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网站的发展需要明确的自身定位
编者按:网站的发展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献计献策,梳理思路,明确发展方向。感谢左手老师用专业的视角分析网站的前景,给网站新的一年提出合理化建议,辛苦您了,2017年,我们携手一起打造全新的火种,让火种精神燎原!

  我们网站的发展需要明确的自身定位。梳理思路之后得出的概念是:做一个非营利UCG社区型的非热门文学门户网站。

  这里主要就是三个概念,首先是非营利。我们的网站不以经营获利为目的。但是在运营的过程中,还是多少会产生一些自身花费和消耗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们至少需要一些资金维持盈亏平衡点,不赚钱但也不能赔钱。而这些钱怎么来?两个渠道。要么找金主化缘,要么自己开发一些产品去销售。如果网站资金有结余怎么办?建立资金储备账户。一部分钱以备不时之需,一部分钱改善网站系统和渠道。关于员工待遇,其实我们这些编辑根本就不是网站的雇员。因为如果是雇佣,自然需要佣金。我们现在编辑的编审,从本质上来说是一种高尚的社会服务性质的义工行为。凭现在的社会环境,一个不卖座的文学网站,是发不起编辑工资的。既然发不起,那么我们这个编辑团队就不能以利相挟,像通常企业那种“老子给你发工资,你就要给老子好好干”的那种派头和架势在这里是行不通的。在我们这样的一个团队里,能够服人的只有两种素质,一种是亲和力,一种是业务能力。比如我习惯性地叫鸽子老大,他说什么老大,在这里,都是兄弟。这就是所谓的:上位者不倨傲,下位者不拘谨。在一个没有利益捆绑的团队里,唯有这样,你才能凝聚人心。其次,我们的编辑来到这个平台,很大的一个目的,就是来提升自己的水平和能力的。这个时候,如果你能够在这一点上帮到他,就能扎扎实实地建立起自己在这个团队中的威信。那倘若以后我们这个网站有钱了,足够发工资了怎么办?我觉得这种义务编辑制度,应该延续下去。因为这种制度,特别能够鉴别出哪些才是真正热爱文学的人。同时,如果我们有这么好的一个平等自由的团队环境。这是别人花钱买都买不来的,这本身就是我们这个编辑团队非常重要的一种无形资产,那我们为什么要自己毁了它呢?如果真的是要向我们辛勤劳作的编辑致以感谢的话,我觉得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三不五时地发一些实惠的小福利。

  然后就是UCG社区。所谓的UCG社区,就是像我们这种由用户产生内容的创作社区。这是特别容易被人忽略的一点。就是我们的用户诉求在于什么?那些付费阅读或是付费收听的网站,用户诉求是单纯地当读者和听众。而来我们这个网站的用户,绝大多数都是带着创作诉求的。这一点,我们要有充分的认识和重视。用户诉求直接决定了产品服务。既然我们的用户有创作的诉求,那么我们就要让用户尽可能充分地感受到自己的创作受到了关注。只有用户觉得自己受到了重视,他才会有兴趣也有好感去看看其余人的作品。而如何让用户感觉到自己受到了关注呢,三个关键词:多点赞,多评论,多互动。一开始人们不习惯评论,编辑们可以带头,甚至你都可以穿上各种马甲去评论。等大家都喜欢串门,都喜欢有事没事说两句,就算不说两句也会点个赞的时候,那么这个氛围就起来了。氛围起来之后,要维持住氛围,就要分门别类地维系用户。网站的有效用户基本就是三类:成熟的作者。有潜力的作者。有上进心的作者。成熟的作者,我们之间就高谈阔论。有潜力的作者,就针对他的问题进行点评,并给出改进的方略。有上进心的作者,就鼓励他们保持对于文学的热情,并多多关注其他作者的优秀作品。然而,我们的网站还有一个比较致命的短板,就是虽然我们的整体投稿质量要优于大多数的同类网站和论坛,但从本质上来说,高质量的原创内容,以及高水平的原创作者还是相对紧缺。原本建立一个好的UCG社区,其中最开始的一环,就是请牛人。把牛人一对一地请来,让他们先创作几篇打个样。有了这个基调和口碑之后,之后的事情就好办多了。而我们现在面对的则是一个经典的吃馒头问题:我吃三个馒头我就饱了,我能不能不吃前两个,直接吃第三个呢?不吃前两个,你吃的永远都是第一个!而且因为错过了正常发展的规律,现在即使要补交作业,也需要更多额外的手续,才能将我们的步调调整到合适的频率。而且“找牛人”这三个字,好写不好做啊。首先你要知道牛人是谁,其次你还要请得动。牛人之所以牛,难请也是其中一方面。即使退一万步讲,就算你请来了,你也要留得住。牛人其实也没少到稀缺的程度,只是好多有水平的人,贼船上了都不止一回了,心都寒了。如果这回人家好不容易来了,一看你们这儿的氛围环境,拂袖而去,且告诉了乡里乡亲,那我们就难搞了。而且牛人不需要太牛,太牛反而容易和基础爱好者产生隔阂,主要就是起到一个范本作用。然后这就有了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是先有牛人入驻呢?还是先有好的氛围环境来吸引牛人呢?我觉得应该先有一个过硬的编辑团队。这话怎么说呢?首先编辑自身可以写一些打样的作品。其次编辑与作者的良性互动,其实更能够促进优质用户的加入。你需要自己先又当爹又当妈,然后吸引一部分优质用户,天天给你生孩子。然后你的“妇产医院”名气就大了。一部分人特别想在你这里接生,一部分人特别想看那些生下来就特漂亮的baby。然后生意就盘活了。但最终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编辑可以义务劳动,但是作者,尤其是好的作者需要回报。如果你没有一些实质性的物质奖励,你最多只能吸引一些文学爱好者。但我觉得,就目前而言,这就够了。说到这个问题,其实我很想冒昧地说一句,现在这个时代,还有几个人敢大明大方地说自己是著名诗人,著名杂文家,著名散文家,著名古诗词创作者?在这些门类本就式微的情况下,作协文联的官方认可,只是给你一个头衔与身份,就好像学历并不意味着能力,这谁都清楚。而什么才意味着能力呢?公众认可。那么请问,在当下的中国,那些欠缺变现能力的文学形式中,有哪位翘楚得到了公众一致的肯定呢?我觉得余秋雨先生算是一个。他的一笔文章,是有时代地位的。但你要是问秋雨先生,你是不是一个散文家,他会说,我首先是个学者。这就好像爱因斯坦不会因为自己做了几次成功的科普讲座而沾沾自喜。况且,秋雨先生的散文欠缺变现能力吗?所以,我有一个提法:当下所有所谓的纯文学网站和论坛,从本质上,不是专家在指导业余,而是高级爱好者通过提携初级爱好者同时自己也从中受到启发,大家一起进步的模式。说白了,这所有的用户加起来,就是一个先学和后学之间的互助促进交流协会。

  然后就是非热门文学门户。说到非热门,这里就要提到最近很流行的长尾理论。简单来说,你在一个实体店里很难买到一件很偏门的商品,但是在万能的淘宝上几乎都能买到。为什么?因为虽然在一个地方,这个偏门商品的需求很少,但是如果是整个中国,这个需求就很可观了。我们要做的也是这个方向。要论长篇小说,我们反正都是做不过起点中文网那样的行业寡头。之所以现在长篇栏目还存在,一半是为了给那些无法在大型的付费阅读网站上签约的作者一个平台,一半是为了让网站能够增添一部分流量。但是归根结底,做事贵在专精,要尽量做自己有优势且优势大的事情。那么,既然赚钱的小说我们做不过人家,而且人家做赚钱小说的,原本就是营利性的。那么我们就做文学网站上的长尾。把各种偏门的、冷门的、欠缺变现价值的文学类别都做起来。因为这些文学形式缺乏变现的能力,即使相关作者做到行业顶尖,通常也只能拿到一鳞半爪的稿费,所以愿意投身到此类创作中的用户,一般都不会太计较经济上的利益得失,这也与我们相对微薄的家底相匹配。我们力争做成一个非热门文学的综合门户,而有些文学类别,到目前仍旧面临着无处可投稿,或即使投稿也无掌握相关知识的人员进行审理的尴尬。比如元曲,比如古体散文,比如以骈赋为首的各种赋,比如经义策论(就是用文言文写的议论文,经义着重于阐述自然人文的法则规律,策论着重于分析问题症结并给出解决方案),这些玩意儿,要是有人发上来,是不是很容易尴尬?但从另外一方面说,这类东西会写的人本就不多,能写好的更是寥寥。那我们后续要添加这么一个栏目和版块的时候,该怎么操作呢?首先,我们可以请个大牛来,让他先发几篇范文打个样。然后再讲解一些相关的技法手段。比如我刚才说的那些偏门的文学形式,总得来说,都归于国学这一类。那我们就开辟一个版块,叫“国学精深”。然后技法讲解,刚好发到论道来。但前提是,我们要先把网站的品牌做响。当有了足够的用户基础,你再给这个社区灌注新的东西,才可能有一定数量的用户接受并跟从。最终,当我们产生集成效应之后,原本有这方面创作需求的用户会加入,而加入之后,他又因为开拓了眼界,从而产生更大的创作需求,从而和我们这个网站深度绑定。但这是一个逐步成长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因为一来我们需要相应的专业人才,二来我们需要相应的推广渠道,三来需要足够的运营维护成本。所以不应急于扩张。我们近期的小目标是把诗歌、杂文、散文、短篇小说这四个多数文学网站都有的类别做到行业第一。这需要我们有更强的推广渠道,让用户有更大的机会能够知道火种这个品牌。同时我们要建立起足够的软件优势,让用户在货比三家之后,能够毫不犹豫地选择我们。做到了这两点,品牌效应就会被自动激活。而对于门户二字,它可不仅仅是行业领先或是行业第一这么简单。首先我们不是一个综合门户,面对的是一个细分市场。而在一个细分市场里,只有做到面面俱到且样样精通,你才能在该领域内拥有绝对的话语权,这才能称得起门户二字。那面面俱到和样样精通要怎么达成呢?是先做到面面俱到,还是先做到样样精通呢?你要是这样想,就被逻辑误导了。正确的姿势是:开拓一个新栏目,旋即用最快的速度将这个栏目做到行业领先,稳住了第一个,再开第二个。直到占领最后一块阵地,并站稳最后一块阵地的时候,你便同时完成了面面俱到和样样精通。空谈误国,实干兴邦。越是面对发展期,就越要警惕贪大求全的想法。发展可以快,但前提是步步为营。想要多路齐发不是不可以,但前提是你底子要足够厚。离成为一个非热门文学的门户网站,还隔着一条漫长的取经之路。但比其他人幸运的是,至少我们的眼神里有“天竺”,至少我们的理想里有“真经”。

61
     
书签: 编辑:紫烟幽梦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我难忘的中学生活(续) 下一篇我难忘的中学生活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白粉天弟] [古月执忆] [明夏] [陈松山]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