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 - 针砭时弊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疯子
编者按:文笔富有哲思,也很打趣。反问的句式,延伸出了许多纠结之后才得出真理的结果。每人都有不同,每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和认识。文风历练!


雨来,有人说“这雨真大哩”,看到地上被乱风刮来的红色内衣有人又说“一枝红艳露凝香,巫山云雨枉断肠”,要是下雪我肯定要说:“恰若女子酥胸,万里雪白一点红”来矫情一番 ,然而这样的天气委实不适合故作清高,于是说了句“这雨脾气真臭”。事后一想,也觉得妙到了极点,要是由对面晚上开红灯的婆娘说,应情应景也要来个高朋满座的笙歌达旦。

我历来期待自己情绪低落的时候,那样会静下来,想一些平时所不想的事,这也是朱先生所说独处的妙处了,虽会触及旁人,可孤独的毕竟是自己。有人试图去了解孤独,可那是异想天开的事,我只能说孤独是一种病,我害着,很多人都害过。我常有一些奇怪的念头,就像每天都有人死去,也有人新生,也有人中风,稀淡无奇,我却闪着,我觉得这也是一种病。人不过是一种从这里躺下,然后又从另一个洞钻出来的东西,其他也是,什么都是,像一个圈子,不停地跑,最后又回来了。有如日出、日落,这里叫一天,哪里改了个字叫一生。黄牛屙了坨屎给草吃,最后又把草给吃了。

我一直纠结个事,就是吃饭的时候该不该说话,隔壁村的张三就是因为吃饭的时候说话给噎死了,当然张三是个穷得难以吃上饭的可怜人,兴许是高兴死的。我观察了几天,发现那些平时挺着大肚子的、穿得红艳妖娆的、西服正得像标兵的吃饭说话就没事,还能大拍桌子夸夸其谈,个个油光粉面的,经山上的谜婆一说,才明白是有忌讳的,就不懂是什么忌讳,但已经算是天大的好开头了。经了张四来讨饭吃一事才算是透彻,他来时给了个沉甸甸的红包说是好说话,吃饭时像个叨叨絮絮的话痨娘们竟不噎着,顿时明了,于是到房间里给他包了个两毛钱的红包(本来想给一毛的,但双数讨喜),我先是小心翼翼地恩了声,再到大张言辞竟也没事,和张四两眼一通、咧嘴一笑真是拨开云月见天明了!后来仔细斟酌发现红包神通广大去了,什么忌讳都能破,无往不利,能使鬼神推磨。黄利那小子一直想追隔壁村的小莉,没人看好他,后来一个红包给搞定了;老李一直想在城里起个房子,闹了几年没成,后来脑袋开窍派了几个红包,年底就住进城了;不得说说老王,老王得了心脏病住院,我当时一看医院阴深深的定是有忌讳了,可老王家的小子不懂忌讳,硬是说这说那不肯发红包,老王就当真出不来了;范进那老头犟脾气也不懂忌讳,老是想升,升到老还不如我有长进。本来想说什么的,但忌讳这东西说不得,一说什么都破。

我清楚我不是个俗人。前几天我一直在观察一方100平米池塘里的54只蛤蟆,范进曾骂过它们痴心妄想,我觉得是范进这老头升不上脑袋抽筋了,我就觉得他们挺好,虽然叫得有些不清静(老李嫌刺耳),但我睡过头时确确实实是由它们叫醒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得敢想,这点我是佩服的,那些不敢想的专拣些看似知根底的来作福作威,真以为叫嚣着就能上堂入室登天了,潵泡秽物照照自个哪里有个人模狗样。侥幸上了位的也有道貌岸然的说法,说直了就是更无法无天目中无人,披了个龙袍就想着治理天下,自以为正统却又要向上头卑躬好壮胆,又听不得他人意见,好个银头蜡枪,且不说是龙袍还是安徒生的皇帝新装,皮囊本就是中干式上不了台面,又何必勉强自己误人子弟。这蛤蟆就好看得多。

蛤蟆当然是好看的,你看它凹凹凸凸菱角分明,眉隆鼻挺,活脱脱的翩翩公子,好不俊俏。我实在想不明大多人鄙夷嫌弃的臭嘴脸,若你自个儿貌美英俊,有本事就去吆喝几声,好让人知道世上竟还有你这般俊俏的人物,又何必在这里做些以头抢地而的撒泼事,这叫吃不到葡萄,还和没葡萄的人说葡萄酸,要是我看不过干脆就抢过来,拿去喂牲口以表示不屑一顾,但大抵我是不会的,我不喜欢吃葡萄,我喜欢拿葡萄当子弹玩,一颗葡萄一条人命,好不威风!

老王说:“人类的痴嗔大都源于劣根,土壤与须茎都得重新排查,不隔个真空带来不做罢休!”

这话听着好,但大抵是不关我事的,且说大了些,土壤和根须一隔,就是生物嗝屁的害人玩意,何况他死了,说着晦气。

“这天气真臭。”


1
     
书签: 编辑:素颜鸽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垃圾场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树顶上的向日葵] [素颜鸽]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百家杂谈 局外观史
影视书评 历史档案
处世之道 针砭时弊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