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_火种美文站
当前位置>> -> 火种诗歌网 -> 现代诗歌>>现代诗歌内容
近期涂鸦诗稿 | 琉璃姬:历代星辰的安排(组 诗)
类别:现代诗歌 作者:琉璃姬 发表日期:2020-10-01 15:04:51
编者按:

640 (7).png


作者简介:2005年大学期间写作至今,作者,文人。




《一个人的爱国主义》


我来自一个人,他的身份证国籍为中国

像是亲人回家的脚印,曾经下过小雨

一个人在立体的事件之间移动,呼吸

一个人是你血管中亿万个细胞中最普通那一个

一个人的苍翠山青骨奇,一个人爱狂风暴雨中的丹青


可是一个人的爱,不包括走一段地毯与楼梯

不包括哄抬物价,不包括制造污染,乱扔垃圾

不包括画地为牢,恃强凌弱,不包括莺歌燕舞,拜将封侯

一个人民生多艰,致一个人再次噤声或者双膝跪地

一个人的诗歌中将永不出现秃鹫与盘旋


一个人爱得如此卑小,以至于一无所有却又泪流满面

一个人爱得如此清高,以至于孑然一身却又相信未来

一个人扬起五星红旗,一个人排队领取那一面红旗

一个人看见泥沙中的手,不婚不孕的齿轮,孩子的轱辘

一个人记住那些汗流浃背拉动铁轨的面孔与枯干老人

其实,我们心中要爱着一个人


2020.9.28




《我怎能放弃歌唱火焰与白雪》


题记: 该怎么让一个哑巴说出火焰

         你只能将自己点燃


该怎么让一个瞎子看见白雪

你只能被自己掐灭


……


自孩提时代起,我便能明辨

语言这件礼物与生俱来

婴儿徒手拉扯喉咙的丝绸

想哭,想喊,想吸,想吮

想走近炊烟的中心,像巨神

那样拆开乳房,事在人为


他的眼睛须是无色瞳孔,骨骼的公羊

未经过抚摸,用心与身披豹纹的女人做 爱

奔颈上滚落那串黑猫脚步,自非凡的隐喻中

向下看,语言的平局来自豹子奔驰的速度

与厚度,他须口吐鲜红,用力去啃咬过

再现丢下头盖 骨剜酒的那种人类


相较于失去口腔功用的沙泥覆盖着

书面语言的操场,袈裟,近视,切片,公式

以数量的想象力,往往作者需注释其蝉蜕后的深色

许多年来我们乐此不疲却又面无表情重复着消失

我想哭,我想笑,我来告诉你们狂欢之道*


2020.9.15


* 存在主义




《普 洱》


普洱不是茶叶,源于修辞,字迹未干

传闻有仙隐居于云南省西南部深山中

守住一棵千年茶树,吟诗作乐,烹茶观雪

从前大山不识字,有知识的长者为他送过信

彝族变黑,哈尼族的瞳孔更深邃与他有关

羌人的小麦,烟袋,肩铃,腰刀扔在山头

山羊吃掉了书籍,汉子拔下大腿上的匕首

割下羊头为亡者引路,托运茶叶进入西藏


汉朝欣赏他,蜀国培养他,大理命名他

蒙古争夺他,清朝统一他,缅甸与越南毗邻他

他是骑乘乌云的流浪汉,为历史的面目露出红褐色胸膛

她是背上箩筐的阿妹,寻山中茶仙药方医治现代人腿伤

她带回的药须要发酵,他念念有词,煎至日出时分汤色渐红时

开口温和,品质醇厚,感情浓郁,替代掉语言中多余脂肪


2020.9.21




《娜 迦》


一条变种之蛇,神佛从秘术中拎出了打 手

深谙于湄公河底,主宰陆地移动缓慢爬行

掏出猩 红与国 家,在洪水与稻田之间吐信

仿佛要述说:朕乃王中之王,九头之子

人 民只须跪 下,崇拜丰收,皈依暴雨

他的宝石与主殿埋没于水,只在掀翻船只时

倾吐火球,歌颂农耕与渔牧之民准时报税


别说话,我害怕大水瓦解时并不来自于

张开口,那只抓下去的爪子会导致筋 断

再次追逐落日!这一切都相由心生,天公地 道?

——可文明不是茹毛饮 血的恫 吓与獠牙


太可惜,生命不是隐忍不发,天干物燥

江河与脉搏正值壮年,你我面面相窥,陌不相识


2020.8.4




《少 年》


弟弟,青春唯有一次

一次去生病,成为文化的灰尘

你去拥有一生中最美好的腹肌

就像夏天,想要流泪,想要痊愈

给乌云起个绰号,与闪电搏击

从一次性的人间倒出那箱银子


你想要成为佩剑人士,行者无疆

我不愿告诉你一支心跳之歌大声而短促

我热爱你如同健康,如同悲哀


2020.9.9




《记 梦》


做了噩梦

以至于醒来时

手里有枪


2020.9.9



《写作乃流星之事》


有时候,我叩击身后的洞穴等待回音

暗号即无中生有,它睁开第三只眼

不肯认领这副孱弱皮囊密封着鲜艳与流淌

那声音不是大鼓与陶瓷,不是浪花与呢喃

不是青铜融化时的诚恳,这人间的错误与壮美

全因沉默而缺失一重到底的璀璨,它无声与埋藏争辉

滑翔的猿猴,唯心的脱兔,焚毁的尘埃,刺偏的时钟

我用从未有过的拟声拽住想象出的单衣,一撇一捺

呼吸就足够痛了吗?它统治语言的天体,魂无逃只

而我也知道,你白色时我黑色,我热爱时你陨落

使摩擦大气层的情感,在天空的黑板涂画,扔掉粉笔

成为圆柱或者弃物,永恒的迫降!降临在生老病死的

斑点或是愿景下面,成为你我特别幽暗那部分


2020.7.31



《同一个国家》


甲:我父亲是公务员

母亲是教师,每月两老退休工资

有两万元左右,生活但真静好?


乙:我父母亲都是工人

每月两老退休工资有八千元左右

生活还过得下去


丙:我父母亲都是农民 工

六十多岁了还在工地上奔忙

感谢政 府,让我们一生充实而幸福


2020.8.4改



《穷 人》


当他被抓获时,正在津津有味

吃一碗偷来的鸭血粉丝汤

这个画面,将成为一首诗

质疑这国 富民 穷的时 代

他向警方交待,因为家里太穷

能省一点是一点,有兄弟姐妹三人

为了供自己上学,其他人全部辍学

自己从来不拿贵重物品,只偷食外卖

网评南京贫困大学生明显好逸恶劳

游手好闲,穷人富养

网民留言贼永远是贼

当一群网民大喊法不容情时

中国却有律师愿意为他

做无罪辩护,资助其上学

东野圭吾在《白夜行》写道

“凭借着这份光,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

我从来就没有太阳,所以不怕失去”

2020.7.22



《守望者》 

  

山丘下的线,垄田,蚂蚱重复着弹飞土壤里的引力

草鱼困于池水的酸,几尾终身聋哑

——对比辣椒和蚂蚱的命运

一把斧头有多么憎恨,就有多么无力

  

如果,不恐惧微观的世界,我仍将一无所有

地下一直深埋着巨大的太阳和发疯的奴隶

黑色的腐烂,黑色的大脉管,黑色的阴道

——石油触发了暗哑的激情

  

时间曾打开重力场,将人的骨头拉长,弯曲,压脆

也将虚妄的皮影扯平又皱褶,脑子在地球的圆上滚落

——我和你不可避免,体验失去盐的枯干

如今我逆来顺受,不知疲倦的平庸,饥饿时会选择幸福

  

那个世界并不存在田地之间,相互吸引的粒子汇集到一个点,

任何生命都不可测度

我预感没有一颗炮弹落下,所有的情感将会被时间和微观驱散

人的诚实将钙化为一颗锆石,

只有在核里跳动的樱桃蜕去石的表皮

——仅能超过时间的力,草鱼将跃出池塘,这是我所期盼的

  

2017年——2020年改




《漆黑挽歌》

——记周末楼下自杀的女孩


没有谎言的夜晚,有个女孩在暴雨中

惨 叫,原因未知,也许她被天雷选中时

还那么年轻,那么微弱得颤抖与发白

世界剪剩下枝花骨朵,扔在一旁

后来小区停了辆警车,围了许多人

许多人来到人间来不及歇斯底里喊出一句谜语

或者脏 话,在普通人的感受不值一提的日常中

许多人同我一起拉开了窗帘,又合上

许多人同我一起睁开了眼睛,又闭上

我的一生中总是看到横 死之人

我也总是看到自己在不断缩小

我坐在弃世的夜色中抽烟

我坐在死后的阳台掉落

2020.9.12



《悖 论》


南风: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引自查尔斯.狄更斯《双城记》)


琉璃姬:对一些人是最好的时代

              对一些人是最坏的时代


2020.9.13



《月亮糖》


如果不是出生于不甘平凡的年代

谁会关心眼角痣是不是天生?谁来押韵

敏感就拉丝吧,像是二零零四年那款甜

仿佛在地球封面上变焦的那种吸力

表情早已深不见底,瞒着我们的青春期

那枚流星划开的锈,从古代汉语或者马克思

哲学教室溜出来,从前我不写诗,我只画画

我二十岁,她二十三岁,圆通山开满了樱花

你要去上海念书,男朋友是日本大阪人

海洋对面莫辨雌雄之美,木村拓哉那样的男子

轰隆,一列火车空空,哐当哐当,又一列火车

患上白血病的你每天都是黑夜,他的黑夜

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现在全世界都知道

在左眼下点颗泪痣,你说是这颗糖

所以我要给姐姐画一幅肖像,遍翻抽屉

可只有支铅笔,只能画黑白人像

别再找了,十六年,这张画也拉丝了

2020.7.24



《星期日》


日晷与齿轮同时失效

针眼与鼻孔有着相同的精确

我出生在唯物主义论的时代

一切不能使用拟声词解释的行径

都理屈词穷,噗嗤噗嗤,丁零当啷

一头大象的沸点,犹太人穿上牛仔裤

背起十字架或者香料,隐喻恒星太远

太大,太热,太尴尬,比心跳容易辨认

比皇 帝容易立锥,人 民是拉丁语,人 民是

暮光,人 民是竹竿,人 民的砖头或者拖鞋

不及七曜之神光滑,可比丢失的历 史庄严

过去发生的必将再次发生,未来发生的

必将正在发生!古老的血液要永恒循环

“凡劳苦担重担的人,可以到我这里来

我就使你们得安息。(马太福音11章28节)

他将水变作美酒,将五张饼掰开分给五千人

佛教称其为神足通与法布施,千百年来

我们跟着这样的人走,跟着这样的人休息

带薪或者不带薪都没有关系,他的统一

超过君士坦丁,亚历山大,成吉思汗

秦始皇,屋大维,彼得,汉谟拉比……

没有疆域,政*党,民 族,肤 色,阶 层

参透生死,原木与钉子千百年又吓死了谁

不要再制造什么冠军,党 魁,胜利,伟 大

来自宇宙的威力,受用主神假期,猛虎退避

沧龙降服!翻开杂志飞出老男孩的无人机

走出女孩的高跟鞋,限量款,第一个出场

老人的乐队,老人的王炸,人 民需要叙事性

2020.5.5



《蝴蝶孵化室》

  

蝴蝶的一生经过卵、幼虫、蛹、成虫

从雕塑内部否定世界,那具蜕出的壳

挂在树干,像塔罗牌里抽到一张倒吊人

重生,相反,圆满,抛弃胜过希腊人的证 物

毛茸茸的小家伙,拖着地球的黑裙子学步

化蝶后寿命只剩下一周,没有森林与庭院

而南北朝被玻璃罩住了,建筑的卵孵化出

昆虫气味,人类叫作爱情,仿佛这是少女

唯一的共性,她穿上了妈妈的高跟鞋 

2020.6.9

  


《唯心论》

  

一个人在物质中生活得久了

就像瓶子里的氧气回到凝固

语言的水受限于两次沸腾,而时间

的可燃物,并非只剩余变质与斑

  

我们建造是将物语进行拆解

在一个叫作心灵(肉眼看不见)

的器官中重建,使煤炭与盐巴

呈现物理世界所不能理解的弯曲

  

当我知道你也开始沉默的时候

倒不是因为贫穷,也不会感到孤独

2020.5.26

  


《糖果骑士》

  

小时候吃过的零食不多,个子长不高却

喜欢含着热量奔跑,一家人住在没有糖纸

与谣言的瓦片下面,未想过长大是成为甜的购买力

那时的糖果包装也朴素,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创意

只有几毛钱的想象空间,西瓜泡泡糖,大白兔奶糖

元宝巧克力,玉米软糖,花生牛轧糖,口哨糖

市中心百货大楼里能买到小熊软糖,四次元口袋

里面有十几颗熊孩子(可能是熊孩子最早出处)

记不清是上海还是国外生产,Q弹,MISS像六感

太抽象了,二十年后才被普遍接受,生活的形容词

简单粗暴,一口就能把头咬下来!可乐味,橘子味

多么像消化系统,广告语也是这么写的,垮掉的一代

上一代人之后这样评价他们的孩子,仿佛把糖拉成屎

同样简单粗暴,效果像膨化食品,沙琪玛是满语

直至苏 联解体,世界没有垮台,糖果还没有停产

咀嚼是天然屏障,如果粘牙孩子们会用手指头

扣下来,继续放进嘴里吃,不用洗手也不会嫌脏

2020.6.1

 

  

《妙 玉》

  

买了盒薄荷型南京香烟

烟盒上写着曹雪芹给妙玉的判词

“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

  

他的心病是天生的,也将一尊

菩萨摆放在大观园的石头上磕缺

参悟诗意加重了封 建 社 会烟雾

槛外之灰,下雪或者抖落的灰

她可能知道自己在书里

2020.6.19



《病 句》

  

终于相信,美好的人努力堕 落

糟糕的人努力活着,我很糟糕

打翻药瓶时我们看见明显的重瞳

你想与去世的自己说说话?

他连记忆与形象也没有

2020.6.19



《被封印的世界》

  

我从超市买回十九度果酒

一整天的工作已经结束了

放一支礼炮?生活需要仪式感

像倾斜一个女人,十九度倒下

她张口进入我麻木的房间

她微微偏凉,翻开杂志未读完

放在茶几上,封面停留在去年冬天

雪覆盖着那个夜晚,她在旁边

盖一排房子,用手指或者零钱

时间于你我,说起来只是堆煤

  

你见过争分夺秒的流体

你明白了星体为何折射

胜于世间美妙的舌头与嘴 唇

你所不知一颗按下开关的心

这是多么快乐的一个夜晚

我的精神与肉体都是十九度

我不是空调——

2020.6.30

  


《啤 酒》


你就像是学坏的孩子

透明磊落,拒绝使用开瓶器

掏出神奇的自我,一把钥匙

流淌着黄金,熟透的荡 妇

衣冠不整,二十几年的老情 人

必要在欢笑中闪出泪光,像那些泡沫星子

男人是奔跑过的马拉多纳或者飞火流星

想拥抱,狠心生活,从过期的水中开出花朵

啊哈,我们的初恋,用小口抿,身 材完美

今晚我要投奔三千年前的闪米人

带上盘缠,为液体的农耕女神跌倒

在人间大口哽咽,从伤疤中抠出小麦之香

我的故事讲完了,你的故事我还没有听过

2020.7.11



《庄 子》

  

战国星空下,口吃的先告辞了

斯人永远猜不透舌头中的毒素刺激

鲲鹏的肝,胚胎的鼓,他有双复眼

用于修补背上的昆虫翅膀,梦中的宗教

是陨石之门,学生还会背着晶体

像铅笔一样削出缩小的语言

只有解开形体后才会使用擦头

  

我在星星下面写诗,一无所知

很多年如此,我知道你也是吴带曹衣  

2020.5.14



特别收录:《速溶咖啡》


《速溶咖啡》


我不能解释,粉末事物使写作成为某种浓稠

阅读的程度是人为的,陶瓷杯子,陶瓷的心

也可以是一口大鲨鱼,笨重,不做姑娘家抱枕

有的人摇摇头离开了,带着失望,他的内部

需要加温,滚沸,消化,研磨,食用盐,酪

蛋白,麦芽,烂泥潭!平民化等闲,平民化雄辩

黑颜色物质捏出金子,来自埃塞俄比亚的酸

阿拉伯人与土耳其人兴奋过,饮尽魔的饮料

健脑,止血,蔓延,从火焰之树中生下来

抓一把就埋入云南,增强肌肉与魅力,更持久

古代的,概念的,简化的,青铜的,超市的

与一个不刮腋毛的土著没关系,生活的仪式感

嗷嗷,一米八以下的男士等不了那么久


2020.1.8



赞(6) 公益犒赏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梦回1989] [周艺海] [琉璃姬] [素颜鸽] (查看更多)
上一首诗:北方的秋 下一首诗:月亮
阅读(372)  分享     收藏     投稿     评论    编辑:素颜鸽
打赏给文友请扫描下方个人二维码:
手机端发表评论可在电脑端查阅。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作者:琉璃姬   拥有361篇作品
    标题     作者
 编者评语
   
 编者评语
   回老家了妈没了茫然四顾老家的气味没有变只是家没了因为妈没了生我养我的城市面对..
 编者评语
   第一集2011/中国大陆/家庭剧情主演:侯天来周泓张戈张善淇求斯孙雅安泽豪王..
 编者评语
   寻梦者是现代诗人戴望舒于1932年创作的一首现代诗。此诗是一首唱出寻梦者美丽灵魂..
 编者评语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