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弯的石板路 - 随笔小札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弯弯的石板路
2017-10-11 11:05:03 作者:石建华 】 浏览:409次 评论:6
编者按:首先,对一个六十六岁的老人在退休以后还能这样的书写文字,表示钦佩。希望坚持,更希望看到更多的作品和对火种公益网站的支持。知情的故事,其实都是每一个知情的真实经历。然而在中国文学的天地里,很多的知青文学都变成了问题文学,苦难文学。好像知识青年下乡就是一个错误,就是一个不该有的历史。今天我终于看到了我想看到正面的知青文学作品,虽然作品中作者叙述的都是一些自己成长的故事,却深深透着乡亲们的朴实善良和作者本人努力和坚持。这篇文章中没有"问题"没有“苦难”,有的却是正能量的传播。有这样的知青文学的参与,中国的知青文学才是完整的,全面的。小编希望看到更多的这样的知青文学,因为小编也是知青,也在为知青文学思考,谢谢作者!本片的架构很好,以一条弯弯的石板路作为脉络,从头到尾都围着这条石板路而展开而收尾,让人读来脉络清晰,故事真切。如果就此展开,增加更多的内容,更多的人物,更多的故事情节,写成一篇小说,一个短篇,一个中篇乃至一个长篇都未有不可。希望有一天能看到我所希望的。

  人世苍桑,转眼已过花甲之年,掰着手指头算一算,已经退休十几年了,已经过了66,眼看就要满70岁的人了,望着镜子里的我,满头灰白色的头发,不禁让人感慨万分,很多往事都已成为过往烟云,随着岁月的流失,逐渐离我远去。而四十多年前,曾经是我极不情愿走过的,那条弯弯曲曲的乡间石板路,却永远深深地铭刻在我心中,令人终身难忘。

  记得那是在1969年元月,为了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自觉自愿地服从学校的统一分配,我和学校的二十多个同学一起,带着简单的行装,在成都火车北站集中,乘坐闷罐火车到夹江,然后再由夹江转乘大卡车,来到距离成都大约两百多公里的洪雅县罗坝公社,在地处丘陵背靠大山的一个偏僻小乡村插队落户,在光荣一队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

  在这个远离成都的小乡村,虽说是山清水秀,但劳动力还是相当缺乏。在当时的生产队,所有的人口加在一起,把我们几个知青都算上,也就只有108个人,能够在队里出工干活的,全劳动力和半劳动力,全部加起来不足60人。青壮年人数不足40人,全村与外界的所有联络,就全靠这条宽不足一尺的弯弯曲曲的石板路,本队要交公粮,把本队多余的粮食送出去。生活必需品也要从街上背回来,就靠这条不起眼的石板路。

  当时身高1.55米的我,远离父母和两个弟弟,独自来到这个偏僻陌生,地图上根本找不到的小乡村,心中充满着无限迷惘,刚下放到队上的时候,老是想家,经常是静悄悄地一个人,转弯抹角地来到村口,默默地坐在这条石板路旁,脊背斜依在一块青石板路碑的边沿,呆呆地凝望着周围的群山,凝视着与远山相连的蓝天和白云。这个小乡村,小到地图上根本就找不到。我到这里来干什么,不明白,只晓得是来接受再教育的。这村子里的文化人不多,能读得懂报纸的人都没几个,怎么教育我们这些知青呢?让我们这些知青去接受没有文化的人的教育,我更不明白了。想不明白干脆就不要想了,反正以后多听队长的话。只要你队长发句话,叫干啥就干啥,这总算可以了吧。

  我刚到队上的时候,每天都坐在村口石板路上,望着这个小乡村周围的连绵群山,头顶上只有簸箕那么大的天,我不知道我在等待着什么,也不明白我所期盼的目标是什么?不过有一点,我却非常清楚,那就是脚下这条蜿蜒曲折的石板路,不管是否情愿接受,我都必须得自己走下去,任何人都无法代替。这将是我一生中无法规避的现实。想躲是躲不过去的。

  这条蜿蜒曲折的石板路,依附着高低错落的丘陵地势,倔强的扭动着身体,把道路伸向漫无边际的高山和天边,它无情地考验着每一个行路人,这一点倒是很公平,不论是谁,常年走在这条石板路上,脚板底下都会长出老茧的。

  记得是我进村的几天以后,房前屋后和灶坑旁边柴草已经所剩无几。为了生存,也为了满足当时浪漫的好奇心,同时也是为了给村里的贫下中农社员同志们,能留下一个不怕吃苦热爱劳动,能和贫下中农打成一片的好印象。我欣然接受同村的乡亲们邀约,提着砍柴用的弯刀和绳子,怀着探索大山的神秘感,沿着这条石板路,翻越十多道山梁,钻进了大山沟。山沟里的枯柴很多,不大一会儿,就捡了一大堆,几个社员纷纷来帮助我,把我捡来的柴扎成百十来斤的捆,我开始没在意,先背在背上试了试轻重,还行,我接着再调整一下重心,大喊一声“走”,一弯腰就揹起那捆柴,踏上了回村的那条石板路。

  一路上,我揹着那捆柴,开始还兴致勃勃地观赏着沿途的大自然山水风光,饶有兴趣地欣赏着绿水青山,得意洋洋地往回返。可我万万没有料到的是,石板路还是这条石板路,突然间似乎加长了100倍,背上的干柴竟然越来越重,由开始的走200米休息一次,改到100米休息一次,以后逐渐递减,至于到最后,变成10米一歇、5米一站,终于到最后,我来到一个陡坡,说啥也不想走了。我把那捆干柴干脆横放到斜坡顶上,再顺势踢它一脚,让那捆柴顺着陡峭的石板路斜坡,踢踢踏踏、噼里啪啦地一直顺着台阶,向着山脚下不停地翻滚,那捆干柴倒也是很争气,每翻滚一次都砸在石板路上,就是不散架。逗得路人和同来的乡亲们捧腹大笑……

  当我拖着一双沉重的双脚,紧咬着牙关返回到我的小木屋,一进房门,顺手就把捏在手上的衣服揉成一团,狠狠地扔在藤箱盖上,向后一转,身体仰面朝天放倒在床上。巡视着四壁皆空的小木屋,还有那盏孤零零的煤油灯,认认真真地发出一丁点微弱的橘红色光亮,又冷又饿又累,我用手抚摸着今天为了背柴而被绳子勒红的肩膀,不满十七岁的我不禁潸然落泪不止。

  从那以后,每天早上,我都会沿着这条弯弯曲曲的石板路,爬上又高又陡的山坡,冒着酷暑严寒,和乡亲们一块儿战天斗地学大寨,吃大苦流大汗。修筑梯田,改土修水利。晚上顶着星星披着月光,打着一双赤脚,站在石板路旁的小溪里,弯着腰,双手捧着沟渠里的小溪水,痛痛快快地泼在脸上和脊背上,拿条干毛巾擦掉身上的汗水,然后纵身一跃,跳上这条石板路,一路小跑步返回我的小木屋。弯弯曲曲的石板路上,经常会留下我那一串串湿漉漉黑乎乎歪歪扭扭的脚板印。

  随着不断升起的缕缕炊烟,小乡村里的傍晚,到处都弥漫着淡淡的饭菜香味,村里不少年轻人常到我的小木屋来,给我带来新鲜的蔬菜和热气腾腾饭菜,村里的老人们常常背着小孙孙,拄着拐棍,慢悠悠地走在这弯弯的石板路上,来到我的小木屋,就像我们家里的亲人,坐在我们的门槛上,和我一起谈天说地,以助我摆脱孤独。

  伴随着我在这个小乡村里时间的不断推移,经过两年多的岁月洗礼,艰苦的劳动和生活的长期磨练,我从一个弱不禁风的初中生,经过不断地锻炼,逐步成长为一个性格刚强的山里人。在这条弯弯的石板路上,我拿着镰刀,不知走过多少次,到田地里播种、收割稻谷和麦子,背着稻谷到水碾上去碾米吹康。这条石板路上,我揹过百多斤重的稻谷到区里送过公粮。在深夜里,跟随着村里的民兵,踩着这条路上的冰凉石板,到山里参加过拉练;提着砍柴用的弯刀,和民兵们一起,在夜间追捕过盗窃国家木材的不法分子;为挽救村里的耕牛,在夜间里,一个人打着手电,到罗坝乡街上的区兽医站请医生……

  在这条石板路上,我踏上修水利打隧洞工地,从工地到生产队,四十里的石板山路,我可以在3个小时内赶到,也不觉得累。学会了打绑腿在腿肚子上加上叶子烟,走山路对付干马煌的本领。我在山上打隧洞,住在废竹芯搭建的毛屋棚里,最困难的时候,靠着盐水泡饭,也能照样坚持在工地,为了公社的水利建设,抛撒着青春的热汗,贡献自己的力量。

  在这条弯弯曲曲的石板路旁边,我曾经在一个四面透风的竹席棚子里,给十来个孩子上过一堂图画课。在课堂上,我是被别人以突然袭击的方式,被推上讲台的。一点儿没有心理准备,我给孩子们讲过一次山外的汽车。我先在黑板上写了一个人字,在把这个人字下面再填上一笔,变成一个小山丘,在这个小山丘的周围画上很多小山丘,在众多小山丘中间画上弯延的圆弧曲线,在黑板上,冷不丁地一看,就像崇山峻岭中的公路,在公路上填上几个长方体,构成了跑在公路上的汽车,再从跑在公路上的汽车,讲到城市里的汽车,讲到城市里的道路和交通。越讲越收不住口。那里的孩子们从来没有走出过大山,对我讲的内容听得入了迷,天都要黑了,孩子们把我拦柱,不愿意让我走。万般无奈,我只好对这群孩子们说谎了,说以后还回来给你们讲课。

  两年后,作为全公社第一个被抽调到城里当工人的知青,我坐在长途汽车的车厢里,把头伸出窗外,向前来送行的乡亲和同学们挥手告别,汽车渐渐地走远了,眼睛渐渐模糊了,随着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山谷里响起一阵阵接连不断的回声,在崇山峻岭中,汽车随着简便公路上的地势越来越高,越上了山顶。养育了我两年多的那个小乡村,离开了我的视线,它背后的连绵大山,也由大变小,随着长途汽车的摇晃,渐渐远去了。然而那条外界与小山村紧密相连,弯曲灰白色的石板路,却永远深深地烙在我心中,令人终身难忘。


10
     
书签: 编辑:古月执忆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学校开大会动员下乡 下一篇张跃向世界出发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石建华] [一恩] [古月执忆] [素颜鸽]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爱情滋味
挚爱亲情 纯真时代
河山雅韵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梧桐树
  梧桐树这世界是美丽的当我在城市街道思考觉自己应该这么说时正看见一棵憔悴树他仍..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雄银杏 世界草木,
  雄银杏世界草木,必然果子否那僧院雄银杏曾开花么仿佛一棵只造叶的树了深秋,叫银..
第二春
  第二春深秋,分明竟第二个春天枯黄下看多少新的绿出现冬麦油菜雪里红都不说吧老农..
宫巷海军刘,工程师
  刘齐衔故居的对面,也有一座大宅,但它的整个门脸与其他大宅不同。临街是一座二层..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3·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