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穿故乡(组诗) - 现代诗歌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当前位置>> -> 火种诗歌网 -> 现代诗歌>>现代诗歌内容
洞穿故乡(组诗)
类别:现代诗歌 作者:李东风 发表日期:2014-11-02 15:15:00
编者按:在雨季中铺展出如此温厚的诗意,对故乡和故乡的情意尽情的袒露心胸,充满渴望的情愫,在自然跌落的叶纹上寻找理想,寻找曾经残红的辉煌,但失修的是什么呢?是自我心境的返照?还是蕴涵在诗行中一席惆怅的往事?“溯”的渐行渐近,都犹如历历在目的秋光,浮现出那些不可挽回的落寞。渡口和救赎,无非是要观照内心,自我情感的起落。一组诗意浓郁,含蓄温婉的诗歌。错落有致,铺衬到位。

   雨季


雨落淮河,我看不到云朵净澈的眸子

细碎的柳叶嫁于东风,又落于北风

风是善变的魔法

它存在于牙齿之间

在加温句子前

已铺垫好了结局


故乡九曲的炊烟

牵扯着我不愿南归

我是一只雁,尽管

落日里有虚拟的情节

我还是把眼光投向

分分合合的人群


我看到,艺术和戏剧遍地开花

盛开在他们头上,独自招摇

雪花或红莲的种子

不经意的落地

已经隐匿的季节

又被尖锐的翅膀打开


这个秋天,寒凉是温度的坠落

却又和温度无关,飘洒的雾雨

蒙昧了杯子里隐喻的春色

以洗涤为借口,把明媚悄然蚕食

我打开了伞,天空是圆满的形状

可我的肋骨,却被密密的排列成屋顶


   落叶


路上潮湿的落叶

甲虫啃下凝重的一口

爬向了庙堂,成为供奉的香火

毫无悬念,佛主应该把它留下

一颗黑色的舍利

信徒从来不问出处


残缺的叶子,又被天地容纳

蚂蚁来过之后,人类的音乐响起

意象的叠加,神奇到经脉的延伸


最丰富的画面,竟然是全尺度的留白

幡然醒悟后,叶子竟被饥饿羊群

贴地捡拾一空


   失修


雨还在下,胸膛里拳头大的房子

失修已久

工匠们乐于饮酒,出游,栽种桃花

花间信仰,代代相传

家族谍谱,被子孙推敲了一句“顺其自然”

这惊世骇俗的祖先哲悟

竟然只是一句名词,反复咀嚼

有了佛堂上香的冲动


河水渐凉,夏日的蜻蜓与荷花

逃向雪白的墙壁

陈旧的船,把弯曲的触角埋进土里

长出了翘首以盼的丝柳


我被雨水打湿的头发

暗合着纤细繁复的岁月

河床,砂砾拱起高大的词牌

把禹会诸候的废墟,还原成文字

祖先留下的遗骨,洞开着思想

让溯源而上的鱼欢快的穿行


   溯回


雾弥四野,我躲在柳树背后

长安城飞来的鸽子,停留在我的肩头

淮南王红色的马匹

载着三千门客和他互相拱手的鸡犬

在最后一次朵颐豆腐的盛宴后

——得道成仙


淝水,淮河出嫁的女儿

于八公山侧

以戟钺飞针引线

在八十万雄兵中,刺绣兵法


天空迫近我的额头

雨一直下到长安

树上的蜗牛被我盖上了一片叶子

历史总是在坚硬中夭折,又在柔软中复苏


   渡口


水面在雨季里升高

离看不见的星星,只一尺之遥

野鸭把隐诲的情歌传到对岸

枯枝上的石榴纷纷落下心事

被细心的蚂蚁搬进温暖巢穴

爱情和吞噬,并不矛盾


秋天,天空正在收集往事

雨幕却被一群麻雀剪来剪去

透明的伤口又被风缝合

桅杆插进岁月的耳朵

所有被遗弃的船

被蜘蛛收买,在秋雨里失聪


渡口,一首诗载起的生命之旅

被一条船,迂回铺陈

两岸的码头交换着人声,庄稼

和新鲜的情感

直线间,原来可以无限延长


   救赎


长堤曲卧成弓弦

射中离别

斜阳舔舐着伤口

风中没有安慰的回音

只有和越冬的蝙蝠一起遁入山谷


回忆在错落的柳枝间气化为思想

讯息顺着主杆深入泥土

等待重生的蝉蛹

——欲破土而出


那时,雷电刚启开远古的一角

落下大禹治水的标尺

在暗夜里裁量了桃梨的腰身

东风,一直是挑着胭脂的货郎

在山坡,兜售着色彩


当千亩黄花渲成金帛

蜜蜂开始用凿子镌刻盛典

象征着温柔和撕裂的夜

把长堤喂养成燕子

剪开圆月

淮河画舫,被救赎的木鱼

抬举着离去


   剖砂


砂粒是微濛的天地

在夕阳下返祖

金色的肤质

是奔跑的颜色

它寓示着收成

又渲染出篱笆下,世外的金菊


茅仙道观的沙盘,测字占卜

二千余载

堆起江山,又埋没了皇家

平凡的姓氏提笔尘封

被琥珀包裹

丢失的剧情在坚硬中痛哭

眼泪,是打开故事的透明钥匙


悲伤和欢喜,用两条腿支撑着真相

历史和遭遇,在久远的时光里禁声


最后一抹晚霞晕开一个世界

雁白的梨花开在长袖女子的发髻

送走郎君的盔甲,纸剪的鸳鸯

随秋后的莲蓬,跌入水中

许多场景适合分离

海市蜃楼,却是诗人无法承受的画面


   城门


黄土下的城门

被发霉的思绪浸染着

生出了绿苔

用手去触碰,却听到了宝剑的吟响

敬畏油然而生,砖块

把厚重的历史层层码放

让一只虫子钻进钻出

原来穿越历史的,都是微小的生灵


洗衣的女子,以燕雀欢歌的方式聚集

拴马石上,用木槌敲打的人生

在漂洗往事后,再洗净民谣的韵脚

剪纸的鲤鱼,在船的窗户上

窥视浪花,瞪着嫉妒的眼睛


我躲在一粒砂里,和祖先心贴着心

我们都不说话

有公鸡替我们代言

在北斗七星舀酒酣醉后

我只能把人心叫醒


   道观


我尝试着吃下一截甘蔗

再去山上许愿

佛道一家,都会用法眼打量施主

旺盛的香火已容不下嘴唇的反叛

除非你祈愿的不是自己


留心道场的石碑

总有现代的铭文

一支笔的传承,竟可挑破云端

我不是捐赠者

尽管搜寻三生,还是

找不到我的姓氏


高大的铜钟,围成一个瓮城

布道者设下讲坛

从星相到天下江山

功名如何被迎娶进胡同

或又从胡同内嫁出祖宗

种种枚举,让敲钟人

显赫一时


天渐入黑,烟火拨洒到空中

山下人声鼎沸,仰望

古铜色的问号被悬挂在山石之上


   回落


深秋,原野以辽阔获得了馈赠

稻穗把村庄顶在头上,倾向土地

我从树的根部抽身而出

城池只是一种传说

耕种成了人类进化不掉的一根尾骨


霜降的时候,下一个预言即将开始

空气冷冽,我喝下一杯酒

庄稼在我心中发酵

催红了树上最后一颗柿子

柔软,是坚忍者的秘密


淮河浪花奔涌而来

和我一起掩卷漂流

我看到城墙上,诗人怀揣折扇

把长袖的衣衫穿在幽曲的句子上

隐诲的舞蹈,我想告诉他

桃花,在燃烧成诗歌意象前

五千年来,一直只结桃子

看看谁来读过您的诗: [] [溺水的鱼化石] [刘荣发] [黄超锋] [徐东风] (查看更多)
上一首诗:母亲 下一首诗:寒冷(外一首)
阅读(6276)  分享     收藏     投稿     评论    编辑:素颜鸽
分享或打赏给文友:
发表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作者:李东风   拥有50篇作品
    标题     作者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