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原创文学_火种美文站
当前位置>> -> 火种诗歌网 -> 现代诗歌>>现代诗歌内容
蛰居散记(散文诗)
类别:现代诗歌 作者:瀚墨盈香 发表日期:2020-03-10 14:43:07
编者按:散文诗,就要投在诗歌栏目中,不存在散文栏目投诗歌的作品。写的还是可以的,抒情明朗,修改好了可以作为朗诵诗。

        (去年三月武汉长江大桥)


01

江城,傲雪凌霜的梅,又一次错开季节的序列。

千年不闻的笛声响起,飘落一地残红一夜寒雪。


老林深处,一道黑色的风趁火打劫,不失时机兀自刮来。长满翅膀,以鸟的姿态恣意盘旋在城市上空。

伸出又长又瘦的翼手,子夜时分开启潘多拉封印,黑色烟雾从魔盒中迅疾飞出。

不经邀请,便与新华路的人流一起,走街串巷。比起当年的芥子气,有过之无不及。


汉口、汉阳和武昌,无一幸免,纷纷躺地中招。

晴川失色,汉水断流。

张之洞二十多年呕心沥血铸就的一座坚城,一百三十年后,危在旦夕。


时光越不过年的刻度,把迎新喜悦丢在了旧岁里。

让触手可及的桃红柳黄,变得如此遥遥无期。

只能把兴致勃勃的踏春念想,生生拽回。关在紧闭的门户中,无可奈何,惊恐四散。

 

02

不管湘中的大门关得有多紧,汉江的风还是如影相随。一直从己亥岁尾跟到庚子的年头,跟到了上元节的月夜。

我不敢与之缠斗,躲在窄窄的窗口,隔着玻璃窥窃。


想借来一只古色古香的红泥小火炉,和一把掉落花间的壶,用枯瘦如柴的记忆,烹煮一壶浓浓的绿蚁酒。

窗外无花室内无影,不想约一杯寂寞惨淡的月光对饮。

因为,优雅的唐风宋韵注定不是今宵的座上客。


如果能邀一阵噼噼啪啪的火光里的鞭炮、或是远处一曲隐隐约约的龙舞。该有多好!

哪怕只几声吆喝、几声喧哗。

我知道,不管今夜等多久,只要风不停歇,从窗口撒落的,还是一捧稀稀落落的月华。

 

03

再紧的门关得住双脚,也无法关住饥饿。

口罩、眼镜和消毒水,全副武装。

熄火、挂档、落锁,任锁声在小巷中清晰回荡。


一位邋遢老者正盯着我的脸,满面蔑视的笑,刺一般扎得我一脸生痛。

才走了两步,回头又是一脸蔑视的笑。

哦,这只口罩惹了祸。口罩在他眼中,写满了我胆小如鼠。


其实,我不想带着口罩啊,呼吸不畅!

也不愿胆小如斯,不过,我真的太敬畏生死!


一处喧嚣的市场,蝙蝠、穿山甲和果子狸,尸展一般。卖主大声吆喝,背着手的大盖帽在悠闲遛弯。

一万双筷子,在百步亭前与死神扎堆。一匹鹿状的天朝马,高举庆功的酒,信口开河。

一个白色的影子在呐喊,声音被鲜红的指纹无声按落。


你,一只小小巫而已,根本上不了太公的温神榜。

我们对视,纯属大惊小怪。

懒得与你置闲气了。肚皮已在举旗造返,我要去市场平叛。

 

04

南方有一座山,一座道骨仙风的神山——钟南山。

巍然屹立于天地之间,闪烁着蓝田玉一般的熠熠光华。

不曾谋面,我只好于洁白的银屏上遥遥仰望。


耄耋高龄,岁月却从来不曾衰老过你的风骨。

因为,日光月华已成给养。


你不是祝融神的后代。

却在火神山燃起一把三味真火,雷神山上,劈开一声振聋发聩的惊雷。

人不传人的谎言,在火光里灰飞烟灭;传谣者的真像,于雷声中沉冤昭雪。


龟蛇静,风雷动。南粤道骨,与鄂北疫魔,在黄鹤楼前交手。

石壁上那九十九只鹤,很后悔没在一千年前早早飞走。他们不知道究竟鹿死谁手?

告诉你吧,魔高一尺 道高一丈!

 

05

一山动,群山涌动。

桥头的鹤发老者,你手中有一杆始皇帝赶山填海的神鞭么?


新年钟声尚未响起,出征战鼓雨骤风急。北京、上海、广东、湖南,闻风而动。

一颗医者仁心,热血沸腾;一纸坚贞誓言,感天动地;一袭洁白戎装,候令待发!

嗷嗷幼子、皓首双亲啊。我欠你们一顿温暖的年夜饭,回头一定还你们一座葳蕤的山。


一缕青丝,挥手而落,这是我十八岁的美丽容颜哦。

一张冰冷案几,一缕昏暗灯光,这就是ri思夜想的床。


一颗医者仁心,一袭洁白征袍,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赞(5) 公益犒赏
   
阅读(593)  分享     收藏     投稿     评论    编辑:清竹 · 汐影
打赏给文友请扫描下方个人二维码:
手机端发表评论可在电脑端查阅。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作者:瀚墨盈香   拥有30篇作品
    标题     作者
没有时间的今天
·打破·夜
·请再说一遍我爱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