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信 - 随笔小札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书信
2017-12-05 19:59:53 作者:平时 】 浏览:277次 评论:0
编者按:应该说2000年后的年轻人对于书信是些什么,有什么用处,可能大部分不知寥寥,然而书信在过往的日子里的确起到了传递感情,思念和公文的作用,对社会的发展,对亲情的延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虽然现在社会的发展,书信传递信息的形式已经成为了过去,但是就整个社会的发展来说,它永远都占有一席之地,它的功劳是不可磨灭的。谢谢,冬安!

    关于"书信"这个话题,源自于因一封旧书所产生出的怀绪。那是一个明媚的冬日,阳光温暖地洒在窗玻璃上,是一个很适合于晒衣物的日子;于是就尽搜了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却自一堆杂物中翻出来一小包,轻轻一拍就抖落出一沓信件来,那是很多年前随手装进去的一些信件,薄薄的信笺透着岁月的痕迹。其间有父亲平生唯一写给我的一封信,夹在其中的还有母亲的一页繁体简札,清秀的小楷后面有一行被毛笔拖曳出痕迹的行书,“闻道山奇路险,甚念!甚念!”。一连两个感叹号的笔迹十分深沉,像有某种心绪刻在纸上,那应该是墨迹将尽时的收笔。检拾起那泛黄的牛皮纸袋,就如同捡拾起了那些泛黄的的岁月;日子就如那一面长满了青苔的墙壁,充满着生活况味。许多往昔,就一股脑儿地浮上了心头。

    那是一封并没有从邮局投寄的家书,过了N多年的信封依旧着墨清晰。翻一翻有些松软的道林纸,就如翻动某些日子的扉页,那些青春向往的年代就一页页被掀开,岁月深处的往昔就如在眼前。青涩激扬的年龄,似乎觉得自己就肩负着某种不可推卸的历史重任,似乎天下之兴舍我其谁;有为者必选择去远行,去大江大海上放浪,去高原僻野上拓荒,就成为了那个时代的追求。很多人的第一次远行都会有离愁,而我们似乎只有某种渴望与向往在心中蔓延。其实自己心里在渴望什么我们并不知道,就知道远行的路途特别漫长,书信报平安,书信带着问候就成为那个时代的精神寄托。
    似乎生活与工作并没有什么不如意,只是食堂里清煮小豌豆不那么好吃。食堂的小窗口天天飘着小豌豆的清香,天天透着豆芽菜的那种甜味。那是个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换一下口味的菜蔬实在很少。总是觉得心里像缺少了一些什么,生活里究竟缺少了什么自己也不知道。于是觉得自己的生活需要一些调剂品,闲与朋友吟诗赋,忙与时光争知己就成了精神依托,向家里报平安的书信就明显地少了,自然会给远方牵挂着的人们带来一些疑虑,于是就有了父亲带来亲笔信,并捎上几瓶食用油的过程。记忆让我回到了那些日子,一个小木板钉成的盒子,用葡萄糖瓶子装着的食用油,还有写满了父嘱的书信。正所谓父嘱千言,母意万语,不及接到一封家书。父亲从不给子女们写信,那一封信可能是唯一。就听说那一封信也是母亲先写了搁在那里,后来父亲就添了一页纸才一起托人带给我。所以,年轻与无知让我们并不知道还有人在担心着你,也只有自己也为人父母以才懂得“可怜天下父母心”的真正含义。一转眼我们也有了牵挂孩子们的心思,只是未曾说出口,是不是父爱本就如此,亲情原本就不需要说出口。
    日子流如水滑,遗落在时光角落的书信似乎离我们很远很远了。当我们翻开那些书信,就仿佛翻出某些时光的扉页;却才发现那些生活的过往却从没真正地离开过我们;记不起来并不是因为遗忘,而是因为我们思想总是处于麻木状态,整日地只知道柴米油盐酱醋茶,才有了对过往采取了刻意回避的态度,才使得那些曾经的
记忆被深埋于时光的孱隙间,你自己不主动去拨弄那些时光的褶皱,那些日子里的怅惘就不会自己伸展开来,记忆也就选择了遗忘。一封封泛黄的书信,能勾起来诸多泛黄的回味,回味里有幸福与甜蜜,也有着落寞与感伤。朦胧中仿佛有一个声音在说给我写信吧!一天一封信,一月一次鲜花,一年一次问候,一生一种微笑,不准耍赖。其实我们并没有收藏信件的习惯,不断流动的日子也不能让你留下说话中所有的物件,不管那些东西珍贵不珍贵。因为我们知道日子太长,你自己的囊筴根本就容不下岁月之沉重。八卦说,人生多少次的回眸,就有多少次皆是因了你自己衣袂飘风所造成的回响。生命中多少次的踌躇,尽是你过多地关注自己昔日的辉煌所带来的压力。人生并不要刻意去回避过去,也不能沉迷于往昔不能自拔。要么,旧事旧情难忘,要么,装进信封,收进小包。待时光三百六十度地旋转,你再拆开来品味,当又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离开故乡的日子,因为辗转于天南海北,许多随身携带的东西都狠心地丢掉了,但我始终没有丢弃这一只不起眼的帆布包。它虽然陈旧得辨别不出当初究竟是什么颜色;虽然单薄得几乎只能装下一些信件。就如人生旅途,留下时虽然也曾是漫不经心,但终究还是因为不舍而留下,就如留存下了一段段抹不去的记忆。就像那首歌词,我给你写信,你不会回信;因为时光久远,那些邮筒都不知道在哪里。
    写信,本是人类有文字以来就普遍使用着的一种交流工具,一竹一帛,一纸一笺,无论是古代人的快马加鞭,还是近代人们的邮路通途,信件所能传递出的全都是一个时代里的生活信息,传递的是一个时代里民众的思想动态。透过信件这种文体,人们相互之间所经历着的心情与亲情;社情与民情尽在笔下展露无遗。无论达官显贵,还是黎民百姓,无论古今,无论中外概莫如此。曾几何时,因为技术的限制,人们在文化层面的活动与沟通,只能采用这些最原始的写信方式,寥寥几语就能概括出一个人的思想情感。书信起源于古代,因为在甲骨文时代,一封信或者一篇文字要是能全部写在一块甲骨文上,需要的就是言简意赅,要不就写不下。比如学富五车的意思,其实是一篇在古代为“颂二十万言”的木牍,大概需要五头牛才能拉走。况且更早的甲骨文需要用刀刻,那种难度不亚于现代人的雕刻工艺。所以历史上就有了文字写得高明者,被称为刀笔手一说。信件、信函、手札、便笺简洁的规范格式,就源自于文言文。即使是现代人的信笺也还是有着文言文的痕迹。比如:见信如面,顺致安康!顺颂吉祥!顺颂商褀等等,当然,这些都只是变异了的文言文痕迹。信件文言文都需要用词简当;“简当”这两个字是简洁妥当的简意;那是因为就这简当两个字,既包括有文言文字句的简洁模式,也包括有用字用词的精准程度。在中国早期的古代文学中,一问一答的书信形式的文体曾占据着古典籍的很大一部分位置。 以官场公文文本等需要靠手工操作来看,一篇信函的篇幅太大了,用毛笔写起来耗时耗力,只有用文言文的形式来书写腾抄才是捷径。于是,信件就有了许多概括性格式与体裁。

    自从有了网络,书信来往问平安就基本上走进了历史。在荏苒的时光里,那些曾帮助人们沟通情感,维系人际关系的书札;那其中所蕴含着的世情与人情,无不都承载着人世间诸多的酸甜苦辣与悲欢离合。人生缓慢的脚步就如一架时钟,一圈又一圈地循环往复,每一个日出日落都是你的生命划过时光的刻度。岁月是一只无情的推手,她推着你一直往前走,过了很多年往回看,但什么都看不到,就只有从当年的一些信件中去寻找昔日的痕迹。于是人们就多了一些怀念,怀念一段过往,怀念那些青涩岁月,回味那些已消褪在时光中的记忆。

    人生窘迫的境遇,生活随意的流动性,常常会使我们放弃原本旧有的东西,去接受新环境里所出现的新事物新信息;最后使我们都变成了时代的迁徙者,直到我们发觉自己都已身无长物,只剩下一些一包袱都可以提走的信念;其中也包括一些能留住记忆的信笺,泛黄的牛皮纸的信封,折叠成方块的信纸,还有我们舍弃不了的过往。
    喜欢写信,应该是早年生活中的一种文字练习。常常是一封很简单的信写了很多遍都不能成文,就不厌其烦地再一遍一遍地写,直到信的格式与文字都满意为止。其结果就是自小萌生出了编织文字的冲动,总想着能用最简洁的语言来编织出最成熟的文字。
    写信的格式,很多人都知道应该怎么写。收信者的身份不一样,其信件中的开头与结尾语也都有不尽相同的俗成模式。写与长辈或者领导,开端都必须写上与对方相对应的尊称,或者也必须写上尊敬等等恭维语。不管你是真心的祝福还是违心奉承,结尾都必须送上诚挚的祝语,用以显示写信人的文化造诣并表达一种诚恳的问候。写这个字,来源于繁体《寫》;除了这个字的形成过程,写的大概意思也解释为用笔作字,或用笔作画。后来的古人摒弃了用刀在龟甲上刻字刻画的历史,改用颜料写文字图案在木片或龟甲上,再后来又发明出毛笔,中国千年以前的文字文化就此成型。早期的官样文字除了写在竹牍或木牍上,还有用锦帛写文章的高档次,所以纸张的前身就是帛。古文曰(写),置物也,就是书写。繁体字的书写与书信意思几乎差不多,就是繁体字的“書”,“書”,上为聿(YU),意思为笔也;下为曰;曰有三层意思,一为,说、二为,是、三为,叫做。所以书的实际意义就是用笔说话,写信就是用书写的方式与人交流。

    我们又回到过往的人与人之间交往的形式,凭书信来往,没有电话可打。同事聚餐,同学聚会,亲朋聚馋,吃吃喝喝完了就说给我写信。你没来由不答应,因为相隔千里万里的牵念不用鸿雁传书你无法沟通。一封封信件既代表着尊重,也表示着相互之间还有来往,要不就真成了老死不相往来了。通过书信述事叙意,或问候祝福,借以释放某些情绪元素,聊以抒发人们不能当面说出来的情感。书信与朋辈之间是一种最好的联络方式;书信于亲戚亲情之间就成了一种关系的润滑剂,调剂品或化解日后见面的尴尬。所以,我们的文化历史里就有了许多关于书信的别称,这些别称就代表着某些社会文化里不断地变化着的用途。

    历史上书信的发展,大抵上有着官样与民用,以及文化人们之间相互传书这样三大类型。自奴隶社会的夏商周起,直至封建社会的秦汉隋唐宋元明清,书信的作用无不涉及到国家的大政方针和普通百姓的衣食住行,离开了书信的社会几乎无法运行。即使是现代社会,书信的方式也还是以网络传输方式存在于人们的生活中,舍其而无它代。
    在现代人的眼中,书信是一个名词,就是写好了的信笺;而在古代,书信的意思叫做写信,所以后来就有了书写这一词汇。古代中国人的书信形式,一般都为手写的固定格式文本;并不像现在你们发一个帖子,发一个微博或者微信那么随意。比如,古代人所书写的简、笺、札、牍、函等基本上属于公务类的文本;而像缄、翰、帖、启、双鲤、尺牍等等大多为民间传书所用;比如后来出现的书筒、鸿雁、鸾笺、以及再后来出现的双音组合的如简书、简札、简帖、书牍、书札、帛书等等,一部分是文人与民间通用,一部分成为了男女之间文字传情的专用文本。像鸿雁传书、尺素、尺纸、尺笺、朵云等等文体,就是源自于生活中的一些书信形式,这些文本形式较好的丰富了我们的民间生活,起到了促进文化发展的作用。
    岁月沧桑,人世浮华,生活中的许多过往都随着我们渐渐地长大、而逐渐消逝在了如水的日子里;而书信这个古老的文化媒介,就如一条许多人曾经走过的路,因为发展而逐渐退出了文化市场,已经没人会关注书信究竟在走过来的路上起到了多大的作用。网络时代的书信,已经被认为成纯属多此一举了。如果你还想提笔给人写信,人家一定会说你就在网上传给我,没必要费那些力气。一群人在网络上讨论一件事情,可以用十分简单的方式,把要表达的事物的经过与原委直接打包发给对方;在对方接收到文本后,如果有不清楚或不满意地方,还可以直接反馈回来再加以整理,及时地纠正对方认为不合理的部分,可以减少很多不必要的误会,直到修改到对方满意为止。如果你还想给谁写信,可以在网上敲打出一封信,再给网络文本的前面加一个您好或你好之类的通用的称谓,直奔主题的信件,不用花那么多精力去咬文嚼字,可以免去许多牵强的辞藻,少一些华而不实附会。
    我又记起来小时候写信的恶作剧,用一张纸给小朋友写信,信的开头这样写;亲爱滴小和尚,老和尚在庙里给小和尚写信,老和尚说亲爱滴小和尚,老和尚在庙里给小和尚写信......,很久很久都没有给谁写过如此循环往复的信了,于是,日子就循环往复起来。

    书信与写信,曾经是我们过去的时代里最值得回味的文化元素。曾几何时,我们的业余爱好不是看书看报,而是在一张纸上描心事,包括理想与抱负,包括追求都成为了笔下勾勒的向往。那是一些无法投递的信件,就如我们现在网上写信,不知道书信该寄给谁,因为人们都去了网络。

1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五十岁已拐弯 下一篇知音号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平时]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爱情滋味
挚爱亲情 纯真时代
河山雅韵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梧桐树
  梧桐树这世界是美丽的当我在城市街道思考觉自己应该这么说时正看见一棵憔悴树他仍..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第二春
  第二春深秋,分明竟第二个春天枯黄下看多少新的绿出现冬麦油菜雪里红都不说吧老农..
宫巷海军刘,工程师
  刘齐衔故居的对面,也有一座大宅,但它的整个门脸与其他大宅不同。临街是一座二层..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