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写诗与读诗 - 历史档案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闲话写诗与读诗
2016-07-02 11:55:47 作者:一色长天 】 浏览:3286次 评论:5
编者按:作者对读诗与写诗,做了很好的诠释。写诗容易读诗难。写诗可以依照自己的意象、当时的环境和境遇、内心的思想以及丰富的想象力。而读者能否理解你诗作的所有内涵,那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了。作者通过名家之作的解读,不难看出,同一篇诗作,有人读出诗的“智、哲、善、美”,也有人读出“恶”,在诗作的解读上同样是见仁见智的。

以前,总觉得写诗是件“高、大、雅、上”的事。但近来写多了、读多了,就萌生了一些怪想法,觉得“写诗是件稀松的事,读诗才是难事”。诗的写法林林总总,但离不开一个“意象”,把诸多 “意象”拼凑起来,让其自然融合,就成了诗。拼凑“意象”是作者的事,融合“意象”是读者的事。法国20世纪最重要的哲学家让-保罗·萨特说:写作行为是召唤,作者写完了,只完成了作品的一半,读者参与进去,才构成完整的写作行为。因此,读比写难。

意象理论在中国起源很早,《周易·系辞》已有“观物取象”、 “立象以尽意”之说。不过,《周易》之象是卦象,是符号,是以阳爻阴爻配合而成的试图概括世间万事万物的六十四种符号,属于哲学范畴。诗学借用并引申之, “立象以尽意”的原则未变,但诗中之“象”已不是卦象,不是抽象的符号,而是具体可感的物象。这种创造意象的能力,永远是诗人的标志。但问题在于“意象”中“象”和“意”之间的联系,往往是很模糊的,就如梦象,做梦是一回事,解梦又是一回事。往往美梦可能是恶解,恶梦有可能是吉祥。梦好做,解之难。作诗就如做梦,读诗如同解梦,难。所以古人云:诗无解,诗无达诂。

马致远的《天净沙》: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给了我们一连串的“意象”碎片,其中明确的有我之象只有“断肠”二字,别的意象就得由读者去“解”了。我们只可揣测,但不可能完全明了马致远的想法。上百年来人们都去读,读法各不相同。就如我自己,小时候的读和现在的读全然差别的很。所以鲁迅说过:“文章得失不由天”,由谁?愚以为由读者耳。

作诗者,就是将若干“意象”的碎片拼凑起来,完工,如此之稀松。中国古韵如此,现代诗亦如此。无论是意象派、象征派、朦胧派、后现代派,都是如此。那么接下来的功夫就全是读者的了,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就象“孔孟之道”,上千年来大多数人读出“仁义”来,而鲁迅却能读出“吃人”。我到是佩服易中天,一部《三国》能品出那么多的精彩。所以,诗者不要把自己看得多么高壮,读者不会按照你的思路去解诗,你也限制不了他们云驰雾远的联想。

好诗不一定有好解。有人能从诗里读出“智、哲、善、美”来,有人能读出“恶”来。元稹写了一首怀念亡妻的诗:“昔日戏言身后事,今朝都到眼前来。衣裳已施行看尽,针线尤存未忍开。尚想旧情怜婢仆,也曾因梦送钱财。诚知此恨人人有,贫贱夫妻百事哀”。情真意彻,我却读出其“恶”来。不管你元稹愿不愿意,我却认为拿送几个钱财给婢仆来表示对亡妻的情是俗不可耐的事。就如李白为讨好杨玉环,写出“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依新妝”。美则美矣。然杨力士却读出赵飞燕与赤凤私通的隐射来。不管李白是不是隐射,但人家解读了,你李白逃不了“无人臣之礼”的罪也。因为,诗的“意象”不明确性,其朦胧的美,给解诗带来不定空间,就带来解“恶”的理由。纵观古今因文字获祸,大致由此。

诗以“意象”求“隐”,而产生朦胧美。尽管直白到“要睡你”,也是执着和强势的隐喻(不管作者同不同意,我就这样解读了)。然对其善解和恶解结果可就不一样了。很佩服那些诗词评论家,不管作者写诗的原旨或者作者愿不愿意,都能解出美来。高手。我特希望能遇到这样的高手来解我的诗,因为这样就可以无形拔高我的作品。但因为诗有善恶两解,故诗不可轻易示人噢。鲁迅教给我们一句最好的诗句叫:“呵呵~~”。朦胧的很。

38
     
书签:闲话 写诗 编辑:刘金平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也说月嫂 下一篇桥下有人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一色长天] [沁香一瓣] [刘荣发] [梦回1989]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百家杂谈 局外观史
影视书评 历史档案
处世之道 针砭时弊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