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一天,我仍会想念 - 倾城之恋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某一天,我仍会想念
2013-08-04 09:49:40 作者:美合子 】 浏览:10763次 评论:0
编者按:有些事情命中早已注定,便只能手足无措的想念从前的一切。

【拥有了嫁为人妇的机会】

有过这样一天,给我以后的人生做了铺垫。

是七月,艳阳似火。

我身着黑色宽带背心以及A字型超短牛仔裙,趿着厚底儿的凉拖,背着实际容量能装下美的空调但却只塞了手机和化妆品的大包,厚大的卡其色镜片下是一张抹过无数遍雅诗兰黛防晒霜的瓜子脸,耳朵里塞着后街男孩熟悉的嗓音,打一把与穿着压根不搭调的嫩粉色蕾丝遮阳伞。不要把我当成什么水性杨花或是城乡非主流女子,我可是以全校前十的成绩考进了本市一所名牌大学的才女。

我发誓,我真的很有才也很聪明。

只是木若总以当下最流行的一个字来称呼我,猪。

这不,本猪正要去母校的大操场上,顶着骄阳参加那该死的结业典礼。

死党田心和着前几天为了看帅哥去韩国李勋美发店整的丸子头,一脸贼笑地堵在我面前:“钟洛一,这个暑假过后你有十分之一嫁为人妇的机会,好好把握。”

我木讷地看着她那鸟窝般毛茸茸的头发说:“你觉得为了见一面别人口中的帅哥理发师,值得把自己漂亮的长发让他给整成丸子么?”

“虽然他本人的长相特别对不起我。”白了我一眼后,田心不再多说什么,扯着我就去结业典礼的大会上了。

什么嫁为人妇啊?我现在应该还可以用纯情美少女来形容吧。

但是我没有告诉田心我是这样想的,不然她可以不用再喝减肥茶就能呕吐出立竿见影的效果。

夏天的夜晚其实是美的。

朗月,星空。

群蚊嗡嗡。

黑色手机在口袋里震个不停,田心那头猪一定是吃错药了,飙来16个未接电话。正欲打过去,她的短信又飞来。口气不耐烦地催我去市中心唱K,还叮嘱我要打扮漂亮点。

亮黄色的雪纺衫将色短裤盖得只露出一条边,头发烫了些公主卷,水钻发卡恰到好处的箍在头上,12分跟的银色凉鞋,跨着嫩粉色的小包,笑容甜的能腻死一群熊。这是木若回忆当时见到我的第一印象,他说我简直美翻了,害得他不由自主的就想为我唱首歌。

而我在多年后仍能清楚的记起那天的他,那个穿白色休闲T恤深情演唱《红豆》的男生,因为他唱到高潮处破音了,我很不顾形象的爆笑良久。田心比我夸张的多,喝到嘴里的百威硬生生给吐了回去。

也就是那次,我认识了那个男生。

木若,如果有可能,你还会再次为我唱那首破音的《红豆》么?

【没有人会忘记自己的初恋】

S食堂里的炒粉,你要是晚那么一丁点的时间去排队,保证你连锅底的胡渣都买不到。那个炒粉窗口站着的绝对不会是什么帅哥美女,而是右手握着铲子满脸堆肉的大妈,可她做的炒粉就是好吃,但凡吃过一次的人就会二次三次的去吃。

在下课铃响起的那瞬间我箭一般的冲向食堂的炒粉窗口,大不咧咧的捧着这份珍宝,向电视下面那个空座位挪去。我都已经如此小心翼翼了,可就是有个不长眼的家伙火速冲来撞掉了我手里的炒粉还说了很欠扁的话。

他说:“同学,等我先买完炒粉再跟你道歉。”

我顿时有种鼻血四溢的感觉,然后脑子犯抽的就站在原地等他。

远看那人屁颠屁颠的过来,正欲发火,抬头,四目相对。

五秒后,我狂笑的指着他:“破音男怎么是你?”

他似乎也很惊讶,然后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把手里那份炒粉递给我:“你喜欢吃炒粉?那这碗给你好了。”

我贼笑地盯着他,手上的筷子已经挑起了几根炒粉。可是,我没看错吧,他的脸竟微红了一下,这更是让我由贼笑再次转为爆笑。

木若,你真可爱。

田心跟我考进了一所大学,我们都学传媒专业。她跟我说木若是学计算机专业的,还特别强调他是单身贵族,有很多女生在身后穷追不舍。

我不是傻子当然能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可是,我心里有别人了。

是的,我心里一直都有一个人。

我的初恋。

没有人会忘记自己的初恋,何况我还是喜欢着他的。

上课时田心扔来纸条,上面用碳素笔歪歪扭扭的写道:“钟洛一你就是个智商过百情商为负的家伙,痴情的孬种,不现实的东西。”

我顿时一肚子火,三下五除二的撕了纸条,蹦起来指着身后的田心大吼:“老子是个有生命的人,种也比你优良的多!”

后来,我俩一起被古板的秃头教授光荣的请出了教室。

再后来,我们在学校旁边的KFC买了甜筒和紫薯蛋挞,坐在天台上乐此不疲的吃着谝着。

我们都不是记仇的人,但我们都是知道要报恩的孩子。

趁着田心走神,我抢了她手里刚被咬过一口的紫薯蛋挞,狼吞虎咽起来。田心无奈的看着我,拍拍我的背,轻叹着:“钟洛一,你果真没救了!

我的嘴继续消化着嘴里的食物,瞪大眼睛等待她下面的话。可是她什么都没有说,站起来转身走了。

我没有追上她,一个人坐在天台上远望。望着望着,就望见一个穿黑色艾格短裙的可爱女孩与一个神情冷漠的男孩并肩坐在天台上。男孩沉默的喝着酒,女孩在一旁看着男孩笑的很开心。后来我的眼睛变得有些模糊,也就望不见了。

【酸甜苦辣的回忆】

木若是摩羯座的。

我不知道这些,都是田心这妮子成天在我耳边像复读机一样重复播放着。她说,摩羯座的男生多好,踏实、有责任感、事业心重,也不会随便去沾花惹草等等等等。

我说,本小姐虽然是处女座的,可就是不喜欢摩羯男那种木讷的性格。倒是你这个巨蟹座的死女人和那个什么木若还比较配。

田心的脸微微一红,停顿了一下撇撇嘴小声嘟囔:“摩羯座和处女座还100分呢,水瓶座和处女座才40分。

她就是再小声的说,我还是听到了。狠狠的瞪了过去,之后我们谁都没再说什么。

陆嘉轶,为什么你不被你妈早生出来几天呢?如果这样,你就是摩羯座了,和我多配啊。偏偏就是和我最不配的水瓶座,我是招谁惹谁还是欠谁了,命运怎么总是这么坎坷?幼儿园有好感的男生出国了,小学喜欢的男生出车祸了,初中爱上的男生星座又出了我的运行轨道。

陆嘉轶,为什么我喜欢了你年,你从来都没有感动一下呢?如果你有感动过,我一定会一步一步坚定的走向你,即使沿途有再多风雨都不会成为阻挡我走向你的借口。

陆嘉轶,为什么我把自己改变成你喜欢的类型,你仍然不会仔细看看我?如果你看看,一定会讶异于我的美丽。

我是个不常掉眼泪的丫头,难过或是委屈都会憋在心里默默承受。但四年前的一个夜晚,我还是没有忍住,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抱着抽纸盒放声大哭。老娘知道我这样犯神经的原因,因为她从头到尾都反对我和陆嘉轶来往,更别说谈恋爱了。

陆嘉轶的母亲在我们小区有一家美发店,我娘是那里的老会员,所以自然与陆嘉轶的母亲很熟悉。娘说陆嘉轶是个叛逆心很强的男孩子,常常惹他的妈妈哭,娘还说陆嘉轶是个以自我为中心又偏激的男孩子,让我离他远点儿。

我一句都没有听进去。

在我窝进沙发里大哭的几个小时前,我收到陆嘉轶的短信。他问我会不会做便当,他说想吃我做的便当。

一个喜欢了那么久的男孩子竟然主动要求品尝我的手艺,我尖叫着冲进厨房,第一次认认真真的和老娘学习做饭。

我精心的打扮了一翻,捧着那盒红色的便当屁颠屁颠的跑到与陆嘉轶约定的地方。他只是冷冷的打开那盒便当扫了几眼,而后眼中划过一丝赞叹。我面上略有得意,从包中拿出一套新买的餐具递给他,示意让他现在尝尝看合不合胃口。他没有拿那套蓝色的餐具,而是恢复了冰冷的神态告诉我他还有事,让我先走。

我抿抿嘴,向他挥手说再见。转身走了没多远,隐隐约约传来一个甜美的女生喊道“嘉轶,这里”。我悄悄躲在不远处的站牌后,看到了这样一幕。

那个女生浓妆下面藏着依旧稚嫩的面庞,她穿高跟鞋走路时还有些颤颤巍巍。陆嘉轶见他时,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发,然后递给她一盒红色的便当。接着陆嘉轶从身后似是变魔术一般拿出一套粉红色的精致餐具,只见那个女生开心的原地拍手,又在陆嘉轶的面上狠狠地亲了一口。

隐在站牌后的我默默地伸出自己白皙的双手,轻轻抚摸着其中两只贴了创口贴的手指,它们本来被刀子划的鲜血汩汩流出时一点都不痛,可是现在怎么突然间那么痛?是刺心的痛,十指连心的痛。

【你总是出现在我的绝望里】

经过三番五次的偶遇,我跟木若便熟络起来。比如木若同我一样都喜欢吃甜食,他总是随叫随到,饱餐过后随时准备结账。

那日和木若一同吃过甜品后,天气微热,他便让我站在原地等他。回来时,只见木若手里捧着两个可爱多的甜筒冰淇淋。我忽然间眼睛有些湿润,不是感动的,而是我又想念陆嘉轶这个家伙了。

回忆就是这样,你根本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突然出现在你面前狠狠的抽你一个耳光。

第一次与陆嘉轶吃冰淇淋,我为了保持独特所以选择了死贵死贵的可爱多,无非是为了让他记住我。我想我错了,我后悔当初没有选择五毛钱的小奶糕。每当想念陆嘉轶时,无论春夏秋冬我都会跑进超市买上两个可爱多吃。如此一来,我买冰淇淋的钱或许已经能买一台电脑了。

走在木若身旁,我悄悄给许久没有联系过的陆嘉轶发了短信。我问他:“你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女生?”

短发。

木若看着镜子中我那留了三年多的长发,试图再次阻止。自小到大我都留着一头乌黑垂腰的长发,我在心中盘算着,或许这就是陆嘉轶不喜欢我的根本原因。

看着理发师手里的剪刀在空中飞舞,我的发丝一缕缕落下,有种剃度出家看破红尘的感觉。半个小时后,我顶着一头齐耳短发,怎么看怎么别扭。

木若猜不透我的心情,但是他这么说:“旧的总会被丢弃,新的总会代替旧的,头发是这个道理,感情也是一样。”

我不知道木若说这句话是因为他太聪明,还是什么,我无暇猜测。此时顶着一头短发哭丧着脸的我却正巧碰到了陆嘉轶,陆嘉轶怀里搂着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长相普通,但她的那头长发确实很美,比我这个头上只裹着短短毛发的怪物精致的多。

陆嘉轶见我后平淡的打了招呼:“钟洛一你什么时候剪得短发,女孩子其实还是留长头发比较好看。”

他身旁的那个长发女孩也附和了几句,还说我的脸型不适合留短发。

木若兴许是看不下去了,拉过我对陆嘉轶开口:“钟洛一的头发是为我剪短的,我喜欢。”

不知道后来他们三个还寒暄着说了些什么,我只是想跑回那家美发店从地上捡回属于我的那些长发,我恨透了现在的我,以及现在这个丑陋的发型。

日子渐渐的过去,我的头发慢慢长到了肩上,木若在这些日子里没少陪我,我也习惯了这个好哥们儿成日里带我去吃香的喝辣的。

快过生日了,陆嘉轶打来电话问我喜欢什么类型的礼物,我说实用些的比较好,毛绒玩具都是小女生玩的。挂掉电话后,我一连几天都很开心,木若和田心都鄙夷的看着我问我是不是思春过度了。

在我生日的前一天晚上,田心让我请她去泡温泉。我提起右手就想朝她的头顶拍去,就在下手的那一刻,她说一次温泉换一个陆嘉轶的最新消息,考虑考虑。我二话没说收起手便对田心谄媚的笑,并且一副小人嘴脸的抢过她手中的包包帮她背上。

我和田心浸泡在艾叶汤池中,池水温热的包裹着我,我幻想了许多与陆嘉轶见面的场景,不知道明天我的生日他到底选了什么礼物。

田心忽然朝我这边泼水,将我从美好的白日梦中扯回现实。她说,你知不知道陆嘉轶又找新女朋友了,是咱们的学妹。

这句话差点让我在汤池中溺水而亡,我应该早早的预料到田心这家伙一开口准没好话。但是我依旧不相信,打破沙锅问到底想听听这个消息田心是怎么知道的。

田心白了我一眼,她说自己昨天从辅导员办公室出来后正巧看到陆嘉轶抱着一只一米七六的毛绒狗熊,后来学妹出现了,横抱过这只大熊被感动的眼泪哗哗,接着就听到陆嘉轶对那学妹说了八个字:生日快乐,我喜欢你。

我看着田心在水中一副羡慕的表情,瞬间哑然。原来我不喜欢什么,陆嘉轶就断定别的女孩子喜欢什么。温热的水中,我感觉自己的自尊心正在被陆嘉轶凌迟处死。

第二天生日时,田心送了我一套补水面膜,木若送了我一款非常精致小巧的MP3,他说知道我最近学法语,所以在里面下了许多口语听力的练习。

我心里忽然间涌出一阵感动,但嘴上却嚷嚷着骂他:“木若你真没情调,不懂得用可爱的毛绒玩具讨女孩子欢心。”

田心瘪瘪嘴,顺势要抢过我的MP3:“我正好也要练习口语,你不需要的话就给我好了。”

我急了,连忙把MP3放进包里对田心开玩笑:“哎呀呀,你跟寿星抢什么,莫非你喜欢木若吃我的醋啊?”

田心一听比我还急,连忙摇头摆手的否认,但眼睛却不停地看向原地傻笑的木若。

【选新的还是选旧的】

国庆节那天,木若跟我表白了。田心知道后不停的怂恿我,还说木若喜欢我的事情明眼人都能看得出。

我有些迟疑,毕竟我还没有彻底的放下陆嘉轶,我还对那个一次又一次伤害我的男人抱着一丝希望。

田心在一旁开始数手指头:“木若长得好、身材好、家境好、有责任心、又细心、又爱护小动物......”

爱护小动物?这难道也能成为我答应和木若交往的理由?

可就是因为这条理由,我答应了木若。因为陆嘉轶有个癖好就是特别喜欢小动物,凡是遇到路边儿的野狗野猫,他铁定要去买吃的给那些猫猫狗狗们喂。

不得不承认,木若对我好的让人眼红,简直就像找了个免费的贴身保姆一样。日子依旧和原来一样,木若还是喜欢开着车带我胡吃海喝,他说女生就应该多见见世面,什么都吃过什么都见过,才不容易轻易被男人骗走。我忽然想到了田心口中的那个学妹,原来陆嘉轶用一只一米七六的毛绒玩具熊就把她骗到怀里了,真的有点儿可悲。

再次遇到陆嘉轶时,是在同学组织的新老生交流聚会上,那个可爱的学妹叫来了陆嘉轶。我和田心都蹬着高跟鞋,V领修身的连衣裙将身材包裹的凹凸有致。我挽着一身靛青色休闲衬衣的木若,一脸灿然,田心也被新交的男朋友牵着,不过我总觉得田心的男朋友和木若的长相有几分相似。

陆嘉轶看到我时,脸上明显有着惊讶与赞赏。他上下打量了我一阵儿,又看看旁边儿的木若笑道:“钟洛一看不出你还挺专情,为了男朋友剪掉头发,现在连穿衣风格也变了。”

“我变过吗,我一直是这样。”我淡淡的开口。

“你以前不是都穿运动服的嘛。”

他这话一开口,我突然心都凉了,原来陆嘉自始至终都没有注意过我一丝一毫。朋友们都知道,我从来不穿运动服,唯一的一双运动风格的鞋子还是为了上体育课才勉强买下的。

木若见我脸上有些不自然,便拉着我坐到一旁。田心见状,走上前对陆嘉轶说了几句话,我看到陆嘉轶轻轻点头转身出去了。我很感谢田心,不知道她说了些什么就这样轻易的支开了陆嘉轶,也避免了我的尴尬。

聚会结束后,我挽着木若准备离开,田心在身后叫住了我。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台阶上,看得我有些心疼。夏天夜晚的风拂过,暖暖的,带着甜甜的气息。

“你不是被男朋友甩了吧?”我开玩笑的看向她。

“嗯。”田心半天才挤出一个字。

“他是什么货色啊敢甩你这个大美女?走走走,姐们儿陪你一醉解千愁。”我揽过田心的肩膀,她却挣脱了。

“洛一,能不能让木若送我回家?我自己不敢。”我看得出田心的心情特别不好,所以把木若推搡着上前,毕竟我们三个人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

很好很好的朋友。

【原来陆嘉轶喜欢我】

楼下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陆嘉轶。我不知道这么晚了,他又在这里等哪个小女生,不过我有预感这次他等得一定是我。

“洛一,聚会早就结束了,你怎么才回来?”陆嘉轶对我弯着嘴角,和我第一次见他时的情景很像。

七年前他穿着一件雪白雪白的衬衣,逆着光走向我,我想这应该就是传说中天使般的逆光少年,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同学,你怎么总盯着我?

这次和七年前一样,陆嘉轶一开口就是质问的语气。但是她没有叫我同学,也没有叫我钟洛一,而是笑着叫我洛一。

洛一,多么亲切。

“我散步回来的,没坐车。”

“洛一,我突然有点想吃可爱多。”陆嘉轶不自然的挠挠头,他的样子可爱极了。

我立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七年了,直到现在我还是会缠着木若买可爱多吃。每次站在木若身旁吃着可爱多,我又有种特别惭愧的感觉。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然上前一步抱住了陆嘉轶,他没有推开我,反而也用两个臂膀紧紧地箍住了我。那一刻,我突然觉得自己这七年来受得委屈都不算什么。

陆嘉轶在我耳畔缓缓地说:“洛一,其实我是喜欢你的,只是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不知道。”

我默默地在他怀里哭了,这是第二次为他落泪。

【有些事已经命中注定】

“洛一,你...”正在我陶醉在自己的感动中时,田心的声音从身侧传来。

我像是做错事被妈妈发现的孩子一样,迅速松开双手站在原地,田心身旁还站着一脸愕然的木若。

“你...你错拿了我...我的手机。”田心结结巴巴的打破这尴尬的氛围。

我和田心因为关系太好,所以总是买一样的衣服和一样的鞋子穿,就连手机也买的一模一样。我想要解释些什么,但又不知道怎么说。

“洛一,你这马虎的性子怎么还没有改掉,就连前阵子给男朋友发‘我想你了’的短信都能错发到我这里,这样下去可不行啊。”陆嘉轶似是要开个玩笑缓解气氛,可是,他这个玩笑开的真的很没有水平。

我看到木若失望的眼神和转身离开的背影,以及与我换了手机追上前去的田心,我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也跑上前去追木若那抹越来越远的身影。

“洛一,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就算田心今天不设计这个局让我看到你对陆嘉轶仍然有情,我也都清楚,你心里根本忘不掉陆嘉轶,七年的感情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放弃掉。”木若的情绪比我想象当中稳的多,他很理性,在这个关头上他居然还可以如此理性的分析出田心如何布局,我们如何上当。

我承认我不如木若,单单是好朋友的背叛这一条就够我发疯一段时间了。我知道田心喜欢木若,所以我才迟迟不肯答应木若的交往请求。要不是田心找了男朋友,又不断地撮合我与木若,我怎么可能去跟自己好朋友喜欢的男人谈恋爱呢?

回过头时,陆嘉轶已经离开了。

有些事情既已命中注定,我也就不再多做要求。

或许我向木若道歉或者去求他回到我的身边,他还是会不顾一切的回来。但是我没有,这样做很自私。

听说学校开展了交换生项目,木若和田心都选了交换去加拿大。我是个怕冷的人,所以选择了澳大利亚。那里有太阳,有温暖。

不知道陆嘉轶现在怀里搂着的是什么类型的女生,长头发或是短头发,反正不会是我。一个你追了七年都从未正眼瞧过你的男人,难道你还指望他忽然间头脑被雷劈得开了窍跑回来低声下气的对你说他错了,他爱你,他不想你离开?

反正我是不会再有这个指望了。

现在的我刚收拾好行李,坐在书桌前,桌上有一个相框,里面放着我与田心、木若的合影,那是两年前照的了。时间很快,两年的时光瞬间就从指缝流出。

我想,某一天当我回国后,再次坐在书桌前看到这张照片时,我仍然会想念。

想念曾经的记忆碎片。

    还有那些,余留的温存。

610
     
书签:想念 编辑:春暖花开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我是一朵再世的罂粟 下一篇尘世荒原,为你而来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古月执忆] [剑胆琴心] [馨&兰花草]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名臣沈葆桢,故居的
  民国时期的作家郁达夫上世纪三十年代曾在福州做事,来过宫巷。他在日记中写下了他..
门窗厂的车间工人
  门窗厂的车间工人(其一)门窗厂的车间工人嗒的一声灯光亮起轰轰轰冲床敲起鼓来嗡嗡..
银杏树
   每一颗银杏树是不完美的也许,存在和接受另外颗不大同的银杏树就是完美了。..
侠客行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们其实所想的,也许是侠之小者,为友为邻。但谁大谁小,你..
绾青丝
  必比正确更正确。玄女说九天之下,之上,素女经越女剑本来极好的功夫。更玉女心经..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