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三十 - 随笔小札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那年三十
2019-01-30 20:10:25 作者:章妍 】 浏览:1548次 评论:2
编者按:描写生动,悬念迭出,那个年代的艰难让人唏嘘,结尾令人感到温馨。推荐阅读,谢谢作者!
一九六二年的大年三十。清晨,老天爷阴沉着脸,一切都灰蒙蒙的,天上飘着雪珍,极小极细,打到脸上,像针扎一样又冰又痛。十五岁的父亲刚起床就被奶奶叫了去。“军军,到你外婆家去,借些肉回来。”奶奶把一个小竹篮递给父亲,拿来了爷爷的旧棉袄给他穿上,衣服有些宽大,不挨身,父亲找了根绳子往腰里一綀就出发了。父亲是兄弟中的老大,当时已有三个叔叔和两个姑姑,二姑姑才三岁多。家里只剩下一点高粱面了,小姑姑哭着要吃肉。舅爷家在三十里外的梨树湾。途中要经过一条小河,河上用两根木头钉在一起搭成一座摇摇晃晃的小桥。风呼呼地吹着,细小的雪珍渐渐变成了片片蓬松的六角雪花,被风吹着直往脖子里钻,父亲臂弯里挎着篮子,耸着肩,紧缩着脖子急急地往前赶。走到舅爷家已是中午。刚走到门口,舅婆拿着春联从门里出来了,看见了父亲,“军军,你怎么今儿来了?”“我娘说,让……让你给我家借点肉。”父亲有些结巴着说。“肉刚煮好,看你脸冻的,青柿子似的,你先进屋暖和一下。”舅婆拍着父亲身上头上的雪,很是疼惜。父亲一进屋就脱掉鞋子,上了炕。他的腿和胳膊已经冻得僵硬了,在温暖的热炕上暖了好长时间,他才觉得身子软和了。在舅爷家吃了饭午,父亲拿着舅妈装好的两小块熟肉和一大块生肉,还有些白面馍馍又准备回家了。从温暖的家里出来,外面似乎更冷了,父亲不禁打了个寒颤,他穿着单裤的腿在寒风里瑟缩发抖,冷风卷着雪花直往脸上打,又冰又凉,他小心翼翼地提着篮子,用胳膊尽可能地护着篮子,埋着头只顾往前走。这里的人家大多已经贴上了春联,大红的纸,墨色的字迹在雪的映衬下更加鲜艳夺目,放鞭炮的“啪啪”声,狗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他来到了河滩,此时这里天和地都白茫茫一片,大雪覆盖了一切,根本分不清哪里是河,哪里是路,哪里是村庄,四周只是一片悄无声息的寂静,他能听到雪落在衣服上的沙沙声。他已经在这里来来回回转了好半天了,就是找不到那座摇摇晃晃的小桥,到处是一片白,他辨不出方向,他迷路了。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这里远离村庄,平时少有人经过,在这样的天气,在大年三十的晚上,来人的希望几乎没有。父亲提着
请您登陆账号,需要支付100火种币才能阅读我的作品,请多多支持我哟!
8
     
书签:年三十 编辑:楚云婷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记忆里的年味 下一篇掷一潭水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章妍] [飞鸽] [素颜鸽] [野渡无人舟自横]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爱情滋味
挚爱亲情 倾情游记
河山雅韵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