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伴我行 - 随笔小札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音乐伴我行
2018-09-25 11:35:45 作者:楚云婷 】 浏览:205次 评论:0
编者按:音乐家冼星海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音乐,是人生最大的快乐;音乐,是生活中的一股清泉;音乐,是陶冶性情的熔炉”。确实如此,千百年来,音乐以其深刻的蕴含及妙不可言的旋律,汇成了一条永远流淌不息,闪闪发光的音乐长河,使众人为之倾倒和沉醉。看完作者的文章,为作者沉浸在音乐爱好中的快乐和幸福而高兴。不管你在什么年纪,不管你生活的怎样,每个人都应该要有一份属于自己的爱好。或许它给不了你金钱上的增长,甚至会让你付出很多财力和精力,但是它却能愉悦自己,你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感受到快乐和开心,那就足够。因为有爱好,有追求,所以人生因自己的爱好而得到了更大的提升。作者娓娓道来,文笔娴熟,行文流畅自然。推荐共赏。
父亲年轻时喜欢拉小提琴,虽然这始终只是他的业余爱好,但在我儿时的印象中,父亲的小提琴演奏水平还是相当不错的,称得上琴韵悠扬悦耳动听。他最喜欢拉《粱祝》和马思聪那首《思乡曲》,把它们拉得如泣如诉令人陶醉。文革时这两首曲子都被禁了,而父亲琴瘾一来,就把房门紧闭,躲到厨房里拉上一会儿。因为他有这一特长,单位上就要求他参加文艺宣传队,可他并不情愿,那个年代经常搞文艺汇演和巡回演出,往往要离家好长一段时间都无法照顾家庭。但父亲稍一推托,领导就用政治任务这顶大帽子相挟,弄得父亲很没辙。我那时还小,尚无法体会到父亲深埋心底的那种无奈,只觉得他太牛了!有一件事让我记忆深刻,某次父亲随单位的文艺宣传队参加地区组织的文艺汇演。在正式表演时,他的单位演出的是一首民乐合奏节目,他担任的只是其中一位月琴手。当时地区全部参演人员都集中住在一栋大宿舍楼里,有一天晚饭后,父亲见到别人有一把音质很棒的小提琴,一时心血来潮,当场拉起了小提琴协奏曲《梁祝》来,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人们纷纷称赞。结果,汇演结束时,父亲竟因此而获得了小提琴独奏二等奖。虽然小时候多少有些得自父亲方面的音乐熏陶,但我儿时并未表现出什么音乐方面的很大潜质。有时我心血来潮,吵着要学小提琴,父亲却总是一口拒绝。有时妈妈也想试图说服父亲教教我,但父亲总是说搞音乐很难有前途,说他见过很多比他小提琴拉得更好的人都混不到一碗音乐饭吃,他只希望我学上一门实用的专业技能,比如像他一样成为一位医生。我很无奈,有时偷偷趁着家里没人时打开琴盖,摸一摸那把音质非常好的小提琴,沮丧得常掉眼泪。从小学到中学,学校里只教革命歌曲和样板戏。我性格羞怯,而且举止笨拙,所以很少参加音乐表演。音乐在当时又过于作为宣传的工具,西方音乐基本上被禁止,新创的乐曲艺术水平普遍不高,所以我当时并未觉得音乐有什么特别大的魅力。直到打倒“四人帮”后,从收音机里第一次听到完整版的《梁祝》演奏时,儿时美好的回忆和眼前奇妙的音乐融为一体,竟使我激动得一夜未眠。上大学时生活很清苦,除了偶尔看场电影外,几乎没什么娱乐活动。那会儿录放机还是奢侈品,学生中几乎没人拥有。偶尔几首动听的国内和港台流行歌曲传入校园,人人争相传唱兴奋异常。不过在那时,古典音乐简直就无迹可寻。突然有一天傍晚,从校园的高音喇叭里传来一曲曲美妙的小提琴声,并且很长时间里每天固定在晚餐时播出。那播放的是一张西方著名小提琴小品集唱片,其中有马斯内的《沉思》、圣桑的《天鹅》、舒伯特的《小夜曲》等等,那优美得臻于极致的琴声顿时攫住了我的心。那段时间里,我每天去食堂打好晚饭后,就蹲在一个僻静的地方边吃边听。直到整张唱片放完后,才心中有些怅然地回到宿舍。后来通过打听,才知道这张唱片的演奏者是美国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大师梅纽因,从此,梅纽因这个名字成了我心目中西方古典音乐的象征。大二的时候,同宿舍里的一位同学心血来潮,买了一把小提琴,在大伙的调侃声中学了起来。这个一开始被我们视为噪音制造者的“瘟神”也不为嘲笑所动,坚持学了一年后,竟也拉得相当不错了,还参加了学校组织的乐队。后来大家似乎也受到传染病的感染一样,没事也拿着他那把小提琴拨弄两下,结果到毕业时,同宿舍的其他六位同学全都能拉得有模有样了。不过,真正沉迷于西方古典音乐,还是参加工作以后不久。那时录放机已经非常普遍了,价格也便宜,我也买了一台,买磁带时除了几盒流行歌曲外,顺便也买了一盒由卡拉扬指挥的贝多芬第一和第五交响曲磁带。刚开始听贝多芬交响曲时,需要反复克制内心的不耐烦才能硬着头皮听完一乐章。以我听乐的经验,刚开始聆赏古典音乐时,最好不要从贝多芬交响曲开始,它的庞大和艰深往往令初涉古典音乐殿堂者望而生畏。好在我有一股不认输的劲头,在相当一段时间里我每天听它好几遍,直到对乐曲的旋律节奏等滚瓜烂熟。不久奇妙的事情发生了,贝多芬交响曲中那种清新刚健的节奏、张弛有度的音符所蕴涵的韵味、以及丰富深邃的情感渐渐突出和呈示出来,展现出一种音乐本体的美,一种令人着迷的魔力。接下来的恐怕是每位爱乐者都经历过的,买音乐书,跑外文书店(那时古典音乐磁带和唱片只有外文书店有售)。十几元一盒的磁带,几十甚至上百元一张的唱片,而那时我每月工资仅九十多元,每月只能买一两盒磁带,有时无奈之下,就托关系拿着我买的空白磁带去当地广播电台翻录,肖邦的钢琴协奏曲和夜曲就是这样弄来的。我买的第一张唱片是贝九,花了120元,搞得我那个月几乎天天吃素。西方古典音乐史上有几位伟大的音乐家,如巴赫、莫扎特、贝多芬、瓦格纳、勃拉姆斯等,他们的每部作品都是爱乐者必藏的。有时一个人的作品全集灌录的唱片有好几百张之多,它们整齐地摆放
请您登陆账号,需要支付30火种币才能阅读我的作品,请多多支持我哟!
0
     
书签:音乐 我行 编辑:刘金平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秋落 下一篇“山竹”走了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刘金平] [楚云婷] [素颜鸽]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挚爱亲情
河山雅韵 爱情滋味
倾情游记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