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的村庄 - 随笔小札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两个人的村庄
2018-07-28 12:14:11 作者:章妍 】 浏览:328次 评论:2
编者按:天下之大,总有那么一些地方充满传奇色彩。一个村庄,居然只住着父子两人,父亲和他的憨傻的儿子。这里过去也曾经热闹过,只是因偏远山区,交通不便,人们陆陆续续搬离了这个地方。只有张老汉无法舍弃自己的家乡,坚守着这片山水。七十多岁的老人家,不但种粮,还养鸡养鸭,养牛养羊,核桃树、柿子树硕果累累。张老汉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过得倒也自在。作者用朴实的语言,娓娓道来这父子两人的生活现状,本以为是凄惨孤独的日子,读完文章,一个踏实肯干,淳朴善良的农民形象跃然纸上,自然小山村的景致也如亲历一般。欣赏!荐读分享。

“南山村”,第一次听这个名字,我的脑海里浮现的是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那份诗意与洒脱。

南山村的张老汉是我的帮扶对象。我还清楚地记得第一次走进村庄的那天。

去年秋天,车在蜿蜒的水泥路上爬行,两边低矮平缓的山丘渐渐退后,停在了一个稍微开阔一些的平台上,前面没有路了。

沿着一条细细窄窄的黄土路一直往前走。偶尔有三两棵柿子树,树叶落尽,火红的柿子挂满枝头,核桃已经采收完毕,光秃秃的枝条徒然地伸向蓝天。路左边,稍平坦的地里立着还没来得及挖掉的玉米杆。

终于看到在突起的山腰里有几户房舍,晨光里能看到泥土砌的墙和灰蓝的屋顶。

走过一小段陡坡就到了南山村了。零星散落着的几家房屋,有的山墙已经倒塌,有的房屋半边没有屋顶,有一家大门紧锁,院墙完整,这家应该有人吧,我趴在门缝里一瞧,院子里的草比人还高。

穿过村子我们没遇到一个人,一个生物,一切都静悄悄地,这里似乎是一个被世界遗忘的角落。

小路拐弯处我看到一个碾子,兴奋地跑过去,泛着玫瑰红的碾盘,石头碌碡,铁制的框架。看着它倒勾起了我童年的记忆,我们村里也有这样的碾子,我和小伙伴经常把馍馍放上辣椒面和盐,在碾子上一碾,馍被碾成一个很薄的片。辣椒面和盐的味儿就全在里面了,捧在手里,一点一点舔着吃,可美味了。我仔细得看了一下,发现这碾盘上有新碾的辣椒面,看来它还没完全歇着,村里还有人的气息。

“前面就是张老汉的家了”。领我来的村干部指着一个有篱笆墙的小院说。

“快进来。”张老汉已经看见我们了。他拿出两个小板凳让我们坐。坐定之后,我细细把这小院打量了一番。他们住的房子是一个不足二十平方米的两间房,中间有一小段隔开,一边是炕一边是灶房。屋子正前方是一大堆柴禾,垒得整整齐齐。屋子侧面有一大块空地,最显眼的是一个巨大的玉米架子,上面堆满了金黄的玉米棒子,架子离地面有一米多,下面是空的,透气,上面有太阳晒,下面有凉风吹,玉米更容易干。

一大群鸡争先恐后地跑过来,也来迎接新客。还有一只大白鹅伸展着长脖子,大摇大摆地踱步,像悠闲的绅士。张老汉告诉我,在山里养了鹅,黄鼠狼就不敢来吃鸡了,它是这群鸡的保护神。

交谈中得知,村子里的人都移民搬迁了,到交通方便,地势平坦的地方去了。现在只剩下他和他的傻儿子柱子两个人。张老汉是老党员了,在这个村子当过多年支书。他今年快七十岁了,思路清晰,表达明确,而且很健谈,就是走路时右脚踏不实,一捌一捌。说是年青时为抢救生产队里的羊从山崖上摔下去,落下的病根。那时他年青力壮,为人老实,干活不惜力气,很快就入了党,当上了村支书。他领着群众整地修田,还挖了一口甜水井。那时的村庄热闹喧天,生机勃勃,说到这时他眼睛里闪烁着快乐的光彩。生产队解散后,他继续当了多年的支书,拖着病腿为乡亲们忙前忙后,谁家有了困难或解决不了的矛盾都会找他。

张老汉的不幸从女儿兰兰的意外离世开始。兰兰十八岁了,去外地打工。那天下着雨,兰兰打着雨伞从单位往住所走,一辆摩托车急驰而过,水花四溅,撞倒了兰兰,紧接着一辆大货车紧随其后……

张老汉到处寻找肇事者,多次碰壁,无果而终。那时他才四十多岁,他的头发一夜之间全白了。他的妻子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人也变得木愣了,没精打彩,不言不语,没熬过一年妻子就去世了。家里只剩下他和儿子柱子。柱子因为小时候的一次高烧成了痴呆,傻了。身体壮实,除了傻笑啥都不会。

遭受了一次又一次失去亲人的打击,张老汉没有一蹶不振,消沉下去。他依旧精神矍铄,信心满满,他不想给党和国家添麻烦,他说:“现在政策这么好,我有这双手,我能养活自己和柱子。”

他指着不远处山坡上晒太阳的几头牛说:“那五头牛都是我养的,头上的白点点的母牛再有两个月就要生产了,明年就是六头了。

“养鸡收入咋样?”我看着那群只顾在地面找吃食的鸡说。

“一天能收十五六个鸡蛋,攒几天就会有人来买,咱这鸡只喂玉米、麦粒,吃青草、虫子,前村里人排着队要呢!卖鸡蛋的钱,零花就够了!”

一个二十多岁,身材魁梧,红红的脸上满是憨笑的小伙子,从后院里出来了,走到我们跟前,只是傻笑,不说话。“柱子,给鸡喂食去。”小伙子端着一大碗麦粒去了。

“我最担心的是柱子,脑子烧坏了,我死了也合不上眼啊。”张老汉垂下了头,用手摸了摸稀疏的白发。可怜天下父母心啊。柱子满脸和善,也不打人骂人,见了人只是笑,而且能听懂人话,干活也有力气,就是头脑不清楚,有几回出去放牛,牛回来了,他走丢了,最后还是邻村的乡亲给送回来了。

“别考虑得太远了,你现在指拨着柱子让他学会劳动,等以后有残疾人技能培训啥的,咱给柱子报名,让他也有一技之长,他就能养活自己了。”我望了一眼和我同来的村干部。    

“是啊,你别愁了,总会有办法的。”村干部竭力开导张老汉。

“现在党的政策好,饿不着柱子的,对么?”张老汉无耐地笑笑,像对我们说,更像是对自己说。

 从那次以后,每次我去他家入户时,总要买上些馒头、新鲜的蔬菜。两个男人的生活,吃饭总是凑合的,我把自己半旧的衣服拿给柱子,他很喜欢,穿着合适。

我帮扶张老汉一年多了,柱子也能和我交流了,柱子学会了柳条手工编织,他编的小篮子精巧漂亮,让人爱不释手。张老汉没在时,他会用手势示意我,他爸出去了,拿出小板凳让我坐。

 张老汉和柱子仍住在南山村,南山村就住着他们父子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守着那一方山水。

3
     
书签:个人 村庄 编辑:刘金平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行太行山禅堂寺林场兴怀 下一篇夏夜美感(随笔)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章妍] [古月执忆] [野渡无人舟自横] [徽州人家]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爱情滋味
挚爱亲情 倾情游记
河山雅韵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