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当年不识愁滋味
2016-12-11 16:14:18 作者:植美 】 浏览:1934次 评论:0
编者按:主人公娴与庆是高中同学也是后来同一大学的同学,他们是一对初恋朋友。因为客观原因,虽然他们的爱情没有完美的结局,劳燕分飞,天各一方,但是曾经的过往,曾经的拥有,那真挚、纯洁、美好的爱情滋味永远弥留在记忆里,令人留恋,难以忘怀。他们的初恋故事缠绵悱恻,委婉凝练,耐人回味。

常常梦回高二那年的冬天,冷,雪过后的路上,冰就把娴连人带车的一起滑倒了,幸好无大碍,只是将装有与好友一起午餐的保温瓶摔碎了。这一天,娴与昔日好友的感情也像这保温瓶般,在那个冬日响晴的午后乍然碎裂,无比痛心。

娴定定的坐在只有几人休息的午间课室里,仍似梦非醒的揣度着自己与好友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三年的友情说断就断了呢?却全然不知在她的脚下,教学楼的下方也正酝酿着什么,突然间就像淘气的孩子似的将整栋楼都摇晃起来。她惊恐的发现地上的一个白纸团就这么从教室南窗下滚到了她的脚底下,她身后的一个女生立刻跳开来:“地震了!”于是就听见楼上楼下轰轰声一片,师生们都在慌逃中。她却只睁着大眼睛,定定的坐看,好像先知又好像白痴似的旁观这一切。这时,她看见有一个同学竟然不要命的从教学楼外面跑了进来,原来是同桌庆,她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见庆大吼起来:“不要命了!”她这时才如梦初醒一样,在庆的带领下逃出生天。

原来只是一个小地震,这个地震只让语文组办公室损失了一个暖水瓶。娴终于可以大开同桌庆的玩笑,说他惊慌的样子像小鹿一样。庆却说或许还会有余震呢!于是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吵起来。这吵架似的玩笑声却惹恼了其他女生,于是内向自卑的娴就闲语不再言语了。

不知为什么,一心向善的不愿出口伤人的娴总是一个人,没有朋友,也没有什么可以谈得来的同学。反而还要时时受到一些不怀好意的女生的嘲弄。这一点,同桌庆肯定心知肚明,而在另一班唯一的好友,却在这时和她发生误会,一时没了来往。

娴也知道,自从考取了这个重点班,本来学习就不扎实的自己应当潜下心来静静苦读。但不知为什么,心上总似有一个被刀划伤的印痕,时时刺痛自己。她猜着,那可能来自误解自己的好友,也来自误会自己的同学,她的生活圈子很窄,窄到十七年来,她除了家人外只认识同学,她没有什么人可以交谈,也没有什么事可以分散精力,她只好把攒了一肚子的莫名火发向她那个人缘一向好得不得了的同桌——谁让他是个随和善良的男生呢!

庆只知道,他中午骑车来学校的时候,差点被地震给震个狗吃屎,大马趴。他只知道,一楼的课室里只有一个傻瓜同桌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尖叫着逃到操场上,他只晓得要把这个阴晴不定的小丫头非救下来不可。

那年的冬天随后有点暖和得不像话,在东北的冬天里,有种嗅不出来的阳光灿烂。当然,也证实了庆还有余震的预知,时时骚扰惊弓之鸟似的正在上课的师生。这回有了教训,上课时,无论室内的气温有多高,大家仍时时握紧厚外套,准备随时逃离生天。庆更是准备了一大堆的水、零食,还有别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娴就笑他,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出来。娴说,自己三年的好友不理她啦,她的心痛得就像被狠狠咬了一口似的。她还说,自己在看《红楼梦》呢,可连续做了一个星期的恶梦。庆就认真的听着,然后再说出自己的意见或建议。娴或许会忍不住往往争辩起来,于是心情好了一大半,还会不时的笑笑庆那并不太多的文学知识,打算介绍几本好书给他。

时间并未冲走一切,高二的生活,开始在春天来临的时候,变得异样沉闷起来。班里除了几个爱惹事生非的同学,娴就感到自己的呼吸有点困难,她的成绩正在坐滑梯似的,一下子滑到谷底,想拉也拉不上来。庆拍着手说,别急别急。

娴给了他一对白眼,说他的成绩也惨得很呢。庆却说,那全是因为老师看不懂他的墨迹才胡乱给分的。惹得娴一直笑啊笑啊,笑得泪又下来了。娴说,你请我看电影吧。

庆就顶着一头白花花耀眼的阳光,在夏日某个燥热不安的午后,陪着同桌去老电影院去看两块钱一张门票的电影。纵使里面全是新片、大片,但班驳的外貌,只能吸引爷爷奶奶辈的人来古松石凳下小憩片刻。那一整个夏天,他们穿着校服,在空荡荡的放映厅里度过了一个清凉安静的高二下学期,暑假不期而来。庆说,我们补课吧,至少我已经读完你的那本《简爱》啦!

纵使娴的生活没多大变化,但因为庆与他的电影,至少让没有几个朋友的娴感到寂寞。生活里,仍是艳阳高照,晒得娴头昏眼花,只疑心同桌哪来那么多的精力,时不时还会与其他男生侃侃天、吹吹牛,没事闹个失足踪逃个课什么的。娴不懂也不想懂,她习惯了生活中一个人独处的心境,更习惯了同桌在那时不时评论班级的人与事。

暑假踩着碎步,灼着娴那雪白的肌肤,如期归来。在庆的帮助下,娴进了辅导班。庆更时不时的组织一同补课的同学出去玩,每每都要拉上娴。娴一个人,每每要拒绝,只肯出去一两次。有一天,娴看着庆那兴致勃勃的样子,突然来了兴致,带他去了自己家附近的一座北山,那上有古人留下来的几个破亭子,小庙宇。

山高风清,望向远处连绵不绝的淡淡青山,庆开口道,你想报哪所大学?

呃……娴愣住了,她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只是时间的紧迫与成绩往往成反比,让她对大学二字望而却步,只让她挣扎了几下就轻摇了头。

你会考上的,到时我们去一个大学。庆双手按在娴的双肩上,无比坚定。

傻瓜!娴被逗得一笑。真是傻瓜,两个大傻瓜!娴在心里重复着。

因为有庆,娴的生活不再寂寞或是无聊,有时庆会认真的对她说,其实有很多文学名著那样的小说,他也会写出来,娴就揶揄道,你现在就写呀,不写,说出来也行!庆就挣扎着说不出话来了。娴就想,呵呵,这小子野心也不小呢!

当高三那年的秋天,挽着五彩斑澜的叶子时,秋风秋雨让娴的成绩也冷静了下来,一路摇到班级前八名。娴的朋友忽然就多了起来,就连男生也都围着她一起讨论问题,谈论时事,和女生逛街打扮,娴的生活从未如此纷繁丰富,娴的自信也洋溢在她的脸上。庆说,你现在才像个真正的阳光少女了。娴恶狠狠的回了他一对白眼。庆然后就说,请你看电影吧,以后没时间啦!

那个电影院依旧很老,老得好像一阵风就能吹落历史的尘埃,他们却抖落了一地的青春年少不谙世事的毛躁,校服似乎褪了色,也滚进了这历史的尘埃中去,摸不着了边。

那是他们高中生涯中最后的一部电影,虽是当时新片,娴在日后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影片的内容,包括片名。娴哀叹自己的记忆时,另一个夏天悄然溜了进来,挡也挡不住,高考到底闯进了青春生活中,那一刻,是青春的赞歌还是年少的挽歌,全然靠娴与庆以及更多高考同学的奋力一搏了。娴在头天晚上吃了母亲做的海鲜大餐,心满意足的踏进家长比考生还多的高考考场。

然后就是漫无边际的等。等、等、等到人心焦躁,心烦意乱,白天仍苦苦的缠住人们的神经,不肯退去,汗水顺着发际一直流到人们的脖梗里去,直到前胸后背,潮湿了一片一片。让人这时真想做个蛤蟆,跳进冷水中才活得够痛快。庆却没了踪迹,大学录取通知书也没有消息。

为什么连个电话也不打?!娴惊讶于自己此时的气愤,她甚至将此时的心情告诉了母亲,母亲看看日头仍没有偏西的意思,就说,这庆也太不会做人啦,到底想不想追我们的女儿呢?

娴就笑了,脸也红了,汗就流得痛快了。当秋风再次袭来的时候,娴踏上了远去的火车,到另一个陌生的城市读大学去了。在那清风习习的鸭绿江畔,她在新的环境中重生了一样,一切都如那的环境:明净,清爽,朝气蓬勃,娴忘了庆!

直到某个午后,娴被几个女生从洗衣房里喊出来,她才发现庆正站在宿舍门外笑着自己,你居然会洗衣服啦!

娴就将庆的头用肥皂泡泡包起来。大一的老人斩新生活因为有了庆的追求与参与,娴的生活有滋有味,娴甚至会在一大堆书籍里忽然想起了庆。还把庆领到自己的院系里的图书馆,两个人就一起上自习、看书,忘了阳光怎么从窗前滑过去的!

你报的志愿可是和我的不一样哦!娴翻开旧账,眨着眼!

可我们在同一所大学里,只是不同院系嘛!庆狡猾的看着她。

骗子!娴指着庆笑着。庆就一把搂过娴,低低的说道,做我的女友吧,你是很好的哦!

娴在她那温暖的臂膀下爽快的答应了。娴知道,他是适合自己的,娴觉得只有他们俩在一起,才最舒服。娴没必要欲拒还迎,娴向来做事都很直接,娴喜欢遵循自己的意愿,娴做事从不拖沓,娴很爽快干脆。

娴让庆很容易有了个女友。庆很开心,请他们自己看了一场电影——第一次以情侣身份走进电影院,娴仍没记住片名内容,却深深记住了了与大学好友看过的一场又一场电影,连细节也没放过——看来,恋爱使人脑子变笨是真的!

爱情做伴的大学生涯,快乐的一下子滚到大二的夏天,娴那时穿了短袖T恤、七分裤、绿色带白花瓣的凉拖。像其他同学那样,报级、考证、然后担心未来,一片茫然神色。庆说,我带你回家看我父母吧。

娴没有推迟。但那天却迎来的是庆母亲对她的白眼。娴的心上的旧疤像一下子被扯裂了一般,哇的疼了起来,娴在日后哭得不像样了。

娴想起了庆的外表,说庆长得不好看,学习也不好。娴还说,两人在一起没前途。于是娴找到了一大堆非分手不可的莫名其妙的理由,将庆一个人扔在了两人恋爱的路上,悄然走开了。

当大学毕业,在人才市场上闲晃的娴竟与庆不期而遇的时候。庆笑着对娴说,你变了。

当庆提议请娴去吃大餐时,娴却如前一样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庆开心的说,你没变。这是两人最后一次见面,娴就此知道,在将“分手”二字扔给庆的那个夏天,庆居然为此挂了三科,差点留级。娴就笑庆,一直笑,笑到连肯德基也没了味道。

此后就是两年!

两年的工作生活,很容易将一个人的棱角磨平,将一颗灿然的心熄灭。娴感到累极了,此时才发现,自己有多久没记日记没看书了,更不用提什么电影了。

日子真的有如白开水一样哗哗的顺着指尖就流到了背后,娴累了。

虽然也有男生来追,但娴感觉自己真的累了,动都不想动一下。男生她更是连理也懒得理一下。娴不知怎么,突然就想起了庆,不是偶尔,而是如溃坝山洪般,疯疯狂狂的想念;更像干草垛上放了一把火,忽的一下,就烧了起来,熄灭不了了。

庆在哪呢?娴忽然想到,这两年的工作时间,庆真是没了踪影,就如高考过后的那个暑假,庆失去了联络,庆在哪呀?

庆也会像我一样,在大城市间飘着吧?以他的性格,是不会安分守己的!娴这时才明白,知道自己与庆的,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庆有多么了解自己,亦如自己有多么理解庆一样。两人在一起真是纯粹的开心、舒服,连争吵也是那么的可爱,两个人是属于同一个世界。在同一个世界里,知己到底是知己!

可庆在哪呢?娴此时甚至有些气极败坏,可转瞬又呆住了。庆啊!庆啊!庆啊!

当娴再次站在两个人熟悉的街头时,才发现,平地而起的那些正装载着无数美好家庭梦想的公寓楼已经霸道的占领了老电影院,那些历史的碎片还来不及多想就已经被埋在记忆中,尘封在时间的洪流里,被冲得面目全非——这么多年过去了,庆也已经改变不少了吧?

娴不知所措,有如孩童般,张开两手,不知所谓——原来失去庆的娴,是这样的无助,是这样的一无所有。娴那渴望重燃记忆的希望,被记忆弄得潮湿不堪。好吧,借此痛痛快快的下场雨吧,没有庆的日子,再大的风暴也算不了什么,娴终于甩开步子,将一切留给了昨天。或许,明天、后天、未来的某一天,庆的影子又会闯进自己的眼帘吧,亦如当年站在宿舍外面那般,不期而至;或许,什么也不会有,但曾经拥有过庆,是多么幸运的事……

梦想当年不识愁滋味,而今心事如云散不开!娴此时痛痛快快的将心里的雨洒在被风淋过的脸上,这为自己也为那远去的有庆的青春年少!

27
     
书签: 编辑:若愚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你的名字,我已经忘了 下一篇我在寻找一个门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植美] [梦回1989] [古月执忆] [郑兆全]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