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探索之神隐 - 百家杂谈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诗探索之神隐
编者按:读完完整的这篇文章后,我终于明白作者所要说的是什么。题目中的诗探索不过是一个引子,也可以说是个幌子,而神隐才是本文的主题。不过我又想到刚刚审阅的上海老头揭露的澳大利亚神职人员性侵事件的文章,这一来我真的如作者所说,我迷茫了,我不知道我的认知出了什么问题?我相信神吗?我能相信神吗?事件万物完美的有吗?如作者笔下的上帝,基督。中国的哲学从来正视缺省美,简单说月有圆缺,事分好坏,什么事物的矛盾双方都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我们才有求同存异的哲学思想。我不反对每个人的信仰的不同,但我反对为了宣传自己而歇斯底里的诋毁别人的做法。路是自己走出来的,走什么样的路那也是自己的选择,别人无可挑剔,至于真理么,那只有实践和时间可以判断。谢谢作者!

    总是有些思绪的,总是有睡不着的原因的。似在思考哲学,虽然,我不知道哲学是什么!

似在思考生活,毕竟生存才是我真正要面对的问题!想破脑袋都想创造出一篇原创,或是说,真正属于我的文字,可是文学太假了,现实中,我都不知道究竟有什么属于我!

在不知道,哲学是什么东西的时候,我能够无知的吹嘘;在不知道诗歌,是他妈什么玩意的时候,我还能坚持写作,热衷执着的坚持去完成这不要脸的工程。

可是现在无知的我,或是真知的我,或是茫然混沌,无可奈何的我,到底是怎么了?我的思考,开始有了,貌似从来没有过的深度,像是神识跳去星海,在其高邈的广度上,奋不顾身的坠落!

有诗人跟我聊天,清华教授看我的帖子,高级中学的教师转我的诗评,小诗人与我建立友谊,我的成长在所谓心理时间上,我竟然找不到形容词去形容我现在的枯燥与落魄的心情!

我说认知吧!服输吧!像我在《诗人之死》中说的一样!像我那时候的感慨一样:求知,或许是为了体面的认输,我假设这一却的原因是什么?我说出这一却话的目的何在?没有人追问过我!我是想否定自己,否定否定,否定认定!

山东作协副主席马启黛说:天黑了,我们亮着!QQ空间的诗友说:发自己的光,莫要吹灭别人的灯!狗剩爹说:海德格尔后期假如纳粹残害过自己的老师!我以为让·保罗·萨特的存在主义诗学,加上海德格尔的诗学认知,可以丰富我的诗歌,或是丰富我的认为,可是,我不知道这些当代诗人口中,极赋盛名的诗学或是文学大家,生活中竟是如此不堪!

无论哪个网站,对诗学有研究的所谓写诗的整天忙碌的文学工作者,动不动就是“海德格尔说”,某某人说!

引用视乎成了惯例,一种可以彰显自己才华或是阅历颇丰的彰显,说的难听了,就是显摆,与我一样,只是我善用暗引,他们,却是大刀阔斧的引用!毫无羞耻之心!

我的情绪开始亢奋,我开始燃烧一种叫做脑细胞的东西,我无知的空虚,想寻找一种存在下去的可能,我愤怒的动力,是我不愿一宿一宿失眠,是我不愿面对眼前无能为力的现实!

我,至今连一根毛的稿费都没有拿到,那些在我眼里无知的诗人现实中都比我强!而实际上,我的文风,遣词造句,给他们提鞋都不陪!当然,也有些是真的玩偶!你那样肯定我,你那样奉承我,你那样批评我,你那样嘲笑我!为什么?为什么?赞美与批评的背后,隐藏着什么?

我应该认识几位主编,我应该请几位作家吃饭,我应该花钱雇人帮我完成愿望吗?我窘迫的身无分文,我窘迫的,没有读者!或是我过去拥有的就是今天的失去,或是每个人的离开,都是对我的慵懒与歇斯底里的无声地指责!

我把故事写成了诗歌,把诗歌写成了散文,又把诗意散文写成了杂文,至此,我才发现,我不能决定我提笔时到底想写什么!构思即可,是什么就是什么,今天呢?我的第一部小说何时问世?我的长篇小说什么时候方能动笔!我愉快的心情呢?我傲慢与深邃的认知呢?我到底想做什么?

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渴望,不被打扰!周梅森在《人民的名义》中,借用高育良的话说:以前渴望被世界认识,现在渴望被世界忘记!(大体意思如此)

在过去可以凭借记忆,写我想写的东西,曾经,在一报刊上看到过这样一篇文章,大体是说,写作按照工具书,一篇文章,可以写的,让读者一个字都不认识!我倒觉得,利用工具书,只是加强记忆,真正可怕的应该是,久而久之,你已经忘不掉那些知识!

是的,显露给谁看呢?四书五经,全唐诗,全宋词,若都会背了,只是认知相对平等了。一本《圣经》我读了十几年了,到现在都没有全懂!人生啊!一本《四库全书目录》就有两本《圣经》那么厚。

有诗友说我,早着呢!是啊!我认识的作家都是所谓主流作家,你弄个当代网红跟我讲认知,我问你知道我三星的同事都叫什么名字吗,你也答不上来!口口相传,我倒是喜欢他们如此传播知识的手段!

过去,我认为难度写作,抒情诗应该是最难的,所以阅读上,就是刻意强迫自己喜欢,风花雪月,浪漫委婉的抒情诗歌。抒情散文,过去觉得美得一塌糊涂,渐渐阅读的多了,却有种不削一顾的感觉了!

只是少年时,喜读小说,有人说,金庸是把小说当散文写,古龙是把哲学与诗歌的成分融入了小说之中。那么青年,又有人评价莫言,是现实魔幻主义小说的佼佼者!

我个人以为,他们说的都没有错!若是我阅读时,细心一些,他们的名字我都记住了!有段时间,我觉得,在我很幼稚的时候,泰戈尔、徐志摩那样的才是诗人!鲁迅,应该是文学家,我觉得文学与诗歌,就像小说与诗歌一样,是两回事!

后来明白了一些国学家对诗人的定义后方才明白,文学对于我们,除了可以消磨时间,仿佛没有一点用处!什么网络小说,现代诗歌,可以糊口吗?总认为自己就要被世界认识了,而真正懂得阅读的人,又有几个,记得住你的名字!

我们若不能把文章写得像莫言一样好,有什么资格去吹捧或是讨论文学呢?那些优劣的观点,是你的吗?那些所谓的分析,是你的吗?那些绝对的成就与谎言,是你的吗?假如不是,听我的吧!而是老师动不动就罚抄作业,抄练习题,抄这抄那,试问谁没有抄过?

一篇《千字文》与《百家姓》下来,《四书五经》倒背如流!方能称为人才吧!古现通译,再会几门外语,凭借自己的才华,离院士也就不远了吧!当个小学教师,一月三两千块,或是数十年如一日,一月六七千块!这样的人生都有竞争,何况院士!

说来也简单,不过是认知与记忆的问题,现实可不是如此简单,语数英,有一门落下,你以后的未来,可能都会像我现在一样,最近十年,有一半时间,处在待业模式之中!

好吧!让我们聊聊名刊!过去除去专栏作者,即使名家,也有应付约稿之书,称其为文章,都是在侮辱文字。难道是我,没有发现好作品与好文章吗?有!那种读一次,就能发现你我之间存在距离的诗歌,或是其他文体的文章,我说,读一次就让我有了放弃写作的念头!

痴醉与阅读,燃烧的不是脂肪吧!我迷幻与那如梦境一般的情境与文字当中,痴心不死的砸摸其中的深邃含义,一个字都不愿放过!可是我仅仅只是痴醉与阅读上!我认为模仿都是亵渎;我认为引用都是罪孽;我认为我说出他的名字,在现在看来显得很low。

又有一种古风写作,不白不文,读着像檄文,实际上是杂文的那种!那我们还是要像一门学问靠近的!若是杂文,真的杂乱了也好,废话满天飞,像块铁石一样的散文,你读过没?广义上,我都不知道应该把它划归进何种文体,可就是这样的文章,都好意思被称为“发现”。

我说,我要是有那样的文学积淀,都不一定能写出那样试试而非的文章!是啊!我们可以把偏激者引离自我可以目睹到它的范畴,可以用自我本身的善意或是善良去感化或是同化他!可是我们的编辑都在做什么?

进了民间组织,我却以为,一直在官刊!真正倡导哲学共识与文学成就的团队,却遭到有关部门的封杀!面对低级趣味,或是色情杂志的诱惑,文明被认为是虚伪!像许多崇尚性文明的一样,任何立场,都是一种残酷的厮杀性的战争!

有多少人,菱角分明?又有多少人,神识强大!有多少人,坏而不黑?又有多少人,又黑又坏!我是坏不起来,我看到,坏蛋被就地正法;我看到真正的善意才可怕。用善意喂食身边的人群,假如像我,哪天你断粮了,那条黑狗就会跑出来,对着虚空说话!

抑郁,一直被阐释,一直被追加,一直被普及!有什么办法,能够让青年朋友喜欢上我呢?有什么办法,不分国界,不分年龄,像爱情一样,令读者不能自拔呢?我的提问,即是回答!

假如你不知道,一个坏人需要什么,假如你不知道,什么是惩罚,我说今天,那些对好与坏的认知,那些看似孤单的个体,你有什么资格倒下?那些政治悲剧,那一个个怀恨心头的笑话,糜烂了多少厮杀与多少现实的虚假!

我满怀悲切,希望参加今年的青春诗会,15个地区代表,诗刊社会给我这个机会吗?我倒觉得,韩寒不参加任何组织是对的,那说明他的团队是对的!拥有两千多万读者,几百万受众,需要政府的承认吗?

多极政治,教会了我们什么?在一片地域里,稳定踏实的工作即可,辛勤劳作,兢兢业业的付出即可!所谓认知,所谓被世界认识,那只是稳中求稳的奖励!有部分收入来至劳动,业余的写作或是创作,在纯文学领悟才不致饿死!

我在求知,一个自学或是苦逼的自我救赎!不是我无法融入社会!新的抑郁症概念是,老想着有人想伤害自己,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怎么了!难道真的像他们说得,任何人对我都没有恶意?我的固执,我的预感,那么强烈!

死猪不怕开水烫,拼命三郎就是这样练出来的。在一切认知都指向毁灭时,你让我如何抉择!我说,上帝啊!求求你放过我,我是亵渎过《圣经》,可是真神啊,上帝,求求你怜悯我。我的信仰不过是在许多人看来,非常可乐的事迹!当尼采高呼“上帝以死”时,他预见到他的未来会疯掉吗?你们怎么可以这样,这是多么无助,或是无法寻求答案的无畏!

最终的迷失,在哲学领悟,或是真神找到了他,或是基督找到了他。上帝以死,基督永存!朋友,或是兄弟,在尼采后,多少人为寻求相同的答案,深陷在基督里!存在主义,无法解释神识的存在;存在主义,无法慰藉干涸的信仰!我存在于基督里,所以我不曾怀疑!

《创世纪》里说,人由上帝所造!那么在基督里,从事实的角度分析,人由什么神所造,有什么关系,只要基督存在,我们的信仰即是被认证的!像毛泽东搞人民崇拜一样,他扫除了一切迷信,在有些人眼里,他就是信仰!

没有哪个团队,可以像基督一样竖立不倒!没有哪个宗教,可以像基督那样先知!我们在信仰缺失的今天,试问,除了跟随基督,还有哪个组织,愿意如此无条件的接受与容纳我们?

诗刊社的青春诗会的15个代表,可以内定。基督教会的长老牧师绝对都是现实存在的真知,他们说,让撒旦滚远,邪恶就会像他们想象的一样,从我们身边离开,这不是神迹吗?有哪个编辑,可以不通过投票,就能选用我们的诗稿呢?在基督里,我们的团队可以!

准确的说,上帝就是害怕我们走失,所以让基督,把我们聚拢在了一起。每个社会里的社团都是如此,缺乏坚定的信念,即使在今天,尼采也会笃定的说“上帝以死”。那么?在尼采后的今天,我们的哲学,如何寻去,或是改写或是从新认识与定义尼采口中的“上帝”呢?答案存在于提问里

树立一座丰碑,然后在善良洁白的面具下,做着魔鬼应该做的事情,敢问,真知的善,我们的上帝,会令惩罚不至于降至你身吗?所以许多妖孽远离,去畏惧本来就惧怕的东西或是撒旦!撒旦的势利一天一天成长,所有与他对立的,他将以上帝的名义,惩罚其身,令其坚强,使内心的真善不移。

那么兄弟,你是幸福的,所有侍奉基督的有福了,上帝借着哲学家之口,对我说,我的暴戾,将会被惯以撒旦的名义,铭记在基督里。在与基督对立的黑暗世界中,上帝借哲学家之口对你们说,冠以基督的名义,将会被铭记在撒旦的世界里。

尼采从悲切中走出,他没有看到“上帝以死”,倒是他,用他被后世鄙夷的目光,永生在基督以外的世界哲学之林中!成为基督,或是迷信基督,是如此疯狂,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吊轨的信徒不是感觉不到他的善良,只是以血来救赎世人的,只有基督,基督本可以永生在现实社会中,只是他救赎了基督以里的人,因此,基督在基督里永生!

在宗教仪式上,或是过去,基督徒是被残害的最严重的一个团体或是组织或是社团,可是我们的上帝让我们惧怕撒旦,不是为了拣选出基督,是基督降临,世人必受审判,站在神的身边的,是他的亲生子,这是一段怎样的历史,如此见证,我们说,黑暗的中世纪,便是一种类似文化大革命般的动荡或是一种灵魂与信仰上的迁徙。

从《圣经》中,王鹏程教授的事实性告诉我们,《圣经》中的象征,才是先知或是真知,所要真正选择留给人类的财富!一种行为的真知,那些告诫,可以说如《老子》《孟子》《论语》《易经》般事实存在的一种真知的哲学!有所不同的是,——真理,还是往往只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0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低头的哲学 下一篇《巴黎圣母院》澳洲新版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古月执忆] [野渡无人舟自横] [盛世狂人]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针砭时弊 影视书评
局外观史 处世之道
乱弹八卦 百家杂谈

最新文章

名臣沈葆桢,故居的
  民国时期的作家郁达夫上世纪三十年代曾在福州做事,来过宫巷。他在日记中写下了他..
门窗厂的车间工人
  门窗厂的车间工人(其一)门窗厂的车间工人嗒的一声灯光亮起轰轰轰冲床敲起鼓来嗡嗡..
银杏树
   每一颗银杏树是不完美的也许,存在和接受另外颗不大同的银杏树就是完美了。..
侠客行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们其实所想的,也许是侠之小者,为友为邻。但谁大谁小,你..
绾青丝
  必比正确更正确。玄女说九天之下,之上,素女经越女剑本来极好的功夫。更玉女心经..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