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磨一剑 - 百家杂谈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三十年磨一剑
2015-04-30 21:06:52 作者:耕石 】 浏览:2451次 评论:2
编者按:作者笔下的《三十年磨一剑》是小说《梦断丛林(情缘三部曲)》的一篇后记,小说《梦断丛林》经过了1962年至2013年三十年间的四次修改才定稿。真所谓三十年磨一剑啊,其间的厚重和作者所花的心血也许我们读过这部书之后才能领略。此篇作者为我们详细说明了写这部书的缘由和背景以及为此做出的努力。并且道出了这三十年来磨出这一剑的宝贵经验,对小说人物原型的真正含义有精辟的见解:“集多人品格于一身,塑造出自己喜爱的人物,或者相反,以一个人的品格为原型,化解为多人的形象,使人物鲜活地站得起来。”以及作者对人物塑造的回归使主题深刻都有独到的安排。看得出作者是一位潜心致力于小说并能热心为广大作者传授宝贵经验让人们尊敬和爱戴的老人。谢谢耕老此文能与我们分享!

凡在网上为文者,无不说自己热爱文字,然我对文字的热爱,可说有点痴迷。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六日,我在火种发表了中篇探索小说《梦断丛林(情缘三部曲)》的最终修订稿,当时没有把后记发出去,近整理我的小说发现了这篇文章。虽说是一篇小说的后记,但代表了我毕生热爱文字的心路历程,反映了我对待追求文字的态度,对于喜爱小说的初学写作者有一定的参考价值。特在我告别文字之际在此画一个句号,以资留念。

——题记

《梦断丛林(情缘三部曲)》后记

从一九八四年八月大老岭林场(位于宜昌市五峰、长阳、秭归三县交界处的省级林场,一九六二年开发)笔会到二零一三年九月《梦断丛林》第四次修改定稿,屈指可数整整过了三十个年头,“三十年磨一剑”,我感到欣慰,也感到羞赧。

一九八四年我刚步入五十岁,已经进入了“知天命”的年头,那年我从政治的阴影里走出来,进入了生命的复活期,也进入了事业和写作的旺盛期。

我喜欢写小说,可能是受到当时文艺形势的影响,一九五九至一九六二年就写了一部十余万字的长篇小说《青春之路》,先起了草稿,后在日记本上写“手抄本”,再在方格纸上腾正,消磨了结婚前的一段寂寞时光。不幸的是“手抄本”不胫而走,在市里被很多人看到,因此也于“文革”中以“利用小说反党”和“流毒很广”的“罪名”给我重新戴上“帽子”,这一“戴”就是八年。不幸中的有幸,腾正稿给我留了下来,它就是我的两部自传体长篇小说中的第二部《激浪归舟》的底稿。不堪回首,青春岁月!可是我无怨无悔,让剩余的生命把流逝的时光捞回来,用毕生的精力来写几篇小说便成了我的夙愿。

我写小说的确有很多困难,技术专业是次要的,主要是我没有文学基础。我上学的时候没有经过文字改革,学的都是繁体字,很多发音和简化字有很大差异,拼音还是“注音符号”,更甭说什么“文学语言”和“网络流行语”了。

克服困难的唯一办法就是读书和“练笔”,改革开放以来我订了几乎所有的“双月刊”、《小说选刊》和《小说月报》,补读了“十大名著”和几部世界经典名著,揣摩小说中的人物和手法,一字一句地“爬格子”。还在老屋住的时候,有一位挚友到我家来做客,回去对人说:“他写的草稿就有一米厚。”显然是夸张,半尺厚是有的,搬家的时候用最大的文件袋鼓鼓囊囊装了两大袋,还有没腾正的,狠狠心咬咬牙,把它们都当废纸卖掉!只有《游林惊梦》的草稿没舍得丢。有了电脑以后接着磨这把“剑”。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在敏思开始分篇发表了《游林惊梦》,第二年五月十日开始发表它的续篇《大山精灵》。当时有几个“粉丝”,跟贴的人比较多,按照大家的意见和希望没有停止“磨剑”,直到后来用一个单篇《暮色黄昏》作为“了断”,这就形成了目前的《梦断丛林(情缘三部曲)》。

我为什么孜孜不倦地写这篇小说?因为它是我心里藏着想说的话,是十篇杂文的内容综合,同时也是一个近乎拟人化的感人故事,人物绝无原型,是一篇从心里流出来的文字。仅凭了十八天的笔会对丛林的迷恋就把它幻化为人物,而且至今如真人一般地怀念,林姐和林妞这两母女的命运一直揪着我的心。也许是与她们同病相怜?抑或是对她们心怀恻隐?不可否认,我对这两种类型的人物怀着深深的同情和爱怜。

绝无原型不等于没有生活基础,这可能和我的亡妻有关,我虽然成长在大城市,生活在小城市,但是我的亡妻是农村人,数十年中见到过多少农村妇女?至今保持来往。她们勤劳干练,任劳任怨,不怕艰辛困苦,感情专一,默默忍受着大自然的洗礼,其中不乏有识之人,很多“性格语言”都是从她们那里学来的。从她们身上汲取生活泉源,集多人品格于一身,塑造出自己喜爱的人物,或者相反,以一个人的品格为原型,化解为多人的形象,使人物鲜活地站得起来,这是我一直追求的目标。从这篇小说的修改过程中,始终感觉到有我的亡妻站在身边,从而也给了我笔耕不辍的力量。

至于林妞,深刻细致地刻画了一个无拘无束、野性十足且又可悲可怜、令人捉摸不透的少女形象。小说可以说是魔幻离奇的,这种女孩我根本没见过,相信任何一位读者都没见过,可是她身上所表现出来的细节,却又是人人都见过的,那就是大街上经常会遇见的乞丐、小偷、死皮赖脸要钱的、打架、偷嘴吃、见了警察就撒丫子的小流氓。这些“社会垃圾”怎么能够和一个正面人物形象联系在一起呢?只要抱着一颗善良的同情心,就可以“变现实为幻想”,在小说中按照自己的意志,把她们“改造”成可亲可爱的人物形象,从而反映了现实社会,提高了小说的深度,如果我真的把林姐写成一棵树,把林妞写成小豹子,和“魔幻现实主义”挂的上钩,但是对这样严肃的一个题材,我不想把它写成魔幻小说。

现在《梦断丛林(情缘三部曲)》已经发表了,需要说明一点的是它的第三部没敢展开来写,这是因为就环境来说它跨丛林和都市之间,就年代而言它跨传统与时尚之间,因此头绪很多,可能性都很大,构思中酝酿了几个方案,动起笔来未免陷入生活翻版的弊端,再不会那么感人。但是中国人读小说大多喜欢大团圆结局,而我恰恰不善于写大团圆,如果小说要说的话都让作者一个人说完了,不能给读者留下想象的空间。可是小说在敏思发表完《林扭》(《大山精灵》前身)以后,不少博友追问“她们的结果怎么样啦?”或是“后来呢?”于是用了一个剧本式的单篇作为“了断”,使“三部曲”很不对称,结构上存在缺陷。

现在还留有三个悬念:一是林姐不见了,为什么不见的?究竟到哪去了?二是夏雨结婚了,他们的婚后生活是怎样的?和林姐的启发有没有关系?三是林扭过不惯城市生活,一个人想回老屋看看,一去就是三十年,这三十年她究竟是怎样过来的?这三个悬念只能留给读者去想象了,如果再去补叙就成了赘笔。

总之,这篇小说有点“另类”,是我探索的一种尝试,把人物放在大森林中去刻画,于纯属虚幻中撰写故事,每一个悬念写下去就有可能是另一个结局。千头万绪,总算理出一条线,也不枉我《三十年磨一剑》。

(二零一三年十月九日于腾龙阁)

12
     
书签:三十年磨一剑 编辑:流水宛延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谈谈网友之间的纯洁友谊 下一篇 《诗艺》诗友访谈现场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耕石]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百家杂谈 局外观史
影视书评 历史档案
处世之道 针砭时弊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