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忘怀的高中 - 随笔小札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难以忘怀的高中
编者按:高中生活确实难以忘怀!读着老师的文章,我也想起了自己的高中生活,那些年轻和美好。那优美的小树林里追逐小鸟,用树叶作书签,看蓝天白云;拼命努力却高考落榜;最终坚持文学梦想,我们是何等相似的经历啊!握手!感谢老师!娓娓道来中让人感到身处其中,感情真挚,文字平实而优美!向你学习!感谢老师!

    我离开母校已经三十年了,受杨艳峰老师之邀,写一点高中回忆,只因才疏学浅而敢竭鄙怀,望莫笑也。我是1984年走进母校就读的。那时的母校,大门前是一条断头的狭窄街道,街道前是一群土民房,街道头就是校园边的悬崖。大门的西面,有一幢灰色的木板隔层的旧楼,除此外,就是一排排砖瓦土房,之间,有散落的树儿相簇拥着。我们59班就住在离大门较近的砖瓦土房里。不久,我们的教室后面,就开始新建教学楼。记得有一次,我们从操场上上完体育课回教室时,刚刚路过建筑支架,就突然从铁架上滚下一辆小平车,车上还载有半截预制板,着实让我们惊出了一身冷汗。从此,我们就再也不从那儿路过了。我记得最清楚的,是在一年后的实习时期。按校方安排,我们年级的六个班,要轮流去河峪瓦则沿参加一个星期的田上劳动。不巧的是,其他五个班都陆陆续续地去了,待轮到我们班时,校方安排拆除几排旧教室,腾出空地来建实验楼。因此,别人是留下了许许多多一起吃、一起住、一起上田的耕耘故事,而我们只留下了一些墙头上风吹日晒、汗流浃背的身影,或是一些众人拉着一条绳拽土墙的情景,或是一些尘土飞扬的场面。现在想来,没有一起去耕田,颇感憾事。

   与实验楼同期或早期兴建的,还有宿舍楼。记得那时我们班的男住校生,寄宿在教育局的一间曾是小学教室的大房子里。待这三幢楼相继建成后,我们都搬了进去,母校也就有了新风貌。宿舍楼后面,是土操场,四周没有围墙。直到学潮后,才建起了围墙。操场东面的崖壁下,是一片小树林。在操场东北的一个角落里,有一排平房,那里住着几户老师的家属。我记得,常永星、杨艳峰、尹文彦、张学奎等老师,就住在那里。在他们的住房前,还有一小块块儿菜园。如今的母校,早已焕然一新,那旧楼、旧教学楼、土操场、老师们的小屋等已然不存,代之的是崭新的教学楼、宿舍楼、综合楼、餐厅、厕所、小体育广场等,以及绿化荫荫,而那断头的街道已然拓宽延伸,大门前的民居也已盖成高楼。而所曾有的往事,只能从记忆中去寻找。但我却时时难忘,也在时时思念——
    毗邻校园的东面圪垯崖脚下,有一片小树林,仪川小溪从崖边和小树林间穿过,那曾是我快乐的田园。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班有两个男生,几乎每天下午课外活动都要到这里来打太极拳。受他二人影响,我几乎每次都相随。我们从操场边的羊肠小道上,顺斜坡而下,穿过小溪上的搭石,来到小树林。起初,我也跟着学拳,但没过几天,我就放弃了。看来,我似乎没有他二人的耐性。在他二人打拳时,我便沿着林间的草径慢跑,同样跑不了几百米,便又停下来,转而信步。我一边散步,一边聆听着小鸟啼鸣,那快乐的音符,影响着我的心情,一时卸下繁重的学习包袱,很是惬意。有时,我追逐着小鸟嬉戏,从一棵树,追到另一棵树,直到鸟儿惊去。有时,折一枝嫩杨柳,扭下外壳,截一截,吹着五音不全的曲儿。有时,我一头扎进草丛中摘野花,或编成花环戴在头上,或扎成一束花篮,嗅来嗅去,那飘逸的馨香,如痴如醉。有时,在小溪边,拾起小石块,不是追打着小鱼儿,就是打波圈圈。有时,于浅流处,看蝌蚪自由地摇头摆尾。有时,片片落叶飘然乖巧地落在肩头,拾于手上,端详而品味着叶子的茎络,仿佛是在欣赏着蛛网,或捡回几片,做成书签。有时,撷几朵蒲公英,一吹满丛飞絮,似飞雪。有时,独自坐在树下,想背书却总是心猿意马,不一会儿就盯着林间折射进来的光线做梦。有时,躺在柔软的草坪中,从林间仰望着天,看流云飘移,或看田垄地里耕作。这许许多多的以往,把美好烙在了心田。那时,只要来到这儿,就不似耕读的少年,倒像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孩子。但这片小树林,不仅是我的乐园,也是许许多多少男少女经常光顾的地方。可惜,好境不常在,我们依然要走进课堂,把这儿丢在一边。还记得,在崖下的小溪转弯处,有一小块淤塘,炎热的中午会有很多的男孩来这里裸泳。我从小就是一个旱鸭子,所以即便来了也总是不敢下水。站在岸边,又恐嘲笑。偶而有一两次下水,也只是怯怯地于浅处洗浴。然,这一小块天地,却是男儿的世界。直到有一天,这里发生了一起溺水,从此就悄无声息了。记得那片小树林,曾被规划为公园,然数十年后,却变成了县体育场、文化馆楼院和柏油路。虽然周边已绿化,但每次路过,总会想起消失的小树林来。仪川小溪犹在,那搭石却变成了砼桥。令人欣慰的是,在桥下的溪岸边,保留了一小块林荫地,有人常常来此晨练、跳舞,但这仅仅是当初小树林的百分之一,或犹为不足。而那片快乐而宽广的小树林,也只能留在记忆里。幸运的是,在仪川河岸,现在还有一小块儿树林与田野,如今的校园高楼林立,这儿正是学生唯一可以去散步的地方,但愿这儿变成小公园,并且在仪川河上,筑起一架天桥来。

    我一辈子都忘不了那次点名。那是在88年的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全校6个高三班和2个补习班暨老师集合在教学楼后,黑压压的约四百多人,一起聆听着陈玉明校长在台上讲话。我一时不知陈老师讲了什么,却突然听到点了我的名。我下意识地蹲在了队列里,感觉周围的目光,如刺项背。待回过神来,才知我是陈老师唯一一个点名的学生,说我是众生的楷模。我不仅诚惶诚恐,更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一下羞红到了脖根。究其因,是当时的一次全区会考中,我在校园里独占鳌头。由此可见,校里对我寄予的厚望,是多么的高远!我清清楚楚地记得,在87的高考中,59班的任拥军以505的高分一举夺得理科状元并考上了大学。我以440低分,屈居班里次席,只能去晋中师专深造。然而,在我的志愿一栏上,只想就读大学。于是,在名落孙山中,我走进了补习班。在补习班,我的成绩仍处于次席。也许是高考带来的异外惊喜,也许是站的高了点带来了自信,我胸中充满了雄心壮志,把目光盯向了更高更远的学府。难怪乎邻桌说我不会把山西大学放在眼里。所以,我更倍加勤奋、努力。
    一文一理两个补习班的教室,幽静于实验楼后面的砖瓦房里,校方给补习班配备了经验丰富的知名老师。霍士科老师是我们理科补习班的班主任,他让我当上了学习委员,他的激励与信任,他丰富的教学经历,让我受益匪浅。记得最深的第一节课里,他轻松地走上讲台,在黑板上写下了一个“龙“字,然后对同学们诙谐地说,今年是龙年,今天咱们就写带龙字的成语,每人只能上台来写一个,不能重复。之后,教室里一下沸腾起来,有的雀雀私语,有的翻阅字典,一节课下来,同学们陆陆续续地写了满满一黑板成语。这种独特而有趣的方式,焉能忘怀?还记得,霍老师是个捉摸不定的主,经常时不时地在窗外巡视,使我们不敢捣蛋,因而学习气氛极浓。数学老师王建明是公认的好老师。他在教学上,总是举一反三,精益求精,尤其特严谨。一次,他辅导我做一道难题时说,每一道题都是有灵性的,都有一颗心。不要死学要活学,只要找到那颗心就会迎刃而解。比方说一座桥,只要找到支点就不难攻克全垒,而那个支点是固定不变的。还比如,小时候常玩耍的“乘方”游戏,无论势力有多么强大,没有找到那个能够移动的点,也是白搭。这种思维,让我受益良多。还记得,王老师布置的作业,很是繁重,或许是想由量变达到质变吧。我除了认真而全部完成课上课下的作业外,还私下里要学相关联的七本参考资料。要知道,在补习期间,每一堂课的容量都很大。除此外,还有其它的课程。因此,我每天往往学到深夜11点多,才在父亲的催促声中去休息。这样的勤奋给我带来了可喜的成绩,有幸被校长点了名。但物极必反,我却没有醒悟,加上精神上的巨大压力,从而留下了隐患。我是努力了,然在后来尤其是临近高考的一段时间里,以至于一看书就头晕、头痛,就连听课也如此。无奈间,父亲带我四处求医,一下喝了六副中药,却收效甚微。我很喜爱围棋,也因此而放弃。我不是胡言乱语来搪塞别人投来疑惑的目光,我也不是为再次落榜而找借口,然最终没能考上大学,辜负了大家的厚望。我是多么的痛苦!怅然而以泪洗面,甚至想轻生。我的亲人,没有一句怨言,只是紧紧地盯梢,无论我走到哪里,背后总有一双眼睛,直到我度过了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当我从省交校毕业走向社会的时候,我始终没有忘记那陈老师点名的情景,以及诸位老师对我的厚爱和栽培,总觉得我还欠着老师们的一个梦想,欠着陈老师的一个梦想,欠着父母的一个梦想。一天,已过不惑之年的我,在仕途屡屡受辱受挫之时,走上了文学耕耘之路。我庆幸,我欢喜,我要偿还自己欠下的梦!这一干,就是十年。世人包括家人,都十分的不理解。有人说,你已经出版了《幽轩聆涛》《晓月凤曙》《独钓江雪》一百多万字的三部诗词文合集书籍,该知足了,应该省下点时间来去挣钱。可我就是冥顽不化,只想在这条路上继续前行,没有终点,也不能停歇,更不回头。所以,无论何时,我都不会忘却那次点名。它时时催我自勉!时时催我奋进!

    我在就读高中的时候,最难以忘怀的有晨跑。说实话,我的身体素质并不强壮,时儿还偷懒的很。那时,在校方的严令下,每天清晨都要在操场上点名晨跑。在我就读初中时,就曾于每天黎明时分到大街上去跑步。或许受此影响,我一直坚持不懈。但高中时代的晨跑,只有在操场里。在朦朦胧胧的夜幕下,虽然尘土飞扬,却是跑的热气腾腾、汗流浃背,而我总是比别人多跑几圈。有时,我还在去上学的路上,推着自行车跑。当晨跑结束后,我和同班的两位男生,还要去练双杠或单扛。记得,我在双扛上,一口气可做几十个双臂上下支撑,做十几个双臂支撑身体前后横摆。受此荫得,我拉有着五根链条的手拉链时一口气可拉近三十下,做弯曲臂力棒时也可做十几个。所有这些,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好处。不仅上课舒坦,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工”,而且还轻松地完成了一次越野赛。不仅如此,还记得在一次体检时,医生说我几乎得了肺结核。那时候,我常和邻里的一位同窗一起玩耍,而他正得了肺结核。如今想来,还有点恐惧。现在,我虽有点懒散,身体却一向健好,这或许就是最大的恩惠。因此,那时的晨练,岂能忘焉?

   那时候,最难忘却的还有晨读。记得上高中时,语文和英语是我各门功课中的弱项,尤其是语文,下的功夫并不少,却总是徘徊于及格线上,很是苦恼,这直接影响到了我选科。其实,高二分科时,我是非常向往文科的。只因两门主课的成绩一直上不去而彷徨。加上我们班主任常永星老师被确定带理科班,咨询时他说我的数理化一向不错,还是偏于理科好。在犹豫不绝中,我选择了理科。在分科后的高二下半学期里,我的语文水准一下有了突飞猛进,一跃而名列前茅,成为我的强项,这归功于晨读。那时,每天早晨都有半个多小时的自习,这段时间里,其它我什么也不做,即使没有完成作业,宁愿受责也不放弃这宝贵的晨光。我大声地朗读、背诵课文,甚至一个自习就能背诵6页古文,正所谓“读书百遍,其义自见”,如同“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般,一下就有了长足的进步。除此外,还通读一些《语文报》上刊的精篇。还受济南大学见习老师的点拨,一扫作文中的头痛病。受我影响,同桌的一位女生,也大声朗诵,同样有了长足的进步。我还大声地朗读英语。在以往,每次读英语时,总是大脑先翻译出汉文来才能明白。通过一段时间的晨读,我可以省去中间的翻译环节,直接了解英文语意。我的英语也有了突飞猛进,常宇丽英语老师在课堂上讲第一册课本时,我却学的是第二册,即便打瞌睡,她也从来不苛责,课外还经常借给我一些英语杂志来阅读。现在,每当我想起晨读来,就想念她。听说她现在在上海,真希望见到她。话说回来,虽然我的这两门主课好起来,可惜还是没有决心去谋求改科,留下了一生的遗憾。但晨读所带来的益处,让我今生受用不尽,焉能忘记?
    此外,最难忘怀的还有晨歌。记得高一时,在下午课外时间,常永星老师经常组织我们学歌,那嘹亮的歌声,是我们班独有的风景。那歌声不仅给我们班带来了活力,以至于在学习及各类活动中皆名列前茅,而且处处充满了朝气。受此影响,有时早自习期间,常老师来巡视,见教室里有点死气沉沉,便让文艺委员领着大家一起唱一两首歌。别小看这一两首歌,它可以让憋闷的气氛一下活跃起来,从而轻松地去学习,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多少年后,我竟然又在常老师的手下一起共事,编辑《榆社报》。每当我俩谈到高中时候的学习生活时,总要提起唱歌来,所以,怎能忘记?
    高中时代难以忘怀的还有许许多多,但每一笔都是我的宝贵财富,并伴我砥砺前行而奋发远航!

2
     
书签: 编辑:章妍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银杏叶子黄了 下一篇职中新印象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楚云婷] [榆社王跃东] [古月执忆] [半城寺]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挚爱亲情
河山雅韵 爱情滋味
倾情游记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