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音号 - 随笔小札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知音号
2017-11-29 23:34:40 作者:半城寺 】 浏览:112次 评论:0
编者按:看过这篇文章,我不知道怎么说,文理结构字句的应用都没问题,唯一的是内容,但作者也是看客,也就是把自己看到的写出来而已,也没什么对错可说。不过就:“知音号”我得说两句,从表演角度看的确是一种新创,但从表演的内容来说却是老旧腐朽,都是34十年代的市井场景,我不知道老板想的是什么,当然赚钱是第一位的,其他呢?谢谢,冬安

曾听到有个说法,到武汉,白天要看黄鹤楼,晚上要去看“汉秀”。

前几天去武汉,看过黄鹤楼也看过“汉秀”后,一位武汉的朋友在电话中告诉我,今年增加了一句,叫做到武汉不看知音号等于没到过武汉。

什么是知音号,电话中没有细问,从字面想当然的以为,“知音号”大概就是一条船吧。既然朋友这么说,应该是有值得一看的地方,或许,这只船是有什么奇特,或许也有宣传的噱头在里面,但“不看就等于没到过武汉”,这话毕竟吊人胃口。用手机在百度上一搜,却又是一场演出的名称,这更让人好奇了,再一搜,提前两天的票已经售罄,这进一步吊起了胃口。

是什么演出,或是怎样一条船,三百元一张的票竟然提前两天已经售罄,好奇心驱使下,从“黄牛”手中买了当天的一张。

晚上七点,夜幕降临,通向入场通道的“江滩”已是繁星点点,从码头进入,穿过一座写着“知音号”三字的拱门,经过一段甬道,到了停靠着一艘大型邮船的码头上。

灯影之中,人群熙熙攘攘,一阵悦耳的琴声响起,转身看去,朦胧的灯影中,一位西装礼帽的青年人,站在一座高台上,正用肩上的小提琴,以优美的姿势演奏着哪位名家的小提琴曲,随着悠扬的琴声,展眼看向周围,人群之中,提蓝挑担,推车捧花,各色人等,叫买叫卖,一片热闹景象,声音不大但也嘈杂。

各色人等之中,有西装礼帽,有长袍马褂,也有时下衣装,竟然分不清哪是游客,哪是演员,或者是观众。面前四层的船上,灯光明亮,人影幢幢,青年男女,携手入对,靠在栏边,举目望向岸上,马褂先生倚栏眺望,评赏江景,西装绅士杂在中间,招手向岸。

船似乎是马上要开了,四层船舷栏杆上,人们倚栏而立,频频招手,一副分手再见的场面。

汽笛声缓缓响起,船似开动,闹闹嚷嚷的码头立时清静下来,小提琴悠扬的琴声戛然而止,随着突然停住的琴声,那位西装礼帽的小提琴手,刚刚随琴声舞动的身姿也瞬间静止在一个漂亮的姿势上,刚刚神采飞扬的琴手,此时竟像一尊蜡像,表情僵硬,纹丝不动。

我被他那个漂亮姿势吸引,被他那个僵硬的表情好奇,突发奇想,看看他漂亮的身姿、僵硬的表情,到底能保持多久。

我趋前一步,一直注视着他身体每一处细节,直到进入船舱的一幕开始,大约十多分钟的时间里,不管他的身姿、五官,甚至是睫毛,我甚至觉得,甚或他全身每一个细胞,一如之前,竟都不曾稍动分毫!

再看周围,刚才那些推车挑担的小贩,高声叫卖的报童,臂弯上搭着毛巾的服务生,此时,都如同被孙悟空施了定身术,在汽笛响起的那一刻,瞬间静止在某个姿势上,各个如泥塑木雕的一般!

如果刚才观众、演员难以区分的话,此时已经津渭分明——不动的是演员,动的是观众。

我不自觉的被融入到了场景中,耳际似乎轻缓起《围城》中的道白:夕照晚霞褪后的夜色带着酡红,这条法国邮船白腊日隆子爵号正向中国开来……

船上灯火辉煌,每层船舷的走廊上,出双入对,三两成群,演绎着一出出故事,颇有些钱锺书老先生《围城》中的味道。

“你嘴凑上来,我对你说,这话就一直钻到你心里,省得走远路,拐了弯从耳朵里进去。”似乎是方鸿渐在对鲍小姐故作多情。

“我才不上你的当,有话斯斯文文的说。今天多够了,要是你不跟我胡闹,我明天……”似乎是鲍小姐且娇且嗔。

《知音号》,既是演出场地——仿照上世纪初打造的一艘高四层,长八十多米,宽十多米的游船,也是剧目名称,导演构思奇特,场地既是舞台,也是观众席,观众和演员融为一体互动,观众从进入码头的那一刻起,已经不自觉间融入了故事。

十多分钟后,船员打开通道,观众进入船内,一层船舱,活活就是一个上世纪初的舞场,中央一个吧台,吧台的一头是舞池,周围和另一头是茶座、酒吧,各式各样的酒客,舞者,男女和服务生穿行其间,有的喝酒聊天、有的谈情说爱,有的畅述旧情,有的……,每个角落,都在演绎着一个个社会百生剧目。

一些观众有备而来,换上自己带来或刚才在门口租来的,上世纪初形制的服装,散在茶桌酒吧之间,舞池戏台之中,和演员们一起,融入了眼前剧情的场景中。

约莫半小时后,在工作人员引导下,观众进入二层,这里是四十多个舱室,每个舱室中,都有演员讲述或演绎着不同的故事,你可以作为观众,在旁边观看,也可以作为演员,和演员一起演绎。

三层是布置各异的舱房,观众按票号进入不同的房间,每个房间四五人不等,内中杂有演员。投影机在窗上映射出曾经发生在这个屋子里的故事的一个个场景,低回的音响里,讲述着那个发生过的故事。

你可以翻看屋中的老报纸,旧照片,可以相互交流、讨论。

“来自天南海北的你我和他,能聚在同一间屋子,这是一个怎样的巧合,我们一起留张合影,一起通报姓名,一起再演绎出一个,这间屋子里的故事吧。”

音响中缓缓传出煽情的低音。

最后回到一层,此时,舞场正酣,长袍马褂,瓜皮小帽,西装革履,宽边礼帽的先生,旗袍洋装,皮草貂裘的女士,一对对抱成一团,随着舞曲,时而轻歌曼舞,时而激越奔放,舞池里有演员也有观众。舞曲把知音号的剧情与观众融和到一起,共同走向剧目的最后阶段。

观众既是演员,舞台也是看台。如此独特的演出,果然新奇无二,如同黄鹤楼,除非武汉才有。

看来朋友所言不虚,“知音号”,真是不能不看呢。

0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书信 下一篇闲逛与追求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半城寺]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爱情滋味
挚爱亲情 纯真时代
河山雅韵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梧桐树
  梧桐树这世界是美丽的当我在城市街道思考觉自己应该这么说时正看见一棵憔悴树他仍..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第二春
  第二春深秋,分明竟第二个春天枯黄下看多少新的绿出现冬麦油菜雪里红都不说吧老农..
宫巷海军刘,工程师
  刘齐衔故居的对面,也有一座大宅,但它的整个门脸与其他大宅不同。临街是一座二层..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