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兰 - 随笔小札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白玉兰
2017-12-16 10:44:28 作者:两广 】 浏览:285次 评论:0
编者按:一事一物都有心,小到一片树叶大到一棵参天大树。作者文中两颗白玉兰的际遇的不同,得到的生存结果也有不同。看是就白玉兰写白玉兰,却从中导出一个道理:人上千万,道路各有不同,有的坎坷,有的顺畅,但不管怎样,都得坚强,活着才是唯一的。谢谢作者,冬安

    家中阳台上,一个口径大约三十公分左右的陶瓷花盘中种植了一棵白玉兰。初时,来到我家的白玉兰很小棵,根部就是手的中指般粗细,高度也只有七八十公分,白玉兰虽说娇小玲珑,却也在该开花的季节绽放出几朵洁白如云的花朵,且芬芳飘香,很是讨我欢喜。

    光阴荏苒,岁月倥偬。日子一天一天的在无意之中缓缓流逝,白玉兰也在不知不觉中渐渐长高长大了许多,现在的白玉兰已经是历经沧桑的一株老树了。

    由于阳台高度空间的限制,白玉兰的树冠早已经直顶上端遮风挡雨的铁皮顶盖了。南方炎热如火的太阳将铁皮爆晒的滚烫,可怜的白玉兰,树冠顶部仿佛被烧烤一般开始发黄,开始枯萎,慢慢的枯死了一小节。可白玉兰有着及其旺盛的生命力,并不屈服于外界施加来的迫害以及伤害,仍然顽强地生存着,生长着,每当春风洋溢,在乍暖还冷的三月份左右,阳台上的白玉兰仍旧含苞绽放,浓浓馥郁芬香飘洒整个阳台,潜入房厅卧室。

    眼望白玉兰,她是多么的想抬头伸出阳台外观望阳光明媚的大千世界呵,一两片微微发黄的厚实的大叶片,微微漾动着一丝一缕绿色的光芒,仿佛流露出对枯萎的不甘与不可实现的生命所企及的颤抖,一两支枯死的细枝条如戟似枪,在流沛的空气中岿然不动,好像在向我昭示内心深处的执着与情感,一种“生何欢,死何哀”的冷静态度令人肃然起敬。

    白玉兰花本应是属于大地,属于辽阔的旷野,只有在敞开的空间里,根植于大地深处,白玉兰才能成长为参天大树,满树白花盛开,芬香馥郁,远飘四方。记得,我尚未来到深圳市前,在韶关花坪镇所在工作地的办公室庭院内就有一棵硕大的白玉兰树,树径有如高耸的电灯立杆一般粗大,高十米有余,散开的树冠密密麻麻地笼罩着整个庭院的一大片地方,炎热的夏日白玉兰就是一把撑开的庞大的巨伞,人们工作之余会在树下站立轻松地聊天,天南地北的说谈一番,或是在加班后的休息时间里,摆上一张小桌搬几张轻便椅子大伙儿围坐在一起打会儿扑克牌。最让人难忘的是白玉兰含苞绽放,洁白的花一朵朵,一簇簇高挂在绿叶丛中,迎风摇曳,一阵阵清香立即灌满整个庭院,散落在办公室的各个角落,令工作疲惫的我们精神为之一爽,心情愉悦,心旷神怡。与我同间办公室的憨厚朴实的小伙子曹斌与隔壁办公室清纯的小刘,两小无猜的爱情故事还是在白玉兰树下展开的呢。那是一个春光明媚的星期六的下午,两间办公室的人员在白玉兰树下聊天,微风中一片花瓣轻轻飘落,恰巧落在了站在小曹前面的小刘的秀发间,小曹不动声色的伸出手去拾掇,这细微的动作被喜欢调侃的一位同事瞧见了:“小曹,给小刘头上戴花呀?”刹时,勾引得众人一阵嘻嘻哈哈大笑。“小刘,看小曹喜欢你哟”,“小曹,你秀恩爱也要等没有人的时候呀”,“看,他们两人还真的很有夫妻相唷……”调侃的,戏耍的,此起彼落,声语不绝。花为媒,白玉兰成了小曹与小刘的媒人,俩人真成了你情我愿的一对恋人,在我南下深圳特区前,小曹与小刘终于手牵着手走进了婚姻神圣的殿堂。

    白玉兰的影子摇醒了记忆,曾经所在的花坪镇工作之地已经成为过去了。在政府大力关照帮助下,原地企业关闭,失业的人员全部迁徙住进了韶关市郊区新建的楼房,我曾经一起工作的同事们也各自东西,凭着自己的真实本事在社会上的各个地区角落打拼,开创一片新天地,谋取一处新乐园。

    历经沧桑,几番感慨?我眼前阳台上的白玉兰又岂能与曾经工作庭院内的白玉兰相比?一个拥有大地得天独厚的自然地气,长势蓬勃,春意盎然;一个只是困守于小小花盘中苦苦挣扎而无奈之,活的小气,缩手缩脚,没得比,也不可能相比较,如是,她们所展现的精神面貌也是截然不同的。

    只是,我的内心有一份深深的愧疚和一丝淡淡的犯罪感,当我在阳台上沉寂而又面对满目疮痍的白玉兰时,白玉兰的沉默竟然像是一种无声的控诉:“谁害我落得这般枯萎断肢淹淹一息?谁令我求生不能,欲死不得,享受不到阳光普照春暖温馨?谁能给予我天地之气息唤醒我对美好的向往?”

    凡此种种让我无地自容,草木本有心,爱花草就应该爱其心,识其性,给予花草应有的关照与爱护,识花爱花惜花之人,故不愿意用一“种”字来说家中种了多少种花草,而喜欢用一个“养”字来形容种花之不易,仿佛花草是我们精神境界里收养的一个“婴孩”,不精心呵护、照料、关爱,不足以体现人们对花草的热爱,又岂能真情实意的慰藉花草生命之可贵。

0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邕州作别 下一篇五十岁已拐弯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古月执忆]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爱情滋味
挚爱亲情 纯真时代
河山雅韵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英勇叛将,为了自由
   在宫巷林聪彝故居和刘齐衔故居之间,还有一个大宅子。它外观上与其他大宅不同,..
古月执忆
  母亲的身影(同题小说) “妈!我要买块球拍,”三儿放学回到家中就亟不可..
公鼐祖梦·探视
   公鼐祖梦·探视东岳雨石·公丕刚公鼐诗集《问次斋稿·子训》一文记载:“宣和改..
梧桐树
  梧桐树这世界是美丽的当我在城市街道思考觉自己应该这么说时正看见一棵憔悴树他仍..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