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雨(组诗) - 现代诗歌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当前位置>> -> 火种诗歌网 -> 现代诗歌>>现代诗歌内容
黑色的雨(组诗)
类别:现代诗歌 作者:燕山衡 发表日期:2017-11-23 20:29:57
编者按:诗意辉宏,意象化的抒写让质感有了更近一层的突出,诗人内外兼能表达出诗歌的涵义和人的内心矛盾,让思想更为丰富,寓意更好。

【序曲】


——如果  爱是一场意外
谁来解释  昨夜花开
我在来路上看见
邪恶的雾  染殁了花的芬芳
 
铜锈  淡淡的绿  点缀一堵堵坍塌的墙
看不见时间的痕迹  只见光
挟持影子  私奔......
 
  【第一章】


 1、梦境


那场瓢泼的雨

没有边界  真是迷茫
雷电  撕裂厚厚的雾墙
我伸手摸到  不可言喻的痛楚


——肉体仿佛一具蜡像
带着心跳  肆意燃烧
宛如巨兽  四足现出铁镣
匍匐 咆哮 吞吐焰火
一双眼睛在暗处  冷冷审视这
刻满无情和背叛的夜
“快醒来!”——
一个声音透过耳帘
我睁开双眼  默默凝视窗前的微亮:
究竟  那一抹时白时黑的影
是我的泪  还是月的光
 
  2、废墟


“逃出去,不要回头!”——
我沁着泪  弱弱呢喃
老祖宗留下的铜墙铁壁  被蛀成
凹凸不平的青砖
一切存在过的繁华  仿佛
铺垫一场未知的恶梦  是旋涡 无尽的旋涡
大自然正在用落叶书写   带血的《战书》

一双双不屑的瞳孔  是
烙印最后的落款


——墨色的烟雨笼罩都城:
女人们渐渐忧郁  不能孕育
男人们恋上愤怒  战火重燃
这是一个没有活力的  新时代
一切的梦想将被  研磨成粉末  而后

填充  嗜血的枪膛——
不要再问爱是什么  风被灌满厚重的毒铅
如果你能从一具具躺下的身躯上碾过
或许  还能从卑微的呻吟中
窥见  答案
 
3、小丑与辉煌


戴着面具  涂鸦微笑  你
有堆满铜臭的白昼
夜晚也枕着算盘  睡上一觉


——你说  自己是繁华的奠基者
仿佛一位光耀千古的伟人
餐桌上的葡萄酒  泛着血色的光
产自欧洲的上等皮带下  捆绑
镶满金子的肥肠

——昨夜  雨一直下 风不停刮
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你热情激昂 满嘴道德的演讲:
一台被遗忘的收音机  开得响亮
蔓延破落的老巷  它的韵律美得就像——
欣赏达芬奇的惊世大作  同时
体验一番  文森特向日葵海里 在他逝后

被世人簇拥的快感

恕我两眼昏花  将你错看成
博物馆墙壁上的蒙娜丽莎  或许
你就是如此滑稽  习惯把辉煌
密麻麻地  挂在墙上
 
【第二章】 


1、蝗虫的革命


一个漫长的梦  关于荒芜
一个漫长的梦  一个农夫在求雨
那将是一场  绿色的盛宴  假如
你正在大气层外观赏——
此起彼伏的绿色波浪  舞蹈一样诱眼
这到底是
芭蕾舞 探戈 抑或是太空舞步?

——梦是未知的  我也常做梦
双脚踏进明天  脑袋卡在昨天
今天被掐在喉管里  宿命式的瘙痒
我抬头仰望  黑压压一片——
这不是梦
而是被雨打湿的现实
我看见无数双绝望的眼睛
深渊一般的恐惧  透着微凉
临时收割的梦想  在绿涛上搁浅
留下只有
干瘪嶙峋的土地  和碗大的泪做的泉
 
2、白描


我把色彩都赠给彩虹
关于你的印象  只有
用碳笔轻轻素描:
飘逸的发丝染上  毕加索式的蜡香
忧郁的眼神泛着  梵高式的幻想
一身沾着雪色羽毛的长裙  镶满哥特式的猫眼
你不是我的爱人  也不是
可以如影随形的  玩伴
但我可以读懂你压抑的泪水
总会自然而然地
为你描上浅浅的  素颜
 
【第三章】

 
1、呐喊


失去忠诚 试问
我应向谁倾诉
失去信念  试问
谁做我生活和思考之间的媒人
忘记冬天的严寒
侧耳倾听:
雨的舞台  在搭建
风的歌声  正蔓延
 


自认是位细心的听众
任凭雨点亲吻肌肤
和汗液揉在一起
——或许  能更进一步
把灵感的火苗 悄悄藏进你

结在云中的胚胎
你曾说  讨厌人间的嘈杂:
永不将歇的机械摩擦  是来自地狱的索命绳

永不凋谢的曼陀罗  你用半生的邪与罪  将我涂抹


本想滴一夜的泪 洗刷这
无边的污浊

又是谁  这般的顽劣

深渊似的子宫里  淌着煤油
我连着你的灵感  降生在
黑色的苍穹之下  如陨石坠落大气  摩擦

摩擦起  魔鬼一样的火焰

 


雨 终于停了
它是被我  烤干了的
关于乌托邦的梦
连着刻满祷告文的经书  一同被
葬在无底的火海


你我之间隔着一堵墙  恰似
男性和女性之间那份  关于超越情感的幻想
肉体的欢愉  心底的遐想  邪念中的邪念——

是恶之花  或是恶之果  无从亦不想知晓


待火势消去  它便成了薄薄的灰
你我之间再没“你我”  想想钻石的形成
满眼绝望的乌鸦扑了过来  衔起你我

穿越  仍在烧烤的火海
 

【尾声】


——最廉价的安宁  是爱
幸存者!请把这份构想  誊写在
死海某个洞里的一张羊皮纸上

幸存者!请耐心地寻找!一个山洞紧挨着一个  耐心寻找!


一场蔓延千年的雨  黑色的雨  降下帷幕
谢幕的不是人类  而是
满怀忏悔的鬼魂
冷炙残羹不过是些  被烤焦的欲望
一幢幢倒塌的工业殿堂  堆砌起  新生的沃野
一棵棵拔地而起的树苗  撑起  希望的摇篮

不过是  自我安慰罢


我是参与者  还是选择  撕开雾的面纱——
彩色的雨  镜子一样

是不是人类  却也面善
 


    注:——正因为我们是人类,才深切知晓:什么是在劫难逃!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燕山衡] [红旗如画] [素颜鸽] [黄亚楠] (查看更多)
上一首诗:镰刀和锤子 下一首诗:残月依然几分幽
阅读(280)  分享     收藏     投稿     评论    编辑:素颜鸽
分享或打赏给文友:
发表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作者:燕山衡   拥有72篇作品
    标题     作者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