重,艺术技巧娴熟,人物刻画细腻,故事情节入情入理,缠绵悱恻,委婉传奇,生动感人。谢谢作者,荐读分享。

【文案】

宁武皇仁光九年锦文轩刻本《异闻录》载:

扶桑画师浅溪,居泰安,喜绘鲤。院前一方荷塘,锦鲤游曳,溪常与嬉戏。

其时正武德之乱,藩镇割据,战事频仍,魑魅魍魉,肆逆于道。兵戈逼泰安,街邻皆逃亡,独溪不舍锦鲤,未去。

是夜,院室倏火。有人入火护溪,言其本鲤中妖,欲取溪命,却生情愫,遂不忍为之。翌日天明,火势渐歇,人已不见。

溪始觉如梦,奔塘边,但见池水干涸,莲叶皆枯,塘中鲤亦不知所踪。

自始至终,未辨眉目,只记襟上层迭莲华,其色魅惑,似血着泪。

后有青岩居士闻之,叹曰:魑祟动情,必作灰飞。犹蛾之投火耳,非愚,乃命数也。

【正文】

泰安的春天来得特别的早,初春不过七日左右便已经是娇莺洽啼、杨柳捶地了,浅溪这几日倒也乐的清闲,于是他又开始在自家荷塘前挥笔作画了。

他在荷塘前静静地画着那调皮的锦鲤,也许是早已练过了数百遍了于是挥笔而出,不会儿一条灵动的锦鲤便跃然于纸上了。浅溪看了看那调皮的鱼儿笑了。

他走到荷塘前逗弄着那锦鲤,那锦鲤似乎也是通了灵性似的与浅溪玩了起来,玩着玩着也便没了什么隔阂,那锦鲤便直接用尾巴泼了浅溪一身的水然后便躲到了水底去了。浅溪倒也不着恼,只是去物理换了一身衣服,那锦鲤见浅溪把衣服换了便又跃然于纸上。

浅溪在屋里透过了窗户看了看那锦鲤,笑着摇摇头,这只鱼儿几乎每天都是这样调皮,可是如若这鱼儿哪天真的没了他还真的有点心疼。

浅溪走到了桌子前面看着那锦鲤图似乎那就是自己的宝贝似的,不忍离手,可是一会儿过后浅溪纵然再不忍也得放下画卷读书了。

其实浅溪不富裕,家中还有老母在身侧,他必须考得官职让老母早些享享清福,于是每日画完画后唯一的一件事便是读书。

渐渐地那太阳下山去了换做了月亮倒挂在空中,书房里有一点灯光闪烁,浅溪还是坐在桌子前读着书,他似乎是要把这一本书给看烂了才肯罢休,可是当木门“吱呀”一声开了之后他的思绪被打乱了。

从外面走来的是一个绿衣女子,她提着食盒到了浅溪的桌子前,抱歉一笑道:“对不起,打扰你了。”

浅溪离了位置,到了女子身边接过她的食盒道:“无妨,倒是阿锦辛苦了,每日都给我送吃食来。”

阿锦笑了笑说了声应该的而浅溪倒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阿锦没说什么只是在客座坐下,浅溪也没说什么只是拿出了一块薄荷糕,这种气氛似乎彼此之间都习惯了。

阿锦盯着浅溪看了看,没有移过一寸目光,似乎浅溪身上有什么魔力似的。

浅溪也看了看阿金,见她如此也不觉得奇怪,那阿锦是他无意中从野兽口中救下的一位女子,他也是一时心生怜悯见一个姑娘家的没有家人便将她带到了泰安居住。说来也怪,每日早上他去寻阿锦时她总是不在,可是在晚上阿锦便自动的来给他送糕点,而且总是喜欢一直盯着他看,而一看就是很久很久

阿锦收回了目光,笑着说:“阿溪我要先走了,今天晚上凉,多穿点。”

话罢,转身离去,而浅溪则是盯着阿锦的背影看了很久很久,他不知从何时开始喜欢盯着她的背影看,直到她走了,然后心底某个地方一阵失落。

一夜过去了,到了鸡鸣时,残月早已换成了满阳,浅溪缓缓醒来,穿上衣服便往荷塘走去,到了荷塘之后他蹲下准备拿鱼食时却碰到了一个食盒,浅溪扭头看了看那个食盒,然后呆住了,他认得这个食盒,这是阿锦的。

“难道,她今日来过?”浅溪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笑着,然后心中似乎是乐开了花。

塘中锦鲤看到这一幕时摆了摆尾巴便朝着水里去了。

缓缓地一日又过,阿锦又是这个时辰来到提着食盒到了浅溪身边。

浅溪的脸上染上了淡淡红晕,阿锦见此便问道:“阿溪,怎么了?”

浅溪支吾了半天,也没有挤出半个字来,良久之后才憋出一句话:“阿锦,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阿锦呆愣了一下,然后红着脸说:“愿意。”

浅溪似乎是有些不相信,阿锦见此便重新答了一句“愿意”

浅溪高兴地抱起了阿锦,笑着。

一月之后,两人大婚。三拜过后,交杯酒入肚,两人都红着脸。

也是这年,秋天时梁国发生叛乱,而离梁国最近的村落便是泰安,番邦将泰安攻占了,这儿的人全部都跑了,只剩下浅溪和阿锦。

浅溪不愿意走是因为他放不下那只锦鲤,于是阿锦也跟着留了下来。

又一日过了,浅溪看着荷塘,问着阿锦:“阿锦,你为什么要陪着我?”

阿锦笑着说:“因为你是我的夫君,外面风大进屋吧。”

夜,寂寥无比,却因为一团火光搅乱了安宁。

那帮番邦人闯入了这里,见没有人便放火烧了整个屋子,躲在柜子里面的阿锦和浅溪却因为门被锁上了出不去。

火光点点,越烧越旺,浅溪已经略微不能支撑了瘫倒在地上,恰好一根房梁朝着浅溪砸了下去,阿锦见此立刻推开了浅溪,自己被砸的吐了一口淤血。

当浅溪缓过神时,阿锦已经变成了半人半鱼的妖物,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幕,眼眸中尽是不相信,阿锦似乎早已料到,苦笑道:“我本是你池中锦鲤,却因寄情与你化作人形,你不会怪我骗你吧。”

浅溪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呆愣着,阿锦恢复了人身到了浅溪身边道:“阿溪,忘了我,这样你才能平安。”

浅溪立刻缓过神来抱住了阿锦,沉重的说:“我不会丢下你。”

阿锦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地捏了一个诀,浅溪缓缓地睡去。

“阿溪,睡一觉,一觉过后忘了我,忘了阿锦。”

泪,在不经意间落到了浅溪的衣襟上。

次日清晨,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浅溪依旧到了荷塘边,可是他愣住了,这个荷塘已经杂草丛生了。

浅溪低眉,无意间看见自己的衣襟上全是红色的连花,那莲花红的像一颗颗血泪一般。

他隐约的记得有人的泪滴滴落在了他的衣襟上,但他却是毫无印象。

秋日散尽了离合,聚散了过往,只留下一片片枯叶,那枯叶落在荷塘上似乎有锦鲤在游曳……

29
     
书签:锦鲤 异闻 编辑:若愚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紫色蒲公英——我们一直在一起 下一篇别哭,我在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甘棠蔽世] [紫色的郁金香] [素颜鸽] [SYSTEM]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灵宝经
  你须自信。道路、理论、制度文化什么的,当然是唯物主义历史的辩证的唯物的唯物主..
坑爹经
  竟关于衣食么,则父母其实你需知道某一个词语衣食父母,则衣食,父母你需要知道他..
那厮娑厮
  男孩子,你映照清水发现是美丽的爱上自己科学解释你X+Y我希望你看见了X+Y西方将承..
天狗
  这凶猛的动物。一辈辈老人曾谆谆教诲一代代儿童时代有时吞了太阳,有时吞了月亮渐..
见龙若渊
  必已经对所有的玉质失望,对所有的雕工失望当然上好的玉质雕工必还是存在的,都天..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