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他”而写 - 随笔小札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为“他”而写
2019-08-12 09:01:26 作者:梨树根 】 浏览:264次 评论:0
编者按:本来想给你再次退稿,但看得出你很坚持,所以也就不退了。但作为编辑我得真心和你说几句话。第一、写作首先在人称上不能混乱。你的文章中第一人称:我,你用了三个不同的词汇:我、自己、自个儿,可能你觉得这样会有特色,但是这绝对是写文章的最大忌讳。写文章,不管什么体裁,人称必须统一,“我”就是“我”,“你”就是“你”,“他”就是“他”。你的文章中第三人称的运用,除了“他”,又有“自己”出现,让人读起来感觉很混乱,分不清你我。第二、写散文最好用普通话(有些小说为了突出地方特色,会用地方与语言,这是允许的,用得好,会很有特色,很有乡土味),短短的几千字的文章,要表现地方语言特色,是绝对做不到的,反而会让读者看不懂,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你文中的“利马”是地方读音问题,还是错别字,但普通话中应该写成“立马”“小心切切”这个词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你们地方的语言,但在普通话中绝对没有这样的词汇。第三、标点符号,你的文章中第三人称“他”全文都有引号,这是多余,应该全部去掉。文中很多段文字标点符号都是一“逗”到底,看来你对标点符号的运用很成问题,这方面得加强学。说说读这篇文字的感觉,总的说你这篇文章读起来感觉繁杂无序,没有节奏感。文字啰嗦重复,无主题。一句话如果你真的对文学有兴趣,希望你重头做起,先练笔,做到语言通顺,加强标点符号运用的学习,让文章有节奏感,这在写的时候你可以用普通话默读,读的中间哪里该停顿,停顿该多长,你都会有感觉,这样你在写作中才会知道哪里该用顿号,那里该用逗号,那里是一句的结束,该用句号。总之的多练笔多写作多看书,看经典。不要急于求成。厚积而薄发,这道理你该知道。谢谢!

一个人的旅途中,会经常不经意的遇到这样或是那样的人和事,这些事不管大小,它总能扎入自个儿的内心,从而让自个儿时刻感动着或者惭愧着内疚着。

“他”浑身脏兮兮的也不知从何而来,自己庐山之夜的归途中与“他”相遇,也不知道“他”叫啥名字,只是当自个儿无意中发现的时候,“他”已经低着头跟在自己身边儿决意一块走了,我赶紧扭头瞟了“他”一眼,眼神中露出不高兴不开心和不愿意接受,希望“他”能够看见并望而却步,从此不要再跟着自个儿,可自己错了,当自己接着把头扭回依旧走自个儿的路时,在自己以为“他”见到自己那满脸不欢迎的样子就会利马转身走开,或者是停下脚步不敢再跟着,赶快的去“他”自己那应该去的地方,和找“他”自己应该找的人时,自己真的错了,看上去“他”的脚步很坚决,自己每向前迈动一步“他”都紧跟不舍,不管自己的步子大小根本就拉不下“他”,我知道也更明白,“他”是不想自己抛下“他”,不想让自己把“他”一个仍在那没人问津的大山里,可能“他”也害怕好希望有个人陪着,或者是像极了自己的那种孤独,从而急切的想到给自个儿找个伴,哪怕是走不到头的半路朋友,只要有那么小小的一段即可,在“他”自己想来可能也就心满意足,所以从开始到现在“他”才那么一声不吭的跟着自己,并且还时不时的将身子小心切切的往自个儿身上靠,我开始有点不耐烦了,自己是个男人“他”也是个男人,两个男人在一块走夜路有啥意思吗?这多亏也就是在大半夜的山路上,除了自个儿和”他“之外就再也没几个人,要是在白天“他”这个样子和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亲亲我我的,不让人家笑掉大牙?“他”可能愿意?这自个儿不用说话就能看得出来,不然“他”怎么会越靠越近?可“他”问过自个儿吗?问过自个儿愿不愿意和“他”一块吗?就那么不声不响的靠在自个儿身边?这几年的旅游,不管到哪都是独自一个,想去哪就去哪,从来没有因这个或者是那个人而耽误自个儿旅程的,因为那是自己最不喜欢的事,包括今夜的归来更是如此,从三叠泉顺着山路徒步而下,一路上看着那些黑压压的山林松树,在阵阵迎头而来的山风里沙沙作响,和那些在枝叶间飞来飞去的萤火虫,隐隐约约鬼火一般,让人咋看咋新奇,之后再满脑子没边没沿儿的想啊,会不会有野猪,一头猛地从路边的灌木丛路窜出来,直接顶着两个大獠牙气势哄哄的向着自个儿奔来,不把自个儿撕碎不罢休?到那时,自个儿岂不是白白死去?我知道这是纯粹又刺激的胡思乱想,可也就是这种胡思乱想,那晚的经历真的是好难忘,那是自个儿一路的亲身感受,那种感受可不是坐在汽车里就能想象的出来的,那种想象需要金钱可自个儿偏偏是个穷种……

又过了可能有五分钟的时间,“他”又佝偻着身子向自个儿靠过来了,那样子比刚才的更加亲密一些了,我实在有点受不了了:“你渴吗?我这有水你喝吗?”天哪!我怎么会问出这样的话?这不更让“他”得寸进尺?可那个当时又能问出别的什么样的话来?这可是一句最基本的人话啊?完全是自个儿心中的那份虚伪所致,自个儿才那么问的,因为自个儿也害怕万一被人看见和听见,不经意传出去了,那岂不是让世人指着脊梁说风凉话?那自个儿这年纪轻轻的名声岂不是就全毁了?幸亏这些年来自个儿在那些大城市里和那些所谓最精明的人打过不少交道,从他们身上学了不少关于心眼二字的好东西,知道了什么叫皮笑肉不笑,知道了什么叫笑里藏刀,知道了什么叫口是心非,知道了什么叫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更知道了什么叫揣着明白装糊涂和说人话不办人事、吃人饭不拉人屎,还有更……都是些什么东西!可当今社会下自个儿又不得不学,完全背离了自己的思想初衷去学去背,这叫***啥世道?可话又说回来,也是多亏了那些它们的无形教导,不然那晚上自个儿能面对一个真心想要和自个儿走一路的“他”说出那句婉转的话来?也不知道当时“他”是不是听懂了,还是没听出自己那话中的另外含义,其实是让“他”赶紧走开别在这烦我让人讨厌的东西,这话很直白自然不能直接说出口,可……“他”却也不知道怎的,就跟没听见一样,依旧跟着并不时的把“他”自个儿那脏兮兮的身子往自个儿身上靠着,“你难道还希望我把你抱在怀里不成?美得你!”我敢承认那个当时自个儿的忍耐真的是超乎想象,别人想不到自个儿更想不到,曾经一度脾气暴躁的自己,那个晚上竟然让人意外的那么能以忍,面对“他”的这些别有居心的举动,自个儿竟然根本没有肢体上的反抗,哪怕是一点也没有,相反就在那句虚伪的话出口不久,自个儿竟然就真的停下脚步,把自个儿手中那唯一的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转身给“他”递了过去,我以为“他”渴了,“他”会对自己说声谢谢,可是自个儿再次错了,“他”没有喝水更没有对自己说谢谢,只是更加放心似的把“他”那脏兮兮的身子使劲在自个儿身上一蹭,之后便紧走几步的跑到了自个儿前边,并还一边走一边不住的回过头看自己,那个当时我突然发现“他”那张小脸蛋原来如此帅气好看,只不过是衣服脏罢了,我内心很纳闷,这么好端端的一个男孩咋就没人要,大半夜的自个儿在山路上瞎逛呢?这要是遇到那些坏人可咋办?自己的同情心来了,于是也就很是自然的忘记了“他”脏兮兮的衣服,和那衣服上随时散发出来的臭味,和“他”并排一起独自说笑的向前走去。

“他”还是一句话也不说,也更不曾问过我一句什么,我就不明白,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谢谢总应该行吧?咋就是闭口不说呢?也就是遇到了我这样一个原本心肠不坏的人,要是遇到那些仅仅计较的人,人家才管你咋地呢?你自个儿死活是你自个儿的事,难不成还影响到人家吃喝玩乐了?我抱怨“他”的不通人情,可同时又理解“他”的不幸遭遇,年纪轻轻让人抛弃,这也确实是件让人难受至极的事,心里难受也就不爱说话,并且逢人还要多加小心的给自己留个心眼,别再一不小心又让人给骗了去,可为啥“他”就那么愿意跟自己一块呢?刚才刚遇见的时候,也只不过就是一路的对面相逢,原先真的是谁也不认识谁,“他”又是凭借什么就那么信心十足的走到自个儿身边来?可能是自个儿本身长得就善面,要不就是自个儿从小原有的那份孤独,就在彼此相逢的一霎那让“他”给看穿了,所以“他”才那么毫无顾忌的向着自个儿从路那边靠了过来,天呐!“他”竟然有这样的判断力?“他”竟然这么聪明?既然这样“他”的“爹娘”为啥还要抛弃“他”不要“他”?将“他”身置荒山呢?真的是不应该的,别人不知道自个儿是知道那孤独的滋味的,那是很让人难熬的,幸亏自个儿从小到大一直到现在早已经习惯了,再也觉不出了那些滋味的苦涩,可直到那个晚上和“他”走了那小小的一段路,自个儿才忽地发现,原来自个儿一直都孤独着,并没有半点真正开心高兴的时候,就如同身边的“他”一样,万一见到和遇到与自己年龄相仿的人,便迫不得已的向其靠过去,好希望自己的真诚能够让其成为自己的好朋友,那怕就是那么一时半会的也行,也足矣让自个儿在心里默默感激。这可能就是当时“他”的心里想法,肯定是!因为就在那小小的一段途中,“他”完全改变了最初遇见时的那种害怕或者是小心,从而变了一种让人看起来比较活泼开心的样子,“他”不时的回头,一会快步跑到我的大前边停下来,转过身子静静的看着我一步步慢慢向前,等快要赶上“他”或者是走近的时候“他”就又比较活泼的跑了出去,如此这样好几次,之后便不是了,“他”干脆和我一块形影不离,而同时我也完全忘却了那两个无聊又不值钱的字,真正和“他”一起向前直奔着那街心公园走去。

“他”把自己当成了“他”自己唯一难得的好朋友,可自己呢?

人生就是这么奇妙,指不定会遇到些什么事。

那条大月山路就是当初自己去的时候所走的山间近路,是自己从地图上发现的,当时走过去的时候是自己一个,如今回来却多了一个不知名的“他”,应该说与“他”相遇真的就是缘分,因为就在自己从芦林湖绕过来,在那个诗词碑园亭片刻休息之后,决意再顺着那条小路走回去的时候,在那个山下在那个小路口跟前自己的想法突然改变了,完全就是想看看这个当时让自个儿绕过来的小山头又多大,缠着它的这条公路到底有多长,到底拐了几个弯,所以自己的想法改变了,也恰恰就是这个突然改变的想法,就在那个拐弯处机缘巧合的遇到了“他”,当时的“他”也正忙着往山里走,因为这条山路向外是出山向里便是进山,一直通向那个人人向往的三叠泉,只要你有决心顺着山路直下,那边就是三叠县了,从此庐山整个东线的旅游景点你便一个不落的看了个遍,只可惜自己没能,看完三叠之后便原路返回了,由此可见自己也只不过是个半路勇者,并没有真正的深入到里边,三叠县的那边还有些什么,自己没去更无从谈起知道二字,不过虽然自个儿没去,可“他”可能去过,更有可能这整个大庐山“他”自个儿都已经逛了不知多少遍了,因为看“他”衣衫不整脏兮兮的样子,就不难判断出,“他”和那些商店里的老板亲口说的一样,也都是老庐山了。老庐山人对于地形自然都很熟,有“他”自个儿倒还多了一份难得的放心,不用再担心走错路而耽误时间了,刚才在走回来的途中自己不就差点走迷了路吗?原本是应该直接拐弯过来的,可自己竟然顺着那公路直直的走了下去,直到已经走出去那么远了,自己才暗暗的感觉不好,那路两边的景色当时去的时候自己根本就没看见过,那座桥、那个安放在路边的小车站、那条半山腰挂在树上的红布条、和山顶上那个藏在树丛中的大酒店,这一切一切自己去的时候都没看见过,由此不难证明自己真的走错了,于是便原路返回,再次来到那个三岔路口,凝神片刻顺着大脑所给自己放射出来的记忆,犹犹豫豫的走上了这条不起眼的小公路,结果呢?自己终于走了回来,那个当时要是有“他”在可能自己就用不着走那段冤枉路了,可是没有,自己走在这里才遇到“他”并且还是在自己犹豫良久的决断之后才遇到的“他”,自己应该高兴,他也是,他的高兴是发自内心的,可自己不是,或者是根本就没有,从始至终除了那点意外之外就再也找不出半点别的感觉,别看“他”不断的靠近自己,希望讨得自己的欢心,能够带“他”一路出山而去,并且又是用身子靠自己,看那样子就差伸出手和自己手拉手了,可自己却根本就一点也没心动,木头一样的不曾心动心软。也许是自己太讨厌“他”讨厌“他”的这一举一动,根本就没有半点礼貌的样子,也许是自己从一开始就想利用“他”的真诚,来陪自己走那一段或长或短的路,之后再和那些人一样将“他”一扔一撇,继续走自己的路,至于“他”的死活就再也与自己无关,不然自己何以就在刚才咋会说出那句不是自己真心想说的真心话呢?那些话可是自己曾经在那些大城市里,跟着那些精明人学会的,面对“他”这么一个老实又忠诚的陌生男孩,自己咋就无缘无故的说了出来?不是无缘无故而是自己本心就想那么说,只不过是碍于自个儿在外人面前的形象,所以才在内心里犹豫盘旋了那么久,之后才假惺惺说出来的,在那个时候自己才忽地发现,原来自己也这么不是东西没有半点人味。

好希望“他”听了自己的那番话之后会有所反应,可是“他”不但没有反而与自己走的更近了,“他”错领会了自己那句含义深刻的话,“他”把自己当成了好人,一个能够救自己的好人,一个真的想带“他”自己走的好人,一个欲将自己整个身心献出去来保护“他”自己的好人,你说说这不是要人命吗?自己当时那是这样想的啊!“他”所想的那些好自己哪能挂上半点边儿啊?唉!天底下那么多好人你咋就不去找,而偏偏选中了自己呢?再说了这老天爷也是不公,咋就让自个儿在这半夜的山路上和“他”相遇呢?相遇本是件好事,可……“他”就是想和自己在一块,让自己带着“他”离开那个别人来了又走了的深山老林,其实这种想法很小一点也不过分,并且对于自己来说也没有多大难度,住宾馆多花一个人的钱,第二天再多买一张车票就是,完全没必要弄得那么为难,把自个儿搞的内心难受前也不是后也不是的,可恰恰就在那个时候,就在那个大月山路口的跟底下,自个儿的真面孔终于露出来了,那句所谓的为难话不得不说了,因为往前走不远就是一家一家的宾馆了,自己得去找个地方住下,真的为“他”多花那份钱吗?“他”这么不通人情,连个谢谢都不会说,即便自己刚才的那句话是违心的,那最起码也应该有个微笑或者是稍微的客气客气吧?可是“他”都没有,老实忠诚固然好,可过分了就是傻瓜,这在大城市里是人人皆知的,难道“他”不知道?也有可能,因为庐山地处偏僻,更何况自己又是与“他”在这半山腰的公路上相遇,那些自己去过的大城市“他”还真就有可能没见过,更不用说和那些精明人士在一起说个话聊个

赞(6) 赞赏与支持
最近阅读文友: [] [古月执忆] [聂戈] [梨树根] [素颜鸽] (查看更多)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世态或人生 下一篇尴尬的七夕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爱情滋味 倾情游记
随笔小札 感悟生活
挚爱亲情 河山雅韵

最新文章

原创作品自媒体推荐付费的说明

热门图文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