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老槐树 - 随笔小札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难忘老槐树
编者按:槐花的记忆,每个童年都会有。只是如今吃得多了,那槐花的甜美,那槐花的飘香就慢慢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然而那老槐树给我们这些已经耄耋的老人来说,它承载的是一辈子的酸甜苦辣。谢谢作者!

       家后院墙外有一颗很粗的槐树,打我记事起,这颗槐树就一直枝叶繁茂,夏天,知了悦耳的鸣叫。当时粮食供应不像现在这样充足,家长不会让你糟蹋粮食,我会偷偷用面粉洗一点面筋,去粘知了。青岛的房子都是依地势修建,呈阶梯状,后院墙外的另一家地势其实比我家低三、四米,站在后院墙头上,用不长的杆子就能够到高大的槐树。每当槐花盛开时,槐花的香气直扑屋内,我的哥哥会用杆子折一些槐花,母亲会把槐花拌上面粉蒸熟,沾着蒜泥吃,粘糊糊的,味道还是不错的。有时也把槐花淖一下,用来包包子,也是不错的吃法。

       我家坐落在青岛山下,山上曾多处驻有海军部队,大概是雷达和通讯部队,由于离家近,小时候经常到山上玩。青岛市区有很多这样不大的山,像信号山、太平山等,严格的讲这不是山,应该属于丘陵。青岛山上有第一次世界大战德军留下的要塞地下指挥部,山顶有德军留下的至今完好的钢制瞭望塔,塔顶的瞭望孔至今可以灵活转动,瞭望塔和地下指挥部是相通的;瞭望塔对面青岛海湾一览无遗,这位置的选择也是有讲究的。

         记得有一年,山上的槐花开的正好,而山上的槐树都长得不是很高大,我和哥哥就到山上摘槐花去了,刚摘了不长时间,就来了几个不三不四的青年,要抢夺我们的槐花,我和哥哥提着兜子就往山下跑,山坡有点陡,哥哥不慎摔倒了,坐在地上爬不起来,我一看哥哥小腿骨都有点凹下去了,糟糕!骨折了,哥哥痛苦的呻吟起来,那几个恶少一看不妙,早就溜之大吉了。那时我才十二岁,根本背不动哥哥,好在山上不远处,有一处海军兵营,我找到一个水兵,便向他求救,这个水兵二话没说,向同伴交代一下,就随我来了,背起哥哥就往家里走。一路上我也帮不上忙,水兵累得大汗淋漓,一口气把哥哥背到家里;父亲还没有下班,母亲正在做饭,慌不迭的安排好哥哥,而水兵没喝一口水就走了,连姓名也没问,更不知是哪个部队;至今想起来真该感谢一下那个水兵,这件事已经过去五十余年了,这个水兵现在至少七十五岁了,遥远的水兵,你现在好吗?

       没多久,三年自然灾害的困境就开始了,在困难时期,树叶也被吃了,最好吃的是榆树叶,用面粉或玉米面拌在一起蒸着吃,软绵绵的,口感不错;但榆树数量少,就吃槐树叶;槐树叶有毒,多吃了脸都肿了;吃的时候也先把槐叶焯出来,用清水浸泡,把苦汁尽量泡出来,再和上玉米面做菜团吃。家后院那颗槐树也没得什么可摘了,记得有一次想上山摘点槐树叶,但到山上一看,树叶早就被摘光了,树枝上重新发出不大的小叶,稀疏柔弱得很,只好空着篮子回来了。印象中,杨树叶子最难吃,根本无法下咽,还吃过地瓜蔓磨成的粉,这些东西和草没什么区别,可能猪都不吃,虽说甜丝丝的,但吃下去根本不消化,曾经吃了这些东西,胃痛的在床上躺了一天;这时要是有槐花吃,那简直就是享受了;每每想起这些事,至今记忆犹新。

        槐树在中国广为栽植,全国各地都有大槐树,最为著名的是山西洪洞县的大槐树;大槐树是移民史实的见证者,也是移民心目中的圣树。每年有20余万人前往景区寻根祭祖, “拔地巨槐冲碧汉,相承一脉密分枝;树身即使高千丈,落叶归根也有期。” 民间俗谚有:“门前一棵槐,不是招宝,就是进财”;又说“院中一颗槐,幸福自然来”。槐木质地坚硬用途很广,农村用的犁、马车的辕子都用槐木,甚至现在我们坐的小马扎,很多也用槐木。有关槐树的故事和传说也很多,据载明末崇祯皇帝在北京景山上吊的也是一棵槐树。《明史·帝纪》记载:“丁未,昧爽,内城陷,帝崩于万岁山,王承恩从死。”明末人李清在《三垣笔记》中记载:“遂同承恩对缢煤山古树下。”煤山就是现在的景山,崇祯皇帝与太监王承恩双双吊死在古树下,另外还死了几十人。明朝灭亡,固然有李自成、张献忠起义军的讨伐,但另一重要原因是崇祯皇帝用人失误,崇祯却把责任推到大臣们的身上,说是 “诸臣误朕”;自觉无颜面见祖宗,崇祯临死脱去帽子,用头发盖住脸。我去北京旅游到景山,特意寻找了这处景点,遗憾的是当时那颗古槐已经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毁,现在的这颗槐树是后来移植的,树旁边有一块碑,是民国三十三年立,碑文有:“明思宗殉国三百年纪念”,槐树见证了一代帝王的兴灭。

      “南柯一梦”这个成语的典故也和槐树有关:东平人淳于棼一天在一株古槐树下醉倒,梦见自己变成槐安国国王的驸马,任“南柯太守”二十年,后治理南柯大郡有功,深受百姓爱戴,朝中广结人缘;与金枝公主生了五男二女,荣耀一时。金枝公主病死后,受到国王猜忌,被遣返回家,沿途破车惰卒,梦突惊醒,醒来后发现槐安国竟是大槐树下的蚁穴,历历如现。这就是成语南柯一梦,这个成语其实与“黄粱一梦”有点雷同。意在讽刺窃据高位者,言其贵宠荣盛;但无意中得到的或非本分应得的财物、地位,是不可恃以傲物凌人的,是不能长久的,这个故事也宣扬了人生如梦的思想。

      与槐树有关的古诗也很多,白居易就有多首诗提到槐花,《暮立》“黄昏独立佛堂前,满地槐花满树蝉。大抵四时心总苦,就中肠断是秋天。”陆游《雨后》“雨后凉生病体轻,闲拖拄杖出门行。槐花落尽桐阴薄,时有残蝉一两声。”毛泽东有“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的名句。 

        最为难忘的是小时候看的黄梅戏《天仙配》,这是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事了,七仙女在土地爷的撮合下,与董永结为夫妻,就是老槐树为媒,影片中老槐树摇动树枝,用沧桑浑厚的嗓音唱到:“槐荫开口把话提,叫声董永你听知;你与大姐成婚配,槐荫与你做红媒。”但看到后来,七仙女不得不回天宫,董永苦留不住,哀求老槐树说句公道话,但老槐树却沉默不言,是哑木头。看来好事都争着朝前,坏事就装聋作哑了。

        后来我到外地上学,并被分配到鲁西南地区工作,经常坐车经过沂蒙山,沂蒙山的槐树可真多,槐花盛开的季节,一路都飘着槐花的清香,沿途很多追逐花期的蜂农和一排排的蜂箱,路上时不时有载着蜂箱的大卡车路过,这时常常想起老家后院外的那颗槐树,后来听母亲说被人伐掉了。

现在,打开后窗,再也没有槐花的清香了,再也没有槐树上悦耳的蝉鸣了,没有了老槐树的影子,夏天西晒的太阳直射屋内,让人焦躁。

       哦,后院的老槐树!


0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汉武帝的文才 下一篇逛书店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鲁公青夫]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挚爱亲情
河山雅韵 爱情滋味
倾情游记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