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轮回三生望棠梨
2013-08-04 09:49:01 作者:美合子 】 浏览:10516次 评论:2
编者按:初见,却已注定了别离。这就是爱情。如果这样的爱情让你我面对,你我又会如何?美合子的文章虽然不是字字惊心,却无疑是句句泣血。如一阕词,令人不忍卒读。把那“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生死相许”的词句在三生石上深深铭刻。一段时空交错的情感,一个不经意的相逢,一个浅浅的问候抑或眼神,婉婉道出的却是人与人之间却为真挚的情结。不由想起那句话来,牵起一个人的手,就牵起了一个世界。而这世界不就是前世、今生的形形轮回么?耳边响起的那是那位散发着淡然馨香的弱女子赋词的形象,人去也,人去小棠梨。强起落花还瑟瑟,别时红泪有些些。门外柳相依。

  【楔子】

  相传通往黄泉路的两旁,种满了鲜艳欲滴的彼岸花,孟婆终日用忘川里的水浇灌着这些花。每当有人来到阴间时,孟婆都会让他去看看忘川边上那块名为“三生石”的石头,上面记载着这个人的前世今生。之后,孟婆便会递上一碗香而不腻的甜汤,那汤是用彼岸花与忘川水煮出来的,人们喝下后,走到望乡台上,可以再看最后一眼人间。

  那些曾经爱过的、恨过的,一切无法割舍、无法放下的都随着孟婆的这碗汤药化作飘渺云烟,不再有痛苦,亦没了欢乐,了无牵挂地开始下一世的轮回。

  孟婆冷眼看着这些来到阴间的人,总是叹息的重复:“如果此生遇见了就好好珍惜,不要在轮回道中丢了彼此。”

  【遇来世·成陌路】

  棠梨来世独自藏,人花殊途难成双。

  “浅儿,干嘛盯着那棵树发呆?快走啦!”一个身着休闲装的女孩催促着我。

  “棠梨树开花了,帮我拍张照吧。”我嘟着嘴,向女孩望去。

  “真是拿你没辙,棠梨花,离别之花,你怎么会喜欢如此不吉利的花。快摆动作!”女孩唠唠叨叨取出手机。

  看着面前的这颗棠梨树,它在寺院里已经独自立了多年,至少从五年前我第一次来到这家寺院时,它就默默的站在那里。起初我一直不知道这是什么树,因为它总是枯萎的,毫无生气。干巴巴的树干,树枝上参差着碍眼如刺般的分枝。偶尔冬天下雪时,树上会轻覆一层白色的薄衣,如同开了满树的白花,淡雅清灵。

  寺院的师父说棠梨树种在这里,长成形后便再未开过花。五年来,每当我心情不好时就会来到这家寺院,走到棠梨树下,轻轻抚摸那干涩的树干。

  师父见我如此执着,总是轻轻摇头。

  我曾经问过师父,为什么我无缘见到这棵树开花?

  师父笑答:“缘为冰,你越是握得紧,就越是化得快。”

  女孩催促的声音再次传来,我缓缓抬手,捧起一朵开得羞涩的棠梨花,踮起脚尖,轻吻。画面在那一瞬间定格,女孩拿着手机走上前:“吻花?莫浅儿,你还真是够矫情!”

  我不好意思的笑笑,转身看向方才被我亲吻的那朵棠梨花,它被细碎的阳光包裹的熠熠生辉。不知是拂过的风太过轻柔,还是我的幻觉,那朵花竟微微地动着身子。

  “喜欢就带走吧。”女孩在我身边嘟囔。

  “它是花,有它自己的一生。”我打消了摘下这朵棠梨花的念头,拉过女孩的手:“如果这朵花的前世是个男人,那我们一定有段故事的。走吧。”

  【忘前尘·缘归土】

  缘尽前尘泪几行,忘川已渡空留伤。

  闺房中,我攒着丝帕捂嘴轻咳。矮几上的紫砂熏香炉飘摇着淡淡的味道,是梨花香,大夫说梨花香对我所生之病的治疗有辅助效果。

  “小姐,您该服药了。”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子推开房门,托盘上放着盛了汤药的白玉碗和一个装了糖莲子的小碟儿。

  “药已经喝了三年,病却越来越重,不喝也罢。”我摆摆手,命丫鬟退下。

  “小姐,您要是不喝药,莫老爷是会怪罪奴婢的。”小丫鬟眼巴巴的瞧着我。

  我自知也过活不了多久,端起那碗蜂蜜棠梨水一饮而尽。抬手取了一颗糖莲子送入口中,甜味渐逝,随即而来的是透心的苦。

  “小姐,糖和莲子要一起吃才好。糖化了,莲子自然苦涩。”那丫鬟犹犹豫豫地蹦出这样一句话。

  我未开口,只是斜睨她了片刻,接着打翻桌上的小碟儿,糖莲子飞溅在那丫鬟的身上,她却咬着牙只字不语,我冷“哼”一声,拂袖而去。大夫说我得的是肺病,积劳成疾,积怨成疾。

  莫家是凤城内有名的大户人家,但莫家千金莫浅儿却得了治不好的肺病,所以即使有心上门提亲的年轻公子,听到此传闻也都一一退缩了。

  我来到前厅,爹正在与人谈话。我隐在门外悄悄看去,与爹谈话的是一位年轻公子,生得格外俊朗。

  “浅儿,站在门外干什么,进来吧。”是爹的声音,我笑笑,提起青色的裙子抬步跨过门槛。

  “这是咱们凤城兵部的肖俊大人。”爹说这话时,对我悄悄使了个眼色。

  “浅儿见过肖大人。”我微微点头施礼,抬眼时对上了肖俊有些失神的眼睛,随后便听到爹在我们身侧爽朗的笑声。

  次日,我收到了肖俊的信。欣喜的拆开信封,里面放着一方米白色的丝帕,上面用蝇头小楷工工整整的写着:“人去也,人去小棠梨。强起落花还瑟瑟,别时红泪有些些。门外柳相依。”

  我掩嘴笑笑,他居然用一首极其女性化的词来传递相思之意,真是个有意思的人。遂从小屉中取出一方淡绿色的丝帕,在上面也写下一首词,回送给了他。

  屋内的梨花熏香依旧飘摇,碗内的棠梨汤药仍是医不好我的病,手边那方米色的丝帕上有几个字的边缘已经模糊,比如“棠梨”,比如“落花”。

  我总有着不好的预感,梨花,离别之花,充满着不祥。但在我胡思乱想的同时,肖俊来莫府提亲了,爹将我们的大婚订在三日后。

  我让丫鬟将那身绣了鸳鸯戏水的红色衣裙熏了梨花香,她为我梳了一个同心髻寓意永结同心,白头到老。

  “插一支簪子吧。”我从桌上挑出一支镶了红宝石的金簪递给丫鬟。

  “小,小姐,奴婢知错了,请小姐恕罪。”丫鬟忽然跪在我面前,她为我插簪子时,竟一不小心用簪尖儿划破了喜衣上的鸳鸯,将那对鸳鸯正巧从中隔开,遥遥相望。

  我叹了口气,这次实在无力与她发火。自娘走后,爹没有再娶,所以偶尔与我身边的这个丫鬟发生些什么,我也尝试着去理解。只是有时想起已故的娘,总会有些小脾气想要发在这丫鬟身上。

  肖俊拉过我的手拜了天地,我从红色的喜帕中隐隐看到四周对我指指点点的众人。我知道他们在议论什么,无非是说我活不了多久,又或者说我是个不吉利的女人。那嘈杂的嗡嗡声惹得我忽然头晕目眩,渐渐地有些喘不过气。肖俊似是感到了我的不适,连忙过来搀扶我。可惜我那不争气的身子先他一步倒在了地上,倒在了喜宴上看笑话的众人眼前。

  “快去找大夫!”我听到肖俊歇斯底里的叫喊,然后他将我的身子扶起靠在他的怀中:“浅儿,能听到我说话吗?”

  我点点头,依旧张着嘴急促的呼吸。我看到地狱里索命的小鬼就狰狞地站在喜宴的人群中间,于是尽量将身子蜷缩在肖俊的怀抱中。

  “人去也,人去小棠梨...肖俊,对不起,如果来世你碰上了一个喜欢棠梨花的女子,好好珍惜她。”我断断续续的在肖俊耳畔轻声,将最后的力气使出来,撑起身子,吻了他。

  “莫浅儿,你记住,黄泉路上有一条河叫忘川,河上有座奈何桥,当你走过奈何桥后会看到一个叫做望乡台的土台,在这个土台边有个老妇人会端给你一碗汤,你坚决不能喝!答应我,不要喝那碗孟婆汤!”肖俊的声音渐渐变得不清晰,他的轮廓在我的眼中也变得不再明朗。

  【聚今生·莫相负】

  一聚今生长相守,两忆红尘待白头。

  艺考告一段落,培训学校的校长终于答应给我放一个月的假。四月是旅游淡季,报纸上各大旅行社的价格都争相往下降。我的手指在一条条的信息间划过,停在了云南旅游的信息栏上。

  大巴车颠簸地让人昏昏欲睡,但导游自始至终都乐此不疲的讲解着。我们的车子正朝玉龙雪山的方向驶去,从窗外已经能瞧到那耸入云端的雪山了。

  “现在这个月份啊,棠梨花正好初开,雪白雪白的特别漂亮,等会儿大家下车就能看到了。”

  棠梨花?

  世间竟有这样好听的花名,坐在车上的我已经有些按捺不住,迫不及待的想要一睹其姿色了。

  “棠梨属蔷薇科,花成伞形。”当我立在棵棵棠梨树下时,一个熟悉的男声从身后传来。

  “你是植物学家?”我看向身后的男人,他和我是一个团队的,我对他有那么些印象。

  “只是对棠梨花有着特别的感情。”男人眼中划过一丝失落,苦笑着:“怎么称呼?”

  “浅儿,莫浅儿。”我伸手抚摸其中的一朵棠梨花,柔软的花瓣在掌间微微散着凉意:“你呢?”

  “看来你还是没听我的话。我叫肖俊。”男人皱皱眉,有些无奈。

  我不明白他说的前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虽然这个男人的声音很熟悉,但我确定,在来云南旅游前,我肯定不曾见过他。

  这个叫肖俊的男人指了指我手中的单反,示意我帮他拍张照片,是与棠梨花的合照。我笑他怎么喜欢这样极其女性的事物,他却没有开口,而是轻吻了其中一朵棠梨花。后来肖俊留了我的电话,他让我回去后将照片发给他。

  “人去也,人去小棠梨。”自由活动的两天里,我和肖俊一直游荡在丽江古城中,他总是在我耳旁念叨着这句词。

  “人去也,人去碧梧阴。”我接过他的话茬,而他只是摇摇头。

  “人去也,人去小池台。”我再次开口,他摇头的幅度更加剧烈。

  “人去也,人去画楼中。这回对了没有?”我左思右想,忽然有些激动地拉住肖俊的胳膊,他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我的手,凑到我耳畔:“错!”

  我意识到自己的失仪,连忙松开抓着他的手,向后退了两步:“错就错,不猜了!”

  肖俊主动拉过我的手,朝古城门口的一家小店走去。我使劲儿缩回自己的手,他却拉的更紧了:“以前还主动吻过我,怎么现在拉个手都这样害羞。”

  我主动吻过他?肖俊?

  肖俊这些天来总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比如我以前和他对过诗词,可是现在却对不出来。再比如他说是我曾经千叮咛万嘱咐的,让他一定要好好珍惜喜欢棠梨花的女子。

  可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长这么大以来,我没有谈过恋爱,喜欢诗词倒是有的,这次来云南对棠梨花也确实是一见钟情,但惟独对肖俊没有任何印象。

  我和肖俊一同坐在那家名为“蓝月亮”的小店里,这家小店在丽江古城的对面,二楼,所以从窗口能够清晰的将整个古城内部风貌一览无余。小店里的男歌手抱着吉他自弹自唱,声音富有磁性,让人难以忘怀。肖俊点了一首童安格的《三生三世》,他说这首歌唱给我听。

  “尽管容颜易改,灵魂却是相逢于古老的年代,终于我明白,你就是我生世轮回追寻的永恒的爱…”

  这时,一个卖石头的老妇人来到小店中。她走到我身边问我要不要买一块,还告诉我这种石头叫做“三生石”,如果主人自身有灵性,戴上这块石头三天后,便能够看到自己的来世与前尘。听到老妇人富有神秘色彩的推销词,我不禁笑了笑,但还是花了几十块钱买下了那土黄色带着黑斑的石头。

  旅游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我回到家中,看着脖子上挂着的三生石,几个小时后就满三天了,不知道我是不是个有灵性的人。这么想着,我突然又笑了,不过是老妇人为了挣钱的骗词而已,我竟信了。和往常一样,我将家中收拾了一番后,打开电脑完善着自己的课件。下一批的艺考生课程即将开始,我又该将自己累到虚脱的状态了。电脑开启,桌面上平白无故的多出了两个视频文件。一个叫《来世》,另一个叫《前尘》。

  小心翼翼的点开其中一个视频,画面上出现了同我一样长相的女子,她的朋友也叫她“莫浅儿”。我有些害怕,但又忍不住去看个究竟,只见视频中的那个我踮起脚尖轻轻地在寺院中吻了一朵棠梨花。而在我和朋友离开寺院后,那朵棠梨花便随着风飘落在了一处墓碑前,墓碑的主人是肖俊。看到这,我吓得连忙关掉视频。

  老妇人推销“三生石”的那段骗词再次在耳边响起,我用左手紧紧的握住胸前的那块石头,右手挪动着鼠标点开了《前尘》这段视频。我看见画面中又出现了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女子,不是一模一样,那就是我,是我的前世。那女子着了一袭青衣,用毛笔字在一方淡绿色的丝帕上工工整整的写道:“人去也,人去凤城西。细雨湿将红袖意,新芜深与翠眉低。蝴蝶最迷离。”接着,我看到自己被小鬼带到阴间,孟婆递给我了一碗汤,我犹豫地站在原地。

  孟婆慈祥的看着我:“姑娘,喝了吧,喝了之后此生的恩恩怨怨便再无牵挂。你不会心痛,也不会记得所爱之人,投入轮回之中重新追寻自己的幸福吧。”

  我端起那碗汤,刚放在嘴边,又犹豫地挪开了碗。我问孟婆:“如果我不愿意喝这碗汤呢?”

  孟婆苦笑:“姑娘看到那忘川了吗?这世上就是有一些执迷不悟的痴情种子,宁愿跳进忘川接受千锤百炼的折磨,也不愿忘记前世所爱的人。可就算记得又如何?到了下一世,即使找到了曾经所爱的人,可人家也未必会记得他呀。”

  孟婆说的有道理,如果下一世肖俊不记得我了,我独守着这份前世的回忆岂不是白白折磨了自己?那碗汤轻轻滑入我的咽喉,伴着我眼中的泪水,一起在身体内翻腾。

  不过一个月,凤城兵部的肖俊因思念亡妻,郁郁寡欢而亡。孟婆递给肖俊一碗汤,肖俊坚决地将汤碗摔在了地上,纵身一跃,跳入忘川。

  我看着电脑屏幕,哭得泣不成声。

  原来在前尘,我与肖俊许下的海誓山盟竟敌不过小小的一碗孟婆汤。

  原来在来世,肖俊仍旧不愿忘记今生的记忆,再次受到千锤百炼后变成了一朵小小的棠梨花,静静等待着我的出现。而我,依旧不记得他。

  “喂?”拨通肖俊的电话,那头传来依旧熟悉的男声。

  “人去也,人去凤城西…”

450
     
书签:轮回 三生 编辑:若愚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回首那时,桃花依旧笑春风 下一篇今生注定是你的妖精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