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行渐远的亲情 - 随笔小札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渐行渐远的亲情
编者按:这篇文章可是说道了实处,写到了实处。在真实的生活中确实也是这样的,有许许多多的亲情之间免不了这样那样的,可是真正到了困难的时候也许还能帮上个忙。毕竟亲人还是亲人,还是要珍惜。

有的人,你把他当作亲人,时刻牵挂着,惦记着,他 却未必把你当做亲人,强烈的排斥着,记恨着。

当我带着一大包行李走进车厢的时候,就拿起手机打通了那个遥远的电话。电话是大妗子接的。我说:“霞要来看你了,明天中午到。”电话那端却没有期望中的惊喜和热情。大妗子说:“你要来我这里啊!你到我这里来干什么啊?俺不让你来。”我的心顿时凉了,我说:“我来看看你,我已经坐上火车了。”大妗子又说:“你坐上火车了,你再坐回去。”接着就挂了电话。

我的心里一阵酸楚,自去年五月份母亲去世之后,我恍然想起,这些年似乎冷落了远在成都的至亲。大舅大妗子年轻的时候,经常回来探亲。姥姥去世之后,还来过几次。母亲生病之后,大姐哥哥们经常来看望父亲。可是做为母亲的子女,大舅大妗子在老家的外甥外甥女们,从来没有过前去看望他们的打算和行动,真的是太不应该了。成都离济南很远吗?他们能一趟趟的回老家,我们就不能坐车去成都看望他们了吗?母亲在世的时候去过两次。母亲走了,总不能割舍了这份亲情吧!两位老人都九十多岁了,再不去看看,也许就永远见不到了。

中国人有句俗话,叫穷不投亲,富不返乡。本想等到我把所有的债务还清之后,再去见两位沧桑的老人,可是我真的怕他们万一等不到那天的话,将成为我们永久的遗憾。可是,大舅妈冷冰冰的言语证明我真的是自作多情了。他们不需要我们的惦记,我们的牵挂,他们有自己的子女孝敬着也就足够了。可是如果我真的由着自己的性情中途返回的话,这个祸事就更加惹大了,大到了没法收拾的地步。所以尽管心里有万般的委屈,我依然在长长的旅途中执意的前行,前行。

为了这次成都之行,我考虑了近一年的时间,该不该来,是一个人来还是母女两个一起来?是坐飞机来,还是坐火车来?当我把这个想法告诉大舅家的大姐的时候,大姐说来一趟谈何容易,山高路远,再说了家里请了家政工,住着也不方便。有这份心就行了,我给两位老人说过去,你心意到了也就行了。言外之意就是不让去。我心里说正好,我还没有钱买车票呢?就这样搁置了。

虽然是经常给老人打电话问候一下,可是我总觉得亲人之间缺少了可以促进亲情的行动。毕竟那一对住在遥远的成都的年过九旬的老人啊,是母亲的亲哥哥,亲嫂子,我管他们叫大舅大妗子。有些地方却直呼舅父舅妈。父母在的时候他们就是大舅大妗子,父母不在的时候,他们也是我的父亲母亲啊。电话里的问候都是些寒暄的虚词,缺少了至真的亲情。你好,我好,大家好。互相保重。不管什么时候,电话拿起来的时候,总是录音机一样重复着这些千古不变的语言。亲人之间缺少了很多该有却没有的东西。

后来本家那个常和大舅大妗子电话联系的长辈说,两位老人嫌家里不去人看望他们。母亲走了,哥哥姐姐们对于金钱过于看重,他们断然不会万里迢迢的去看望大舅大妗子。能够去的也只有一个看重亲情的我。于是查询了一下远足的各种方式,飞机票,汽车票,软卧和硬卧的价格,我能够接受的也只有最便宜的硬座的价格229元。

提前半个月买了车票,是怕买晚了没有了靠窗的座位。没有提前通知远方的亲人,是因为隐隐的感到,那边的哥哥姐姐们是不欢迎我去的。执意要走一遭是因为我真的真的爱着那两位年过九旬的老人,少年时很多温馨的记忆与他们有关,有一种晚了就见不到了的恐慌。相信老人和我们是有感情的,相信这一次的远途跋涉能够给老人带来短暂的快乐,才这样信心满满的踏上了旅途。

给哥哥们发过去我的往返车票的照片,是为了让他们放心,我不会太多的打扰。哥哥接着发过一句话来,为什么不事先和我跟大哥先联系。接着发了个位置给我。我心里生出无比的气愤,第一次踏进成都的土地,也不说到车站接一下,这是不欢迎我到成都来,要我自己去的意思啊?于是我再问,大舅家附近有没有公交站牌,叫什么名字?大舅家的楼房是几号楼,门牌号是多少?我想说,既然不愿意出来接我的话,你们就在家里等着我去敲门吧!哥哥说你下了火车直接打的过来吧!或者是先做三号线,再坐349路车能直接到家门口,我会在车站站牌旁边等你。哈哈!既便是心里有万般的不快,还是做出了欢迎的姿态,还要到公交站牌旁来接,没有把事情做绝,在家里等我敲门。

公交车停住的时候,果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那里等候着我。哥哥说:“知道你要来,把你大妗子急坏了。”然后顿了顿说:“怕你在车站走丢了。”不让我来这句话,终于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变成了怕我在车站走丢了。我一个四十多岁的人,北京都闯过了,还能在异地他乡走丢了么?哥哥又说:“这事你事先跟我们说,我们再跟他们说的话,会好一些。”我暗暗的说:“我提前和你们联系的话还能来的了吗?”跟着哥哥进了家门,大妗子看见我怒目而视:“你快把我气死了,你还笑?你来,我欢迎,你上了火车再打电话,做事太鲁莽了。”

我只好走到她面前,握着她的手说:“不要生气,我来了,你就不要生气了。”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感觉,想起某个人,和与他有关的一些事来的时候,总是很生气,气得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他,但是当这个人真的站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却只能是微笑着走上前去,礼貌的问道:“最近还好吗?”我心想:“我快把你快气死了?哼!我要是跟你赌气中途回去的话,你岂不是死挺了。”

哥哥煮了馄钝给我吃。饭后我要洗澡换衣服。长达三十几个小时的旅途跋涉,让我觉得身上脏的的不可以与人接触。可是大妗子看着我在她面前来来回回的,又生气了,说:“你来了,不坐下和哥哥嫂子们说说话,先着洗澡干什么呀?”哥哥说:“她坐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火车,身上脏了”,我洗完澡,再洗衣服的时候,家政工过来了,说什么:“你把衣服先泡在这里,先和你大妗子说说话再洗吧!求求你了,你先陪陪她,求求你了。”原来我没有注意到,大妗子一直在用愤怒的眼神看着我。于是先坐到她身边陪她聊天,待她进屋休息了,才洗的衣服。晚上哥哥嫂子们请我吃了成都的特色菜,在大妗子家待了一天半的时间,招待还算热情。   

大妗子说,你姥姥病的时候,你大舅在老家住了一个月,你爸就完全不管了,该下地就下地,该出去玩就出去玩,就好像多么应该一样。你爸对你姨也不好啊!你姨伤心的到你姥姥坟上哭去。我和你姨相处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红过脸,闹过别扭。

交通不便的年代,我大老远从三十多里地的娘家跑到你姥姥家,那个时候你姥姥正在住院,你爸见了我就发火,这个那个的就说家里事,你们也有责任,光让我们管了。我就说,你说完了吗?嗯!你没说完的话继续说,你说完了的话,我再说。我狠狠的教训了他,从那以后,他再也不敢了。问题是我说的他没有任何反驳的余地。

大妗子说的这些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久了还在耿耿于怀。我自幼就知道大妗子脾气大,事多,在家里说一不二。我爸这个人心拙口笨远远不是可以和大妗子理论的对手。

爸爸跟我说过,你大妗子年轻的时候,心灵手巧什么都会做,和你姥姥不对脾气,曾经因为家庭关系紧张,控告过你姥姥。我也不知道那个年代,哪个部门,那个政府会管这些家务事。我结婚以后,你姥姥说什么,我就听什么,从来没惹你姥姥生过气。

我只知道,我小时候大舅大妗子经常回来探亲,总是在想要秋种的时候,正在地里热火朝天的劳做呢,有人稍信来,让我的哥哥们去接大舅大妗子。然后,我们家就像过大年一样,享受着一大家子人欢聚的快乐。

我的两个嫂子,也是这样在背后诋毁着对方,自认为做为儿媳妇,自己比对方做的好。没想到,九十五岁的大妗子和七十多的父亲也在用如此陈旧的观念,计较彼此许多年前的过失,实在是太不应该了。我和大舅大妗子还说了很多老家的人和事,还说到我们四姐弟的相处,相互间的矛盾。

第二天下午,四点多大哥哥来接我去他那里住,第二天从他那里直接走。离开大舅家的时候,和两位老人道别,我说:“你们好好保重,以后我再来看你们。”大妗子说:“你以后别来了,打电话就行。”大舅还问:“你这次来成都,家里人知道吗?”我说:“我是临时决定要来的,家里人谁也不知道”大舅说:“回去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你来过我们这里,万一你的哥哥嫂子们也来怎么办呢?”我随口答应着,心里满是不屑:“你们放宽心吧!在老家的四姐弟中,只有我舍得花这个路费千里迢迢的来看你们”老人还硬塞给我一沓钱,不多,当着他们的面也不好意思数。不想要,但是看到他们很生气的样子,就收下了。大舅还给了些旧衣物,说是让我带给我爸。这是他们多年的习惯,大舅的旧衣服我爸穿着正好。

大哥看到我大包小包的很是罗嗦,让嫂子去给我拿行李箱,嫂子却拿来了几个大包,后来两个人在楼上为这事吵了半天,最后大哥拿了个新的行李箱给我,让他们因为我吵架,心里很不舒服,我不是讨饭的,更不求任何施舍。 第二天上午,嫂子叫了网约车送我。和司机在路上聊了几句,他说,:“你不远万里来看望亲人,这是准备了多久,下了多大的决心才来一趟啊?”哎!这位司机师傅深有感触的话,不知大舅大妗子可有同感,如果他们也这样想的话,也不至于跟我说出那些让人感伤的语言。

亲情无价,你再有钱,没有亲人的关爱,也是孤家寡人一个。我这辈子再也不会来成都了,即便是两位老人寿终了,也不会再来奔丧了。不会的。你们活在你们的世界里,我们活在我们的世界里,山高水远成为我们心灵的天然屏障。距离其实只是个借口,心越来越远才是真正的理由。 

1
     
书签: 编辑:素颜鸽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老师啊,您就是我生命中的贵人 下一篇打猪草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素颜鸽] [半城寺] [与悲伤同住] [章妍]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爱情滋味 倾情游记
随笔小札 感悟生活
挚爱亲情 河山雅韵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