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西少年之二 - 纯爱校园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岸西少年之二
2017-05-24 17:38:22 作者:植美 】 浏览:628次 评论:0
编者按:审核通过,推出共赏,谢谢投稿,期待精彩继续!

钳子不说话,却用一双眼睛狠命的盯着他。他弟弟素知哥哥的脾气,咽了一下唾沫,挠着头想着怎么措词,半天才决定实话实说。

原来那天中午,柳柳眼见钳子吃亏,心疼得什么也顾不得了,随手抓起桌上的一件东西就扑了过去,用身体将倒在地上的钳子护住,少不得无故挨了几下那班人的拳头。细皮嫩肉的她哪受过这样的打,疼得直掉眼泪,不过幸好没大碍。掉过头来冲着大李吼:“别打啦!”

大李见状,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这不反了嘛:“滚开!要不连你一起打!”说着就要扑过来。

柳柳吓得闭上眼睛,将手中的玩物向大李那方向伸去,一顿乱划。结果,等她睁开眼睛时,傻了。

大李正用手捂着脸,疼得嗷嗷直叫,那血顺着手指缝流出来,甩得身上、桌上、地上到处都是。再看,原来自己手中拿的是一把削铅笔用的小刀,上面还带着血,吓得“啊”一声,小刀就掉到了地上。

柳柳不曾想自己第一次闯祸,居然就闯了这样的“大祸”,早吓得花容失色、魂飞魄散。后面的事情,自然什么也记不得了。

等钳子返回学校后才知道,从那以后,大李在家养病,柳柳拿不起医药费主动休学——也就是说,离校兼离家出走,玩起了失踪。

钳子恨得牙痒痒,想着自己英明一世,怎么就窝囊一时呢。当初自己要是反应快点的话,没准扒在地上的还是大李呢。至少也不能牵连了柳柳啊。一时间顿足捶胸,好不气恼。

“喂,想什么呢?闪一边去!”柳柳见钳子一脸呆相,用拳头轻轻捶了下他脑袋上的包。钳子立马疼得呲牙咧嘴。

这大肿包当然也是大李的杰作。昨晚上明明和几个哥儿们去吃大排挡的。谁知竟撞见大李了。大李还是那幅德行,只是脸上多了两道被柳柳砍的伤疤,显得更加凶神恶煞。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年轻气盛的他们,自然是以暴力解决。最后打得不可开交,谁知道谁赢谁输了。反正钳子顶着一脑门的大包回来了。

“唔,我在想,你不参加中考多可惜呀?刚才我妈来传呼还说我考上二高中了呢。连我这样的‘二把刀’都能考上二高,要是你的话,‘重点’肯定没问题!”钳子替女友不甘心。

“中考重要吗?反正考上也念不起,还是早点工作挣钱要紧。‘二把刀’,桌上的酱油没了,麻烦你把那些都倒满!”柳柳冲着钳子不怀好意的笑。

钳子拱拱嘴,做了下鬼脸,乐颠颠的去添酱油了。柳柳看着男友的背影,心里气道:“哼,人家哪壶不开提哪壶!谁不知道上高中比在酒店当服务员强!谁像张平那丫傻啊!”

张平是和柳柳一同在酒店打工的好姐妹兼舍友。.

 

当初,柳柳一气之下跑出校门无所着落的时候,刚好就在街上碰见了要去舞厅跳舞的张平。张平听完她的际遇后,很受感动,便把她引荐到这家酒店当服务员。一个月四百五,有提成,供吃住。

柳柳当然要感谢张平的帮助。但刚刚迈出校门,一时还摆不脱书呆子气。没事时就想着怎么复习参加中考。也不知道这种情况还可不可以报考了。

打完一天工的张平,已是累得再也不想动一动了。匆匆洗了头,爬上床后,看到柳柳还一脸呆样的翻着课本,就笑说:“你这个书呆子,真是读书读傻了!”

柳柳吓了一跳,心想,从没听过读书还会把人给读傻的,就问何意。张平一边咬着苹果一边笑道:“你没听说过吗?这年头,大学生都找不到工作呢,你还读什么书呀?乘早歇了吧,这一天忙的你也不嫌累!你想想,你现在都跑出校门了,你读得再好,连初中毕业证都没有。人家大学生都不要,谁还要你呀!所以呢,我上到初二就不念了,念也没意思。我们这班好姐妹也就你还在念吧。班里剩多少个同学了?不到三十个了吧?当初一个班有六十三个人呢!有那空,还是想想怎么挣钱吧。再说,你这么算一下,”张平翻了个身将手指头掰开,数给她看:“少读三年高中至少可以省五千到一万吧;再少读四年大学,至少可以省下五、六万吧。这么一来,省下这六、七万块钱你干吗不好呀,你做生意也好呀!而且还可以用省下来的时间挣钱呢!里外里多出多少钱呀!”

“啊?!”听完这长篇大论,柳柳彻底傻了。她从来都没有这么想过,也没有这么算过。这叫什么事呀?她从心里感到好笑,可也不知道到底好笑在哪,怔怔的看了张平半天,感觉自己离张平怎么那么远呀?还是自己真的傻了?是不是我们这个年组到初三时就流失掉近一半的学生,大概近一百二十几名的同学,都有这个想法呢?哎呀呀,当初只知道他们可能不爱读书,抑或家里贫寒念不起。谁知道居然还有这样“强大的的理论”在支持呢!

她忽然感觉张平比男友爱看的动画片《灌篮高手》里的樱木花道还要搞笑。那些不念书的同学搞笑,自己也搞笑。这个世界突然间变得搞笑起来了。有一时,她特想看喜剧片,周星驰演的无厘头式的电影全看了一遍。逗得自己哈哈狂笑不止,狂笑不止的还有她的生活!

哎,不管怎么样,张平总算是有父母在后面可以商量。而自己呢?

她见张平心满意足的睡着了,手里还拿着未吃完的半个苹果。突然感到,自己是那么的空虚无助,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她翻了个身,想起家里那三间房来。

在乡下家里的房子其实还算新整。是在她上小学四年级时,父母攒的钱盖起来的。父母一个屋,她的卧室兼客厅。不过,因为北方的冬天冷,还是要和父母挤在一个有火炕的房间里。另一个屋就是她寡居奶奶在住。

本来一家人的生活挺好的。家里还有个暖棚,里面一年四季常青,种着各种果蔬。春天,她会上几个好伙伴去大野地里挖野菜。男孩子们时常乘她们不备要抢夺“胜利果实”的,这里面就有现在的男友钳子。其实这些男生抢他们的野菜也并不为了吃,而专为看她们在野地里或蹲或弯的挖个不停,然后一把抢走,再惹得她们来追自己。那时,十一、二岁吧,男女生之间刚有感觉的时候。在拒绝与接近之间徘徊不停。有好事的男、女生就会连打带闹的相互间取乐。而柳柳可不管那个。谁要是抢了我的东西,那还了得,这不明显觉得我好欺负嘛!

于是,通常一不做二休,能打则打,能抢就抢回来。将男生一个一个的收拾得够呛。甚至有一次,还把一个异常顽皮的钳子的铁哥儿们周钢给打伤了。抓了周钢一脸的指甲血印。男生们一哄跑散了。那周钢的母亲却找到了家门。

柳柳的母亲一见周钢的脸,“噗呲”一声乐了:“你宝贝儿子比我女儿高半个多头呢,一个跟头都能把我女儿压倒!我女儿这也能把他给抓了?!放心,放心,以后脸上留疤了,我女儿会负责的!”

一句话弄得大家笑个不停。还好,两家又都是邻居,经常往来,倒也不必为孩子的事较真。不过,从那以后,柳柳的厉害之名可传扬开了。村里没几个小孩子敢惹。

更何况柳柳因学习拔尖、唱歌好、长得又标志,时常成为其他孩子的榜样!

夏天呢,她就会挽起裤腿或裙子,常和姐妹们再会上几个男生一起去趟家附近的天然大坑积成的小湖里,钓鱼抓蛤蟆!

这时女生常靠男生们送的小虫子或蚯蚓做成的饵,多捞一点小鱼小蛙的。在道边采一些叫“天天”的野果子吃,或是把采来的野果子里的肉抠净,用嘴在上面的小孔里吹响。男生则用一些树叶子放在嘴里,一看到哪个女生栽河里了或是一不小心露出了内裤,立马发出刺耳的声音!女生又羞又气又急,双方不打个死去活来是不会罢休的。

或者,天太热了,专等到傍晚出来。在一些老头老太太们纳凉的地方,玩起“踢破盒子”,躲起猫猫。

这时,躲猫猫的范围很可能是从东家窜到西家,从村头窜到村尾。也可能是墙头窖底、房顶树上,哪里都藏得。玩个昏天黑地,直到伸手见不到五指,蚊子要叮死人才在各位父母的喝骂声中依依不舍的带着一身的泥尘回家去。

有一次柳柳当鬼。她心里起急,想快快的把大家找出来。左找一个不是,右找一个不见。急得团团转。忽一转头,刚好看见钳子正从一处柴垛后面钻出来,要跳到后面的墙头上。她像发现一座金矿似的,立马大喊起来,钳子!

钳子唬了一跳,心里一急,立马蹦了起来。脚刚一落地,就感到不对劲,好像被什么给钉住了。不信,一动,立马钻心的痛。这才知道,右脚确实被什么给扎到了,而且是从脚底斜穿过脚心,直透到脚面的外侧。

那个怕哟,他自己都不敢看一下。心一横,低头一看,果然右脚内侧斜插着一枚生锈的钉子。奇怪没流多少血。

而这边,柳柳见到总算抓住了一个。乐开了花。立马跑过去要擒住。

“别动!”钳子两手一摆。柳柳只以为有诈,不理。钳子就说:“快去找我妈!”

柳柳就知道这是真的了。因为不管是谁,在玩的时候是不可能开出这种玩笑的。可见钳子这般镇定,仍追问一句怎么了。


2
     
书签: 编辑:若愚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开出尘埃的花 下一篇岸西少年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植美] [若愚]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纯爱校园 倾城之恋
红粉蓝颜 民间传奇
哲理寓言 百味人生
都市言情 另类先锋

最新文章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第二春
  第二春深秋,分明竟第二个春天枯黄下看多少新的绿出现冬麦油菜雪里红都不说吧老农..
宫巷海军刘,工程师
  刘齐衔故居的对面,也有一座大宅,但它的整个门脸与其他大宅不同。临街是一座二层..
名臣沈葆桢,故居的
  民国时期的作家郁达夫上世纪三十年代曾在福州做事,来过宫巷。他在日记中写下了他..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