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是青春最美的嫁纱(新婚贺文) - 随笔小札 - 火种文学网_中国公益文学开拓者!
中国·火种原创文学网
手机版 火种会员 收藏火种

TOP

时光是青春最美的嫁纱(新婚贺文)
2017-08-16 10:36:20 作者:蓝羽凝 】 浏览:430次 评论:0
编者按:一篇新婚贺文,写满了真诚的祝福和情谊。文风优雅,文笔娴熟。

   这样一段眉清目秀的好时光,年少如一弯春日刚刚融化的溪水,温情地流。人与人之间的情真意切莫不过如此,细水长流始于终。

  今日我起了个大早,想着是你的大喜之日,但因有事无法亲临,唯有怀着满腔的歉意献上一篇新婚贺文。

  那年的夏天,我们听着风车转动的旋律,在开满花朵的长廊,看白鸽在屋顶悠闲来往。校园里的树叶遮盖住了细密的阳光,当风吹过,它手舞足蹈的样子,像个孩子。你在高中时邂逅的少年,在时光里长成了伟岸的模样,能许你幸福和未来。你们多年来的坚守与初心,终究让你们在今日结为连理,从此以君之姓冠卿之名。

  亲爱的陈忠梅姑娘,我在此祝你新婚快乐,幸福美满。你们的美好都在我心里,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最漂亮的,因为时光是我们青春最美的嫁纱。

  我打开你的QQ聊天界面,跟你解释并送上祝福,彼时我猜想今日的你一定很忙,这个消息估计也要很晚才能看到,谁知不久你便回复我说理解的,让我有事就先忙,心意到了就好,并致以你最真诚的感谢,让我以后大喜之日也务必告知你。我暖心一笑,你始终都是个温柔明事理的好姑娘,我也真心喜欢你。

  其实说起来,我能与你相识也因为阿艳,曾经读高中时和你有过几面之缘,这么多年来,我只知道你和樊樊是她的好姐妹,朋友的朋友也是朋友,所以我们就这样认识了。最近一次碰面是在五一劳动节时阿艳的婚宴上,我们都应邀参加,很久不曾碰面,我看到你和樊樊格外的欢喜。樊樊依旧是不拘一格的豪爽脾性,很可爱,至于你倒是越发显得温柔了。那天我们三个人畅所欲言,天南地北的闲聊着。我说在得知阿艳要结婚的消息时,我为她写了一篇新婚贺文,你和樊樊都发出惊羡的叹声。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等日后你俩大婚时我也给你们写贺文,以此作为纪念,你俩都应声说好。后来我们在谈及婚姻大事时,谁都希望晚些才好。我们喟叹阿艳从此就不是我们的了,谁知转眼你也不是我们的了,我们四个人中,再见面时你和阿艳都已嫁为人妻,唯独剩下我和樊樊两个人的婚姻遥遥无期……

  尽管我身边也有很多人都在催婚了,但我提及婚姻就头疼就莫名恐惧,我对自己的要求是没有足够的资本和条件就别谈结婚,免得婚后麻烦与矛盾不断,到时候分分钟让人崩溃,我是个经不住吵闹折磨的人。我认为波澜不惊不是生活的本质,我希望我的青春可以和正午的阳光一样有尖锐强烈的热,比温暖更加温暖,比璀璨更加璀璨。所以这大好的青春年华就该用来奋斗,而不是早早步入婚姻,过着庸碌的平凡生活。婚姻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但我必须要以长远的眼光规划未来,为自己负责。

  前段时日,我看到你和小猪猪的婚纱照,当时猜想你们也应该好事将近了,结果没过几天,就真的收到了你的新婚邀请。我一下子就傻眼了,这幸福来得太突然……

  我对你家小猪猪的了解不多,只记得高中时的他有些沉默寡言,看着面相倒是挺熟悉的,但还是不认识,不知道名字。我曾还一直以为你们是同班同学,结果你告诉我他是理科男,我当时脸上就成了一个特写的“囧”。好吧!我承认自己做梦也没想到你家小猪猪竟然把你给追到手了,并且霸占了好多年,如今还要霸占一辈子,我心里已经悲伤逆流成河了。

  梅梅,实话跟你说,我每次见到你时就很激动,原因是什么我也不知道,你的文静内敛,莫名让我心生欢喜。我曾对你说,你真的好温柔啊,有时候觉得我俩的性格挺像,感情经历也差不多,所以有共鸣。但真跟你比起来,还是没你温柔,因为我是双重人格,能秒变女神经。

  我到今日给你发祝福时,又特意去看了一遍你们的婚纱照,素简的白衣,清秀的面容,那套婚纱的款式并无太多的装饰,简单大方正好符合你的秉性和气质。梅梅,我发誓你的婚纱是我见过所有人中最素简的一套婚纱,但也是最美的。嗯,至于美在什么地方,便是我说的时光早已赋予你最美的嫁纱。所以末了我依旧还念念不舍地对你说,你是个让我喜欢的女子,温柔懂事,所以一定要幸福。

  岁月之河大浪淘沙,人与人之间的情分轻如一粟。最初我们怀着最真诚的心,最终都抱有最真切的不舍。亲爱的姑娘,原来我们都已不动声色的长大,成长到可以独自面对未知的凛冽。但请你记得,时光永远是我们青春最美的嫁纱,时光在,情便在。

  收录桃花淡抹的心事,草长莺飞的执念,闪闪发光的梦想,惊天动地的成长,你和心仪的他终究永结同心,携手白头。鄙人不才,这双手除了执笔写文敲键盘,如今还能在三尺讲台上握粉笔,其余的便当真什么也不会了,希望这个小小的礼物你不要介意!最后谨以此文祝你和小猪猪安好无忧,幸福快乐,愿我今日笔触的温婉能刻画你们永远的幸福……

                        落笔于:丁酉年闰六年二十五日


6
     
书签: 编辑:刘金平
投稿】【收藏】 【推荐】【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淡淡的忧伤 下一篇触摸莲心
最近参与阅读的文友: [] [蓝羽凝] [江南春晓晓] (查看更多)

推荐美文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内  容:

相关栏目

感悟生活 爱情滋味
挚爱亲情 纯真时代
河山雅韵 随笔小札

最新文章

名臣沈葆桢,故居的
  民国时期的作家郁达夫上世纪三十年代曾在福州做事,来过宫巷。他在日记中写下了他..
门窗厂的车间工人
  门窗厂的车间工人(其一)门窗厂的车间工人嗒的一声灯光亮起轰轰轰冲床敲起鼓来嗡嗡..
银杏树
   每一颗银杏树是不完美的也许,存在和接受另外颗不大同的银杏树就是完美了。..
侠客行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我们其实所想的,也许是侠之小者,为友为邻。但谁大谁小,你..
绾青丝
  必比正确更正确。玄女说九天之下,之上,素女经越女剑本来极好的功夫。更玉女心经..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关于我们 |  期刊发行 |  合作伙伴 |  网站地图 |  帮助中心 |  法律法规 |  联系我们 |  火种美文站
本站作品为火种公益文学·作者原创著作,未获得书面授权转载,您将承担法律责任。火种公益文学·版权所有
CopyRight © 火种公益文学· 皖ICP备12015777号-2 皖ICP备12015777号-4·Inc All rights reserved.