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垂钓
编者按:你这篇文章写得很不错,在景物的描写上也很有功底,可是你文中的那些个理论,我不知道对你对读者有什么用。社会上的不公平现象比比皆是,发恼骚解决不了问题,做好自己让文明从自己开始,几年以后几十年以后你再来回头看,那将使大不一样。努力吧,让我们大家一起。谢谢赐文!

    我喜欢垂钓。每到春夏,城外的湖面就会泛起郁郁葱葱的苇林,那苇林沿湖堤蔓延,无边无际又密密麻麻戳立在湖滩,远远去望,蓝天白云下一片湖光山色,如一张印制精美的明信片。

    每到中秋,芦苇便将葱茏演绎到极至,那层层叠叠的葱郁和晶莹、碧蓝的背景组成一幅靓丽的剪影,很撩拨人附庸风雅的欲望,如我一位和文人墨客根本不沾边的朋友,见到此景也忍不住吟咏出几句顺口溜。

    碧蓝的天空青青的苇

    小鱼欢跳虾蹬腿

    钻进草丛去垂钓

    描描眉毛喝喝水

    我就常躲在那激发她顺口溜的苇林中垂钓。

    苇林主要戳立在湖边一片鳞次栉比的水塘中,一洼一洼的水塘最深处也不过只没过膝盖,洼中活跃着鲫鱼和泥鳅,虽没什么大鱼大虾,但咬钩的频率却非常高,让人置身静谧却感觉不到寂寞。

    说苇林静谧并不准确,其实这里很热闹,甚至有点喧哗。成群的野鸭嘎嘎地欢叫着出没,有着漂亮羽毛的水鸟横冲直撞地在视野中掠上掠下,甚至还有小水蛇,偶然也探头探脑地窜过来小惊你一下……动态与静态在这里辩证地交替甚至融合。

    不过,这里的喧闹与大都市里人类的喧嚣不同——这是一种不怎么让人心烦的喧闹,置身其间倒有种惬意的感受。

    我是三年前才喜欢上垂钓的,那年在单位评职称失利,心里烦乱得想死,朋友就向我推荐了这一排遣烦恼的方法,一试果然有点效果。

    说有点效果,是因为只有垂钓中才有效,回到单位,见到那个终日笑容可掬,但坑人却斩钉截铁的领导还照样堵心。也不怨我恼火,那次评职称也的确欺人太甚。我工作了大半辈子,论业务我是骨干,论资历我是元老,论贡献我是精英,论行贿我也上窜下跳很出了场血,但名额还是落在那个新调来的小同事头上。

    那天窝了一肚子火,肚子气鼓鼓的。我当然不敢找领导发泄,就回去欺负家里那条小狗,但还没来得及拍它第二巴掌,就被刚好回家的妻子捉了个现场——那可是她的宝贝!在她眼里小狗比我有用。妻子抱起委屈得呜呜直撒娇的宠物对我大加斥责,当场宣布分床,搞得我肚子更鼓了一回。

    妻子挖苦我:“混了一辈子,文凭奖杯一大堆,到头来连个小屁孩都斗不过。”

    妻子长了一头漂亮的披肩发,就是见识短了点!我在心底嘲笑她的肤浅,嘲笑她看不到表象背后的实质。我真是斗不过小屁孩吗?我是斗不过小屁孩背后的副市长舅舅,还有使劲拍他舅舅胖屁股的我们领导罢了!

   不过,现在的小屁孩小屁女也的确不容忽视,他们受益于飞速发展的信息时代,都进化得快成了人妖精,业务上不见有多大能耐,公关却个顶个出类拔萃,像我这样的和他们斗心眼,显然属于不自量力。不过下辈子我就不会服输,吃一堑长一智,下辈子我肯定不会傻乎乎地再拼了老命去钻研什么破业务,当什么徒有虚名的专家。要做也是做厚黑学和拍马屁的专家。我估计,只需用钻研业务那一半的精力和辛苦,就不愁混个市长、局长的做做。

    那晚妻子并没有真和我分床,但却唠叨个没完,还是责怪我斗不过一个小屁孩。我恼火她的无知,再加上本来就一肚子堵,就忍不住嘟囔了一句:“你懂个屁。”结果,被妻子就被窝里径直飞过来几脚,一个连环鸳鸯腿把我踢出了热被窝。

    弱肉强食是自然界的法则,人类是自然的产物,当然也得遵循这个法则,只是人类是高级动物,和自然界略有不同,弱肉强食不全凭体力和能力。人类区分强弱主要依据社会地位。

    省长和市长比,市长就是弱肉,就得被省长啃食;老板和员工比,员工就是弱肉,就得被老板咬嚼;妻子和我比,因为妻子是实际的家长正职,当然我就是弱肉,不过妻子倒不啃我,就是经常给我点脸色。思来想去,好像我在那里都是弱肉,只好来欺负更弱肉的小鱼。

    我从来不去那宽港阔水中垂钓,我没有钓大鱼的欲望,只喜欢苇林里那种静谧。

    看着领导坐着豪车泡在桑拿里搂着下一代,而我们的工资却因经费紧张三推两拖,心里不平衡,就来欺负水里的小弱肉,气就消了;看着某领导的小舅子,肩膀上戳个弱智的脑袋,但三串两跳就变成了大款,名车别墅成双论对,而我辛辛苦苦钻研了一辈子业务,头发和脑细胞比赛着下岗,却至今还住着两室一厅,上下班骑一辆破飞鸽,心里又不平衡,再来欺负欺负小弱肉,心理就又平衡了;读着老家来信,信中又提到谁谁谁家孩子因贫困失学,偏偏就看到报纸上登载的消息:一个明星烤了串焦羊肉,当场被某大款一万七千多元买下又随手扔给别人……再扭头看看窗外大街上成灾的桑拿酒楼,更义愤填膺了,再去欺负一回小弱肉,那好像是侠肝义胆但其实是鼠肚鸡肠的嫉妒心态就淡漠了,那种边勒着裤带边忧国忧民的可笑小市民心理就泯灭了。

    我垂钓是为了平衡心理。

    记得一次下班路过菜市场,看到一群雄纠纠气昂昂的城管正在没收一个卖葱的老者的三轮车。老者头破血流地倒在地下,很伤心地抹眼泪,一群城管恼忿忿地在训斥他。我惧怕喧嚣,但天生又有个爱看热闹的贱脾气,就挤进人堆里观望,我看到围观者都和我一样心里不忿但又缺刚少阳,只敢用眼睛把满腔仇恨当作子弹射向那些横肉满面的城管。

    一位文质彬彬的书生模样的人倒出人意料,挤出人堆来大声质问。那城管听到指责,一个个脸上全布满杀气,让我们着实为这位不识时务的瘦弱书生担了一心。就在那群城管摩拳擦掌中,内中又有一个小头目模样的城管站了出来,他打量了那书生几眼,面上忽然又生出一团和气,挺耐心地回答他的质问。

    开始大家都没搞明白,那目空一切的城管怎么会对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如此敬畏,后来我却琢磨明白了:是源于他很像报社派出来的便衣——专找人麻烦的那种特务记者

    小头目城管横肉也满面,有种不怒自威的味道,这让我联想到旧社会里那种把头。那把头城管虽然面相凶恶,态度却谦和,站出来回答那书生说:“这些小商贩们长期占道经营,群众意见很大,我们出动了多次,但这些奸商和我们打游击!你别看他们表面挺无辜,其实游击战术运用得出神入化!”

    那个我权当他是记者的文弱书生说:“那也不该打人,而且是这样的老者。”

    那个把头城管说:“第一,我们没打他,只是没收他的三轮车,他不服管理,拉扯中自己碰破了头。第二,你给我们出个主意,怎么能让这些商贩不再占道经营影响交通。或者你有办法堵住这里居民的嘴,让他们不再往上打小报告。只要领导睁一眼闭一眼,我还可以帮他们把摊子摆到马路中央,甚至还可以帮他们立几块禁止骚扰商贩请绕行的牌子。”

    那个被我权当记者的文化人看似伶牙俐齿,却被这个挺机智的把头城管驳得乱翻白眼,半天说不出话来。

    不知人群里谁起了一声哄:“吃饭和走路那个重要?”

    只这一句,连城管带围观者都鸦雀无声。那些城管们沉默了片刻,脸上都显现出一丝凝重,末了丢下哭泣的老者和三轮车就走了。

    城管是奉命行事,似乎也无意去砸老者的饭碗,只是为了应付领导,但手段粗暴了些;老者本意只想养家糊口,也并非有意去阻碍交通,但心急下挤占了些马路,似乎都没有很大的错。那么是谁错了?难道是我错了?以我的智力是判断不清是非的,更解决不了问题,只觉着更添了一肚子的堵,干脆翌日继续去欺负小弱肉。

    我就喜欢垂钓,垂钓不会影响交通,当然也就不会招惹城管。垂钓最大的好处是你必须专心盯着鱼漂,不管这些年耳闻目睹了多少烦心事,心里积压下多厚的怨怒,都无暇去喋喋不休和牢骚满腹,更无暇去上访或写匿名信揭发,这样也就不会招领导嫉恨,领导也就不必百忙之中三番五次语重心长苦口婆心引导你、教育你、挽救你、惩前毖后治病救你,或被迫用下岗来曲线儆戒你闭住小鸟嘴。

    不惹许许多多麻烦,自然也就没有许许多多烦恼。

    其实那垂钓是件很苦的事,我得骑三十多里的自行车,顶着烈日。遇到变天还得被淋成落汤鸡。那苇林中又潜伏着许多蚊虫蚂蟥,叼空就吸几口你血管中早就已不是血水的苦水、怨水。但那垂钓的苦中又的确有一种说不出的诱惑,逼人孜孜不倦。

    想想看,坐在静谧的苇林里一块突起的、松软如席梦思的草堆上,听着鸟明星们不要大额出场费的鸣唱,身边放着一杯凉茶,兜里揣着一盒希尔顿,手里持着一根钓竿,凝神专注那支水漂。水漂的背景是清亮亮的水,水里倒映着苍翠的芦苇。和小鱼斗智斗勇累了,就仰面倒在草上,望着蓝天白云,喝上一瓶啤酒,吃一段烤肠,脑子里早忘掉自己实际的身份,甚至还可以把自己幻化成一个很有分量的领导:身边围绕着一群挥之不去的小蜜,身后尾追着一群唯唯诺诺的下级,没有饥寒之虞,也没人敢训斥——包括城管。那奔驰牌的坐骑别说城管不敢没收,就是玩闯红灯的游戏,警察也只敢过来打个敬礼……那实在是一种美到极至的享受。

    最关键是水里那些和蔼可亲的小弱肉,它们没有长一张像我周围的领导、同事甚至亲友那样势利的嘴。不管我在单位和社会上有多窝囊;也不管我的职位,职称和存款;更不管我的坐骑是奔驰还是飞鸽,它们都挺把我当个人物。它们咬权贵的钩也照样咬我的钩,而且不用我送什么大礼。当我的钢钩痛痛地刺进它们的嘴巴里时,它们就把愉快留给了我。

    垂钓实在是一项非常好的运动,我觉得应该鼓励全民参钓。比如下岗职工垂钓,就能化解下岗的不忿;失学儿童垂钓,就能忘掉失学的苦恼,其它像什么官场失意、宦途跌跤、老公外遇、妻子跳槽……等等等等,都应该能借垂钓消磨烦恼。

    现实中的弱肉,在垂钓中就是强者,在欺负比你还弱肉的小鱼中,就能理解弱肉强食所以能作为亘古不变的真理的缘由,进而就能理解领导们的苦衷,就能理解贫寒与奢靡并存的合理性,就能理解失学下岗与贪污腐化并存的必要性,就能理解一切表象不合理但实际又非常合理的生活秩序。

    嘿嘿!愿生活中的弱肉都去垂钓!

 

 


0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重道和重器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古月执忆] [苍箫独笛]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