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_火种美文站
当前位置>> -> 火种诗歌网 -> 现代诗歌>>现代诗歌内容
涂鸦诗组 | 琉璃姬:在孔雀高原上,我是我的帝王(近作8首)
类别:现代诗歌 作者:琉璃姬 发表日期:2020-11-14 03:25:19
编者按:他人不是地狱,而是世界,诗人们,请作为人类的诗人去写诗



《世上的爱突然改变方向》


走在下班回家路上

我看到球场上的男孩们

像底座那样放飞氢气球

一个接一个三分球

投向天空的篮筐


我想到一群酒鬼与恋人

我想到出生时,文莱脱离英国独立

我想到弹丸小国用石油燃尽了乞丐

我想到埋没于地下的航空

会不会有另一种高度


那么,呕吐的长空

单程的燃料不能够返回了

比肺更明显的生物

他拍掉了我的眼球


2020.10.28




《彼岸的摩挲》| 旧诗重抄 (2007年) 


花园没有领主,孩子可以买下整个世界

是桥让人更寂寞,犹如夜晚的星辰


摩挲有桥,站在彼岸的一边

那是通向未来的桥,感知、存在,不求甚解


摩挲有个花园,她还是孩子

我问她:是桥通往彼岸,还是彼岸通往花园

我问她:海在哪?


摩挲从不上路,动弹会压下整片天空

摩挲抬起头:这是彼岸


没有颠覆,我们都是瞬间垮台的政客

睡觉,走路,呼吸并且尊重


摩挲不想说话,我没有文字可写

站在摩挲的彼岸

摩挲说:你要过来吗


这是种深邃的黑,不想听,也不要张望

黑是思想的颜色,注定路过

桥,通达彼岸与坦途,寻找整个花园


我说:我想重来一次

摩挲有桥,站在彼岸的另一边,我知道我认识她

我知道摩挲有花园

海,整片时间的汪洋


摩挲是陌生人,住在陌生人的花园

老死不相往来


我告诉摩挲我只看过一次海,就这么一次

摩挲站在彼岸,谁是谁的第一性

我只能爱上摩挲,爱上她的花园

坦途没有翅膀,摩挲比我更寂寞

是桥,瞬间崩溃的桥——


摩挲有桥,站在彼岸的一边,我知道我们彼此认识

那是通往过去的桥,未知、忐忑,不可思议


花园没有领主,孩子可以买下整晚的星辰

是桥让人更寂寞


摩挲有桥,站在彼岸的一边,守望着梦花园


2007年创作 2020年10月再改




《六道轮回图》


题记:六道轮回是古印度婆罗门教世界观

佛教根据业报身所受福报大小划分分别为

天人道(化生)、人道、畜牲道

阿修罗道(魔)饿鬼道、地狱道(化生)


太阳与现金撒落在土地上

人的颜色越来越淡——

小鬼撕下身体,他被翻开

露出脉搏,畸形,鸩粪,腋毛

他吃掉自己时淌出铜的唾液

有时候他也引诱迷雾之人

谁将他的一生写成这样

他在桉树上做手术

没有睾丸与脑袋


比起在卵中受刑的形象

骄子要相互攻伐,操刀搏命

在阴影与天赋中无法接受殊途

几万年来疼痛重复至魔法与商业的深度与

弧度,或需要继承,以便端坐浆果与木瓜中

成为苍蝇与蜜蜂的侧翼


人类照样大碗喝酒,大口嚼肉

日升而起日落而息,堆砌鲜花与屠宰

将弱者的正面挂上墙壁,穿在身体

从皮肤中剥出自己,剃除影子或者星子

文化总是被惯坏的,虫子与衰老的工序

需精雕细琢,或普世,或敛财,或离弦

因果不在这里展观,也不在那边腐烂


你我的心肝会长出吸盘与触手,追逐奔马

与婴儿,成为虚无的种族与瘀青!世界观在

你的阴阳,你的门庭,你的田地与桥梁地动山摇

尚有无法用语言表露出你,前朝与我未尽之处

把精华用力推下舌去,你终于想起那坛巨型的血


2020.10.29




《星 霜》


庚子年丙戌月,乙巳日

忌祈福,动土,纳畜

宜安葬,开工,搬家


借着烧酒,再写一首眼泪夺眶而出的诗吧

我只要想到我的父亲,想到像我父亲那样的人

那种悲伤刚直不阿,干干净净,连胡子也没有留过

没进过酒吧,没去过包厢,没吃过肯德基,没有存款

与我同龄时扣下领导违规车辆,一辈子就呆在基层

一生中只有母亲一个女朋友,我买给他的无人机舍不得玩

唯一乐趣是在家里小院坝种菜,告诉我每种农作物

六十岁提前退休,大学毕业时给了我500元生活费

我在城中村里租了间屋子就去打工,同学们口中没本事的

父亲,社会不需要这样的民警,甚至曾经的我也不需要

这样的父亲,连我的工作也不愿去安排——

“我愿煅烧成茶谷的石板路,由尘俗的名利场回花乡修身”*


我要浮浪得多,混迹在娱乐,美容,建筑,IT行业中

三教九流,人不能像作物一样活着,身受的冷暖越多

就愈加尊敬那两鬓斑白的父亲,如今我也生出了白发

“有价值的生活,一种过时的美?”*


长发是剑客或者乞丐的命运,我接过他从未出鞘的剑

这唯一的人间,为何面如冠玉,眼若流星——

“一柄剑指向天空,就是态度”*


*引老师刀客的诗句

*引老师步钊的诗句

*引老师步钊的诗句


2020.10.29




《我成功阻止了天黑下来》


睡醒打开微信——

看到包尘前辈在群里贴

我写的诗评,向他道周末愉快

从凌乱的沙发翻找零钱与袜子

(我不喜欢用扫码支付)

打算约上楼下打过球的弟弟

一起去吃昭通小肉串


窗外天色还是没有沉下来

时间是8:30分,天有异象

一个人单身久了房间里总是

满地酒瓶子,飘着蓝气球与

裹头巾的半身人叔叔


顾偕说我是雌雄同体

于男女之事并不十分要紧

我入睡时刚喝了七瓶葡萄烧酒

看一部老电影,北野武的,又哭又笑

活着不应该滚烫吗?


我梦见一筐橘子,梦见被踩中

我也想到,是20点30分

再看看日期,已经是周一

我错过了一个朝代


2020.11.2




《黑暗中的酒》


已经立冬了,拜酒所赐

我的身体还像二十岁那个瓶子

一条街道熄灭就有一个夏天

发酵,蒸馏,配制,肩膀高过头

没喝耶稣那杯,也不是范仲淹那盅

抛弃的终于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咕哝或者哐啷,劳动力都像钉子倒下


我在黑暗中拥有四季,一个傻子?

我不关心大厦中的美国大选

我不关心礼堂里的三孩政*策

我不关心青年们革*命与恋爱

甚至不关心诗的惶惶不可终日

只要有酒,我就添些木柴

直到口渴的人不再年轻


你听,象查无出处的处女

那么娇羞的曲调,拖拽并消失于夜色

她比人体要黑暗一些


2020.11.8




《流 派》


  一


有位诗友添加了我

找我讨论诗歌

他列举了达达主义

知识分子写作

口语,中间代

七零后写作

八零后写作

诗坛各个诗歌流派

甚至诗词书画世家

很有建树的样子

并指出我的涂鸦诗

受到美国自白派与

后口语后现代主义

影响,我只是聆听

并告诉他我不懂诗学

我只知道第三代诗歌后

诗的平面上能写的只剩下

自由与专*制,一双筷子


  二


他们用丑的杀*死美的

他们用美的杀*死丑的

他们用疾病杀*死健康

他们用健康杀*死疾病

他们用城市杀*死农村

他们用农村杀*死城市

他们用媒体杀*死书本

他们用书本杀*死媒体

他们用填空杀*死诚实

他们用诚实杀*死填空

他们用修辞杀*死唇齿

他们用唇齿杀*死修辞

他们用作协杀*死文学

他们用文学杀*死作协

他们用群体杀*死个人

他们用个人杀*死群体

他们用老年杀*死青年

他们用青年杀*死老年


他们用人际关系勒紧喉咙

他们用阴*道夹死天空

他们用阳*具摩擦出深度

我知道所谓流派有时候

就像帮会,开不开枪

都不会有人被开膛破肚

他们想要的只是一枚纽扣

在语言中起义,在教室中摇滚

指控,洗钱,啃咬,谁看见了?


  三


他们认为我的服装有问题

他们认为我的键盘有问题

他们认为我的长相有问题

像走在街上总有人说我错了

像躺下睡觉总有人说我错了

像吃饭喝水总有人说我错了

他们的发型服装言说都像家族

连推眼镜的动作都一模一样

他们尝试用文化统*治雾霾

真人模仿秀,角色扮演游戏?

虚无的朝廷在语言的落日中若隐若现

千百年来,鹰成为不朽的飞翔


  四


我听够了不与人同,特立独行

虚无的作者们,睁眼看看大地在受难

生命在流浪,爱情在枯萎,美酒在挥发

这是围城拒绝被统一的七七四十九


谁会爱我荒火附身,一骑当千

虚无的无神祗,诗歌只能与我的心跳有关

在孔雀高原上,我是我的帝王


2020.11.10 




《生命文明》


题记:他人不是地狱

      而是世界


隐形者总在夜幕起飞

你我不是独立的乡镇

保持静默,不仅用一次真心

去摩擦那面镜子,试探光明

西双版纳的望天树是去年的事

我找到精灵的办公楼,一首诗的地址

缅甸的沙金铺满甘甜香醇的茉莉河岸

泰国的冬阴功,越南的小卷粉

老挝的的辣芒果在街市保持青涩旋转

……


世界不止一个,世界不止一代人

世界不是一个必选单词,天空有多种款式

暮色,极光,彩虹,太阳镜,氤氲,冥冥

世界大美而不同,答案释迦摩尼佛思索过

文化难道是窝里麻雀准时套上标准灰,相同的圆领

梳着相同的发型,在一条直线相互争吵挤兑

渺小的平等!我想大声向世界喊,我想让

全世界都听见这样的朗诵:每个人与众不同

生而自由,享尽日月之辉,流淌继而穿行


我仍是期待爱情,期待使用父亲那刻微笑

我从未那样试过,像冰凉的人体拒绝被爱

我的心中不总是天长地久的丧钟与黄昏

我不是一枚飞镖,不是精密的仪器撬开

主唱的嘴壳,我是一个没有编队的枕头

人类的意志并不总是被梦境与衰老管控

鲜艳也有凋谢之事,岁月才是那种才华


你须回答我:呼吸不是因为需要呼吸

青铜象征古老的嫉妒与中心,臃肿的贵族与学者们

纸张不过是满地小孩乱扔蜡笔,人类的铁骑,战阵

履带与大盾将无数次将他人与自己的高度粉碎

诗人们,请作为人类的诗人去写诗


2020.11.13




简介:琉璃姬,本名刘家琪,中国自由诗人,1984年出生于云南省昆明市(祖籍江西,南京)2005年大学期间写诗至今,火种文学网诗人酒馆专栏主编。

赞(8) 公益犒赏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梦回1989] [塞宾的左手] [记住忘记] [琉璃姬] (查看更多)
上一首诗:声音 下一首诗:跋涉者
阅读(488)  分享     收藏     投稿     评论    编辑:
打赏给文友请扫描下方个人二维码:
手机端发表评论可在电脑端查阅。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作者:琉璃姬   拥有409篇作品
    标题     作者
 编者评语
   
 编者评语
   回老家了妈没了茫然四顾老家的气味没有变只是家没了因为妈没了生我养我的城市面对..
 编者评语
   第一集2011/中国大陆/家庭剧情主演:侯天来周泓张戈张善淇求斯孙雅安泽豪王..
 编者评语
   寻梦者是现代诗人戴望舒于1932年创作的一首现代诗。此诗是一首唱出寻梦者美丽灵魂..
 编者评语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